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1374 不存在的答案

末日乐园 1374 不存在的答案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类在受到创伤时的记忆,原来全是碎片。

    韩岁平也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长一段时间的意识,当他还没睁开眼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为什么没有光?

    没有人回答他——黑暗中,周围的声音嘈杂尖锐得令人心惊。刺耳的警报声盘旋回荡在空气里,近乎凄厉地催促“尽快修补船体”;地板被人仓促慌乱的脚步震动着,夹杂着谁的哭腔“姐姐!”;一波波灼热的海水哗哗打在他身上,好像要将他活活烫熟。

    过了好一会儿,韩岁平才发现,这些声音并不是他听见的。他的大脑直接感受到了声波讯号,耳朵里却是一片死寂。

    “她的命能保住,”有一个人的喊声穿过了其他杂音,不知在对谁吼道:“接下来我负责,你赶紧去处理飞船!”

    有人匆匆从他身边跑了过去,韩岁平想要张口求救,求他停下来看一看自己,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他独自漂浮在黑渊里,好像要这样越滑越深、越滑越远了,再也没有机会被拉进人间。

    从他身边跑过去的那个人,忽然脚步顿了一顿。韩岁平感觉到他似乎犹豫了几秒,随即季山青还带着几分鼻音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这里,还有一个。”

    他突然升起了希望,连气也能喘上来了。不一会儿,韩岁平就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边蹲了下来。

    “韩岁平?”是斯巴安的声音,正低低地安慰他:“不要紧的,你的眼睛应该只是暂时失明……我现在给你处理伤势。”

    发生了什么事情?韩岁平张开嘴,无声地问道。他明明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希望有人能告诉他一个不同版本的故事。

    “核弹,”斯巴安近乎冷静地说,“我们在进入exodus的那一刻,被空气爆炸冲击波给打上了。季山青回来得及时,我们……没有全死。”

    没有全死,那谁死了?

    “你先不要动了,”斯巴安按住他的肩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你的伤势很严重。”

    韩岁平垂下头,又一次昏迷过去。他昏迷的时间应该不长,当他醒来的时候,斯巴安似乎不在身边了,警报声倒是依旧盘旋着。尽管飞船受损严重,他还是能感觉到地面微微发震,耳边也响起了引擎的嗡鸣——他听得见了?exodus在飞行途中?

    韩岁平摸索了一下,从一张床上挣扎着爬了下来。他的视力仍未恢复,大半个身体都变成了死肉,爬的时候拖坠在地上,他甚至能感觉到随着自己的爬行,身下拖出了一条长长的、泛着血腥气的温热湿痕。

    但是即使再痛苦,他也要去,他一定要去……抬头听了一会儿,韩岁平一点点朝漆黑中某个方向挪了过去。

    手臂刚一化作肢爪,混乱的电磁脉冲波就像数千道钢针一样扎进了他的大脑里,叫他牙齿咯咯作响。好在飞船正以极速向高空冲去,冲出地面上的核弹爆炸余波范围;在这个高度上,他受的影响就小得多了,当然,他能感受到的讯号也少得多了——如果不借助外力的话。

    喘息着,他将几乎不受控制的肢爪拖过来,将它搭在了一块平板上。讯号顿时汹涌地流进意识里,他微微呼了一口气——他找对地方了,这里确实是飞船的通讯系统,所幸有一颗核弹爆炸了;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竟会出现一颗核弹。

    在林三酒说她要重建这个世界的平衡时,韩岁平差一点落下泪来。他那时就暗暗下了一个决心——他不走了。他想随着自己的世界一起重新成长,见证她崭新的变革;其实有很多事可以做,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为她传递讯息、设计图纸、铺展网络……他盼望着能够为了她的未来而彻夜不眠。

    现在,那些激动的、闪光的、发涨的东西,都在他胸口中灰暗了下去,成了尘埃。

    他一向觉得自己不笨,但是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颗核弹。

    “因为我觉得,你们可能会害死普通人,为了不让你们害死普通人,我先把你们和普通人一起害死”?

    还是“我要保护这个世界,你们不让我保护,我就把这个世界炸掉”?

