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937 反正就是耍无赖

末日乐园 937 反正就是耍无赖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所周知,波西米亚这个人的脾气是随着能力涨的,连她自己也很清楚自己这一性格特点。不过这同时也意味着,一旦别人发现她的脾气忽然变好了,就会猜到她能力受损的流言大概是真的——这可绝对不行。

    她必须咬牙继续发脾气,尽管波西米亚心里其实隐隐有点儿发虚。

    当她重重冷笑了一声的时候,感觉自己现在像是一条虚张声势、浑身涨鼓的河豚:“关闭?你做梦呢?”

    白金色长发的男人柔柔地叹了一口气,好像一点都不意外。

    “我一直还算喜欢你,”他一边说一边转过身,那块据说是属于“棉花糖城堡”的三角形墙壁上,立刻像水波般一阵晃动,映出了他的倒影。他检查着自己新长出来的深色发根,轻声说道:“你这个人虽然脾气差,但你和他们不一样,你要什么东西从不遮遮掩掩。如果你今天死在这里,我晚饭想来会少吃两口的。”

    波西米亚沉默了两秒。

    她试着想了想换作以前,自己会怎么回应;但是此时此刻她只想问一句话,所以它也果然从嘴里冲了出来:“奥克托,这里是怎么回事?我以前从不知道具象世界之馆还来还可以被关闭。”

    奥克托从镜子里望了她一眼。

    “在你没来的时候,小姑娘,”他抿了抿嘴,让口红颜色更柔润自然地贴合在嘴唇上,“这里发生了很多事……”

    “废话,我看出来了,”波西米亚打断了他,“我就是问你发生了什么事。”

    “我只能告诉你一点点。”奥克托整理了一下衣服,欣赏着自己的左脸——他一直说这是他最美的角度。“现在具象世界之馆有了一个主人,你明白吗?我只是他雇佣的一双眼睛,负责看守这一侧的出入口。这位主人得知了一个消息,所以今天不希望让任何人出入,因为……因为什么,你就不必知道了。”

    他哑哑地笑了一声。虽然他的音质不好听,但当奥克托说话时,总有一种古怪的魅力。“你知道得越少,就越安全。”

    “你在说什么鬼话?”波西米亚扬高了嗓音,抑制不住惊讶了。“具象世界之馆是由无数进化者的意识力一点点塑造成型的!是谁——”

    “是一个能力强大得可以把它独占,而没有人敢上门挑战的人。”奥克托耸耸肩膀,“不过他还算通情达理,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可以一样使用这个地方,所以到现在也没闹出什么风波来。”

    波西米亚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会儿,浮起来的好几个名字都被她立即否决了。她实在不知道是谁能拥有这种绝对压倒性的实力——毕竟这怎么可能呢?进化者的强弱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相对而言的,弱者抓住强者的短处而反击成功这一可能性始终存在;正是这种动态平衡,才容许弱小有了一定生存与成长的空间。

    但她没有纠结于这种问题。

    “其他的我不管,”她压低声音,朝奥克托走近两步,“那个什么主人和我没关系——但是我今天必须进去,我有非办不可的事!”

    奥克托再次从镜中抬眼看了看她——这一次,他的目光多停留了几秒。

    “我为什么要冒着风险,”他轻声笑道,“平白让你进去呢?”

    河豚漏气了。

    再怎么虚张声势,波西米亚也很清楚她不可能真的在这儿动起手来。但她的语气依然谈不上有礼貌:“你瞧瞧你这个德行,长得都和吸血鬼挂相。你想要什么?你要了有命享受吗?”

    “我听说吸血鬼都很美。”奥克托最后看了一眼自己镜中倒影,这才转过身来——不过他眼睛一抬,目光越过了波西米亚直直投向她身后的出入口,忽然“噢?”了一声。

    糟了,波西米亚一下子反应过来了。

    不管奥克托想要的是什么,一旦她身后那几个追兵进来,这笔交易就要彻底泡汤了!

    一眨眼的工夫她已经下了决断。不等奥克托将目光收回来,波西米亚猛地抢上一步,侧着身子、整个人重重地撞进了他的怀里;她右手在空气中一抓——这是进化者们使用“附着条件”时常用的手法——低喝道:“进去吧!”

    每一个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的“附着条件”是一处由她设定规则的独立空间,因为她从来没有费心隐瞒过。奥克托在条件反射之下,果然身子一闪,在光芒乍现中化作一点半透明星光,急急一拧冲向了天花板。

    面前刚一空,波西米亚就抓住了机会,以最高速度冲了出去。

    她那被污染了的“附着条件”自然是放不出来的,奥克托也紧接着就发现了这一点;就在她感觉到他从身后立即追上来的时候,另外几点星辰光芒也猛地冲进了出入口。

    在急速狂奔中,波西米亚飞快地瞥了一眼前方的一个个三角形墙壁。被她的目光一碰,三角形墙壁顿时变作了一面面水镜;从仍在波动的景象里,她清楚地看见代表奥克托的那一点星光懊恼又匆忙地停住了,化作人形转身迎向了那几个刚刚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今天关闭了!”

    她遥遥听见奥克托含着怒气的声音,粗哑地响了起来:“滚出去!”

    后面几个字传进她的耳朵里时,已经隐隐有些模糊了;两旁的三角形墙壁飞速地从身边倒退消失,连同那几个人的声音一起被她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我们是追着……”

    猜也能猜到,他们一定是和奥克托争执起来了。波西米亚嘿嘿一笑,脚下又快了几分;一转眼,她就完全听不见接下来的对话了。

    祝愿奥克托能做一个尽忠职守的好狗!

    她心情轻快了不少,循着记忆左冲右突,不一会儿就慢了下来。这个地方地形复杂,她已经深入进了内部心脏处;就算奥克托现在摆脱了那几个追兵,一时也找不着她在哪儿了。

    “碧落黄泉……碧落黄泉……”

    波西米亚一边咕哝着,一边在三角形墙壁上敲了敲。也不知是谁订的规矩,必须要像去别人家作客那样彬彬有礼地在墙上敲三下,墙壁才会慢慢透明起来——她在透明墙壁后浮起的景色上瞥了一眼,只见一片暗沉沉、毫无生气的大地被铅灰色天空所笼罩着,几个背后生长着翅膀的天使正低着头,在一地废墟与荒芜中徜徉。

    在其中一个天使抬头以前,波西米亚急忙抽回目光,匆匆走向了下一个三角形墙壁。不等她抬手,她就听见有人的脚步声正从墙后隐隐地响了起来。

    墙后那一幕其实来源于我在奥赛美术馆看见的一幅画,我非常非常喜欢,但是tm名字和画家名都找不到了……感觉像丢了一百万。我都记得它位于奥赛美术馆哪个位置,非得逼我再去一趟……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