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983 一个提示

末日乐园 983 一个提示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在早朋踩着船转了一个圈,准备朝出租点驶去的时候,她探头出来喊了一句:“你们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们自己一开始就不肯好好做同伴吧。我不信任你们,因为你们本来也不信任别人。”

    “可是我从没有——”

    圆脸男人这句话才开了个头,早朋却已经一打方向盘,将脚踏船轻巧地转了过去,只留给了众人一个背影。那只蓝色天鹅在水面上嘎吱吱地响,却始终没有露出一点要沉的迹象。

    “她的船有什么不一样吗?”菲比恩尖声喊道,“谁看见了?”

    “我们的五感都退化了,隔了这么远,她喊什么我们还能听见吗?”圆脸男人另有一番担忧。

    “我看她是不会好心提醒的,”娜塔莎哼了一声,朝其他脚踏船靠了过去,“把我们救出去,不怕我们找她算账?我才不信那女人运气这么好,我等着她走一半沉下去!”

    尽管话是这么说,但不知为什么,谁都没有朝早朋的背影拔出武器。

    林三酒微微眯起眼睛,迅速在心里估测了一下早朋与她之间的距离——在没有阳光的阴灰天空下,她一双瞳孔的颜色看起来也幽深了好几度,倒映着湖面闪烁的光影。

    ……她大概还有四五分钟的时间,就必须做出决定了。

    刚才像是错觉般的凉意已经真真切切地浸透了鞋底;林三酒在一船水里站起身,一手抓住另一只船,小心地弯腰钻了进去。这艘船里也是干干净净、崭新完好的——反正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分辨,不如找个外表过关的碰碰运气。

    然而她运气不好,刚在新船里站稳身子,船身突然吱嘎一声歪了一大半,登时将她摔进座位里,顺着座位滚下了船——林三酒一颗心都快扑了出来,慌忙一拧身,在船门狠狠撞进肋骨、叫她一口气卡进胸腔里的同时,她也好不容易一把抓上了另一艘船船身。

    手指甲从船板上刮了过去,那艘船被她指尖这么一推,却微微地朝后退开了一点。

    林三酒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全靠两只脚勾在座位边缘上了;她的一边肩膀浸在水里,水浪仿佛是闻见血味的野兽,猛然清醒咆哮起来,一下又一下地翻涌上来,似乎要一口将她吞没。

    她死死咬着牙,使劲朝外伸直了手臂;就在她快要够着船身的时候,武器袋子忽然从她后背上一滑——伴随着一声咒骂,它“扑通”一声摔进了水里。

    现在没有时间去管它了;林三酒脚下一松,身子往前一窜,指尖总算是勾住了第三艘船的边缘。她吃力地将自己拽近了一点儿,一脚踢在后方船上,那艘船吃此一击,登时直直沉了下去,几秒之间就只剩下了一沫一沫的白色水花。

    林三酒爬上第三艘船,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忙探手入水、使劲划了几圈。武器袋子不知落到哪儿去了,到处都是一片幽绿湖水,叫她什么也看不清。

    “妈的!”她低声骂了一句,忍了又忍,才没有一拳砸在船上。所谓的“特殊物品”抵押,其实抵押的只是特殊物品效用;所有东西其实都还装在她的袋子里——没想到如今居然都落进了湖底,而她甚至不能下水去捞!

    算了,假如她连命都要扔在这里,那一袋子特殊物品顶多只能算得上是个预告片罢了!

    林三酒想到这儿,抬头看了看早朋的船——重点始终只有一个,就是如何分辨脚踏船的好坏。早朋不像是季山青那种绝顶聪明的类型,为什么她会先所有人一步猜到答案?联想到喇叭里说过“很容易分辨”……难道她是察觉到了什么自己没有察觉到的东西吗?

    但不可能啊,林三酒将嘴唇都咬白了。她对脚踏船的检查已经做到了极致,连一团纸巾、一道磨痕、一点污渍都没有放过……早朋还能看见什么?

    尽管用上了最大努力,但早朋那艘脚踏船的最高速度受副本限制,此时依然还能让人看清楚那只蓝色天鹅的后半截,以及它在绿湖上留下的一道道白色浪花。在白色浪花的尽头上,正是那三个小组成员,以及他们占据的二三十艘脚踏船。

    他们似乎定了个什么计划,低低的交谈声传过湖面以后,就变成了细不可闻的杂音。打从刚才开始,几个人影就一直在脚踏船里不断进进出出,似乎也在拼命检查着每一只船——直到他们听见林三酒发出的水声,才终于停下来朝远方看了看。

    林三酒将胳膊从湖水里抽出来,刚甩了甩手,只听娜塔莎冲她喊道:“怎么样,湖里有什么线索吗?”

