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494 意外的人

末日乐园 494 意外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乃防盗章,正文于今晚10:30分准时放出。】

    【看我都不忍心让你们等一个小时,多善良。】

    【昨晚想回头修文,还特地去盗版网找了一下这个文的开头】

    【盗版真是起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喜欢在框里BB,感觉这样说的话好像很重要。

    所以在外面我就不多说了。

    就说一句。

    昨天双更,今天正常更新,感觉像是昨夜一夜御八女,今天还要交公粮。

    这话我在群里说了,没有人对我表示同情。

    所以我看看换个地方说有没有人让我补肾。

    在人类活动彻底停止两年多以后,这个星球的天空看起来清澈碧蓝得惊人。

    在藤蔓与野草的蔓延下,废弃的城市渐渐地被涂上了一片又一片深深浅浅的绿。地下水从裂缝里渗出来,潺潺地在旧日的人行道红砖之间汇成了几道溪流;每当有风吹起的时候,天边就会被推来一片片净白得可人的云朵。

    没有了人类以后,星球开始呈现出了一番独特荒芜的美感。

    风渐渐大了,视野也被吹起来的头发分割成了几条,季山青拂开头发,看了一眼身边的林三酒。

    “姐,要不要下去?”他一边说,一边低头看了一眼近百米之下的街道:“楼顶上风有点凉,毕竟你都一个星期没吃过东西了。”

    “没事。”林三酒朝他一笑,随即她的思绪就显然飘到了另一个地方:“你说……那个副本里面会是什么样的?”

    季山青有点隐隐佩服她,居然能临到快要入场的时候才问出这句话来。这个问题其实已经盘绕在他的心头一个星期了,但他此刻能做的仍然只是摇摇头。

    “不管怎么样,如果真的能补充能量就好了——哪怕还有别的条件呢。”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在林三酒刚刚拿到号码牌的时候,二人并没有就这样乖乖地等。不管遇见什么事,解决办法还是握在自己的手里靠谱——因此在林三酒的提议下,二人也算是尝试了不少进食的办法,只是没有一个成功的。

    如果不同时满足“完全密封”和“真空”这两个条件的话,【诺查丹玛斯之卡】几乎可以等于无用——卡片容量有限,连一张饼上的颗粒都占到了它总容量的4.5%,根本做不到将一个空间内空气中所含的所有颗粒都完全吸收——更别提从细小缝隙渗进来的新空气了。

    季山青怀疑过地穴颗粒也许只能在与胃液接触的时候起反应,这样一来倒是叫他有了个主意:假如给林三酒通过静脉注射葡萄糖的话,倒是能够支撑下去。只不过这个办法一来无法提供全面的营养,二来这个世界的末日已经降临了两年多,能够代替食物的物资肯定已经非常难找了,所以即使日后可以多留意,眼下也还是得靠“哈瑞农场”不可。

    眼看着这条路走不通,二人的注意力就又转移到了“哈瑞农场”上。

    根据农夫哈瑞的说法,在林三酒前头还有七个人在等待着“被种下”。然而在小心地检查了周边的环境以后,他们却始终没有发现任何进化者的痕迹——事实上,即使二人曾经轮流监视过哈瑞农场的入口,但仍然一无所获,压根没看见有人出入过。

    这样一来,连找人打听“哈瑞农场”的消息都办不到了。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林三酒坚持要呆在天台上的原因——从这儿望下去,正好能看见大半个广阔整齐的农场,以及那个小得像蚂蚁一样的农夫哈瑞——后者每天的行动很简单,就是独自来往于小屋与农田之间,丝毫也看不出他什么时候“种了人”。

    ……怀着隐隐的一丝焦躁,当第七天几乎过去了大半以后,林三酒号码牌上的文字终于由“Firstinline”变成了“Currentone”。

    再次来到了哈瑞农场门口的时候,农夫哈瑞已经拄着一把铲子在小屋前等着了。

    “哈哈哈不好意思,上一个种子有些难办,所以拖的时间有点儿长……这个铲子?别担心,这个只是用来摆样子的。”他的笑声听起来毫无必要地爽朗,做了个手势示意林三酒跟上他的脚步,随即又看向了季山青:“……这位,嗯,这位朋友,应该不需要被种植吧?你也要跟着来吗?”

