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879 胜利的味道

末日乐园 879 胜利的味道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半分钟以后,一个灵魂,圆滚滚的副本主人,一个苹果仍然直直在原地排成一行,果然没有被消除。

    “第三回合要开始了,”波西米亚有点儿紧张地回头看了一眼林三酒,“现在怎么办?我们这边的球,对他来说已经有两个是可见的了……”

    “我知道。”

    说话间,双方背后同时补充进了一只新球。

    目前林三酒一方的球,对于副本主人来说是:地下通道(实际上是战士),空椅子,未知(新球)。

    而副本主人一边,除了已经走下气球的灵魂、苹果之外,对于林三酒来说是:未知(新球),细菌,未知。

    这一次当二人转过身,发现己方的新球里装着一个少女的时候,波西米亚没有动怒也没有沮丧,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有的时候,这个人哪,真的是要认命的。”她望着新球,口吻骤然苍老了十岁不止:“丢了点潜力值就丢了嘛,当初看开一点,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林三酒哭笑不得地看了她一眼:“你这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了?我们还没被逼进绝境呢。”

    波西米亚看上去无动于衷:“是吗?”

    “是啊。”

    “那么请你给我解释一下——除了一个他绝对不会选的空椅子之外,剩下两个选项中不管他选哪个,我们都绝对必死无疑,这样的处境还不叫绝境吗?”

    “我早就为了这一回合做好准备了。”

    林三酒的神色仍然很平静:“我不敢说这一回合我们能百分之百地活下来,但是我也为他设置了一个陷阱,那个陷阱至少可以给我们挣来一点活命的机会。”

    波西米亚面色灰暗,没有因为这句话激起半点信心。她鼻子里哼了一声,从腰间小包里抓出了一把零食,有葡萄干、腰果、巧克力——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偷偷塞满了口袋的。

    “随便你吧,”她食不知味,却还是流水般将零食往嘴里送,仿佛是为了弥补遗憾:“反正我做好心理准备了。”

    “……你吃吃东西也可以。”林三酒打量了她几眼,“毕竟你这样看起来不像是死到临头,倒像是胜券在握,足可以迷惑他了。”

    波西米亚“嘎嘣”一声嚼碎了个什么东西。

    在对面副本主人来回扫视、疑虑重重的目光下,林三酒大大方方、没遮没掩地选择了一个“猫砂盆”,将它放进了“少女”的球里。

    除了新补进来的第三只以外,也没有别的球可供他窥探了;然而这一次,副本主人却不知怎么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扬声道:“窥探第三只。”

    波西米亚往嘴里送东西的速度顿时加快了。看她吃得两腮鼓鼓囊囊、一双眼睛里却含着水光的样子,她显然是一点也没有享受到美食的乐趣;连林三酒也不由屏住了呼吸,紧紧盯着副本主人那张薄薄的嘴。

    过了几秒,他终于开口了:“……我选择开中间那只。”

    中间那只,就是装着空椅子的球。

    波西米亚一愣,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腾地站了起来,泪珠和零食一起洒落了下来——总算她还记得用意识力把声音包住,急急地问道:“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避开了必死项,反而打开了一个他本来就能看见的?”

    林三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也不得不缓了一缓情绪,这才吐了口气道:“你知道剩下两个是必死项,空椅子是空椅子,但他可不知道。”

    “这我清楚——但是——”

    那种清风般的笑容又一次绽开了。

    林三酒瞥了一眼脸色十分难看的副本主人,朝波西米亚竖起了一根手指:“这是我察觉的第一条暗规则,关于伪装的持续时长。”

    “持续时长……?”波西米亚皱眉想了想,忽然“啊”了一声:“对啊,他没有说伪装放进去以后,会持续多长时间呢!”

    “他特地带我们玩了一次测试局,并不是出于好心或必须要尽这个义务。测试局里处处都是陷阱,而且因为发生的状况、要处理的信息太多,反而有一些关键的规则被他含糊了过去,我们当时也没能察觉。如果你仔细想想,很多规则都是不清不楚的,对不对?所以实际上只要球不被打开,伪装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可是,那和他选择空椅子有什么关系?”波西米亚仍旧一脸茫然。

    “你忘了吗?”林三酒提醒道:“第一回合他窥探的是空椅子,对吧?虽然看见了,但副本主人也不能确定它到底是真实的,还是伪装后的假象。”

