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438 万万没料到的第一个牺牲者

末日乐园 438 万万没料到的第一个牺牲者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足有二层楼高的巨型虫子一点一点地低下身体来的时候,作为被它盯上的对象,林三酒觉得这副景象足以让自己在事后一连做上几天的噩梦。

    这一次43号在她之前就把交谈机会用完了;眼看着现在自己的时间也接近了尾声——但她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刚才说的话,没有一个字被这个害虫听进了耳朵里去。

    林三酒不知道虫子到底能不能“闻见”东西,但当它伸出一只毛茸茸的足肢、在她耳旁扇风似的摆了摆以后,她确实听见虫子上头的那张扁平人脸中,发出了猛一阵吸气的声音来。

    “果然正如46号所说的一样呢。”害虫收回了足肢,来回搓了一会儿,语气十分遗憾:“……啊,没想到你也为了避免与我接触,而想出了这样的办法。”

    “我好伤心哪。”害虫一边说,一边将两只细足捧在了“胸”前。“毕竟你可是我咬的第一棵嫩芽,我还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很特殊的呢。”

    林三酒脸色难看地瞥了它一眼,嗓子眼里一阵一阵地发干:“……你想让我死,我就得想办法不死。有什么奇怪的?”

    “哎呀——我的小姐,你误会了。”没想到害虫忽然又笑了:“我不是伤心你对我撒谎,而是伤心像你这样的漂亮小姐,马上就要从这片农场中消失了呢。”

    这句话才一入耳,林三酒的身体比她的大脑还先一步反应过来了眼下的状况,脚下一蹬就朝后跃了出去;然而害虫的“啃咬”是绝对无法避免的——只听“嗤啦”一声,她的衣袖已经被重重地撕了下去,在害虫的巨大身体扑过时,飘飘荡荡地落在了地上。

    接下来,所有盯着这个方向的眼睛都看清楚了:属于害虫的影子,切切实实地扎进了她的手臂上。

    43号当即就发出了一声惊叫——眼看发芽期出现了第一个牺牲者,就连46号那一组此时也想不起来要高兴,倒抽冷气的声音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紧接着。林三酒身体重重砸在地面上时的那一下,沉闷得直直撞进了众人心里。

    “唔……”

    害虫站直了身体,目光落在了围栏下的土地上,盯着林三酒看了一会儿。

    “……它还要干嘛?”48号愣愣地问了一句。声音大得连另一条桥上的43号都听得一清二楚。

    害虫的无数细足摇摆了几下,张开了口,好像想要说些什么——正当所有人、包括刚刚醒来没多久的47号,都伸长了脖子,立着耳朵要听它说话的时候。只见它小楼一样的身躯忽然摇晃了几下。

    毫无预兆地,害虫随即缓缓朝后倒了下去——“砰咚”一声巨响,半空中突然扬起了漫天的黄尘;一时间土粒、灰尘,呛得人连嘴都张不开——土桥剧烈地摇晃了起来,好像马上就要承受不住这个重量而开裂了似的,刚刚从害虫身边逃开的43号一阵趔趄,终于还是摔了下去。

    “啊,害虫死了呀。”

    还不等46号一组人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哈瑞的声音就先一步在空中揭晓了答案。

    “……想不到嘛,你们干得不错啊。”他语气轻快地夸奖了一句。“等我一下哦,我来处理一下这个情况,去去就回。”

    随即,哈瑞的声音便又一次地消失了,只留下了一片迷茫的众人。

    “害虫死了?”46号第一个冲着另外一条桥的方向叫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从他所在的地方,还能够看见大半个虫腹从围栏上方露了出来,无数毛茸茸的细足兀自不断地一阵阵颤动着,庞大的体积占据了大半条土桥,叫人反而奇怪桥上的土制围栏竟然还没有碎裂。

    从那一条桥上。有好几分钟都没有传来43号的回应;46号又连声喊了好几遍,这时从土桥的另一头,忽然伸出了一条手臂,“啪”地搭住了围栏。

    ……当林三酒一张满头大汗、面色青白的脸逐渐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时。所有人都愣得不知说什么好了。

    “难道我猜错了?你……你真的把农药喷在了自己身上?”过了好一会儿,46号才愣愣地问了这么一句。“不对啊……不对,这根本说不通啊!”

