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475 难兄难……包

末日乐园 475 难兄难……包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充满了痛苦的女性嘶叫声,在回荡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渐渐地低了下去。然而随之而来的并不是沉静后的安宁,而是更剧烈、更压抑的闷响;有什么东西“咚咚”地从楼上重重滚了过去,撞击的余音甚至穿透了酒店的隔音墙,叫人心脏也不由跟着忽忽地跳。

    才刚刚走上顶层来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带着点疑虑停下了脚。

    “……回去吧。”清久留想了想,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他嘴里叼着的一根烟,随着他说话的动作而一上一下,看起来颇有几分不良少年的样子:“大巫女现在分不出神,就算下面真有点儿什么,估计她也不知道。”

    礼包伸着脖子看了一会儿,好像打算看透墙壁似的;只是很快他也叹了口气,转身走向了楼梯间。

    别看林三酒在大巫女指点时懵懵懂懂、满心茫然,但这两个没有意识力,只偶尔听了几耳朵的人却反而全听明白了——可以说,他们两个大概比此时的林三酒更清楚眼下的状况。

    “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听见了?”在走下楼梯的时候,季山青又确认了一次。“上一次是跟姐姐?”

    清久留懒洋洋地发出了一阵含混的声音,算作回应了。

    “不管口哨声的来源是什么,既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可能是盯上了你,或者姐姐——希望目标是你。”季山青毫不掩饰地说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睡觉啊。”清久留理所当然地说,“别说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就算真有人要杀我,我也得赶紧睡觉。”

    礼包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瞥了他一眼,一时无法理解这个逻辑。

    “你不明白。不管有没有危险,眼前的舒适才是最重要的……噢,希望是个女的杀了我——在床上时死在一个女人手里,毕竟说起来好听些。”

    季山青终于忍不了了:“别自作多情了,酒精就能干成的事,谁还会费劲杀你——我怀疑它是冲着姐姐来的。”

    清久留显然并不关心一只礼包的意见,打着呵欠就朝旁边一间客房踱步而去;季山青眼疾手快。一把就拽住了他胳膊肘:“……不行。你得跟我下楼去看看情况。”

    虽然他的战斗力也高明不到哪里去,但总比礼包自己【泡沫般的签证】强得多了。

    步子被拽得顿了一下,清久留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刚刚不耐烦地说了声“松手”——然而下一秒,他就有点儿惊奇地睁大了眼,仔细打量了一遍礼包:“咦……你还真不是人啊?没有血?”

    季山青紧紧拽着他,一脸不高兴地认了:“没有。你的能力没法用在我身上的。你还是跟我一起下去看看吧。”

    浮现在清久留那张容颜上的表情,真能叫心软的女性落泪。

    ——每当听见自己要干活时。清久留都会条件反射地表现出一脸痛苦;但是由于甩不开礼包,对方也毫不心软,最终他还是只能叨叨咕咕地跟着一起下了楼。二人先去检查了一遍厨房,见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后。又在礼包的坚持下,一层一层地往下找了几层楼,很快来到了一楼大堂。

    在没有了电光之后。大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幽深的洞。几扇高高的落地窗外已经被野蛮生长的植物给覆盖住了,在傍晚昏暗的天光里投下了各种拉长变形的阴影;随着外头的天色越来越黑。大堂里的幽暗也越来越深沉——大部分的设施、空间,都被黑暗吞没成了浓黑的一片,无声无息地潜藏在阴影里,叫人看不分明。

    “希望你有临危脱身的办法,因为我都自顾不暇的时候,是不会管你的。”清久留站在阴森森的大堂里,十分诚恳地说道:“……对了,我提过我怕黑吗?”