    波西米亚愣愣地听着。

    “他在第一回合里打开的是西瓜。因为他看见了我的眼珠运动,认为伪装放在了西瓜里,所以压根没有窥探它,直接就把它打开了。虽然我们的确把西瓜伪装成了诗人,但这样一来,诗人根本没有出场的机会;他也就少了一个机会确认,伪装到底是不是在西瓜里。”

    副本主人慢慢挪了两步,目光牢牢笼住了林三酒的嘴唇。

    “在我刻意误导他,告诉他我从测试局就看破了眼珠运动这件事后,他自然而然地会怀疑,我们是否把同样一招声东击西用了两次。如果第一回合里的伪装没有放在西瓜里,而是放在空椅子里——那岂不是说明,空椅子只是个假象吗?正是基于这样的心理,他才会打开了空椅子。”

    林三酒说到这儿时忽然轻轻笑了,转过头去,目光迎上了副本主人的眼睛。

    “我刚才告诉你,我早就看破了眼珠运动这一陷阱,就是要把你的思维往第一回合上引。”她突然撤掉了意识力,声音清澈和缓:“当你的关注点变成‘第一回合的伪装到底在哪里’的时候,果然就产生了一叶障目的效果。”

    副本主人面上肥肉抖动了几下,细细地笑了。

    “我不着急,”他慢着嗓音说,“我有的是时间。你们被消除就真的死了,我被消除还可以再回来。让你们侥幸又存活了一个回合算什么?下一回合你们还能躲得掉吗?这场游戏最终的胜利,始终在我手上。”

    “是吗?”林三酒歪了歪头,那副天真而自然的神情,与她往日气质真是完全不同。“但是,我还发现了这个游戏的第二条暗规则噢。”

    波西米亚顾不上她的气质,顿时双眼一亮:“是什么?”

    “窥探,只是一个干扰项。它几乎不能帮我们获得任何有用的信息,反而只会用真假不明的信息来扰乱我们的判断。你想想,用了窥探再开球,和不用窥探随便开,从最终几率上来说有任何区别吗?”

    林三酒一笑,“所以第二条暗规则时,赢得游戏的手段不在于窥探,而在于能不能找出共同点。”

    “找出来也不能消除呀,”波西米亚又立即沮丧了下去,“我们还不知道消除条件到底是什么呢。”

    “不,我知道。”

    副本里安静了一会儿。

    副本主人和波西米亚的眼睛都圆圆地睁大了,紧盯着林三酒,不肯错过她接下来每一个字。

    “那个细菌不是很大吗?”林三酒抱着胳膊,只说了这么一句,却忽然扬声道:“我不窥探了,我直接打开细菌。”

    波西米亚僵着脖子,慢慢望向了那只装着细菌的球。

    从那只球里掉下来的东西不大,但是二人眼力都好,在它掉在地上的那一刻已经看清楚了那是什么东西。对于波西米亚来说,它又是一个不知干什么用的怪玩意儿;林三酒轻声笑了,望着副本主人道:“Windows XP操作系统?这版本已经很老了……看来你死在副本里、成为副本生物的,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啊。”

    副本主人吃力地耸了耸肩膀。

    “那又怎么样?你就算打开了一千只球,不能和我连消的,还是会留在这里不会被消除。”

    “也是,因为你们毕竟不是三卷卫生纸。”

    林三酒嘴角含笑,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副本主人的面色就唰地一下青白了下去,甚至吓了波西米亚一跳。

    “难道……”副本主人突然张口了,前半句话竟有些不连贯,“难道你——不可能,你只是在虚张声势。”

    “你想说什么?”林三酒的笑容越来越浓,“难道我已经发现了你在测试局里设下的另一个陷阱?难道我已经找出了能够让你三连消的条件?”

    连波西米亚也闻见了此时空气中的胜利味道,她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了林三酒的胳膊肘:“什,什么,你快说快说!”

    “测试局为什么只玩两个回合就结束了?真的是因为他不耐烦吗?”

    林三酒盯着副本主人,头也不回地向波西米亚解释道:“当然不是那么回事。在出现了那个男建筑工人之后,他就催促着我们赶紧结束测试局,开始正式游戏了……为什么?”

    她顿了顿,轻声说道:“因为再玩下去可能会被我们发现,建筑工人与他不是相同的东西,达不成三连消。”

    真是记忆中圣诞气息最淡的一个圣诞节了……虽然已经过去了,还是希望大家圣诞都过得很开心。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