    她一愣,恍然明白了。

    经过半小时的搜索,这些脚踏船上不可能有任何被他们遗漏的东西了,那么找出好船的方法,很有可能着落在船外——也就是湖里。看样子,那三个人好像还没发现她把武器袋子弄丢了;大概以为她也想到了同样的一点,正在水里找线索。

    莫非线索还是与湖底的脚踏船碎片有关?她盯着绿水,怔怔地想。

    如果某一艘船上少了什么零件,这个零件又在湖底找到了,说明这艘船曾经沉底过——这个逻辑很好理解,但基本上没有任何可行性;别的不说,他们能下水找零件吗?

    副本不会用一种进化者办不到的方法来作为通关手段的……那会是什么呢?和湖底的尸体有关吗?尸体少的地点,可能坚固的船就多?

    林三酒眼前又浮现起了一片水波摇晃的幽绿,巨型海草一样的丛丛尸体,缓缓飘过水底;它们被泡得囊肿的惨白手脚,在水中悠悠地划着圈。

    ……这也不可能。靠着尸体来辨别,等于刻舟求剑了。

    “你在想什么呢?”

    菲比恩的声音响起来时,听起来竟然近在咫尺;林三酒一抬头,这才发现他在自己出神的时候,已经踩着船来到了十余米外。

    “希望我没有惊吓到你。”中年绅士此时一身狼狈,让他的风度反而有几分格格不入了:“你看,我们那个组员已经走了一半的路了。我们特地让她走了一段距离,不是因为我们真吃了她那一套,而是想看看她的船到底怎么样。”

    早朋刚走的时候,他可不如现在这么镇定。

    “那又如何?”

    “不妨让我直白地说吧。假设早朋的船确实是一艘好船,那么接下来,我们手头上可能会发生三种情况,”菲比恩举起了一只手,“最好的情况是早朋在退船以后,会把分辨好船的办法大声喊给我们听。这个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大概只比副本突然决定让我们出去高一点点吧。”

    林三酒点了点头。

    “最差的情况,是她退了船就走了,我们既不知道她的办法是什么,也失去了一艘好船。”

    “所以呢?”

    “但除了这两种情况之外,还有一个折中选项。”菲比恩盯着林三酒,皱起了眉毛:“……你的枪呢?你的袋子呢?”

    她尽量保持着面无表情,有意朝脚下扫了一眼:“在这儿,怎么了?”

    “好,我们现在可以做一笔交易。你看见早朋了吗?”菲比恩遥遥一指,林三酒也跟着投过去了飞快的一眼——她只看见了蓝色天鹅,却没看见那个短发女人的背影。

    “她是半躺在座位上踩船的,只露出了一点身体。除了你和你的枪之外,我们的武器都不能在不伤害船的情况下干掉她。”菲比恩神色平静地说,“你负责杀人,我们几个负责把船拖回来——要知道,半途沉船的风险可是在我们身上的——然后我们一起对比研究出她的船到底有什么不同,一起通关。如何?”

    除了部分不同,这与林三酒本来的计划简直不谋而合——但谁能想到,她的枪偏偏这个时候沉了水?

    该在的东西不在,不该在的东西却一连看见了好几次……

    等等。

    不该在的东西?

    林三酒皱起眉毛,对自己脑海里突然浮起来的这个念头大惑不解。什么不该在的东西?

    然而不等她往深里想,菲比恩却不耐烦了,张口催促道:“怎么样?我们本来没有仇怨,要追要杀也等出去了副本再说,现在我们需要合作才能通关。”

    没有枪,怎么合作?

    “让我考虑一下。”她硬着头皮说。

    “哪还有时间考虑?”菲比恩似乎很惊讶她连这一点也转不过弯来,“她再走远一点儿,你还能打中她吗?你难道要踩着这只不知道会不会沉的船跟上去?”

    “菲比恩!”

    后面突然高高响起一声喊,惊了二人一跳。喊话的正是那个东欧女孩:“她的船在沉!”

    “什么?”中年绅士猛地转过身。

    的确——从林三酒的角度,正好能看见那艘蓝色天鹅在慢慢地倾斜,还伴随着早朋的尖声怒叫:“怎么可能!我这艘船上没有抓痕,一道也没有!这副本有问题,不公平!”

    抓痕?

    林三酒立时想到自己刚才指甲刮过脚踏船时的情景。和船一起下沉、即将被淹死的人可能会更疯狂——这就是早朋观察到的东西吗?

    不,她也注意到一些船身上的磨损了;溺水濒死的人所留下的挣扎痕迹,应该算是“该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该在的东西,被她下意识地留意到了?

    林三酒陡然脑中一亮,忍不住低低吸了一口凉气——菲比恩立刻捕捉到了,唰地抬起了眼睛。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