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878 消消乐的第一个陷阱

末日乐园 878 消消乐的第一个陷阱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充斥着雪白光芒的副本里,一身黑礼服、身形圆滚滚的副本主人拢着双手,笑眯眯地站在身后三个大球前;漂浮在空中的三个大球里,唯有中央那只球呈现半透明状,露出了它的内容物——一颗被放大了无数倍的细菌。

    “构成三连消,到底需要什么条件?”波西米亚有点儿急了,“我们身上有的东西,和组成我们身体的东西都不能和我们三连消,那要怎么办?”

    副本主人面上表情一动不动,好像没有听见她说话似的。

    “你问的,就是消消乐通关关键之一了。三连消条件到底是什么,是第一个我们要找出的暗规则。”林三酒没有回头,只是望着球里的细菌低声道:“……这个细菌真大啊。”

    “细菌大不大又怎么样?”波西米亚焦躁地来回转了几个圈,恰好听那副本主人开口问道:“那么,你们要打开哪一只球呢?”

    “第一回合稳妥为上,我选择你左手边第一只球打开。”林三酒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

    “你比测试局的时候,头脑清楚灵敏了很多嘛。”副本主人低声一笑,吃力地拧过身体,看着自己左手边第一只球裂开了缝隙。“刚才是在隐藏实力,还是有什么能够临时提升思维水平的办法?”

    球里骨碌碌地滚下来了一只苹果——它和细菌不同,仍然是正常大小,一身红皮上驳杂着黄斑点。

    “真奇怪,你这么操心别人的闲事,却一点都不消耗卡路里诶。”波西米亚近乎恶毒地说。她思考得焦头烂额仍然没有半点头绪,一腔不能发泄的怒火,就变成了对副本主人的肥胖羞辱。“这苹果很圆,和你一样,应该可以从形状上消除了吧?”

    林三酒望着那苹果沉吟了一会儿,忽然从手中叫出了几张卡片;她蹲下身,将卡片一张一张地在地上实体化了——一卷卫生纸后又是一卷卫生纸,当卫生纸的数量达到3时,地上蓦然亮起一阵白光,三卷卫生纸都一起消失不见了。

    “……果然是这样。”

    林三酒低头望着卫生纸消失的地方,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怎么?”波西米亚凑过了头,“你又知道什么了?”

    “你之前说过一句话,我一直记得很清楚。如果形状是消除条件之一的话,那么副本主人和球都应该一起被消除了才对。”她直起腰,望着对面地上那只苹果皱起了眉头:“我想过,之所以没被消除,很有可能是因为只有球里露出来的东西才算是游戏的一部分……但这个猜测显然是不成立的。”

    “连我带进来的卫生纸都能达成三连消,而副本主人和球却没有被消除掉,只能说明形状不是消除条件之一……”林三酒说到这儿时,双方被打开的球都后退消失了,重新补进了一只球——第一回合,双方都没有击中对方的要害。“或者说,‘他’的形状不是。”

    “我听不懂。”波西米亚老老实实地说。

    “母狮子与我们能三连消,但自行车、空气却不行……男建筑工人与副本主人可以三连消,苹果、细菌却不行……”林三酒一边嘀咕,一边转过了身;目光刚一落在新飘来的球上,二人顿时都愣了一愣。

    新球里,正站着一个穿着皮毛衣物、手持石斧的古代战士。

    ……尽管性别不同,却都是人类。

    现在林三酒一方的球,内容物分别是战士,空椅子(对副本主人可见),商业用冷冻库。

    盯着那个战士,波西米亚不由白了脸色;在她刚要张开嘴唇说话时,却被林三酒悄悄一句话制止住了。

    “别露出你的情绪,”她用意识力将声音包裹起来了,“那副本主人一直在观察我们。”

    波西米亚闻言,连忙用双手揉了揉脸,首饰叮当作响了一阵以后,手放下来时她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常。

    “看过了新球内容之后,请选择你们的伪装。”随着游戏进行到第二回合,副本主人似乎也越发将她们都看作瓮中之鳖了:“黑球内容已经刷新了。”

    二人低头看向了黑球。伪装选项分别是:

    一,母亲;

    二,青霉素;

    三,地下通道。

    在选项之后,是三只球:一,左手边第一只浅红色球;二,中间白色球;三,右边天蓝色球。

    望着浮起来的选项,波西米亚忽然不由自主地低低“诶?”了一声。

    “你也感觉到不自然的地方了吗?”林三酒没有回头,就像没有听见似的,嘴唇微动几下,在副本主人灼灼的目光里,将声音送了过去:“同样都是列出选项让我们选,为什么横竖排列不一样呢?”

