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1161 反目

末日乐园 1161 反目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要交易”四个字飘荡在空气里,直到徐徐散去了,也不见有人走上收费处。现在东张西望的人,肯定不止林三酒一个,但好像谁也没发觉声音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收费处的女NPC这个时候却忽然不催了。从她的角度望出去,应该只能勉强看清小路路口,却没影响她的兴致:她倾过身子,双臂支在柜台上,也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胖脸都被笑容挤得更圆了。

    一片沉默中,头上飘着的半截鸦江轻轻吸了两下鼻子;在壁灯半明半暗的光芒下,浑浊闷热的空气流过身边,像热带丛林里脏兮兮的溪水。卫刑伸手挠了一下自己的后脖颈,嫣红指尖从淡白金色的头发中一晃而没。时间仿佛被等待拉长了,每一秒的存在感都鲜明沉重起来,不允许任何人的忽视。

    过去多久了?

    林三酒心中生起了一阵微微的焦躁。打从那人说“我要交易”,可能已经好几分钟了吧?他始终不冒头,怎么女NPC也不催?周围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还要在这里等多久?

    他们……这两个字让她不由抬起头,又看了一眼身旁两人。当然,鸦江“坐”在她的右胳膊上,她只能看见他裹在牛仔裤里的大腿。卫刑的银白细手杖往旁边地上一点,她也随之挪开了一步,从林三酒的面前走到了墙壁旁边。

    她挪开干什么?

    不想以后背对着自己?

    这或许是一个杯弓蛇影的猜测;但就像是要印证她的猜测一样,卫刑这时微微一转身,用眼角飞快地瞥了她一下。见她也正望着自己,当即冲林三酒笑了笑——身子却没再转回去。这样一来,卫刑的后背就改朝向墙壁了。

    她不信任我,林三酒默默地想。

    她嘴上说要找还没有同流合污的新人,实际上她也一样在提防着他们……话又说回来,她的性格到底是不是如她所表现出来的一样坦率大方,谁又知道呢?

    想到这儿的时候,鸦江刚巧动了动身子,低声对她说道:“那个,你放我下来吧,我这样实在不太舒服。”

    正好,她的胳膊也酸呢。林三酒依言将他放在地上,打量了一下他后背上的五十帆,嘱咐了一声:“放心,一会儿如果有危险你又跑不动,我再把你扛上。”

    鸦江点了点头,头发滑了下来。

    老实说,现在在整个综合医院里,除了不知身处何方的人偶师和波西米亚之外,她唯一一个能够相信的人,也就是鸦江了。毕竟他们二人都是第一次进医院……嗯?

    “他以前从没进过医院这件事,”意老师忽然说话了,“也是他自己说的吧?他的生存几率不是都掉了不少吗?有什么办法可以确定他真是第一次进医院?”

    没有,林三酒心想,除非他突然掏出一只精钢收割器。再一想到刚才他离自己的脑袋如此之近,她忍不住连后背肌肉都缩紧了——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大意又疏于防范?当然,鸦江可能说的是实话;不过在确认这一点之前,她怎么能让他接近自己呢?

    卫刑又一次扫了二人一眼。她大概以为自己的目光收回去得极快,却不知道还是被林三酒察觉到了。

    “过去多久了?”她一边说一边理了理头发,长发顿时如水一般滑落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面颊。隔着一层头发,那双眼睛又悄悄地转回了二人身上。“……有三五分钟了吧?”

    咖啡的效果还在,林三酒安慰了自己一句。要是情况真的有变,至少她还可以一战——这个念头刚一升起来,她却冷不丁地一颤,急急抬头望向了身边高墙;墙头上空空荡荡,刚才的两个进化者都不见了。

    糟了,她暗骂了一声,她怎么早没想到呢?

    那个趴在高墙上的进化者,真的只是出于巧合才趴在那儿的吗?再一想,是她第一个发现墙上有人的;在她察觉了之后,卫刑才一副好像刚刚发现的样子,冲墙上那人打了声招呼——这么说来,墙上趴着的那个进化者反应也实在古怪,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声招呼,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似的;那个时候,他真的仅仅是被美貌晃花了眼?还是被计划之外的变化给吓了一跳?

    怎么看,卫刑也不像是缺少同伴、孤单一人的类型吧?

    要是变成一对三的话……

    林三酒慢慢地、低低地吐了一口气,试图抚平自己乍起来的汗毛。当她感觉到第一颗冷汗顺着后背滑下来的时候,忽然从头到脚白光一亮——【防护力场】打开了。

    身边二人蓦地朝她拧过头。

    “怎么了?”鸦江似乎想笑一笑,面部肌肉却仍旧僵硬得很,看起来就像是他试图扯开一块厚塑料做的面皮。“为什么突然上了防护?”