    “我才没有那么傻呢,”林三酒气喘吁吁地回答道:“……哈瑞说了,喷农药的后果比被虫子咬还严重,我可不愿意以身犯险。”

    从围栏下又冒出来了一张脸。正是43号——他左右一看,忙过去想要将林三酒扶起来。

    “哎哎,这个不重要,”没想到她却连连摇头阻止了他,身体仍然挂在围栏上,将刚才被咬的那条手臂垂了下去:“你快点帮我解开,实在太恶心了。”

    解开?解开什么?

    在46号一众人还在疑惑不解的时候,只见43号立即应了一声,随即将手伸向了林三酒的胳膊——在她的胳膊上,此时白白净净,完全没有了之前虫咬时留下的血红花纹。

    ……不,不对。仔细一看的话,她的胳膊颜色——与她头脸、手背的肤色,明显不是一个色号——

    43号一手抓住了林三酒的手腕,猛一使劲儿,竟从那里掀起了一个角——那个角越撕越大,接着居然从她的手臂上剥下来了厚厚的一片肥白人皮;人皮一被揭开,立刻露出了底下原本属于林三酒自己的胳膊皮肤,沾满了干涸的体液和血。

    “快把它扔了,”林三酒紧皱着眉头,一脸极不舒服的样子:“……我这辈子也不想再看见人皮了。”

    “人、人皮?”46号这个时候也全都明白了,“你将农药喷在了人皮上?”

    “哪来的现成人皮,”林三酒嗤了一声,“……还不是从尸体上剥下来的吗。”

    尸体——?

    46号刚一皱眉,只听对面的高个儿女人又笑了一句:“你不了解我,我这个人身上值钱的东西不多,也经常缺这少那的……唯独有一样东西我从来不缺,那就是尸体。”

    说话间,她朝45号瞥了一眼:“说起来,之所以能想出剥皮这个主意。我还是受到了你的启发。”

    45号咬住了嘴唇,一脸阴郁地没有出声。

    “也、也就是说,你将农药喷在了尸体身上,随后又把尸体的皮剥了下来。缠在了虫子每次必咬的地方?”48号好像一时忘了几分钟之前他们还是敌对状态,结结巴巴地问道。

    “别把过程解释得这么清楚,”林三酒不太高兴地用衣袖蹭了蹭手臂,“……不好的回忆都想起来了。不过嘛,的确就是这么回事没错。人皮是我们在虫子来之前十分钟才刚刚缠好的。为了遮掩这一步计划,所以我才老早以前就换上了长袖衣服。”

    “那你怎么知道害虫会咬你,而不是43号?”

    “他手臂上也有一块啊!”林三酒用一种看傻瓜的表情扫了48号一眼:“肥达虽然是堕落种,但人家也有两条胳膊。”

    48号尴尬地闭上了嘴,悄悄看了一眼46号。后者的脸上,此时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个什么表情——他自以为身处于一个两组交战的情况里,从而处心积虑地想尽了各种办法;结果没有想到,到头来两组共同的敌人却被另一方以这么简单的办法给解决了——

    46号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嘴唇张开了几次,半晌都没能出声;林三酒却笑眯眯地看着他。一点都不肯放松的样子。好在这个时候,43号的询问声及时地为他化解了一些尴尬:“……现在虫子死了,发芽期算是结束了么?”

    这个问题自然除了哈瑞谁也回答不上来。

    不知怎么的,43号又问了几次,不知刚才去干什么了的哈瑞这才赶忙出声了。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哦,你问接下来怎么办啊?这话真是,”他叹气般地笑了一声,“有没有害虫,并不影响你们发芽所需的时间啊!你们的发芽期还剩下三天时间,就好好地利用这几天功夫。尽量多吸收一些营养吧!”

    众人不由都是一愣。

    这个结果,可以说是连林三酒都没有预料到的——她本以为害虫死了,发芽期的挑战完成了就自然可以结束;但是转念一想,要是真能在平平静静中恢复休养上三天。确实也是一件好事。

    “嗯……那个……”

    从46号一组所在的桥上,突然传来了45号带着几分犹豫的声音。自从发现自己的身份其实早就已经被众人知晓以后,她就很少说话了,这还是今天头一次张口:“我说,那个虫子的尸体是不是有些变化啊?”

