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407 到达新世界的第一天

末日乐园 407 到达新世界的第一天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每一次的传送,都像是被一团黑暗给吞噬掉了一部分时间。

    当林三酒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仰面躺着的时候,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只是睡过去了而已。

    只不过此刻的空气中,正漂浮着一股古怪的味道,闻起来就像是汗与血被捂了很久、家具也常年未见天光似的——这陌生的气味顿时清晰地叫她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身处在了另一个环境里。

    ……四周一片黑暗,只有不知从哪儿隐隐透出了微弱的光,和浅淡的一片杂音。

    略有几分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林三酒很快适应了眼前昏暗的光线,迅速而无声地起身坐了起来——目光一扫,她就看见季山青朦胧的影子正和【录音机】一起,趴伏在自己身边;一直提着的心放下了,林三酒轻轻地松了口气。

    作为一个“物件”,看来他确实可以跟着自己在世界中传送……

    她轻轻地推了推季山青,礼包顿时也惊醒了过来。

    尽管受了惊吓,可是始终如同一只狐狸一样聪明惜命的季山青却立刻反应过来了眼下的处境,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地悄悄爬起了身。他立着耳朵听了听,到底是有些胆怯,往林三酒身边凑了凑。

    “这……这里是哪儿?”他用几乎叫人听不见的气声,低低地问道。

    林三酒摇了摇头,等了一会儿,这才用同样的音量回答道:“……我们好像在一户人家的卧室里。”

    在笼罩了视野的黑暗逐渐消退成被稀释过的墨色以后,二人身边的一切也终于一点点露出了它们原本的轮廓。

    身下的双人床上只皱巴巴地卷着一团床单,露出了底下硬实而浸着黄渍的床垫。这张床对于这间狭小的卧室来说显然太大了,林三酒坐在床上一伸手就能够着窗边黑黄得瞧不出本色的厚窗帘;房间中唯一的空地里,还挤挤挨挨地塞下了一张老式的木制梳妆台和一个高大的旧衣柜,只给人留出了一条勉强能够走过的通道。

    从半开的卧室门外,此时正透进来了一阵一阵不断闪烁、让人熟悉又陌生的白光;伴随着微弱的电流声和似乎许多人一块儿说话的杂音,林三酒想了一会儿。这才意识到那是一台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的电视机。

    ……有一台正在播放的电视机,那么按理来说就应该有观众。

    只是除了电视发出的声音之外,外头听起来一片死静。

    只有一阵一阵的微弱光芒,随着电视节目而变换着颜色;一个主持人高兴的笑声被调得低低的。回荡在空气里,显得房子更加寂静若死:“刚才的环节真惊险!那么我们接下来有请最近的当红小生……”

    既然电视还能收到信号,那这个世界的末日应该是才刚到来没多久。

    如果末日降临的时间不长的话,对自己来说可就是个好消息了——除了传送来的进化者之外,刚刚被逼近死亡边缘而开始进化的本地人。很难对林三酒二人什么造成威胁。

    想了想,林三酒起身从床上站了起来——她才一动,老床垫顿时“吱吱”地响了一声,弹簧老化时的尖响顿时撕破了空气。

    几乎是紧接着,电视机的声音瞬地灭了,整个房子彻底陷入了死寂。

    ——外面有人。

    季山青飞快地瞥了林三酒一眼,脸色紧张得发了白。

    “没事,正好问问情况,”林三酒低声地安慰了他一句,想起礼包的战斗能力。又嘱咐道:“……你在这儿等着。”

    离电视静音已经过去好几秒钟了,外面依然是一片无声的静谧。一般来说,普通人在听见异动以后,都会多少问一句、或者起身来看看情况——能这样安安静静地等着里头的人出来,说明外面的人战斗经验可能很丰富。

    抱着这个想法,当林三酒缓缓地拉开了门的时候,她全身都绷得紧紧的,一触即发。

    目光在客厅里一转,下一秒,她就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在一地空食品盒和残渣里。客厅中央的一把单人沙发此时正被一个看起来至少有三百斤、一脸痴肥的男人给塞得满满的。他浑身一叠一叠的肥肉,仿佛马上就要从椅子里溢出来了;即使坐着不动,额头上、脸颊上,也尽是一片汗津津的油光。

    掀起眼皮瞥了林三酒一眼。肥胖的男人竟然对这个从自己卧室走出的陌生女人丝毫不以为意,面皮连动也没动,只是在遥控器上按了一下他粗如火腿般的手指——“啪沙”一声,电视节目里的音乐再次响了起来;屏幕的光芒从下巴处打上来,映亮了他横肉丛生的脸,使他五官看起来几乎不像人类了。

    看着肥胖男人将浑浊的眼珠挪回了电视上。林三酒也愣在了原地。

    她怎么也猜不到,她在新世界里第一个见到的人竟然会是这种反应。

    犹豫了一秒,她甚至有些找不着词了:“那个……你是一直住在这里的吗?这儿发生了什么?”

