奇书小说网 网游之星剑传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来投

网游之星剑传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来投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分神期修士的分身就逼的慕容凤绝招尽出才堪堪震慑住对方,让她得以从容脱身。

    如果真的遇到本尊出现,恐怕慕容凤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两说。

    “果然这修真界的新资料片难度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出许多啊。”慕容凤揉着胸口回到凤栖楼,一进门就遇见神色匆匆的卡布拉姆。

    “啊,冕下您回啦!太好了,我正要去找您呢。”卡布拉姆高兴道。

    慕容凤问道:“大半夜的找我有什么事?”

    “是有关那菊花幼蚕的!”卡布拉姆激动道:“我刚刚有了大发现。”

    “哦?走,去你实验室。”慕容凤立即道。

    二人立即返回卡布拉姆的生物实验室,只见几个粗大的透明舱内关押着一只只肥滚滚的菊花幼蚕正在吐丝结蛹。其中一只已经完成了结蛹,进入蜕变状态。

    卡布拉姆吩咐两名身穿生化隔热服的实验员小心翼翼的将这只茧蛹给抬了出来放在实验台上进行扫描读取出各种数据,然后对身旁的慕容凤激动道:“冕下请看,这茧蛹固化后居然可以防各种仪器探测扫描,而且表壳温度是恒温零摄氏度,如果将它丢路边,估计不管是谁都会将它当做一块石头。”

    慕容凤眼中精光一闪立即想到了这茧蛹的特种作战价值,问道:“能分析出它的构造成分吗?”

    卡布拉姆说道:“因为这茧蛹本身就能防各种仪器扫描,必须进行采样分析才行。但问题是里面的幼虫孵化后,这茧蛹就会自我分解成一种粉尘。我目前已经收集了一些茧蛹粉尘进行分析,但里面有许多未知元素。想要投入实用阶段恐怕需要一段时间。”

    卡布拉姆说着拿出一罐装有白色粉末状的粉尘的试管,轻轻晃动之下粉尘立时飞扬飘散闪耀出点点银光,十分的炫目。

    “这玩意儿看起来像是魔法粉尘……”慕容凤搓着下巴,灵光一闪道:“你等着,我给你叫个帮手来。”

    “帮手?谁?”卡布拉姆一脸诧异道。

    “一位**师。”慕容凤嘿笑一声迅速离开了生物实验室赶往克尔苏加德的魔法塔。

    对于慕容凤的深夜到访,克尔苏加德显得很不爽,因为一位魔法师需要充足的冥想才有精力在白天进行各种魔法实验与研究。

    但当慕容凤把来意一说,克尔苏加德立即急不可耐的冲到了卡布拉姆的生物实验室。

    “这魔法粉尘!这魔法粉尘!这魔法粉尘!”克尔苏加德盯着试管内的闪耀着迷人光芒的粉尘,激动道:“没错了!这魔法粉尘一定是星光之尘!”

    “星光之尘?”慕容凤与卡布拉姆异口同声的诧异道。

    慕容凤立即追问道:“这玩意儿你认识?”

    克尔苏加德连连点头道:“当然!这星光之尘可是众多魔法材料中极为稀有的存在,我也是从古代魔法师的笔记中了解过这东西的作用!”

    克尔苏加德捏着试管,问道:“口说无凭,我需要马上试验一下。你这里有试验魔法的次位面空间没?”

    卡布拉姆一阵汗颜道:“次位面空间没有,危险生物隔离区倒是有。”

    “跟我来,去隔壁武器研究区的靶场!”慕容凤立即带着二人来到武器研究区的靶场。

    就见克尔苏加德先布置下几个元素防护法术,然后掏出一本充满岁月气息的魔法书仔细翻看了几页,最后才打开试管倒出一点星光之尘在指尖一搓,同时照着魔法书大声念出了一段拗口的咒语!

    “霜龙吐息!”立时一团星光点点的寒雾从克尔苏加德的手中喷涌而出,将前方近千米宽的巨大靶场全都冻结了起来,只要把起伏的冰面锉平一点就完全可以当个溜冰场用了!

    卡布拉姆看的目瞪口呆,下巴都快脱臼了。身为一名科幻流派的生物学家,他哪见过如此炫酷华丽的魔法啊!