    “而且……而且好奇怪,”波西米亚喃喃地说,眼睛里闪烁着晶亮:“字数少、比较短的是竖着列出来的,而字数多、比较长的却反而是横着形成了一排。这跟一般的习惯作法不是刚好相反吗?”

    “没错。习惯作法是为了让人方便阅读文字,而黑球的目标却在于让你不方便阅读文字……我认为这就是消消乐里第一个陷阱了。”林三酒朝她充满鼓励地一笑,波西米亚顿时涨红了脸,看着竟有点恼怒似的——“副本主人可以从我们眼珠运动的方向,大概判断出我们把伪装放进了哪个球里。”

    面对这么大的球,从上往下看时眼珠的运动或许还不明显;但一旦从“上下”改为“左右”时就显眼得多了。

    “那怎么办?”波西米亚咬着牙问道。

    “很简单,你来选就行了。我会盯着另一个选项看的。”

    “诶?但是——”波西米亚刚吐出两个字,顿时明白了过来。刚才主导局面的人一直是林三酒,副本主人重点关注的对象也是林三酒;当她盯着一个假选项看时,波西米亚就可以趁着副本主人被转移了注意力时,迅速将“地下通道”这个伪装放进她们决定好的那只球里——也就是装着战士的那一只球。

    她们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林三酒盯着的选项是第三只球里的“冷冻库”,而副本主人果然窥探的也是这只球。

    当毫无遮掩的“商业用冷冻库”从球里露出了真容时,波西米亚似乎觉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急忙低低地抽了一口气,拽着林三酒衣袖的手心里全是冷汗——如果副本主人仍然进行第一回合的战术,窥探一只、却打开另一只的话,那么“战士”就要被他打开了。

    一旦打开了战士,她们二人就再没有一点生还的可能。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副本主人选择打开的球,却还是“冷冻库”——当他发现这只球里没有伪装的时候,他显然吃了一惊,脸上层层肥肉一颤,那股惊讶又迅速消没在了肉里。

    “现在,他知道我们知道了。”林三酒轻轻一笑,“是时候误导他一下了。”

    不等波西米亚反应过来,她就朝对面的副本主人开口了。

    “就算是为了消灭进化者,你搞这些不诚实的小动作也很难看。”林三酒不紧不慢地说道,“横竖排列这么明显的手脚,我从测试局就猜到了。”

    副本主人抿起薄薄的嘴唇,过了半晌,才“哦?”了一声。

    “不管你在测试局里给我们设置了多少陷阱,都是没有用的。”林三酒微微抬起下巴,清澈的嗓音如风一般从副本中划过:“——因为你根本没有能力消灭我。”

    “是吗?”

    副本主人细细地吐出了两个字。刚才波西米亚的肥胖羞辱都没有让他如此动怒;即使隔了这么远,也能清楚看见他面颊上的肉正在一跳一跳。“那么就再继续进行试试吧,”他忍着怒意笑道:“该你们窥探我了。”

    “怎么办?我们窥探哪个?”波西米亚立即低声问道。

    “窥探他的新球。”林三酒在转瞬之间就做了决定。

    没有问她为什么选择新球,波西米亚立即像是小人得了志一样高兴了:“我们选择你左手边第一只球!对,就是那个刚补进来的。”

    副本主人眼皮也不愿意抬,只是半转身望着那一只球慢慢褪去了颜色。然而球里的东西,却比细菌更叫人难以看懂;那玩意儿呈现出半透明的颜色,模模糊糊大概是一个人的形态,却像幽灵般在空中载沉载浮。

    如果不是那东西脚下浮起了“灵魂”二字的话,可能连林三酒也要拿不准它到底是什么了。她瞥了一眼灵魂,几乎毫不犹豫地说:“我选择就打开这只球。”

    “为什么?”波西米亚仿佛变成了一部提问机。“你怎么老跟他做一样的选择?”

    “我们刚才没有观察他的眼珠运动方向,我想就算观察了也是白观察,他自己想出的办法,他一定应对的招数。”林三酒从头开始解释,“所以我们不清楚他把伪装放在哪个球里了。上一次窥探和打开了不同的球,和这次两球合一,都是为了摸索他的伪装在哪儿。”

    波西米亚一知半解、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就在这时,“灵魂”从那球里走了下来,站在了副本主人和苹果旁边。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