    她原本没想打开【防护力场】的。是意老师身为她的潜意识表象,被她自己的紧张、疑虑给冲击得有了动作,自然而然地打开了防护,但林三酒却没法把实话说出来。

    “因为这附近不安全嘛,”她的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干燥尖锐:“……卫刑不是说了吗?”

    “对,我也打开了,”卫刑顺势一笑,看了看鸦江:“你没有防护用具吗?”

    “我有,”鸦江立即说道,生怕她会怀疑似的。

    看来他也不信任卫刑——不管怎么说,鸦江还是比卫刑更可信一点。林三酒想了想,轻声问道:“五十帆的弟弟呢?”

    卫刑舔了一下嘴唇。

    “藏在这附近吧,”她目光游弋几圈,歪头一笑:“我怎么知道?”

    那个所谓的丑老头儿,目前只存在于她的嘴里。噢,连五十帆是不是真有四五十岁了,也都是听卫刑说的——林三酒知道的事实只有:一,五十帆看起来的确是个小孩子;二,他们出来这么长时间了,所谓的弟弟却还不见人影。

    “离我远一点!”

    一声怒吼突然像暴雷一样从远处传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一道撞得耳膜都震颤起来的轰然巨响;墙壁随着地面一起颤抖起来,将几人都惊了一跳。就在林三酒下意识地循声望去时,她的眼角余光中,卫刑似乎也同时有了动作——她心下一凛,硬生生扭回身体、急急朝后退去,没想到却还是晚了一步,身上【防护力场】被那一下攻击擦边而过,登时白光大亮、摇曳不定了几秒。

    等她重新立稳脚跟,卫刑的细银手杖仍旧笔直地平抬在空气里。鸦江离卫刑最近,此时的脸色比手杖还白。

    “你果然有问题,”林三酒冷笑了一声,“你的同伴呢?”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卫刑的笑容依旧光彩照人,“我倒是应该谢谢你,我又可以用新点数去换修复膏了。”

    她会是一个劲敌!

    林三酒猛地朝她打出了一波意识力,在卫刑不得不放下手杖、保持平衡的时候,她两步疾冲向了鸦江,伸手抓向他的手腕:“你和我来——”

    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她的手紧接着就像被电钻钻了一下似的,深深一痛,手上【防护力场】又一次光芒摇晃起来。

    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震惊,林三酒抬起了眼睛。

    “抱歉,”鸦江面无表情地收回手。

    怎么回事?

    林三酒还来不及多想,卫刑已经急急地往后退了出去——一旦距离拉开,她还不知道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她此时顾不上行动不便的鸦江了,将五十帆往地上一扔,抬脚就追了上去。她适合近战,只要能抓到卫刑的边,她就有信心将对方迅速放倒。

    卫刑似乎早提防了她这一手,空着的那只手在空气中一捏一抓,朝她猛地张开五指时,林三酒的视野立即被一片新的景物充斥了——就好像电影中的镜头切换,又像是投影机上换了一幅图,小路、迷宫、高墙和收费处都纷纷碎裂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处剧院后台:一张一张的化妆桌上摆得满满的全是各色用具,一排一排的圆灯泡在镜子上盈盈发亮,几个穿着戏服的身影在角落里低声交谈。

    林三酒的冲势未减。

    很简单,因为这一切肯定都是幻象,就算看不见真正的身边环境,她只要朝刚才卫刑退后的方向继续追上去,就肯定能抓住她——然而下一秒,她的大腿就狠狠撞上了一张化妆桌上,瓶瓶罐罐叮叮当当一阵摇晃,一支蓬松的化妆刷站立不稳掉了下来,被她一弯腰伸手捉了过去。

    就在化妆刷即将要落进她的掌心里时,它唰地一下消失了。

    与化妆刷一起不见踪影的,还有刚才比现实还逼真的剧院后台;林三酒愣愣地直起身一看,发现自己面前紧贴着一堵墙。她刚才撞上的“化妆桌”,应该就是这面墙了。再转头一看,她发现卫刑早就没了影子。

    那个女人一定会带上她的同伴卷土重来的,毕竟她花了这么多心思骗人,大概不舍得白白放跑猎物。

    林三酒转过身,看了鸦江一眼。后者也知道,自己抱着大腿根本走不远,此时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紧盯着她,双手各握了一个小小的手杆模样的东西。

    “她不见了,”林三酒低声说,“但我有种感觉,她没有走远。你呢?你也该讲讲,你是怎么回事了吧?”

    鸦江没出声。

    这个时候的十字路口附近,惨叫声、怒骂声、特殊物品的尖啸声、能力划过空气时的撕裂声,都已经像一锅沸水般滚腾起来了;林三酒刚要朝鸦江走近一步,猛地一抬头,正好看见一个黑影从高墙上直直地扑了下来,裹起地上的五十帆,扭头就朝另一个方向疾奔了出去。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