    季山青想了想,笑道:“如果不妨事的话,我想看着我姐被种下去。”

    “当然可以,”哈瑞出乎意料地一口答应了:“只是种植过程不太有趣,也有人觉得怪无聊的。”

    “你说种植过程……”林三酒忙赶上一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把流程仔细跟我说说?”

    哈瑞抓了抓脸,似乎新生出来的胡茬让他有点痒:“这个当然没问题,等进了屋我再解释,你自然会更明白……啊,来,进来吧,别客气。”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了小屋门口,哈瑞当先一步上了台阶,替二人打开了屋门。林三酒和礼包有几分疑虑地互望了一眼,终于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即使想过很多次哈瑞的小屋里头会是什么样,二人仍旧因眼前所见而吃了一惊。

    既没有原木铺成的地板,也没有取暖用的壁炉;像沙发、地毯、餐桌等等这些家具,更是几乎要什么没什么——事实上,在整幢房子里,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一个东西。

    一个坑。

    在四周的木墙壁包围下,是一片新鲜湿润的泥土地。刚一推门进来,林三酒猝不及防之下,差点一脚滑进这个深坑里去——她忙稳住了脚,这才小心地把季山青从坑边引了过来。

    坑的另一头堆着小山一般的泥土;从最上层的颜色看起来,这个坑似乎才刚刚被挖过一回。林三酒弯腰朝坑底看了看,然而即使是以她的眼力,她也压根看不见那深邃漆黑的底部到底是通向了哪儿的。

    “给你的号码牌还在吗?”哈瑞将铲子放了下来,转头问道。

    “在,”林三酒忙将号码牌叫了出来,刚要递过去,哈瑞却挥了挥手说:“不用给我,这个你记住,必须要全程挂在脖子上,连放在口袋里也不行。只有有了它,你才是一颗种子、一株植物,一旦没有了这个号码牌,你就只是一个被活埋进地底的人。”

    林三酒被自己的想象弄得浑身一凉,赶忙将号码牌挂好了。

    然而哈瑞却觉得他还没有把严重性说透,加重了语气道:“号码牌是你保命的关键。这个深坑就是种子进入大地的通道,一会儿等你从这儿下去以后,如果脖子上有号码牌,那么你会感觉活动、呼吸,都好像跟在地上时没什么两样。但是哪怕号码牌离开了你半秒钟,你就会发现自己全身都被压在土地之下了,连动不能动;即使号码牌马上就会被还回来,与你之间也会隔着无数厚土——到那时,你会希望自己是个毫无能力的普通人,因为这样死得还快些。”

    “你作为农夫,难道不能做点什么?”季山青脸色有点白地问道。

    “我是农夫,我只管理我的农作物,”哈瑞立刻回应说,“……挖死人你得找掘墓的。”

    “那……我身为种子,只需要从这儿跳下去就可以了吗?”林三酒一手紧紧按住了号码牌,心里忍不住浮起了一个念头:也许附近还有没被洗劫过的医院……

    当然现在再提葡萄糖的事,大概太晚了点。

    哈瑞蹲下身,拍了拍深坑的边缘,似乎在示意她顺着坑沿处爬下去:“差不多……下去以后,你会看见一条通道,顺着它一直走,你就能走进我在农场里为你留的位置。当你就位了以后我会开始填土、浇水等一系列工作……为了证明你是一颗好种子,记得一定要尽量多争取一些资源,这样你才能成功在土地里生根发芽。”

    林三酒皱了皱眉,不知这番话是哪里让自己感觉有点在意。只是她抬头一看,见几个幻想出来的人物和季山青都沉吟着没说话,便转了个念头问道:“然后呢?生根了以后我就不能动了吗?”