    “我有蜡烛。”季山青瞥了他一眼,随即用清久留那只总也打不着的火机,好不容易才点亮了手里的蜡烛。一小团火焰登时跳了起来,在黑暗中扭动出了一片橙红色的光芒——只是相比大堂的黑暗来说,这点光芒委实太微弱了。

    在大堂里走了几圈,什么也没发现的二人在门口停下了脚。

    此时的夜色已渐渐深重了起来。从大厅里望出去时,视野里只有一片荒芜而黑暗的世界,在昏暗墨蓝的天空之下隐隐约约地被涂抹成了模糊的轮廓。

    在酒店里头检查环境是一回事——毕竟这里还是大巫女的据点,但出去可就不同了,谁也不敢肯定大巫女的“势力范围”有多远;二人一个懒一个谨慎,因此只是在门口伸头望了一圈,就掉头打算回去了。

    “又是虚惊一场。”清久留懒洋洋地刚说了这么一句,忽然响起的口哨声顿时叫他闭上了嘴。

    轻快而悠扬的口哨声击破了空气,在漆黑的大堂里激起了隐隐的一阵回音,随即很快就又消失了,仿佛它只是来自一个愉快的的过路人——然而不管怎么看,这儿都没有第三个人了。

    身后的一片黑暗幽幽地静了下来,无声地注视着二人的背影。

    季山青慢慢地转头看了一圈——即使在烛火的照耀下,他的嘴唇看上去也有点白。

    “你也听见了吧?”他轻声对清久留道,“那个声音……好像就在门外啊。”

    “我又不聋。”清久留看了看,不由皱起了眉头。

    在他的目光下,大堂门口处依然空荡荡地一片死寂;除了偶尔一阵卷着草叶的风刮过,将垂下的破碎布缦吹得飘飘扬扬之外,门外连一个影子都没有——然而那一小段用口哨吹出来的调子,却还清晰地留在脑海里,仿佛随时都能再次悠悠地响起来。

    “还不快点走?”清久留推了礼包一把,“……管它是什么,咱们去大巫女那一层楼坐着去。正好用她当门神。”

    季山青也觉得这个想法不错,二人当即快步走向了楼梯的方向——只不过酒店里提供给客人用的都是电梯,楼梯一般只作为消防通道使用;因此与位于正中央的电梯不同,楼梯间在大堂远远的另一头、藏在角落里,二人不得不穿过黑幽幽的大堂,顺着来路走回去。

    在这个方向上,正好有一处摆着沙发和咖啡桌的休息区域。最近的路程就是从沙发和桌子之间走过去;在微弱的烛光下。本来就有些难以看清脚下的路了,季山青只好一直低着头、眯着眼——结果还没走上几步,他忽然感觉身后的人凑近了上来。“呼”地一口气吹灭了他手里的烛火,顿时叫他眼前一黑。

    “你干什么!”礼包立马叫了一声,不忿地住了脚。

    “怎么了?”清久留迅速应道,“火呢?”

    ……季山青一愣。身体僵住了。

    那个酒鬼的声音,分明是从自己的右前方传来的……也就是说。刚才从背后吹灭了火光的,不是清久留。

    那么,他身后是谁?

    “你蜡烛怎么灭了?”在骤然笼罩下来的一片幽黑里,右前方那个模糊的人影动了动。在辨别过礼包的位置后,他就小心地摸了过来:“……你呆站着干什么呢?”

    季山青张了张嘴,突然反应了过来。忙低声叫了一句:“别过来!”

    声音回荡在空气里,令不远处的人影顿时停下了脚步。

    在不知不觉间。季山青的后背上已经爬满了冷汗。他的全副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后,然而他的身后现在静静的,连一丝风响也没有,有的只是一片黑暗的死寂。无论他怎么竖起耳朵,也听不见身后有人的任何声息。

    半试探地,季山青朝前小心地迈出了一步。空气里只有他自己轻浅急促的呼吸声——顿了顿,他又迈了一步。

    身后仍然什么动静也没有。

    季山青心中一震,忙趁这个机会几步就冲了出去;在不小心被沙发靠背磕了几下大腿之后,他总算跌跌撞撞地跑到了清久留身前——喘匀了气,他用极轻的声音低低问道:“我身后……有人吗?”

