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839 夜空下的音波

末日乐园 839 夜空下的音波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或许是见她神情有异,龙二不禁吓了一跳,带着茫然“啊?”了一声。

    “我问你,你为什么会说这里是密室杀人副本?”林三酒半转过身,盯着远处尸体问道。

    “不是你说的吗?”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了?”

    龙二“呃”了一声,眨了眨眼睛:“你说,这里是一个密室副本,有一个人死在了这里,现在尸体又回来了……而且你还必须要破解了谜团才能出来。这不就是密室杀人吗?”

    “不,这是密室脱逃……”话说了一半,林三酒却顿住了话头。她从没有往另一个方向上想过。

    但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从目前为止发现的痕迹来看,没有什么东西能证明这儿曾经是一个密室杀人现场——窗户把手上的锁确实是锁住的,不过没有证据表明大门也是锁上的,毕竟她连大门都还没有重建起来。

    林三酒疑虑重重地回忆了一次副本给的提示。

    那提示几乎就是一句废话,“找到正确的钥匙”,“打开门出去”……一般来说,密室脱逃游戏的路线不都非常复杂曲折吗?光是拿着钥匙开门,这和平常房间有什么两样——

    她刚想到这儿,却忽然一愣,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不对,的确和平常情况有区别!

    “怎么了?”龙二望着她问道。他好像对这个副本也有了几分兴趣,但看上去仍然像是一头快要因迷路而倒在路边的小羊。

    “我跟你说过副本的第一个提示吧?对,就是钥匙那个,很简单。”林三酒皱起眉头,谨慎地说:“这个提示似乎简单,但实际上却有点奇怪。”

    “为什么?”

    “我现在人在房间里啊,为什么还要我拿钥匙才能开门出去?一般来说,人在室内的话,不是推门就可以出去了吗?”林三酒很高兴身边能有一个不是她自己潜意识的交谈对象,这样她又可以通过对话整理思路,又能受到另一种思维方式的启发:“只有一种情况才需要钥匙,就是我被反锁在仓库里了。”

    “你说得有道理。”龙二垂下眼皮,又担心又蔫吧地看了一眼远处拖着腿脚沙沙侧行的尸体。那具尸体依然在一步步朝林三酒靠近,一点点浮出了黑暗。

    “窗户也是上锁的,门也是上锁的。”林三酒把那窗户把手给他看了看,尽管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而钥匙,却都在室内。”

    她手中卡片一闪,变成了一串钥匙晃了晃。

    龙二慢慢张开了嘴唇。“也就是说……”

    “对,这里真的是一个密室。杀人案件意义上的密室,像推理小说里常有的那样。”

    “我以前很爱看呢,”龙二挠了挠头,“我以前在学校里时不受欢迎,去哪儿都总是一个人,又不爱看正经书,所以不管是吃饭也好走路也好,都拿着侦探小说看……”

    他后面的话,像风似的从林三酒耳边吹了过去,没有留下痕迹。

    窗户上的锁一般都是面朝室内的,而大门则刚好相反,需要人在室外锁上。也就是说,想要同时将两把钥匙都留在室内的话,凶手在作案以后,既不能从窗户离开,也不能从大门离开……

    那副本一开始为什么要说是“密室逃脱游戏”呢?

    “或许是因为它对你来说的确是一个密室吧,”龙二听了她的疑问以后,慢慢腾腾地说,“你被扔进了一个密室杀人案现场,要想办法从这里出去啊。”

    林三酒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个出去的“办法”,不是什么都可以的;从副本、尸体和其他痕迹来看,恐怕她得找出当年凶手离开的那一个办法。

    “他又来了,”她正想到这儿时,龙二又低声提醒了一句。林三酒回头匆匆一瞥,大步走向了仓库另一头——那具尸体仿佛背后一条不散的阴魂,叫人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

    似乎精神低落的人,就连站起身也会提不起劲儿;龙二仍旧坐在草丛里,一脸的精力不济,唯有那尸体从他面前走过时,他才微微地激灵了一下。

    “你没有别的手电筒了吗?”当林三酒绕着仓库走了一圈,再次回到他面前时,他提议道:“多放几个光源吧,要不这死人太瘆人了。”

    礼包给她留了几个备用手电筒,不过在香巴拉时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又需要补充电池。林三酒冲他举了一下手中【能力打磨剂】,答道:“就只有靠这个了。”

    龙二抬头看了看银色小瓶,叹了一口气:“这是……灯吗?”

    “不,但我一向把它当灯用。”林三酒闲谈时,心里却仍然惦记着“密室杀人”这一个新的可能性;思考了一会儿,她问道:“你常常看侦探小说,你对这个怎么看?”

    即使谈起感兴趣的事物,龙二眼睛里也亮不起一丝火花。

    “都不是真正的密室啦。”他声气低沉地说道,“顶多只是看起来像密室……最后总会证明哪里有一个什么障眼法的。这就是所谓的‘诡计’了。偶尔也有那种利用机关从外锁门什么的诡计,不过……只有在小说里才行得通,毕竟现实中太多变数了。”

    林三酒正绕着仓库转圈,闻言看了他一眼。“难道你试过?”

    “上中学的时候,有一个‘兴趣展’……我本来想演示一下密室诡计的,结果那根钓鱼线怎么也不听使唤。”

    简而言之,龙二从小到大,身上都环绕着一股“失败者”的低压气场吧。

    话说回来,这个密室里的“诡计”又会是什么呢?

    她一边思考,一边试着重建出了带着窗户的那一面墙。从玻璃碎片还原出的窗户不大,很难想象一个成年人能从里头挤出去,更别提凶手很大可能是个男人了。

    如果能再次模仿礼包或者女娲就好了,只不过这两个选项都从她的列表中消失了。

    她刚刚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忽然只听一道长长的呼叫音划破了夜色。有那么一瞬间,林三酒以为自己是思念礼包而出现了幻觉;直到她怔怔转过头,远远看见了呼叫器上一亮一亮的蓝色光点时,才意识到自己没听错。

    季山青正在呼叫她。

    呼叫音响起第二次时,蓝色光点被一道影子遮住了。那具尸体停在了联络器旁边,仿佛知道林三酒会过去一样,脚下不动了。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