    肥胖男人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只是盯着电视里的综艺节目,喘息声低沉而粗重。

    “……你好?”林三酒开始觉得有些荒诞了:“这是你家吗?”

    “啊啊啊啊啊!”肥胖男人忽然毫无征兆地爆发出一声尖叫来,一脸暴怒地“砰砰”砸了几下沙发扶手,晃得他领口里露出的肥肉都在一荡一荡:“好烦啊!好烦啊!”

    林三酒早就退出去了两步,戒备地看着他。

    “不要来烦我!你干什么都行,我不关心!”肥胖男人的声音异样地尖细,拔得高高的:“——让我静静!”

    “好,好,你继续看电视,”林三酒只觉眼下的情况古怪极了,不过初来乍到,还是谨慎一点才行——她又退了一步:“我这就走。”

    肥胖男人呼哧呼哧地喘了两口气,目光刚要挪回电视上,正好这时季山青在里屋听见动静不对,也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看见自己的屋子里又多出了一个人。肥胖男人猛地发出了一声刺耳、焦躁的抱怨:“真是没完了!”

    难道除了自己,还有无数的进化者都被传送进了这个人家里,所以他才已经习以为常了?或许是眼前的情况太莫名其妙,林三酒甚至忍不住浮起了这个完全不靠谱的猜想。

    以季山青的敏捷聪明。也完全被搞糊涂了;见这个男人又突然静了下来、专心看起了电视,二人对视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朝门口使了个眼色。

    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根本称不上什么战力不战力的,但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林三酒尽量轻地打开了防盗门门锁,让季山青先走进了同样昏暗的楼道里。自己殿后一步;就在她即将关上门的时候,一句一模一样的“刚才的环节真惊险!那么我们接下来有请最近的当红小生……”忽然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这一段不是已经播过了吗?

    林三酒无意识间一抬眼,只见在昏暗闪动的电视机光芒里,那个肥胖的男人正微微地偏过了头,一双发黄的眼珠正从脸上挤出的一道一道****里,死死地盯着她。

    心里刚刚咯噔一响,那男人却又转过了头去。

    “快走吧,”一关上门,林三酒就朝季山青摆了摆手。“这个人太怪了。”

    季山青却背对着她,仰着头一动也不动。

    刚想问一句“你怎么不走”。林三酒的目光就顺着他面朝的方向,落在了楼道间里,顿时明白了礼包驻足不前的原因。

    ……她刚才一瞥之下,只觉走廊之所以这么狭窄逼促,全因为这是一栋老旧居民楼的关系;然而仔细一看,林三酒这才发觉,她原本误认为是“墙”的一边,原来都是由一个又一个的纸箱摞起来的,一直垒到了天花板,占据了至少一半的走道。

    “这……”她又一次找不着词了。“不会吧?”

    “没错。全是食品和水,”季山青低低地应道,走上前摸了一下纸箱,语气里还带着不敢置信的恍惚。“……天。这得有多少啊?”

    从箱子上的字样看起来,这儿除了像袋装蛋糕、八宝粥、泡面、糕饼之类方便存放的副食之外,还有成箱成箱的大米、面粉、杂粮、油、盐、糖、腊肉……走廊里放不下了,就一路堆到了楼梯上;顺着楼梯走几步就会发现,不管是楼上还是楼下,每一层楼都被物资给堆满了。

    自从离开极温地狱之后。林三酒还从没见过这么大储量的食物——粗略一估计,这儿的食物至少足够供应给一个大型超市用半年的。

    二人一边盯着身边的箱子,一边一步一步地朝下走去,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这里的东西如果拿回红鹦鹉螺,”礼包喃喃地说道,“……至少能卖上三百个大晶。”

    林三酒压下脑海中一瞬间浮起的楼氏兄妹,摇了摇头:“如果说这些物资都是这里居民为了应付末日而搜集的话,为什么就这样大喇喇地放着?刚才那个男人也是,就不怕我们偷他的东西吗?”

