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1129 画面里的宫道一

末日乐园 1129 画面里的宫道一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远方猝不及防的这一声惨呼,将林三酒和波西米亚都惊得跳了起来,险些撞上烧着热水的铁皮锅。她们在一瞬间就做好了战斗准备,等着放倒了进化者的东西冒出头——然而等了一会儿,夜色寂静,蝉鸣渐弱,月光依旧不受打扰地浮沉在黑暗的公路上,到处都没有一丝异样。

    唯一一点响动,是人体“咚”一声撞在地面上的闷响,伴随着似乎是血液喷溅在公路上的声音,轻微得叫人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随后,就再也听不见那进化者的声音了。

    “那人怎么了……?”波西米亚惊疑交加地问道。

    她的眼角从人偶师身上一转,又飞快地收了回来。唯一一个可以于不动声色之间就将远方进化者杀掉的,只有人偶师一人罢了;不过,他又实在没有理由这么干——而且那人死了以后,也没有站起来变成人偶。

    人偶师好像根本不在乎那个进化者为什么突然惨死了,只是望着那一口铁皮锅,微微皱起了一边眉毛,对脑海中的大巫女质疑道:“……难道‘由大及小’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二人都静了下来,尽管她们听不见大巫女的回应。

    人偶师听了一会儿,没出声,随即微不可察地点了一点头——二人对视一眼,都浮起了一层疑惑之色。大巫女的能力确实超乎寻常,连某个人跑过时的“动态过程”都可以被她捕捉,把它变成汤剂材料之一;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大巫女要的只是一个动态过程,那么杀了那进化者的人,就不是人偶师了。

    对于那人是怎么死的,人偶师毫无兴趣;对他来说,此刻世上没有什么事能比眼前这口锅更重要了。他微微一抬下巴,还多赏了林三酒五个字:“现在该你了。”

    在热水里坐一会儿算不上什么大事;就是一人坐在锅里,两人站在锅外,仿佛做晚饭用的猪肉忽然有了意识,大眼瞪小眼之下,实在有点儿不尴不尬。眼瞧靴子、裤脚上的泥灰把水都搅浑了,林三酒看看人偶师:“行了吗?”

    人偶师闭着眼睛没说话,却朝波西米亚招了招手。

    “她需要用一个通道,把能力施展出去,但是我的精神稳定度不够。”他面色平淡、语气寻常,却把波西米亚给吓了个脸白:“……你来帮把手。”

    “原来如此,”

    意老师冷不丁地在林三酒脑海中叹息了一声:“怪不得他没有意识力呢。就跟疯子身上找不到意识力一样,他的精神世界如果总是如履薄冰、随时会崩裂,那么自然也就发展不出来意识力了。”

    林三酒抿着嘴,没让面上流露出一丝异样。

    波西米亚垂着脑袋,双眼紧闭,意识力围绕着身体一圈一圈呼啸起来——她在风声中站了一会儿,忽然走上几步,伸手探进热水锅里摸索起来;作为锅里煮的猪肉,林三酒忙挪开了一点儿,眼看着她从锅底捞起来了一卷湿淋淋的纸。

    这卷纸明明不是他们放进去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了——“大巫女成功了?”林三酒忙探头问道:“这就是她……煮出来的东西?”

    “把它平铺开!”人偶师命令道。

    波西米亚伸手一抹水,将纸卷展开,露出了一片没有文字的空白纸张。它是从水锅里捞出来的,边缘处被水浸得透湿了,深黑色的水迹弯弯曲曲如同蚯蚓一般,顺着纸张纹理爬下来,慢慢洇润交错,形成了三个字:“宫道一”。

    月光下,几双眼睛都集中在了这一个名字上。夜色死寂,唯有时不时的风声和偶尔一下水响,才叫人感觉到这张纸卷竟是真实的,而不是一个梦。

    随着名字的出现、隐没,纸张上渐渐出现了画面。日光下,画面处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从各色各样的头颅中间穿过,慢慢接近了一个戴着黑色礼帽的男人——他正好在这个时候一抬手,夹着礼帽将它摘了下来,露出了梳向脑后的一头整齐黑发。

    的确是宫道一没错了;从背景的人群上,只能猜出他大概是在某个十二界中,却难以判定是哪个。

    宫道一转过头,线条阴柔漂亮的侧脸上浮起了一个笑,似乎正在与身边的什么人说话——可惜纸卷传达不出声音,从这个角度也读不出他的唇语。

    林三酒没敢抬头去瞧人偶师此刻的神色。

    在三人的注视下,纸面上的宫道一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神色一震,立刻转身在画面中四下扫视了一圈,停下时,目光正好与画外三人撞个正着。

    “他、他看我们干嘛?”波西米亚被惊了一跳:“是碰巧吧?”

