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956 无巧不成书……没巧,所以没书了

末日乐园 956 无巧不成书……没巧,所以没书了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地面上应该是日落的时刻,越海号内大片灯光也暗了下去。脱离大气层以后,不管什么时候往外瞧,永远只有一片无尽的漆黑。靠灯光明暗来调节生物钟的人们,在船内模拟黑夜之后,也都在各自的房间里沉入了睡眠——除了必须要避人耳目才能活动的人之外。

    林三酒从走廊转角后转出来,轻轻叹了口气。

    她漫无目的地在飞船里走了大半天,试着向进化者们旁敲侧击地打听12或卢泽,不过得到的回答要么模棱两可,要么毫无帮助。地面上的时间已经迈向了深夜十二点,距离她发布讯息过去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人回应。

    好像还是意老师告诉她的……不管人进化到了什么地步,总是天生对某些话题格外有兴趣。

    希望她的讯息能抓住人们的注意力吧。

    她朝着记忆中布告栏的方向走了过去——越海号面积太大、地形也复杂,虽然她用意识力将它的地图记了下来,但也不知道在哪个分叉口拐错了弯;当她意识到走错了路时,连自己此时在哪儿都不清楚了。

    对比着脑中地图找了半天,林三酒总算确认前方不远处是一个咖啡间;等她走近时,她发现咖啡间门下正透着隐隐一线光。

    谁这么晚了还在喝咖啡?

    她的心脏忽然咚咚跳了两下,下意识地打开了【无巧不成书】。如果这个能力起作用了的话……一边怀着隐隐的期望,她一边推开了门。

    随即林三酒就暗暗叹了口气。

    她的运气果然不会这么好,一进门就看见12——事实上,那是一个臃肿粗黑的中年男人,皮肤堆积成一叠一叠的后脑勺正对着她;猛一声门响,似乎还把他给吓了一跳,刚一回头就差点把手中咖啡给洒了。

    “抱歉,”林三酒瞥了他一眼,总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不过话又说回来,中年发胖的男人好像都长得差不多……叫人一时实在想不起来在什么场合见过他。她冲那人点点头,又关门出去了。

    她低头看了看门缝,咖啡间里依然静静地亮着光。

    话说回来,夜行游女似乎对它船上的人都很放心。这儿没有夜间的巡查,也没有用于监视的摄像头,她完全可以不避人地自由行动——不过为了免得引来问题和怀疑,她还是低调行事为好。

    刚转身走了没几步,她就听身后咖啡间的门打开了。回头一看,那中年男人正低着头带上了门——与林三酒的目光一碰,立即又匆匆分开了;他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抬步朝林三酒的方向走了过来。

    以为他有什么话要说的林三酒,眼睁睁地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

    接下来的十来分钟里,二人竟一直同路。在寂静无人的宽阔长台上,二人一起转弯、一起上下;很快她就先打破了尴尬,赶上几步,朝那男人轻声问道:“……你也是去布告栏的吗?”

    那男人似乎又被她吓了一跳——虽然他早就知道她一直走在不远处了,还是不由肩膀一僵。这种容易受惊的个性,不由让林三酒想起了礼包。

    “啊,嗯,是的……”他不敢抬头似的,向自己的鞋尖回答道。

    林三酒也知趣地不说话了。她默默地随着那男人一路走进了布告栏里,随即二人远远地分开了,各自被淡蓝色、脉络形状的光晕给包围了起来。

    她确实收到了不少回复,但都没有什么用处。

    “好像上船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呢,他好渣啊!咋舌——”

    “不会吧,在末日世界里活到现在的,还有这么蠢的女人吗?还会这样被一个男人搓圆捏扁?”

    “人毕竟是感情动物,不可能把神经绷紧一辈子……”

    “可惜了一个好女人。不妨看看这条消息吧,有老派绅士正在寻求伴侣……”

    林三酒叹了口气,将回复全部关掉了。在她走了以后新发布出来的许多讯息正缓缓地从眼前流过,乍一看去,有不少人都在讨论兵工厂和碧落区遇袭一事,叫她微微皱起了眉头:看来夜行游女并不觉得这是个值得保密的消息。

    不会造成恐慌吗?

    她没有多看,只是一条条地抓住讯息,将它们往左一划,划出了视野。既然没有什么收获,还不如回去好好休息算了……她实在也是精疲力尽、急需睡眠。

    远处那个糙黑男人,似乎也和她想到了一块儿去;不等林三酒动步,他就先转身走向了布告栏另一头的出口。这个人特地没有使用离林三酒更近的出口——在她一转身准备也离开这儿的时候,余光捕捉到他回头看了一眼。

    大概是发觉林三酒要走,他也安心了,远远站着等了几秒才走近了自动门。

    在他停下脚步的时候,林三酒一闪身走出了自己身后的门——但在它完全合拢前又悄无声息地滑了进去。她侧身贴在墙壁上,看着自动门缓缓关上了;那男人似乎完全放下心来,仍站在另一个出口前,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了一个鼓囊囊的大盒子。

    他蹲下身,打开盒子,从里头拿出了一个……一个吸尘器。

    就算他拿出一把枪也实属平常;然而这个吸尘器,好像竟然真的就只是一个吸尘器。那男人抽开管子,启动马达,在“隆隆”响起的电机声音中,把吸头伸出了大门口——可怜那开开合合的自动门,每次要关都又因为感应到有人而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那男人认认真真地吸了二十分钟的地,林三酒也认认真真地看了二十分钟——从门口附近的地面开始,那男人逐渐往外挪,仔仔细细地不敢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他终于越走越远,连吸尘器的声音都听得不甚清楚了。

    他总不会是个清洁工吧?