    接下来克尔苏加德又接连试验几个记录在古代魔法师笔记本上需要星光之尘才能施展的古老咒语。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冰系法术,也有一个被古代魔法师称为「次元镜像」的分身法术。

    窝在慕容凤领间的莲儿把这一幕瞧在眼中,偷偷记下了所有咒语。

    而慕容凤一眼就相中了这个「次元镜像」的分身法术,强烈要求克尔苏加德马上教她。因为这个「次元镜像」居然能完美的复制出数个自身镜像,并且还能模仿本体进行攻击,当然只限于几个低阶的冰系法术或者纯粹的物理攻击。担对慕容凤来说这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神奇法术。

    克尔苏加德毕竟是慕容凤名义上的魔法导师,所以慕容凤愿意学,他自然愿意教。不过繁琐的古代魔法不比现代简化版的魔法,施法时需要多种条件,比如施法材料,咒语,手势以及相配套的精神力构造魔力回路。毫不夸张的说想要学习一个古代魔法的难度丝毫不弱于理解微积分、空间解析几何与线性代数、级数、常微分方程之类高数的难度。

    不是这方面的专业学者,即使把整套魔法构建原理摆在你们面前你也看不懂。

    所以慕容凤足足花了三天时间才勉强学会这「次元镜像」,不过也只能制造出一个镜像分身,而且维持时间只有短短的30秒。

    慕容凤对此有点略感失望,但克尔苏加德瞧向慕容凤的眼神都变了!

    “你这丫头该不会是魔法女神的私生女吧?”克尔苏加德汗颜道。

    慕容凤耸肩道:“你想多了,我可是一位虔诚的月神信徒。”

    “你说句话的时候良心不会痛吗?”林琳恰好出现,一脸黑线道:“赶紧的,跟我走一趟。”

    慕容凤摸了摸心口,不疼,然后问道:“去哪?”

    “去机场啊,不是你下命令将那什么剑痴带回来的吗?”林琳白眼道。

    慕容凤一拍额头,道:“你不提这茬,我都差点忘了。走走走,导师我先回去啦。”

    “去吧。”克尔苏加德终于能得清净,巴不得慕容凤早点离开。

    不过慕容凤前脚刚走,卡布拉姆后脚就腆着脸上门了。

    这位地精生物学家自从初窥魔法的炫丽后就彻底迷上了这种充满魔幻的神奇力量,所以这几天只要逮着机会就以各种名义上门求教。

    对此克尔苏加德很无语,因为世间有一个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常识,那就是卑劣的地精是被魔法女神最为嫌弃的存在,所以地精压根没办法成为一名施法者。

    克尔苏加德已经很明确的提醒卡布拉姆他想成为一位施法者是完全不可能的,但卡布拉姆就是不死心,天天上门死缠烂打,让克尔苏加德极为头疼。最后又在慕容凤的支持下,不得已只能收下卡布拉姆先当个魔法助手。美其名曰一起研究星光之尘的潜在价值。这下克尔苏加德就更没借口拒绝卡布拉姆天天来窜门了。

    “**师,**师,您看我今天需要帮什么忙吗?”卡布拉姆一来就跟在克尔苏加德屁股后头问个不停,就算没事也要找点事做。偏偏这家伙又有慕容凤亲自推荐的,所以克尔苏加德也不能或者说不敢敷衍了事,毕竟魔法实验的危险性可一点都不比化学实验之类的安全多少。

    “你,那个……”克尔苏加德揉着眉心突然想起这家伙貌似还是什么生物学专家,便有了主意,说道:“我今天要研究一个古老的黑魔法,是一种神奇的变形法术。你帮我解剖一下几种生物标本并详细记录一下这些标本的身体构造吧。”

    “好好,**师您可算找对人咧。解剖术我最擅长啦。”卡布拉姆立时跃跃欲试道。

    克尔苏加德哼笑一声,带着卡布拉姆来到魔法塔的第三层实验室,结果二人进去没五分钟卡布拉姆就冲出来吐得稀里哗啦,脸色那叫一个惨绿惨绿的。

    克尔苏加德端着一杯热茶来到卡布拉姆身后,轻笑道:“怎么?你不是说自己最擅长解剖术的吗?只不过瞧见几具标本就吐成这样了?”

