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991 丰收时节,尸体的稻海在金秋风中摇摆

末日乐园 991 丰收时节,尸体的稻海在金秋风中摇摆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果然,画师除了会作画,什么也不会干。

    原本还以为他也捡了不少特殊物品的侥幸,在看见空荡荡的木台子时,就被一盆凉水泼醒了。除了木台尽头立起的那个画架,什么也没有。

    林三酒勉强撑起身子,一步一步地走向了画师的背影;希望与害怕同时在心中翻涌着,让她忍不住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刚才由于精疲力尽距离又远,她看了好几眼,也没反应过来画师到底让她看什么;这好像把哑巴画师给急得够呛,在空气里来回比划了半天——见她始终一脸懵懂,画师一跺脚,捞起地上的笔刷桶,蹬蹬走向了画架。不得已,林三酒只好也拖着脚步跟了上去。

    此时的画架上,正铺着一张尚未完成的油画。

    当画师完成作品时,他会把笔收好;直到那一刻,没有被画进去的物件才会呼啸着扑向画中,填满空白部分。现在这张画上,木台树林天空都画好了,几道浅绿色颜料泼洒般地划过中央,很显然将会成为一片绿湖。

    画师似乎很得意似的,在画布前像介绍般地一扬手——林三酒刚一怔,只见他拿起画笔,蘸了一点儿调好的颜色,又唰唰地画了起来。

    什么意思?

    她目光在画布上一扫,忽然好像捕捉到了什么灰白的东西;她急忙走近几步,眯眼一看,登时倒吸了一口气,什么都明白了。

    这幅画,是在湖水涨起来之前开始画的!

    仔细一看,木台下方还能隐隐看见一点支柱的影子;在木台附近的湖底,散落了许多搁浅大鱼般的肿胀尸体,也都被容纳进去了。林三酒甚至还在其中看见了自己——一个背影正弯着腰,在尸体之间的湖泥中摸索着。

    但是在湖底远方——也就是她来不及搜索的地方——很显然画师什么都没画。如今湖水重新涨起来了,他就干脆在空白的地方涂抹了几道颜料;但在绿色那一层颜料下方,却是空白的!

    林三酒紧紧攥紧拳头,免得自己手指因为激动而颤抖。她直起身,目光正好撞上了画师的眼睛;见她明白了,后者似乎总算松了一口气,再次用颜料唰唰地涂抹过了空白。

    真真的可以吗?林三酒兀自不敢相信,惊喜过后又浮起了怀疑:如果你一开始就画湖水,不也是在空白画布上直接抹绿颜料噢我明白了。

    油画的确是讲究层的;假如最初在空白画布上画湖水,那么湖水的绿颜料就是第一层——但画师却是从湖底沉没物开始画的,也就是说,湖底是第一层,后来加的湖水才是第二层。

    这么一来,第一层的湖底不就少东西了吗?

    画师的动作快极了,迅几笔,就在木台下方的湖底尸体上加过了一层绿颜料。几乎转瞬之间,一幅完整的绿湖图就已经活灵活现了——就在他要收起画笔的时候,林三酒忙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等等!

    让我先把画布取下来。她只觉心脏砰砰撞击着胸腔,把接下来她要干的事情飞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我让你收笔,你再收笔。

    画师近乎温顺地点了点头。

    她一手抓着油画上端,一手抓着下端,将它背对着自己,紧张得整张画布都颤得娑娑作响。

    收笔!

    那一瞬间,连天空都暗了。

    这个不知存在了多久的副本中,死了不知多少人,掉了不知多少东西;在画笔落回笔筒的刹那间,所有被遗落在这里的物件和性命都重新冲出了水面,如同大片乌云或虫群,密密麻麻地遮蔽了天日;它们扬起的水幕高高地一波波地冲入半空,落下的湖水如同暴风雨一样打湿了一切。

    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林三酒手中的画。

    林三酒双手举着画,眼前一片昏暗,其实什么都看不太清楚;她只来得及在猛烈的气流与水声中朝画师吼了一声退后!——目光就捕捉到了划过天空的一个庞然大物。那影子太大也太熟悉了,在风暴之中也让她的脑海里立刻鸣了警笛;下一秒,她猛地一折画布,急急地朝后退了出去。

    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成百上千的尸体像冰雹一样从天空中倾倒下来的景象。

    画布被卷起来以后,吸引力顿时消失无踪了;被引力吸到了木台前方的无数尸体,纷纷砸落在木台上,沉闷的撞击声不断地砰砰作响,木板也被砸得不住跳跃颤抖,像是即将脱开支架跃进空气里似的。

    直到那个庞然重物的影子重重地跌进了湖水里,掀起了一阵高高的水墙,彻底将岸边一切都给淋了个透湿,这一场尸体风暴才总算到达了尾声。

    画师早不知道何时被震得跌坐在了地上,此时趴在一地尸体之中,一脸苍白,仿佛不敢相信耳边的寂静似的。过了几秒,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来回看了几圈——一具尸体忽然一动,伸手一把抓住了他,将画师惊得一张嘴,好像叫出了一声无声的尖叫。

    是我,林三酒被层层叠叠的巨人观尸体压在下头,感觉自己可能不如死了更痛快:拉拉我一把,我要出去。

    幸亏尸体掉落的高度不高,否则她挣扎末日近十年,最终却被尸体给压死了,可真是够人偶师笑一辈子的了。

    一身腥臭地钻出尸体堆,林三酒稍微缓了口气,随即展目朝木台子上望了出去。

    这个比方不太恰当,但她确实觉得,自己现在像是一个满心丰收喜悦的农夫。

    由于木台长度有限,大多数被吸引而来的尸体,其实都还是落回了湖水里;不过仅仅在这条木台上,就堆积了堆积了多少?都泡得不成人样了,看不太准确,但数十具是最起码的了吧?

    她犹豫地想道。

    不止是尸体,散落在湖底的物资和特殊物品也都被一起卷过来了,像是人肉沙滩上的贝壳一般到处都是;那个最后掀起了海啸的庞然大物,正是她一开始扔在出点的集装箱——好在她反应快,不等集装箱靠近木台就折起了画;否则它一砸在这条木台子上,她就什么也不剩了。

    给你,林三酒将卷得紧紧的画还给了画师,千万别打开,能不能销毁?

    画师一脸受到了冒犯的样子,把画卷插进了一只小筒里。

    副本,我还剩多少分钟,就必须还船了?她回头朝退船点小屋扬声问道。

    你还有四十分钟。

    足够了!

    林三酒长长地松了口气,没有先去翻尸体,反而咕咚一声坐在了空地上。她拖着普通人身体所经历的八十分钟,简直比过去几年加在一起还要人精疲力尽;在原地足足休息了五分钟,她才总算靠着意志力,逼着自己走进了尸堆之间。

    农夫也该开始收割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