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五百九十七 全场最聪明的那个人是……

末日乐园 五百九十七 全场最聪明的那个人是……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三酒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成了一团浆糊。

    她使劲抽了一口气,一拳砸在了前方透明的屏障上,骨节处的皮肤顿时泛起了红。她顾不上手掌被震得发麻,只是紧紧盯着咫尺之遥的人偶师,哑着嗓子问道:“……你疯了啊?”

    人偶师挑起了一边眉毛,指了指她身边:“你瞎了啊?”

    “你到底要我看什么?在我看来一切都很正常,他本来就是这样,没有一点儿变化!”林三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就算你说他是数据体,总也得有个什么根据吧?”

    人偶师苍白的脸上,迅速浮起了一片浅淡的红晕——在这一刻,他的神色简直难以形容,就好像是林三酒突然给他表演了一次活吞秤砣,又骑在猴子身上跑了一样。

    过了半晌,他才仿佛有点儿找不着词儿了似的说道:“本来就这样——?”

    “姐,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个数据体是什么,”礼包听到这儿,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话:“不过我是在神之爱遇见了一个古怪家伙之后,才不知怎么被弄到了这儿来的。”

    “什么样的人?”林三酒一偏头,紧紧盯着他问道。

    老实说,她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但是有一点,是连数据体自己也亲口承认过的:人、或者类人的智慧生物,都是内容相当庞杂繁复的数据组,如果没有完全解读,不可能编写模拟出来。可是连她都不知道礼包的下落,那些数据体就算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短几个小时里把他从神之爱里找出来破解啊?

    季山青瞥了一眼人偶师,似乎对他有点儿顾忌。想了想,他才用极轻的气声,像耳语一样问道:“姐,你叫我李山青……是不是因为他的目标还没有变?”

    初听之下,林三酒不由一楞,随即立马明白了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

    她差点忘了,礼包是见过人偶师的!

    在游乐场最后一局的时候,他曾经在镜屋暗处观察过每一个进化者,其中也包括了人偶师——礼包很清楚,对方当初的目标就是自己;现在林三酒又突然改了对他的称呼,以他的聪颖,当然一想就明白了。

    林三酒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我被一个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睛圆圆的男人跟上了,”礼包叹了口气,“我以为我甩脱了他,没想到他却能够操纵神……我只记得我被一个神抓住了,再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来到这儿了。”

    那么说来……他真的是礼包本人?

    林三酒又一次感到自己脑子里全是浆糊了。正当她越想越糊涂的时候,忽然一个尖尖细细的声音透过那壁透明屏障,传入了她的耳朵里——“大人,这些数据体也耍得咱们够了,难道你不想杀鸡儆猴?”

    被灵魂女王穿在身上的那个年轻女孩,看起来似乎还不到二十岁;她一边将自己的头发分成两半,试图梳起一个双马尾,一边冲林三酒的方向露出了一个深深的笑。

    在这一瞬间,林三酒只痛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没有干脆利落地杀了灵魂女王。

    她承担得起把数据体误认为是礼包的后果,却承担不起把礼包误认为是数据体的后果!

    “我当然愿意。”人偶师从屏障前退开两步,歪过头,似乎在欣赏林三酒气急败坏的样子。他声气低沉轻柔地道:“我倒是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杀了这个数据体……”

    “大人,容我说句实话,你的数据都被解读了,恐怕不容易成功。”灵魂女王穿好了一张人皮以后,似乎能量体力都恢复了不少,连声气都有精神多了:“不如交给我吧!”

