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1196 最后的产品

末日乐园 1196 最后的产品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短暂的片刻安静之后,芝麻饼终于开口了。她打量了一眼林三酒,半是试探、半是肯定地说:“你那个汤,剩得不多了吧?”

    林三酒扬起了一边眉毛,没有回答。

    “当然谁都不会想要沦落成他那副德行,”芝麻饼朝地上昏迷不醒的老头儿抬了抬下巴,“但是你没了那个汤,自然也就不能把我的身体当作骨髓农场了。那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她喘息着轻轻一笑,说:“我既然能堵塞自己的听力,那么我也可以阻断自己的痛觉。你要是想折磨我,逼我开口,恐怕你会先累着。”

    她比上一次狠多了。

    林三酒歪头想了想,摇摇头:“我不喜欢严刑逼供那一套。我也不喜欢折磨人。”

    芝麻饼看了一眼五十明惨不忍睹的躯体,没说话。林三酒正琢磨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眼角余光中豁然一亮,随即听见身后“咔哒”响了一声——她猛地转过头,发现鸦江双手之间居然抱着一只拍立得相机,一张照片正被不疾不徐地吐出了一半。

    “干嘛?”鸦江见她盯着自己不放,脸上神色比她还茫然:“你怎么这样看我?”

    “你照了……”林三酒顺着他相机的方向一看,顿时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了:“你照五十明干什么?”

    鸦江抽出照片,在半空中甩了两下:“你刚才的话启发了我嘛。无论是谁看见他这副惨样子,恐怕都要犯怵的……我把他这个样子照下来,以后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了,示威啊、吓人啊,都很好用的。”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摄影作品,忍不住把脸都皱起来了,倒吸了一口气之后,赶紧将照片和相机都收了起来。“也不是人人都和她一样嘛。”鸦江看了一眼芝麻饼,补充了一句。

    这人还真是会物尽其用——林三酒揉了揉太阳穴:“不是叫你警惕着周围吗?别分心。”

    在鸦江“哦哦”应声时,她转回头,望着脸色没有一丝变化的芝麻饼,自嘲似的一笑:“你说的对,我的确没办法逼你开口。不过,你不是还有一个同伴吗?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

    芝麻饼眨了眨眼睛。“噢,他。那又怎么样?”

    “我一直不放你走的话,你的同伴就该来找你了。我如果放出去一些线索的话,他就会乖乖走进我准备好的网里……你愿意看着他落入我手里吗?”林三酒冲她宽慰似的一笑,“我是不打算对任何人下狠手的,但老天爷总是让我事与愿违。”

    芝麻饼不仅没有一丝动摇,甚至脸上肌肉一挤,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和他萍水相逢,不过是为了共同利益而联过两次手,你想得也太多了!”

    在林三酒沉默下来的时候,她又笑道:“你大可以等他找上门,我拿命给你保证,你等到老死也不可能等到他。要我说,你不如和我做一个交易……”

    “你现在才想骗我说你们没有关系,”林三酒忽然打断了她,“晚了点吧?你自己就说过,你们是相处了很久的同伴……更何况,上次他被lava吞没之后,你那副又担心又后怕的样子,我到现在还能回想起来。”

    芝麻饼紧紧抿起嘴巴,连下半张脸都微微变了形。

    “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很深。”林三酒干脆坐了下来,近距离地盯着她的脸:“你别忘了,我要找他不难。毕竟,你告诉过我他的名字。”

    芝麻饼激灵一下抬起眼睛,似乎有什么话即将要冲口而出,但她在关键时刻及时制止了自己——过了两秒,她从唇缝里吐出一句话:“做交易,我只同意和你做交易。别的都不用说了。”

    这就是林三酒需要知道的一切了。

    “……你是怎么办到的?”她抬手揉了一把脸,懒得再看芝麻饼一眼。

    “我说过,我只做交易……”

    “不,我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把内脏储存在别处的。”林三酒抬头看了看远方的收费处——与上次光明正大的位置相比,这一次收费处隐藏在一个狭窄的死胡同角落里;或许是因为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它的地点,波西米亚在那儿待了好几分钟,周围也没有其他要靠近的玩家。她望着远处那个好像套了一身布袋子的背影,刚才泛起来的疲惫感渐渐消融了一点。她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波西米亚身上,口中轻声说:“……因为我已经知道,你的内脏还好好地在你身上。”

    芝麻饼抬了一下头。

    “她没有把你的名字告诉我。”波西米亚忽然在远处一拍柜台,好像正在教训NPC——林三酒看着她微微一笑,头也不回地说:“她那个时候见你被送进了医院,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医院比外面的lava世界艰难凶残多了……她之所以甘心进医院也不愿意被我问话,也是因为你先一步进来了吧?她想来见你。”

    最后几个字,林三酒说得很肯定。

    “你在说什么鬼话?”

    她转过头,看了看芝麻饼的眼睛。“这个脸上很多雀斑的女人,没有告诉我她同伴的名字。如果你真的就是她,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芝麻饼——或者说,藏在芝麻饼身体里的人不说话了。

    “我的特殊物品告诉我,你只有精神是男性。你的大脑对于物理打击毫无反应。你的身上……”林三酒低头扫了一眼,“没有伤。还要我继续说吗?”

    如果现在把芝麻饼身体打开的话,她体内恐怕比五十明还要空荡——她之所以被打也不会昏过去,是因为她的大脑早就不在原地了。芝麻饼有经验、有同伴、有心计……她居然在一丝反抗都没有的情况下落到了这个地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离她最近的人对她下了手。

    “你把这个女人的器官都收走了,然后用自己的意志……或者精神,操控这一具身体在外面行事。你自己呢?”林三酒看着她,微微一笑,“你现在正在某个病房里吧?安安全全的,谁也碰不到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芝麻饼紧闭着嘴——当然,这也在她的预料之中。不过这个时候,鸦江忽然走上来两步,轻轻点了点她的肩膀,小声说:“那个……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知道?”

    “兵工厂最后出品的一个道具,好像就是一个什么精神投射类的东西……”鸦江摇摇头:“具体的我记不得了,我也是好几个月前听说的。大概就是可以把自己的精神,投射到尸体或者昏迷的人身上一类的吧。”

    此刻藏在芝麻饼身体里的男人,难道用的就是兵工厂产品——

    等等。

    “你说兵工厂‘最后’出产的道具,是什么意思?”林三酒低声问道,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