    “噢,所谓的生根发芽,也只是对你状态的一种表示,并不意味着你的身体真的会生出根来。”哈瑞朝她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你现在的体力是什么样,在种子期就是什么样;等进入生根状态以后,你才会慢慢感觉强壮起来。在破土发芽之后你要做的也是一样的事:尽量多汲取营养,早日成熟。”

    “我要怎么汲取——”

    “接下来的全程,我都会详细地把情况统一告诉所有种子,为你们提供帮助的。”哈瑞笑眯眯地打断了她,“毕竟要是在这儿说的话,花的时间可太长了……你后面还有好几个种子呢。”

    “我倒是有一个问题。”正在林三酒犹豫的功夫,季山青开口了:“……虽然我知道这儿是一个副本,但你又可以从种植中得到什么好处?”

    哈瑞一愣,随即笑了:“我的好处是能够继续这样存在下去——不论以什么方式。”

    也就是说,由于副本类型所限,他必须要这样做吗?林三酒刚想到这儿,只听耳边传来了玛瑟的声音:“……这样的副本倒真少见。”

    “姐,”当她还沉浸在思绪里时,季山青在一边轻轻地叫了她一声。林三酒抬头一看,礼包的神情显得有些异样地严肃。

    “你下去了以后,千万一切小心。眼下这是咱们最好的办法了——你几个月不必进食的话,那么你新生成的潜力值会越来越多,想来很快就会彻底恢复原状的。”他低低地说道,好像不想让哈瑞听见。“……我就在咱们之前藏身的那栋大楼里等你出来。”

    林三酒点点头。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这么办,她觉得这时再去担心这个担心那个,都纯属无用的婆婆妈妈——接下来老天出什么牌,她看着打就是了。因此她自己语气反而轻快多了:“你自己当心一点儿,多找几件衣服穿上,我给你的东西也要带好。”

    简单地与礼包告了别,林三酒就顺着土坑一点点地爬了下去。

    在上头的时候就已经感觉这坑深得吓人了,但真正下来的时候,才体会到了它的陡峭深邃。才往下爬了一会儿功夫,头顶上的光芒就陡然暗了下去;她此刻本来体力就不佳,一个没踩实,登时“咚咚”地摔了下去——在翻滚的过程中,她还隐隐地听见季山青在上方惊叫了一声。

    不过好在这儿的泥土十分柔软,也没有什么石头,深坑又是呈一个漏斗状的;当林三酒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以后,除了眼前有些七荤八素地,身上倒还没受什么伤——摸摸胸前号码牌还在,她在抬头高喊了一声“我没事”以后,半晌也没听见季山青的回应,想来是她所处的地方已经很深了。

    又花了接近二十分钟,林三酒才终于踩着了地面,掏出了【能力打磨剂】。

    她所在的地方,恰好是一个小小的土室,连接着她来时的那一条斜坡。若是抬头一看就会发现,此时从洞口中透下来的光亮几乎还没有一个拳头大。

    举起【能力打磨剂】四下一照,林三酒果然很快就发现了一条窄窄的甬道。开启了纯触状态以后,她举着手里的银光,钻进了甬道里。

    ……现在想来,哈瑞的指示真可以称得上是模糊极了。

    林三酒顺着甬道一边走,一边想道。

    等自己走到了指定位置以后,会发生什么?被土和水淋个一头一脸吗?这样就能获得营养了……?

    奇奇怪怪的副本她也经历过不少了,唯独这一个最叫她摸不清头脑。

    举着银光又走了一会儿,林三酒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

    几乎根本用不着纯触状态就能发现,前方的甬道延伸不了多远就触及了尽头,从尽头那小小的一处洞口里,此时正传来了隐(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