    要是身边没有这一个像玻璃盒子一样的屏障,

    林三酒简直能活吃了灵魂女王。然而那条肉虫显然并不害怕她的愤怒,只是向人偶师问道:“大人,这个屏障能打开么?我碰到他的时候,林三酒不也抓住我了吗……”

    眼见一人一虫低头交谈起来,林三酒重重一砸透明屏障,一转头,见季山青面上也浮起了阴云。他使劲抓了抓头发,朝她问道:“姐,你们说的数据体到底是什么?我必须知道了那是什么东西,才能自证我的清白……”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只见他身边的屏障外迅速闪过去了一道黑影;林三酒神经正紧绷着呢,反应快极了,立刻将他一把拽向了一边——这一下拉得重了,礼包登时撞在了屏障上,敲出了“咚”的一声。

    林三酒来不及去看他,戒备着朝屏障外一望,顿时愣了。

    “这……你这是在干什么?”她怔怔地问了一句,再一转眼,发现连人偶师也是半脸惊容——“你不是才穿上了一张人皮吗?”他沉着嗓子问道。

    任何一个理智正常的人,恐怕都没法直视这一幕。

    刚刚扎上了两条马尾的头皮,与下面的人脸皮、脖子皮一块儿,层层叠叠地、软软地朝后滑了下去,露出了一块深红色、重新饱满起来的肉块。在肉块拧结之间的缝隙里,白生生的筋纠缠着,不住往外吐着黏液——灵魂女王不知道怎么,突然从人皮囊里伸出了头颈。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部分:它的“头”早就已经没入了离屏障不远处另一具人体的嘴巴里,露在外面的,似乎只是一段滑腻腻的深红**罢了;而那具人体的嘴、脸、头,都被灵魂女王给撑起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庞大山丘,连皮肤都撕裂开了,纹路纵深、鲜血淋漓——这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它试图钻入土豆哥哥头部里时的重演。

    灵魂女王越钻越深,那具人体的模样也越来越惨不忍睹。

    人皮的弹性是有限的,在连面骨、鼻骨、头骨都被活活挤碎了以后,最外头那一层皮很快也支撑不住了,丝丝拉拉地裂开了,重新隐隐地露出了一片深红。连人偶师都看不下去了,连连喝问了几声,没想到灵魂女王居然仍置若罔闻,就像全没听见似的;当人偶师终于沉下脸,大步走向了红肉虫的时候,它才猛然抽出了头。

    “哗啦”一声黏液四溅,灵魂女王张开了一层一层的嘴,用肉芽摩擦着说道:“好了!”

    人偶师和林三酒都不由一愣。

    什么好了?

    灵魂女王伸出两只还套在人皮囊里的手,将扔在背后的头皮又拎了起来——就像是把连帽衫的帽子给戴上了一样,U看书(ww.uukansu.com它重新把自己装回了双马尾的姑娘皮子里,只不过这一次,下巴到脖子的地方,被它自己给撕裂了一条大口子,看着触目惊心。

    “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快点该干嘛就干嘛呀!”

    灵魂女王穿好了人皮,目光在二人身上扫了一扫,看样子反倒怔住了。

    “你……你干什么了?什么就好了?”林三酒趴在屏障上,高声问道。“我们又要干嘛?”

    即使穿着的是刚刚才上身不久的人皮,灵魂女王依然露出了一个鲜明的吃惊。它结结巴巴了一会儿,似乎想了好半天,才终于理顺了思绪,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地问道:“不、不会吧?你们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吗?”

    “别卖关子,赶紧说!”

    灵魂女王没想到自己居然成了唯一一个明白人——它坐在原地,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一脸迷茫。它下一句话,让二人都怔住了:“你们两个,难道真的以为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是数据体?不会吧……咱们可是一起从后头逃出来的啊,我经历的,你们不也一起经历了吗!”

    林三酒迅速瞥了一眼礼包,重重地松了口气——虽然她还不知道灵魂女王怎么知道季山青就是本人的,但只要有一个结果就好!想到这儿,忙问道:“你怎么看出他不是数据体的?”

    “这还用看吗?”灵魂女王反倒被她的话吓了一跳,理所当然地回答道:“这件事多简单啊,你们到底是在哪儿困惑了?被数据体编写出来的东西,怎么能是数据体本身呢——我种出了一个苹果,难道我就是苹果了吗?”<!--flag_mbg-->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