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868 前方是生路

末日乐园 868 前方是生路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门口离她只有数米的距离,只需大步一跃,就能从这个房间里脱身了——林三酒脚下重重一蹬,像头豹子似的冲向了房门。几乎在她刚刚有所动作的那一瞬间,那扇沉重木门“吱呀呀”地开始合拢了;在她高举的手电光圈中,“生路在外”那四个字被逐渐合上的门板给扭曲了形状。

    “快!”意老师急声喝道,“还有一点空隙!”

    被手电光映亮的门缝越来越窄,然而林三酒动作极快,到底还是在它彻底合拢之前从缝隙中侧身闪了出去——她灵活得如同一条游鱼,甚至没有碰着旁边的门框。

    木门在她背后“当”一声关上了,声响震彻走廊,激荡起了隐隐回音。

    林三酒蓦地拧过身,手电筒光打上了背后的门——在目光落上去的同一时间,门把手“咯哒”一响,被从里锁住了;投在门板上的光圈文字顿时变成了“死路”二字。

    不等她定下神,只听木门后猛地响起一阵闷闷的爆发声,数点黑黑的液体顿时从门缝底下喷溅出来,点点斑斑溅满一地,泛起了生腥恶臭。

    门锁被打开了,木门再一次“吱呀呀”地向后退去,露出了房间里的黑暗,仿佛在邀请下一个人走进去。

    光圈落在刚才那具无头尸体处时,空空荡荡地没有了阻碍。“死路”二字一动不动,文字之间夹杂着血液、碎骨和粪便。除了少了一具尸体之外,这个在黑暗中回望着她的房间,看起来和刚才一样森然死寂。

    “快走吧,”意老师好像又吃惊又恶心,“看来刚才那人就是没来得及逃出来才死在里头的。”

    医疗站都成了这样,想来她在这儿应该是找不到余渊的——但万一他真在,那可就糟糕了。

    林三酒转过手电筒,光圈在走廊里变成了“生路”,她赶紧大步远离了那一个房间。在她身后的房门口就像一个黑幽幽的洞,如果没有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仿佛就会慢慢地挪动着跟上来。

    手电光芒不算太亮,照不尽整条走廊,前方依然浸没在浓浓的黑暗里。她想起【能力打磨剂】的光芒更亮时,也想起了刚才意老师让她做的事,匆忙叫出卡片一看,她不由愣了。

    “我就觉得你解除卡片化的那一瞬间有什么不对劲,”意老师半晌才低低地说:“我也没想到……”

    【能力打磨剂】

    由进化者制作并特地以此命名的一个瓶状物品,其内容物能发出银色的明亮光芒。

    这根本不是她的东西!

    林三酒怔在原地,盯着卡片好几秒钟都没有反应过来。“怎——怎么会?难道是它变……不,不可能。但这个我一直拿在手里,前几次用的时候也都是好好的,从没有让别人——”

    话说到这儿,她脑海里打过去了一道雪亮的光。

    “龙二!”她喃喃地说,明白了过来。

    那是她近期以来唯一一次将【能力打磨剂】交到别人手里,而且她拿回来时连看也没看就将它卡片化了。但龙二为什么要掉包她的东西?不,应该说,龙二怎么会知道她有【能力打磨剂】,还准备好了一个假的交给她?

    他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了?

    “这些问题等出去再想,”意老师低声叫了她一句,“这个医疗站太不对劲了,赶快走吧。”

    “走之前不把这栋楼先看一遍吗?”林三酒有点儿犹豫。万一余渊此时正在某个角落里奄奄一息……那么能救他的就只有她了。

    “恕我直言,他本身就因为爆炸而受了重伤,”意老师有点儿不满意地提醒道:“如果再被送来这里,恐怕早就没得救了,你去找也是白找。”

    林三酒随着光圈中“生路”的文字指示,一步步慢慢朝前走去。即使意老师这么说了,她仍然下不了决心。

    “不对,”她走了一会儿,在靠近楼梯口处停了下来:“他极有可能被送来了这间医疗站。”

    “怎么?”