    这艘飞船上的可疑人物还真不少……

    林三酒摇了摇头,为自己浪费的二十分钟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门——这一次是真的离开了。

    在地面上应该是日落的时刻,越海号内大片灯光也暗了下去。脱离大气层以后,不管什么时候往外瞧,永远只有一片无尽的漆黑。靠灯光明暗来调节生物钟的人们,在船内模拟黑夜之后,也都在各自的房间里沉入了睡眠——除了必须要避人耳目才能活动的人之外。

    林三酒从走廊转角后转出来,轻轻叹了口气。

    她漫无目的地在飞船里走了大半天,试着向进化者们旁敲侧击地打听12或卢泽,不过得到的回答要么模棱两可,要么毫无帮助。地面上的时间已经迈向了深夜十二点,距离她发布讯息过去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人回应。

    好像还是意老师告诉她的……不管人进化到了什么地步,总是天生对某些话题格外有兴趣。

    希望她的讯息能抓住人们的注意力吧。

    她朝着记忆中布告栏的方向走了过去——越海号面积太大、地形也复杂,虽然她用意识力将它的地图记了下来,但也不知道在哪个分叉口拐错了弯;当她意识到走错了路时,连自己此时在哪儿都不清楚了。

    对比着脑中地图找了半天,林三酒总算确认前方不远处是一个咖啡间;等她走近时,她发现咖啡间门下正透着隐隐一线光。

    谁这么晚了还在喝咖啡?

    她的心脏忽然咚咚跳了两下,下意识地打开了【无巧不成书】。如果这个能力起作用了的话……一边怀着隐隐的期望,她一边推开了门。

    随即林三酒就暗暗叹了口气。

    她的运气果然不会这么好,一进门就看见12——事实上,那是一个臃肿粗黑的中年男人,皮肤堆积成一叠一叠的后脑勺正对着她;猛一声门响,似乎还把他给吓了一跳,刚一回头就差点把手中咖啡给洒了。

    “抱歉,”林三酒瞥了他一眼,总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不过话又说回来,中年发胖的男人好像都长得差不多……叫人一时实在想不起来在什么场合见过他。她冲那人点点头,又关门出去了。

    她低头看了看门缝,咖啡间里依然静静地亮着光。

    话说回来,夜行游女似乎对它船上的人都很放心。这儿没有夜间的巡查,也没有用于监视的摄像头,她完全可以不避人地自由行动——不过为了免得引来问题和怀疑,她还是低调行事为好。

    刚转身走了没几步,她就听身后咖啡间的门打开了。回头一看,那中年男人正低着头带上了门——与林三酒的目光一碰,立即又匆匆分开了;他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抬步朝林三酒的方向走了过来。

    以为他有什么话要说的林三酒,眼睁睁地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

    接下来的十来分钟里,二人竟一直同路。在寂静无人的宽阔长台上,二人一起转弯、一起上下;很快她就先打破了尴尬,赶上几步,朝那男人轻声问道:“……你也是去布告栏的吗?”

    那男人似乎又被她吓了一跳——虽然他早就知道她一直走在不远处了,还是不由肩膀一僵。这种容易受惊的个性,不由让林三酒想起了礼包。

    “啊,嗯,是的……”他不敢抬头似的,向自己的鞋尖回答道。

    林三酒也知趣地不说话了。她默默地随着那男人一路走进了布告栏里,随即二人远远地分开了,各自被淡蓝色、脉络形状的光晕给包围了起来。

    她确实收到了不少回复,但都没有什么用处。

    “好像上船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呢,他好渣啊!咋舌——”

    “不会吧,在末日世界里活到现在的,还有这么蠢的女人吗?还会这样被一个男人搓圆捏扁?”

    “人毕竟是感情动物,不可能把神经绷紧一辈子……”

    “可惜了一个好女人。不妨看看这条消息吧,有老派绅士正在寻求伴侣……”

    林三酒叹了口气,将回复全部关掉了。在她走了以后新发布出来的许多讯息正缓缓地从眼前流过,乍一看去,有不少人都在讨论兵工厂和碧落区遇袭一事,叫她微微皱起了眉头:看来夜行游女并不觉得这是个值得保密的消息。

    不会造成恐慌吗?

    她没有多看,只是一条条地抓住讯息,将它们往左一划,划出了视野。既然没有什么收获,还不如回去好好休息算了……她实在也是精疲力尽、急需睡眠。

    远处那个糙黑男人,似乎也和她想到了一块儿去;不等林三酒动步,他就先转身走向了布告栏另一头的出口。这个人特地没有使用离林三酒更近的出口——在她一转身准备也离开这儿的时候,余光捕捉到他回头看了一眼。

    大概是发觉林三酒要走,他也安心了,远远站着等了几秒才走近了自动门。

    在他停下脚步的时候,林三酒一闪身走出了自己身后的门——但在它完全合拢前又悄无声息地滑了进去。她侧身贴在墙壁上,看着自动门缓缓关上了;那男人似乎完全放下心来,仍站在另一个出口前,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了一个鼓囊囊的大盒子。

    他蹲下身,打开盒子,从里头拿出了一个……一个吸尘器。

    就算他拿出一把枪也实属平常;然而这个吸尘器,好像竟然真的就只是一个吸尘器。那男人抽开管子,启动马达,在“隆隆”响起的电机声音中,把吸头伸出了大门口——可怜那开开合合的自动门,每次要关都又因为感应到有人而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那男人认认真真地吸了二十分钟的地,林三酒也认认真真地看了二十分钟——从门口附近的地面开始,那男人逐渐往外挪,仔仔细细地不敢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他终于越走越远,连吸尘器的声音都听得不甚清楚了。

    他总不会是个清洁工吧?

    这艘飞船上的可疑人物还真不少……

    林三酒摇了摇头,为自己浪费的二十分钟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门——这一次是真的离开了。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