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1045 有的人就是比较高级,你能怎么办

末日乐园 1045 有的人就是比较高级,你能怎么办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降了房价也不行,都说了我没有三文鱼啊啊啊啊——阿嚏!”

    波西米亚这辈子打过无数次架,不知多少次见机不妙都临阵脱逃了;但像现在这种逃法,还是有生以来头一次——她不得不紧闭着眼睛、跟个没头苍蝇一样,在同一个地方跌跌撞撞地乱转,更别说还得加上这一条:她已经打了数十个喷嚏了,现在满脸都是鼻涕眼泪。

    胡苗苗坐在一块竖立的白色酒店招牌后面,不是很高兴。

    “……你怎么这么穷!右边,三步,好了好了!”它指点着波西米亚绕开会撞上她的东西,比如护栏、崖壁,尽量只在宽阔公路上转圈——“你怎么还在打喷嚏?我以前可没有遇见你这样的!”

    “我啊,一定不可能对您美丽的毛过敏,啊,”波西米亚一句话没说完,又是一个响亮的喷嚏,震得她涕泪交流:“……那,那个东西在哪里?”

    猫医生四周扫了一圈,警惕得胡子都立了起来:“不知道,看不见了。”

    被那团肮脏色彩覆盖住的所有地方,都会同时产生剧烈细小的颤动——但它在发现波西米亚恢复了认知能力、并且立刻闭上了眼睛以后,它就改变了策略。

    在几分钟以前,它干脆利落地往马路路面里一钻,随即一切震荡都平静了,月光、树影、山壁……都再次稳定了下来。

    一人一猫戒备了半天,正当他们以为那玩意儿知难而退了的时候,波西米亚忽然低低一叫,迅速跳了两步,抬起脚睁眼一看——她穿着系带凉鞋的脚上,鞋底、皮肤、趾甲都像是地震时的湖面一样,正剧烈地波荡起伏着,直到离开地面才渐渐恢复了正常。她吸了一口冷气,赶紧又闭上眼,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它在震我的皮肤!我左脚现在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猫医生早就一溜烟钻回了酒店里。闻言还没张口,只听那个东西的声音又一次打在了他们的神经上:“通过视觉来分裂你们的认知最方便也最快,但被发觉的可能性也很大……我的后备计划,就是利用对方的触觉……虽然慢一点,好处也很明显。因为你们就算飞进半空里,也得碰触空气呀。”

    “别看它没嘴,话还挺多。”小猫咕哝了一句,朝波西米亚喊道:“你别在同一个地方站着了!快跑起来!”

    那一团脏兮兮的玩意儿没法预测她下一步会踩在具体什么地方,就算想通过接触来影响她,也得等她一脚落实了以后再说;理论上,只要波西米亚一刻不停地改换方向,那玩意儿就来不及震荡她的触觉。

    “我、我也想进酒店!”

    波西米亚不能睁眼,不能跑远,不能撞上东西以免耽误时间,还得保持速度、不停地换方向——磕磕绊绊地跑了一会儿,她就忍不住了。

    “谁叫你没有三文鱼。”

    “你——您把房价换成别的呗,比如花色系带什么的,这个我可多了……”

    “换不了,不是我能决定的。”猫医生的尾巴尖来回摇了几下,“我是这家名义上的酒店的股份所有人,所以酒店会自动读取我想要和我需要的东西来作为房价——我顶多能给你把房价调成最便宜的那一档,所需量就降低了。但对你来说没用嘛,在我要的东西里,你一样都没有,连个死人指甲都交不出来!”

    【五星级酒店】

    Dear Mr/Ms:___

    诚挚感谢您对本酒店集团的持股决定。作为本酒店集团的最大股东,您将享受本酒店为您提供的一切便利,并参与本酒店集团的利润分红。您的权益如下:

    一,拥有携伴(一人)共同入住顶层套房的特权;

    二,每月免除房费三晚;

    三,收入以您“需要和想要的东西”形式收取,每月派分一次红利。

    四,可以自主调整房价收取标准。

    作为世界上最知名的酒店集团之一,本酒店以完善的管理、一流的服务著称。我们注重您的安全至极致。非酒店客人,不管对方是人,是草,还是一颗小孩子踢飞了的球,有形或无形,都不能越过大门一步。在有效居住期内,您的出入则不受限制。

    您当然可以为本酒店换址。请谨慎选择新地址,因为在换址后的头一晚内,本酒店不能再继续换址了(仅支持回收)。了解更多详情,请查阅您的《给董事的报告书》。

    此刻这份《给董事的报告书》,就正在猫爪子底下压着——胡苗苗不需要手电,就能把文字看得一清二楚;它一边哗哗翻纸页,一边喊道:“你再坚持一会儿,我看看有没有后门可走——”

    答案是没有。

    波西米亚越跑越气急败坏,好几次都差点忘了自己在和猫医生说话,一连带出了几个“妈”。转圈跑的话,确实让那团混沌一时碰不上她,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偏偏她和猫医生又不能分开。

    毕竟一个是闭着眼的没头苍蝇,一个困坐围城、跑起来也没有持久力,一旦分开了,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落进那团混沌里。

    “把林三酒叫过来的话,是不是能拿她顶房费?”

    “话是这么说,但到时候她就进不来了呀——你连救命招都有,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猫医生也开始急得团团转,“为什么你认知恢复以后,还不如认知分裂的时候厉害?”

    “那一招是我遇见林三酒以前设下的!”波西米亚闭着眼,一不小心踩在一块废铁皮上,疼得一龇牙:“……那家保险公司收费太贵了,我过去都只买得起一个救命招,就更别提现在了……我自从遇见她以后,连意识力都——都——”

    她说到这儿,忽然顿住了脚,慢慢睁开了眼睛。

    “你干嘛?”猫医生急了,前爪搭着招牌站了起来:“你快走啊!”

    波西米亚犹豫了一瞬,左右看了看。

    “我有个办法……也许能让我不受影响地看见它在哪里。”她的声音轻轻的,焦急和烦躁都渐渐从面庞上像浮冰一样化去了,仿佛正在慢慢坠入梦里:“……在交叉小径的花园中,世间万物的表象都是被压下去的,而我的目光只存在于本源所在的那一层,透过花园往外看……”

    猫医生一个字也没听懂,只是愣愣地看着她又闭上了眼睛。她站在月光下的马路上,像夜色不小心抹重了一笔后形成的影子;除了风卷起树叶、云层和她长发的声音,一时间仿佛世界都被遗忘了。

    就在它怀疑起波西米亚的认知是不是又一次分裂了的时候,只见那影子蓦然一动——

    双眼依然紧闭着,波西米亚如轻燕跃入长风里,在半空中一折一翻;仿佛是从夜空后方的某处虚无之中,扑出来了一阵叫人看不见也感觉不到的力量,在它撕开这个世界时激起了一片疾风——几乎是同一时间,猫医生听见了那团混沌发出的惊呼。

    最近真是累死老子了!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