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965 The tango in the dark

末日乐园 965 The tango in the dark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要动。

    不要抬头。

    不要回复信息。

    林三酒定定地凝视着眼前信息,后背肌肉下意识地紧绷着。就在她刚才正要点开那条回复仔细看之前,她突然意识到了这条回复的真正意义——霎时间,像是连骨头都浸进了浮着碎冰的冬日河水里,她在雪亮寒冷的清醒中反应过来,一切动作都停住了。

    她一动不动地站在淡蓝色光芒的缠绕之中,打开了【纯触】,同时也试图用余光、皮肤和直觉来感受四周环境中的每一丝流动。

    ……这艘船上只有布告栏一个地方可以发布、回复消息。

    她的消息即时得到了回复,也就意味唯一一个可能:这个声称自己是【种植誓言】能力者的人,此时此刻,也正站在“布告栏”里。

    是X吗?

    激动之下,她的指尖微微有点儿发颤,立即将它们握紧了,抱起胳膊。

    如果此刻她对那条回复做出反应,或者抬头张望寻找,无疑就等于把自己暴露在那个人眼里了。在确定知道对方是谁之前,不能让对方知道哪个人是她——

    林三酒着某条信息流紧紧皱起眉头,装出一副陷入了思考的模样。

    她现在外表是一个中年男人,对方大概一时半会还不至于怀疑到她身上来。只要她没有动作,那个人就一时不能肯定是谁发出了寻人公告。但这只是暂时之计罢了……公告一直得不到回复的话,那么场中一直没有动的人就成了可疑目标。

    有了,她想到这儿时,忽然神经一跳——被触动的直觉在她脑海深处喃喃自语。

    没错,她能感觉到,果然有人的目光正在一圈一圈地划过房间,隐蔽迅速,一闪即过;像漆黑山野里划过的手电光,也像是视野角落里一时的错觉。

    是的,对方在找她。

    区区一个越海号上,不可能恰好存在两个稀有的【种植誓言】能力者;对方一定是X,或者与X有关的人。

    与X有关,就是与12有关。这么说来,回复者早知道她所发布的公告完全是一通谎言;不需要多少推理就能意识到,她的真正目标在于寻找12。

    结合12上船前的经历来看,除了林三酒之外,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找他?

    她一边沉思,一边放出了一束细流般的意识力,轻轻“点”上了面前的淡蓝色公告信息。

    按照这个思路推想下去,X肯定知道林三酒就在船上,很可能也知道了她是怎么上船的。但为什么他没有出现、没有对自己直接出手呢?虽然说,直来直往并非X的做事风格——他的行动和计划都像是绕了不知多少弯的山路,叫人摸不清他的真正目标。

    这一次,有没有可能是当X发现她在船上的时候,林三酒恰好因为要躲避谭章而掩藏了自己的行踪,所以才找不到她了?

    要是这样……那如果她是X,除了监视布告栏之外,恐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自从林三酒上了越海号以后就坠入了举目茫然的黑暗里,甚至不知道目标是否真的身处于这片黑暗之中。为了刺探对手的位置,她放出了一条消息——就像是在漆黑中试探着往前迈了一步。

    而对方立即抓住了线索,也向她欺近了一步。

    ……仿佛是黑暗中一场彼此手持利刃、逐渐接近的双人舞。

    林三酒对于意识力的细微操控还不算太灵活,不过她还是用它回应了一句“真的吗?”——当然,在发布回复的过程中,她的胳膊始终紧紧抱在胸前。

    消息一发送成功,她立即抬眼轻轻一扫。

    在他人眼里看来,一动未动的自己,与刚刚发布的那一条的信息应该毫无关系吧?

    暗中寻找她的那个人,此时理应把注意力集中在刚才双手有所动作的进化者身上;或许是【无巧不成书】的作用,在她发布回复的时候,附近恰好有四个人都动过了自己面前的信息流。

    对方想必会在有所动作的人里找出目标;而在他找的时候,林三酒就有机会发现他是谁了——因为船上不太平,今天布告栏里人比往常少了很多,

    她装作伸手抓取其他信息的样子,余光微微在四周看了一圈,不过却没看见有谁在东张西望——只有一个男人推开了身边的淡蓝色信息流,大步从出口离开了。

    她犹豫了几秒,觉得他应该与此事无关。

    是不是在另一个方向上?

    林三酒等了一等,这才自然而然地转过头,飞快瞥了一眼。如果有人也正在打量进化者的话,那么他一定做得比她更隐秘;因为她还是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看见——

    慢着——

    怎么会?

    她的目光一顿,差点因为吃惊而露出马脚。她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匆忙转回了头;但她绝对没有看错,在她左手边的一个淡蓝光团之中,站着一个她十分熟悉的人。

    这个人,就在不久之前还在奥克托房间里与她进行了一番长谈。

    那张属于奥克托室友的长方形脸,此时正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一条条迅速划过的淡蓝消息。他不发消息也不回复,只是双手下垂地站着,似乎看了好一会儿了。

    这人不可能是奥克托,从时间上来说他办不到;这么说来,原来长方形脸室友没有死?

    这下奥克托可有麻烦了。

    林三酒想到这儿,忽然往自己面前的淡蓝光团上看了看。

    那个人再也没有回复她了,她发的那条“真的吗?”孤零零地悬挂在回复链的最末端,好像已遭遗忘了。

    她在黑暗中再虚进一步,她的对手却后退了。

    她慢慢皱起了眉头。

    ……是刚才已经走了的那个人吗?

    还是说,X只是想看看谁会追着刚才那个人离开?

    她越想越觉得烦乱,好像什么都有可能;正当她犹豫的时候,却只见那个长方形脸一步迈出了淡蓝光团,迅速从上一个男人离开的出口消失了。

    几乎在一闪念之间,林三酒就已经决定跟上去:只要奥克托与他一见面,就不得不去找卢泽重新变形了,这是一个直击根底的好机会!

    她心念一定,没想到刚一走出光团时,却听身后另一扇门打开了;她下意识地一回头,正好瞧见麓盐站在门口——小姑娘似乎又紧张、又觉得有点儿兴奋似的,小脸上神色发白,冲屋里喝道:“你们都是哪个组织的?不管了,统统先跟我过来再说,我是夜行游女的,我们现在急需要人手!”

    “怎么回事?”

    被她惊了一跳,几个进化者先后走出了光团,你一言我一语地发问道。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又被横拦了一杠子!

    林三酒自然没有走上去——她站在原地几秒,见其他进化者都纷纷聚集上去了,脚下悄无声息地往后退至了门边。好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走了,没有注意她,她顺顺利利地从门缝间一闪,就退进了走廊里。

    门一合,她立即加快了速度,朝远处那个越来越小的背影追了上去。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