    这个问题显然把季山青也难住了:“……总不可能是因为太多了,所以不在乎?”

    林三酒满肚子疑虑地走下楼梯——在有的楼层拐角处,还放着几台“嗡嗡”作响的商用冰箱,里面堆满了速冻饺子、包子、披萨之类的冷食——她想了想,也说不好这些究竟算是有主之物还是没主之物,只是为了谨慎起见,到底还是什么也没有收。

    古怪的地方暂且不去管它,反正一个物资丰富的世界,总比没物资的世界好。

    又是疑惑、又有些高兴地,两个人趁着夜色走出了这栋居民楼。

    看起来,末日的确刚刚降临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多久——在这个风格像**十年代的联排老式筒子楼小区里,几乎所有的路灯都被打破了,汽车横七竖八地翻倒在路面上,有的外壳瘪了,有的碎了玻璃;每一栋楼的楼门都被卸了下来,一楼的房子也都空着,黑洞洞的一扇扇破窗与门洞如同一只只眼窟窿一样,沉沉地看着这两个突然闯入的人。

    夜风呼地从身边吹卷了过去,激得二人身上一凉的同时,也传来了远方不知何处响起的隐隐哭号。

    在末日世界里,这样的哭号声实在太正常不过了。林三酒侧耳听了听,随即将目光落在了小区的大门上。

    造成这个世界中人类社会灭亡的原因,到现在她还毫无头绪。只是从这个大门看起来,似乎这儿的居民正在拼命地抵御着外头的什么东西——

    原本两米高的铁栅栏门被彻底锁死了不说,上面还结结实实地钉了一层厚木板;尖锐的玻璃茬、刀尖,被密密麻麻地捆在了门的顶部,又用荆棘一样的铁丝将入口和围墙都缠了起来。

    “大概是防着堕落种吧……”林三酒喃喃地嘀咕了一句,“怪不得里面堆了这么多物资,原来是把这个小区当成堡垒了。”

    虽然翻越这扇大门对她来说不难,但她此刻却不急着出去。

    原因说来也很简单——既然这个小区的居民合力将这个地方改造成了一个大型避难所,那么想来也肯定会有其他人在;上一个胖男人是个怪胎,其他人可未必是,林三酒正好可以跟这儿的幸存者们打听打听这个世界的情况。

    “姐,你这个主意不错,挺稳妥,”对于不用马上出去面对一个未知世界,季山青一点儿都没掩藏自己的高兴劲儿,立刻指了指离他们最近的一栋楼:“就去那儿问问吧?那栋楼上有几扇窗子是亮着的。”

    虽然说有几扇窗户亮着,但门洞和走廊里却是浓墨一般的漆黑。垒到了天花板的纸箱占据大部分的空间,叫人在昏暗中一个不小心就会绊倒——季山青磕磕绊绊地行走在无数纸箱里,很快跟林三酒之间拉开的距离就越来越大了;就在礼包有点心急、打算出声叫她等等的时候,前方的黑影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了头。

    “姐姐,你走得太快了,”礼包喘着气,一边说,一边朝黑暗中泛着亮泽的那双眼睛走去:“嗯?你在看什么?”

    主人开口了,传出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甜甜的嗓音。

    “我在看你呀。”(未完待续。)

    PS:  最近的订阅像被腰斩一样少了一多半,是因为我写崩了吗?真的有点担心……登上畅销榜没几天,还没等红就过去了,你们告诉我,名利场都是这么凉薄吗……

    每到新世界必定卡文,这一章磨了我好久,连课都没去上……在这儿感谢一下susannajulia,你打赏的和氏璧安慰了我不少……谢谢你的支持!为了这个打赏,我决定明天好好撸一下大纲(对这文大部分时间都脱肛)!

    另外还要谢谢nnolivia、阡梨、mikasayou、阿司匹林94、肥鸟、松鼠家的蛋挞、哥舒瀚是小怪兽、小Lily、桥本汉子、素衣安凉、95985等等大家的打赏,以及小白361、廢紙、遥思1124、海棠晕娇、mikasayou、菲林夕ね、我看我读、Noah、冉炀、香无心、LazyAlice、武烟落、玥影无痕、打酱油的坏人、scarlettlu、glwzero10、******等等大家的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