    她是两天之前得知十二组织救出了一个濒死之人的,算上消息传进她耳里需要的时间,再以此回溯一下,救起余渊的时间点应该是不超过一个星期前。按常理推测,救起人来以后应该马上就送去了医疗站——这间医疗站内的变故一定才刚刚发生不久;也就是说,在余渊被救起时,这间医疗站还是完好正常的。

    否则的话,十二组织不会对医疗设施被毁而无动于衷。

    “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是因为十二组织还没有反应过来这里出事了。”林三酒深深吸了一口气,简直不愿意去想余渊还存活着的几率。“不管出了什么事,既然是刚发生的,那么也许我还有救他的可能。”

    意老师被她说得哑口无言,终于叹了口气:“……幸好你还捡到了一个合适的物品。”

    林三酒将手电光往三楼楼梯上扫了扫,那排文字落在台阶上变了形,增添了几个字:“有危险的生路”。

    ……医疗站里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危险?

    她将手电光扫了一下剩余的半条走廊。长廊笔直没入黑暗里,被“危机大于生机”这一行字烙了个橘黄光印。

    这手电筒真是能救命的及时雨。

    好在危机大于生机的那半条走廊里,似乎没有病房和诊疗室;林三酒没敢走进去,只是在楼梯口处往里瞥了几眼,隐约间只看见了几间储物室——至少它们都挂着储物间的牌子。

    病房也许在三楼,她一边想,手电筒光芒一边不住在身边划圈。这栋楼虽有五层,但怎么想,末日世界里生了病的进化者不可能多到把整栋楼都填满……诶?

    她愣了愣,手电猛地划回了通往一楼的楼梯。

    “死路”——光圈中的两个字映在台阶上,照亮了那颗人头的后脑勺。

    “不能下楼?”林三酒吃了一惊,“难道只能从窗户或者天台上翻出去了?”

    “也是……那人头被扔在楼梯上,的确有点奇怪。”意老师嘀咕了一声,“毕竟我们又不知道那人头和尸体是不是都属于同一个人……说不定是两个不同的人,死在了不同的地方。”

    是死路的地方,又多了一个。余渊在这儿能保住命吗?

    林三酒不愿多想了,只是无声而迅速地上了楼梯。

    刚一登上最后一级台阶,她就立马硬生生地刹住了步子——三楼一整条走廊都是“死路”。

    这儿更黑了,不像是光从黑暗中撤离的,倒像是天生便没有见识过光亮。这一层楼是有几间疗养用的病房,但林三酒低低地喊了几声,回应她的却只有自己的余音。

    这儿已经变成了死路,还有进去看的意义吗?

    想了想,林三酒一咬牙,转头望向了通往四楼的楼梯。

    手电光晃了几晃,她发现自己几乎不能往走廊里踏进半步,但唯有往上的楼梯才是“生路”。但即使是上楼,她也必须贴着楼梯扶手,一点点地侧身走上去,才不至于踏进死路里。

    当她好不容易走上台阶时,林三酒发觉自己不敢转过身背对着黑漆漆的三楼走廊上楼了。她用后背贴着墙,仍然侧着身体,一点点往上走去;这样一来,两侧的景物就仍然被笼在她的余光之内。

    “生路”、“生路”,还是“生路”……似乎只要是往楼梯上走,危险就不那么大。她经过的每一层楼,都像是连鬼魂都死绝了的地狱;别说余渊了,这儿连一丝人气也不剩下了,只有一扇扇门在漆黑中,沉默地目送她上了楼梯。

    终于林三酒走上了顶楼天台——死寂褪去了,夜风吹卷起她的头发,远处天际悠悠飘过一排小小的光点,应该是一组圆路灯。她仿佛突然回到了人世,不由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生路”,她顺着光圈中的文字抬头一看,看见了这栋楼天台的边缘。

    生路……是指跳下去吗?

    感觉我被浅草光大佬包养了……浅总,这个月的生活费收到了!您打赏壁的手臂酸吗,给您捏一哈!还要谢谢兔组长老让我薅的兔毛诶嘿嘿、书友150921012944079、天真蓝les、孝景帝、充电精灵(好久不见)、痴肥的小鸟(卧槽失踪人口回归)、179688148277、Megancck、云端紫客、小kkk呀、日月大湿、秋裤扯腿毛(…)、猪头33、切丝特、木易帅帅帅、喵呜胡闹、物华休123、95985、我看我读(超级老读者了!)、大宝、清空湛蓝、2008091358等大家的打赏和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