    等了几秒,身前的人仍然没有出声,他不由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刚想说一声“我问你呢”,但这句话还不及出口,他骤然浑身冰凉。

    此时大堂里外都没有了光源,一切都沉浸在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离得近了,才能勉强看出那个人影正在慢慢地转过头来,望向了礼包。

    ……他记得清久留的身型,似乎要比这个人影更高瘦一些。

    季山青猛地就朝后退了开去,掉头就跑;但黑暗中他看不清事物,刚跑了几步就撞在了一张咖啡桌上——他疼得吸了一口冷气,脚下却不敢停,拼命地冲向了大堂门口——当他冲出去了一段距离以后,再回头一看,那个人影似乎依然站在原处,被浓浓的一片黑暗包裹着,一动不动。

    只要冲出去,朝楼上大喊几声,那么大巫女和林三酒就一定能听见了——

    然而就在他即将扑到大门口的时候,季山青却突然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

    “你去哪?”清久留站在大门外的台阶上,由于天色昏暗,整个人都模糊在了一片阴影里。他摊开手,一边问话,一边缓缓地迈开步子,朝着季山青走了进来:“……不是说,要回到楼上去吗?”

    季山青猛地转过身子——刚才他跑来的地方,此时已经什么暗得都看不出来了。

    ……清久留有点儿疑惑地看了一眼身前不远处直直站着、一动不动的人影,一边伸手进了裤兜,掏出了一只火机来。

    这火机还是他与林三酒一起寻找办公大厦时用的那一只,由于时间已久,总是很难打得着;这一次也不例外——“咔咔”地一连打了五六下,始终连一点火星儿都擦不出来。

    正当清久留暗暗骂了一声的时候,火机突然啪地一下着了;火苗在空气里摇摆了起来,橙红色顿时映亮了一小方空间——他抬头一看,这才发现不远处那个伫立着的人影,原来只是一架被扔在大堂中央的酒店推车——之所以瞧着像个人,是因为上面挂了不知哪个住客的一件大衣,底下还放着一只小型行李箱。

    刚才来的时候,有看见这个东西吗?清久留才浮起了一个疑惑,不等他再细看,火苗就突然哑了。

    ……独自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清久留总觉得浑身不舒服。

    他一连按了好一会儿火机的阀门,倒也成功地打着了两次,然而火光维持的时间比之前还短,几乎才刚刚一亮,便都又灭了——在最后一次的火苗也熄灭了之后,清久留平静地将火机放回了裤兜里,在黑暗里静静地,慢慢地,向后挪出去了一只脚。

    怪不得浑身都不舒服。

    ……在刚才一闪而逝的微弱火光里,一张不知何时凑上来的脸,正紧紧地贴在他的右侧肩膀旁边,被交错的光影一晃,让那张脸上仿佛也露出了一个笑容——随着火光一灭,脸也转瞬消失了,又一次融在了黑暗里。

    尽管只是一晃而过,但那张脸正是季山青。

    “走吧,我们回去。”清久留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只是这样一步步朝后退着走去;他的声音听起来仍旧很稳,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现:“……大巫女大人要是等急了,亲自下来了,我们可就遭殃了。”

    这句话在黑漆漆的大堂里飘荡着,最终消散在了空气里,既没有传来任何回应,也感觉不出来跟刚才有什么不同。

    要是没有因为嫌碍事,而把那条人鱼扔在了床上的话,或许现在不至于落得这么头疼的地步……清久留面无表情地在心中暗暗想道。

    自己肩膀旁边的那张脸,已经慢慢越靠越近了……几乎只要他一转眼珠,就能从余光中看见一条颜色惨白的边。大概也只有影帝级的演员,才能仍然维持着一副平淡得近乎呆滞的表情——

    在走过一根柱子前的时候,清久留骤然将自己的右肩膀朝柱子上狠狠撞了过去;与此同时,他的左手已经一把朝那张脸上抓上了。(未完待续。)

    ps:@红烧肉馒头,啊哈哈,看看,这才是双眼雪亮的读者!我是更得挺勤快,我也赞成……谢谢你的红烧/肉馒头,我收下了,一看这个id名就饿……谢谢书友160430085408961、muzi木子、蜥蜴、素带影凝、砚装、迷迷其中、群汉一桥、海棠晕娇、软烟绮罗(礼包买命钱又到账了!祝高考顺利!)等大家的打赏,和幻夏小小、傻孩子、唐楚楚_雪、漫境頭、公子书香、我是一只小小鸟、吃枣少女lll、谜郦瞄、wistarialan、萌迪邦等大家的月票~番外你们想看谁的?我要不要放个投票?感觉会有一大波人类败在动物爪下呢……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