    仿佛听见了这句话似的,宫道一若有所思地歪过头,轻轻勾起了一个薄薄的笑容。他伸手入怀,不知拿出了一个什么东西看了看,随即转过身,招呼身边人继续和他一起往前走,直至画面消失在了人群里。

    林三酒愣愣地盯着纸卷,半晌也没有作声。

    “怎么回事?”波西米亚眼见纸卷重新变空白了,还扑上去拍了拍,好像它是个该退休了的老电视机:“他这样就会来到这个世界了吗?”

    谁也没法回答她——直到纸卷空白后好几分钟,人偶师才终于嘶哑着说话了。

    “……被他发现了?”每一个字,似乎都比上一个字更加阴沉。这句话固然不是问向林三酒二人的;在随之而来的沉默中等了数秒,他低低地发出了一声冷笑:“最好是这样。”

    “大巫女怎么说?”林三酒犹豫了一下,尽量平静地问道。

    人偶师顿了顿——她原本没指望他会回答自己,没想到他想了想,却说话了:“她说,虽然他察觉到了我们的视线,但他未必能够将这一点与接下来的‘引诱’想到一起去。”

    “引诱?”

    “通过这张纸,”人偶师一边说一边以指尖捻起了纸卷,轻轻将它抖了抖:“投在他身上的视线,就会变成一种联系。这种联系,据大巫女所说,就像一卷慢慢往回收的绳子一样,会在他不自觉间,把他引诱到我这里来。因为你们也看了画面,所以他也有可能被引到你们身边,所以接下来直到他出现为止,你们两个最好哪儿也别想去。”

    波西米亚“嗝”了一声,好像气管卡了似的。

    也就是说,还得等一阵子,宫道一才会来到这个世界了——幸亏这个世界里有不止一个末日,就算大洪水搅乱了传送规律,他们也有办法尽可能久地留下来。

    林三酒暗暗吐了口气。宫道一来得越晚越好,或许在他出现之前,她能够想出一个办法——她隐约感觉到,她需要把人偶师从他自己手上救下来。

    而且……刚才的画面又一次袭上心头,她甩了甩头,制止了自己继续往深里想。就算真是如她所料的那样,她现在能够做的,也只有跟人偶师一起静待宫道一而已……

    “还愣着干什么?”波西米亚戳了她一下,催促道:“你对这锅有感情了?”

    猪肉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锅子里泡着——林三酒赶紧从锅里爬出来,野战裤早已经湿透了,沉重地贴在身上,不断往下滴水。

    “我们在出发之前,得想办法把能力效果从这圈里释放出来。别的不说,我的替换衣服都还在能力里头呢。”她拍了拍手腕上的红色细环,朝波西米亚问道:“你有什么主意吗?”

    “等等,”后者一仰脑袋,“出发?去哪儿?我们不能就在这儿等着吗?”

    “猫医生还在公路那边的末日世界里呢!”

    胡苗苗一旦不在身边,它的威力效果也就大打折扣了。波西米亚毫不动容,反驳道:“猫医生自己一个人说不定好好的呢,你跟在谁身边,谁就倒霉。要我看,我们就原地坐着,说不定过两天它就自己摸索回来了。”

    林三酒转头看了看人偶师:“你不能联系上它吗?”

    “不能。”

    “可是,你不是把它的一部分给人偶化——”

    “解除了。”

    “为什么?”她瞠目结舌地问道。

    “我乐意。”

    “那……那两个人偶……”

    “死了。”人偶师从阴影中一翻眼皮,“联系不上了。”

    “公路那边果然很危险!”波西米亚吸了口气,“连大人的人偶都遭到不测了。”

    对于这种委婉的马屁,人偶师面不改色地接受了。然而他的下一句话,却叫波西米亚的嘴角顿时掉了下去:“今晚原地休息,明天晚上如果那只猫没回来,我们就跨越公路。”

    林三酒做梦也不会以为他这么说,是因为考虑到了她;她用眼角扫了一下人偶师皮衣下的小腹,有点儿明白了——他之前的伤势那么重,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全好了,他现在可能仍旧处于需要医生在侧的状态吧?

    “正好,我也可以研究一下这两只细圈。”她一边说,一边盘腿坐下来,湿裤子冰冰凉凉地贴在皮肤上,她却几乎没有留意。

    因为这个时候,意老师正在她脑海里低声说:“……刚才跟在宫道一身边的那个人,应该是玛瑟吧?”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