    没有任何一种他能想出来的逻辑,能够解释那一颗核弹。韩岁平觉得答案说不定就在地面上;就是死在飞船通讯系统前,他也要爬过来,搜尽地面上每一个讯号。

    季山青和斯巴安都不知道去了哪儿,他一个人独自伏在地面上,陷于黑暗里,意识随着话的,也许是屋里有什么能接收声波的接收器,碰巧叫他听见了。

    视野里一片漆黑,唯有声音落入了意识中。那个稍稍年轻一些的男音,刚开口时仍有几分颤抖。

    “一千多万人……”儿子说了两遍,吸了一口气。“都死了。”

    茶杯与杯盖碰击的响声。

    “嗯,不小的伤亡。”父亲沉声说,“闹得太大了,必须当机立断。”

    “可是——死了这么多人,”儿子抬高的声音又低了下去,“人们不会忘记的……这件事会被记入历史……”

    啜饮了一口茶的响声。

    “你成熟一点。”父亲慢声教训道,“怕什么?我们还在,不出十年,他们自己就会为这颗核弹辩护了。”

    韩岁平浑身一震,顿时没有抓住讯号,让那场不知是谁在进行的对话从脑海间消失了。他焦急起来,正想要将它重新找回来,只听身边忽然响起了季山青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他刚才过于专注了,竟没察觉对方走过来的脚步。

    “死的人不能再多一个了,你跟我回去。”季山青带着几分焦躁,伸手扶起了他,自言自语地说:“姐姐醒来之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韩岁平感觉到,他将自己架在了肩膀上。因为他的双腿完全不能走路了,季山青只好咬着牙,将他一点点拖回去——林三酒这个弟弟,似乎不以力量见长。

    韩岁平沉默地任他拖了一会儿。

    “……为什么?”他的声带好像受到了损伤,只有气流被吐出来,形成了这三个字。他其实是在问自己,问那一对永远也不可能回答他的父子,问丢下核弹的那一只手……出乎意料的是,季山青开口了。

    “如果你是指那颗核弹的话,你的问题就问错了。”

    “……问错了?”他哑哑地用气声问道。

    “根本就没有这个问题存在的空间。”季山青的语气很轻,很透,像在评价遥远吧,目标如果是为了防止民众生活受进化者影响,那你可以说他们很失败,因为监视起不了约束作用。”

    季山青只来到这个世界短短半个早上,却似乎把该弄清楚的都弄清楚了。“可是,假如目标是为了压制体系外的武力力量,并将其化为己用,那他们明明做得很成功。”

    韩岁平微微地发起抖;或许是失血太多,他越来越冷。

    “拿核弹来说,目标如果是为了保护世界,那可以说很失败,甚至说不通。双方若是都不愿意伤害这个世界,那么有一千万种和平的办法进行改变,比如只摘除追责决策人,保留现行架构和基层实际执行人员,再决议修改框架……你从保护世界的角度去问为什么,问到你老死的那一到这儿,轻轻冷笑了一声,“或者说,遇上其他任何一群进化者都会很成功……可惜他们遇见的是我。”

    他说到这里,叫了一声:“莎莱斯!悬浮舱修好了吗?”

    韩岁平不知道悬浮舱是什么,也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觉到片刻之后,季山青把他扶进了一个什么移动的座位里。他被带回医疗室,重新卧在一张病床上,季山青就匆匆走了——似乎是看林三酒去了。

    他一个人在病床上躺着,一直在控制不住地发抖。他不断地想起季山青那一番几乎是漫不经心的话,升起了一个噩梦般的念头,怎么也挣脱不出来了。

    视力渐渐恢复了,景物又一次露出了模糊的色彩和轮廓。韩岁平使劲睁大眼睛,视线越来越清楚了,他才看清自己对面原来也是一张病床,床上也躺着一个人。

    邓倚兰正躺在那儿望着他,眼睛灰白没有光泽。她的手探出了病床,似乎在等待着有人去握住它,给她一点暖意。她看上去,几乎称得上安宁平静;尽管不久之前她那一番激烈畅快、好像连自己都一起燃烧了的怒喊,仍然伴着雨声回响在耳边。

    韩岁平颤抖着伸出手去,想抚上她的眼睛,却怎么也碰不着她。他慢慢地改而握住了那只冰凉的手。

    “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吗?”他望着邓倚兰,视线再一次模糊起来。“季山青没有说透……但我猜到了。是我,是我把一切都广播公开出去的……在这一个城市里什么都瞒不住了,所以才有了核爆……把进化者和这个城市一起埋葬。”

    他蜷起身体,死死攥紧了她的手。

    “是我害死了你,害死了我爸妈,害死了这一城人的吗?”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