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1195 心慈手软林三酒

末日乐园 1195 心慈手软林三酒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三酒想起了自己手上那本《Lava!!玩家知情书》。不,应该称之为一叠《Lava!!玩家知情书》的原材料,才更恰当一些。

    “不,我不知道,”她一边说,一边在脑海中回忆自己用收割器拿到的东西:“不过,我用这个收割器拿走了五十帆的眼角膜……所以说,一个人可以自己收割自己的器官去卖?”

    “不可能,”波西米亚反而一愣,“不信的话,你看。”

    她掏出同样一把精钢收割器,二话不说就朝自己心脏上按了下去,差点让林三酒低呼出声——“心脏,”她命令下完了,还朝后者瞪了一眼,拍了拍空空如也的收割器,“我说了吧,没事。自己的收割器收不走自己器官的。”

    “那么说来……这一把就不是五十帆的收割器了。”林三酒皱着眉头,很难想象经验丰富的五十帆会和自己一样,从不知道这一点:“可我确实是从她身上拿走的……难道是她弟弟的?”

    “这又不重要,反正不是你的。”波西米亚知道今天的点数有一多半都泡了汤,脸不免更臭了。

    “可她拿别人的收割器干什么?我觉得还有一个可能,”鸦江听着听着,忽然凑过头来:“那小女孩子身上也许有一套从别人身上收来的器官。你收什么,她就掉下个什么……当时你收走眼角膜之后,她不就把眼睛闭上了吗?你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能看。”

    噢对,当时鸦江也在。

    “她这么做有什么好处?”波西米亚不耐烦地绕开地上的老头,将自己的收割器递给了林三酒:“拿着器官多不保险,干嘛不赶紧换成点数?”

    “你仔细想,她没有赶紧换成点数的理由。”鸦江冲她一笑,似乎也开始习惯了后者的脾气:“用她自己收割器拿到的器官,不管到了谁手里,只要最后卖给了医院,那么点数都会回到五十帆名下。所以除了我们这样不知情的新人之外,有经验的玩家根本不会去抢她手上已有的器官——他们只会收割她体内的器官。”

    “这样一来……发现没有,这里头就有一个可以做局的空子了。”鸦江应该也是刚刚才想到的,沉吟着说:“避开有经验的玩家,专找我们这种新人下手,想办法让自己的收割器故意落进新人手里……”

    “啊,”林三酒从地上坐直身体,“那么新人收割到的所有器官,卖给医院时就都成她的了。”

    “对,而且新人初来乍到不知情,当然会提很多问题。她可以趁机告诉新人,比方说,‘医院不会提供点数查询,所以你得自己记住自己有多少点’什么的……”鸦江一边思考,一边说道:“那么新人换完器官之后,甚至也许都不会问NPC自己有多少点数。”

    听起来真是叫人咋舌——不过他的话像是拉开了舞台帷幕一般,叫林三酒逐渐看清了幕后隐藏的阴影。她原本以为五十帆只是利用自己的外形,假装成小孩子凑近新人,再借机与弟弟联手收割器官——只不过她这次运气不好,一下子就让林三酒给制服了,还被抢走了收割器而已。林三酒还真没想到,“假装成小孩子”只不过是骗局的最外面一层皮罢了。

    也对。等新人发现五十帆其实是一个成年人的时候,自然就不会再往深里想;人人都会以为,她的骗局到此为止了。

    林三酒想了一会儿,简直能在脑海中看见五十帆的骗局是怎么实施的:等新人以为她的器官都被收干净了的时候,自然会将她的身体丢掉;谁知道她一骨碌就能重新站起来?更何况,全程还有她弟弟在暗中监视,风险不大,收益却不会小。

    也合着五十帆这次倒霉遇上了林三酒。她得了卫刑的提醒之后,没有急着收器官,更没有把小女孩的身体丢掉,反而把她牢牢锁进了病房里——而卫刑的骗局,则是在五十帆姐弟的骗局之中横插进来的。

    “真不知道该不该说你运气好,”

    在几人都怔怔思考五十帆的骗局时,冷不丁地一个声音发话了。芝麻饼朝林三酒瞧了一眼,嘴角浮起了个冷笑:“一进来,就遇上了这样的老手。”

    在不必堵塞听力之后,她现在口齿清楚了,林三酒却还是忍不住将她的语气、声调暗暗琢磨了一番,这才一挥手:“有工夫评论,不如告诉我你把器官都藏到哪儿去了吧。我好歹对你网开一面过,还费劲给你重新长出了牙,就算为了弥补你一次次对我下手,也该……”

    她说到一半的时候顿住了,忽然扫了一眼芝麻饼。后者此时正微微抬高了眉毛,舌头在嘴唇下一划,似乎刚刚舔过了自己的牙。

    “她的骗局再精妙,人也死了。”波西米亚刚才一直沉浸在思考里,此刻好像把自己给想烦了:“你现在赶紧用我的收割器多收一点骨髓,等我去换点数的时候,你再把话从她嘴里烤出来。”

    林三酒吸了一口气,才逼得自己又对准了五十明被切成两扇的身体。这个难受的活仿佛永远不会结束似的;当【牛骨汤】终于只剩下一个瓦罐底的量时,她才像被释放一般,长出了一口气。她将好不容易才收集起来的骨髓递给了波西米亚,收好了特殊物品。它能生骨,说不准以后受伤时就能用上了。

    此时的五十明,看上去又凄惨又可怖。他像头开膛死猪一样,连着脂肪的皮肉掀翻起来后,露出一片片半黄暗红的颜色;发出的气味,仿佛血腐败了以后又混上了大肠里的残余物。奇长的白色脊椎一节节地从臀部上方的切口里伸出来,以令人头皮发麻的姿态一路延伸落下,落在灰扑扑的地上,直到碰到膝盖时才停了下来。

    “说来也怪,”林三酒站起身,自己也不敢多看自己的艺术成就,“……我越是想避免下狠手,他们往往就越惨。”

    在波西米亚逃命般地跑向了收费处的时候,她示意鸦江替她留意周围,将注意力投在了芝麻饼身上。

    “我原本以为,看了他这副惨像,你也该差不多吐真话了。不过我没料到,”她蹲下身,目光直对着芝麻饼的眼睛:“……你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在乎。”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