    卡布拉姆原本以为所谓的解剖只不过是解剖一些小动物,却没想到那实验室里的标本竟然全都是些地狱妖魔、恶魔和邪魔,甚至还有几头狰狞丑陋的魔化怪物!

    而且实验室里的场景简直就和屠宰房一样,太考验人的承受能力了。

    不过为了学习魔法成为一名强大的施法者,卡布拉姆一咬牙直起身子道:“我只是吃坏肚子了,再来!**师您就说要先解剖那~那个标本吧。”

    克尔苏加德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地精虽然没有成为施法者的资质,却有着许多人没有的执念,或许能另辟蹊径也说不定。毕竟上古时代也没有所谓的魔法女神,还不是照样满地都是古代魔法师。

    ***

    “投名状呢?”慕容凤一见到脸色黑如锅底的剑痴便直接问道。

    剑痴脸色不善道:“你都已经和天星宗宗主交过手了,还认为我能回去吗?”

    “哦?”慕容凤讶然道:“那娘们居然就是天星宗的宗主?难怪怎么硬茬啊!”

    剑痴一脸无语,心说你连对方身份都不知道就和人家大打出手还顺便将他给卖了,不带怎么坑人的。

    “好吧,既然你已经无家可归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收留你好了。”慕容凤大发慈悲道,却让剑痴越发恨的牙痒痒,但他还有求于慕容凤,所以只能忍气吞声的问道:“我现在能去月眠谷了吗?”

    “别急啊。”慕容凤笑呵呵道:“难得来到我的黄金城不先到处逛一逛吗?”

    剑痴很直白道:“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慕容凤立时脸色一板,更加直接道:“送客!”

    一旁林琳的满脸黑线道:“我说你这丫头翻脸也翻的太快了吧。”

    “我乐意我高冷我傲娇,咋地,你不服?”慕容凤直接起身,一脸不耐烦的催促剑痴道:“还愣着干嘛?走啊!”

    “去哪?”剑痴一脸黑线道。

    慕容凤反问道:“你不是说要去月眠谷的吗?走啊。”

    “哦。”剑痴连忙起身。

    慕容凤忽然又提醒道:“300金币的传送费就先从你的工资里扣了。”

    剑痴脚下一拌,差点摔一跟头,满脸黑线的问道:“什么就从我的工资里扣了?还有咱们什么时候签订过雇佣合同了?”

    慕容凤一副奸商嘴脸道:“就刚才啊。我不是说既然你无家可归我就好心收留你了吗。”

    “这也算啊?”剑痴彻底无语了:“那话说你打算一月给我多少工资?”

    “三十金币。”慕容凤哼道:“正好我凤栖楼还缺一个看门的。”

    “你在耍我吗?”剑痴咬牙切齿道。

    “没有。”慕容凤倨傲道:“因为你就值这个价,除非你能证明自己更有价值,我就付你相应的工资。”慕容凤压低声音,冷笑道:“而且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指望着我把你从那个鬼地方捞回来呢,所以你最好端正一下你的工作态度。”

    剑痴握着剑柄瞪着一双牛眼,最终还是选择了服软,叹气道:“好吧,三十金币就三十金币,但我要先预支一年的工资。”

    “这个好说,你月薪30,年薪就是360,扣除掉传送费用还剩下60金币。”慕容凤直接一摸腰包掏出60金币笑眯眯的递给剑痴。

    六十金币雇佣一位剑道宗师当一年打手,这世上恐怕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

    剑痴面无表情的手下金币直接塞进自己包里,哼道:“你就不怕我事后跑路?”

    慕容凤冷笑道:“那你除了溜回剑鱼星座就没地方可去了。”

    剑痴哼了哼两声没有再多嘴。

    慕容凤忽然好奇问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剑痴淡淡道:“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

    “那行。”慕容凤点点头道:“那我以后就叫你狗剩好了,或者文雅点,比如诸葛山珍,夏侯铁锤之类的,朗朗上口又好记。”

    剑痴感觉自己要疯,快要控制不住拔剑的冲动了!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