    被她这话一提醒,众人顿时将目光转到了庞大的虫尸上。

    刚才明明还有一大片腹部是露在围栏之上的。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林三酒隐约感觉似乎虫腹的高度变低了一些。她低头看看土地,却又全被虫子油亮的肢体和毛茸茸的细足给遮挡住了大半,加上尘土被溅得到处都是,她一时还真弄不清是哪儿出了变化。

    “噢,对了,我还没跟你们说,”哈瑞好像这才想了起来似的,“自然界中的植物虽然会受到虫害,但同样会受到虫子带来的一系列好处。当然了,在这个农场里,你们是没有籽让虫子去散播的;相应地在虫子死了以后,虫尸被微生物分解、农药被土壤过滤,最终虫子化作土壤里丰富的营养,反过头会作为能量来补充滋润你们的体力——43号、49号你们两个,到现在也应该开始有一点感觉了吧?”

    林三酒眨了眨眼,神情还有几分怔忪——她再仔细看了看,这才终于确定那个巨大的虫尸正像是融化了的雪糕一样在缓缓下沉;与此同时,她脚下的土壤也越来越温热了,仿佛有无数股细细的热流正从脚下奔涌进了血管一样。

    低头一看,她一双脚上因为长期没有进食而干燥枯瘦的暗黄皮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地丰盈了起来;暖流经过的地方,凸起盘踞的青筋渐渐地被抚平了,从脚趾开始一路向上,她的肌肤终于重新散发出了蜂蜜般的色泽来。

    “我感觉我的体力回来了些,”43号也惊喜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握了握拳:“逐渐有点劲儿了!”

    看了看林三酒的脸色,他好像也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苦笑了一声:“……的确,看着那只虫子的死尸的话,确实有点恶心……别细想了,吸收就行了。”

    46号一组呆呆地望着这一边,一时间竟没有人说话——过了几秒,45号这才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怎么,只有他们那一边有营养吗!”

    “……虫子是死在那一条土桥上的,当然只能滋润那边的土地了。”哈瑞理所当然地回应道。

    要不是一想起自己的能量来自害虫尸体、而隐隐约约有些反胃的话,林三酒真想朝他们大笑三声——尤其是46号郁怒着坐回了土桥上时的样子,简直让她痛快极了。

    害虫的尸体,足足花了两天的时间才彻底地融化在了土壤里。当它完完全全地从土桥上消失了踪迹的时候,林三酒感觉自己差不多也即将能回到全盛时期的状态了——不光是体力,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力、潜力值,都有了一截显著的高涨;只不过由此而来的另一个后果,就是她的幻觉也在逐渐地消失。

    在发芽期还剩下最后一天的时候,43号轻轻走到了她的身边坐下了。

    “我自己知道,这一次如果不是你的话,”他不知何时重新包上了头巾,脸上尽是一片赤诚的感激。“恐怕我早就连骨头也剩不下了。不管发芽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放心,我都一定会在你的身——”

    他的话没有说完,脸就消失了。

    在一口包住了43号的头以后,一只比人头还大上好几圈的长青虫,取代了他原本头的位置。

    林三酒骤然跳了起来,手一扬,击出去的【高频粒子震荡切割刀】便仿佛抹了油似的从青虫身上滑了下来;压根没有理会身边毫无意义的攻击,长青虫“咕叽、咕叽”地将仍在不断挣扎的43号身体给彻底地吞了下去。

    “谢谢你啊,小姑娘,”长青虫一双如同玩具一般没有光泽的眼睛,盯住了仍然在不断冲上来、发疯般攻击着它的林三酒:“……那个爱说话的甲虫是我的天敌,现在它死了,我终于可以出来吃嫩芽了——我跟它不同,我一次喜欢吃一整棵。”

    下一个从林三酒心中不由自主浮起来的念头,叫她突然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嫌恶。

    ……幸好,发芽期即将要结束了。(未完待续。)

    PS:  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喜欢这个发芽期的结束方式!就是这么任性。

    谢谢小肥鸟、书友160408214544919、活宝啊、azi、徒儿要吃鱼、味精味的咸鱼(我特地把你俩放一起了)、mikasayou、书友160225213146926、花好月緣、羊村丶娇喘(又一个娇喘?)、花夏眠、几个过路人、大紫魈儿、launcelott、不记名渔夫、左屏翊、嫣然小调等大家的打赏,以及谢谢八宝妈妈、蛋挞尾巴(?)、孤胆夜幽魂、红茶奈奈、信念、灯泡脑壳照四方、樱释落日、追月姬、山田米娅、肥爪爪、pepermint等大家的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