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末日乐园 第153章 你用的这是什么破办法

末日乐园 第153章 你用的这是什么破办法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混’合着*草叶、变异生物腥臭的空气,正源源不断地顺着鼻腔,被吸入肺里。--

    这个时候,即使看见被通缉的‘女’变异人们从身边匆匆跑过,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成百上千像尸体一样倒伏在街道上的人们,眼珠子随着她们矫捷的脚步无力地转了转,最后竟然泛出了一丝‘艳’羡。

    血从气管里涌出来,叫人根本无法呼吸,但连咳的力气也消失了;偶尔有几个辐‘射’病变较慢的,踉跄地踩着满地胳膊大‘腿’走了几步,在喊出一声“救救我”以前,身体就像倒塌的积木一样摔了下去。

    入眼处,一片拌遍野。

    刚才还与她们战成一团的军警士兵们,早已一哄而散——他们的防辐‘射’装备还算完善,为他们争取的喘息时间也多一些,都各自挣扎活命去了——薛衾一行人身上带伤、浑身浴血,却什么也顾不得了,一边飞奔在大街小巷中,一边大声召唤还活着的进化人。

    伊甸园的人在面临死亡时,终于彻底疯了。

    街上时不时窜出一个大哭大叫的人,挥舞着刀子斧子,把所有面前的生物都捣成了血泥;躲在防辐‘射’房间里的人,似乎早就失了神智,一刻不停、撕心裂肺地哭号着;一群刚才还在战斗的军警,转眼冲进了实验室里,抢‘药’、烧楼,几个白褂子研究员像牛‘肉’干一样被软软地挂在了墙上。

    在充斥尖叫、哭泣、呼救、火光的伊甸园上方,黑塔顶层的玻璃突然炸碎了,碎片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一片喧嚣的声‘浪’里,进化人们呼唤同伴的声音只剩下了模模糊糊的一点儿。林三酒定了定神。站在楼顶边缘朝下望——黑塔高度惊人,笔直下坠的塔身仿佛没有尽头一样,她只瞥了一眼,便是一阵目眩。

    她强迫自己站稳了身体,再度望去时,只见一个个小黑蚂蚁的点,在地上迅速地移动。没过多一会儿就汇集成了一小片黑点。正朝着黑塔的方向而来。

    从速度上来看,想必是进化人无疑——大概是看到玻璃罩消失,都猜到林三酒的任务成功了。集合以后便向这儿蜂拥而来了。

    林三酒心脏一提,飞快地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叹了口气。

    看来必须这么做不可了。

    在她身后,平整的地板打开了一个口。多了一个从地面升起的控制台;正是因为它,防护罩才被解体了。作为控制台面板支撑的金属柱子。深深地陷在地面里,末端绑着一捆绳子。

    林三酒回头看了看,见高大的圣彼得正两眼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紧张之下。竟还轻轻一声笑了出来。

    “刚才真是承让,承让。”她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目光在地上昏‘迷’着的三个“新人”身上扫了一圈。朝圣彼得点点头:“你带他们走吧,我也要走啦。”

    圣彼得好像听懂了似的。缓缓站起身,抱起了地上的同伴。它胳膊上的伤口在刚才打斗的过程中被撕扯开了,两条手臂都被染得*的,浸湿了一小片地面。

    林三酒转过头,再一次朝边缘迈了一步,现在地面上的声‘浪’,全从她的耳朵里消失了。

    她能听见的,只有自己砰砰而跳的心脏——她紧了紧系在自己手腕上的绳结,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脚尖探出了楼顶——

    下一秒,随着一声无意识的尖叫,林三酒的身体已经腾空而起,高高地从玻璃窗子里飞了出来——在黎明时分透青‘色’的天空下,她的身影如同一只小小的鹰,迅速舒展开来。

    身体悬空时,那一瞬间的失重感几乎让人连心都扑了出去;呼呼的风裹着千斤力量,重重拍打着她的头脸身体,皮肤刺痛得不行——但林三酒却突然被一股前所未有的畅快感,由头到脚洗刷了一遍,她在空中高呼了一声,控制不住似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几百米的绳子很快打到了头,此时离地面还有足足好几层楼的距离。林三酒心念一动将绳子化作卡片收了起来,伸脚在塔身上一蹬,借着身体‘荡’开来的劲道,整个人凌空扑向了不远处的一棵树——

    在地面上此起彼伏的惊呼声里,她牢牢地抓住了树枝,顺着下坠的势子,“咚”地一声跳到了地上。

    “是小酒!”

    “林姐从上面跳下来了!”

    远处被突变惊住了的人群,忽然间炸开了,一股脑地冲了过来——跑在最前头的,正是白小可以及面首背上的薛衾。

    林三酒这才喘匀了一口气,冲着向她汹涌而来的人们‘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人人都是一副狼狈模样。沾满了灰泥、血污的脸上,只能瞧见咧开嘴后的一排排白牙,连谁是谁都分辨不出来了;几十个人又叫又笑、围住她的一片吵杂声,更是叫她什么也没听清。

    宫道一站在高兴至极的人群后,双手‘插’在‘裤’兜里,静静地看着。

    “好了,有什么话我们一会儿再说,”林三酒一挥手止住了人群的声音,“现在时间不多了,还有不到二十分钟,马上这个地方就会被销毁。”

    ——没错,在防护罩解体之后,下一步的连锁反应,就是整个城市化作灰烬。

    当‘女’娲不想再继续这个实验的时候,伊甸园中的人类对于她而言,自然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林三酒来不及多解释,她必须要赶在伊甸园实施自我销毁程序之前,尽量在这儿多搜集必要物资——简单地说了几句以后,由她将人群分成了两组,一组搜寻食物和日用物资,一组搜寻武器和特殊物品,都各自分头行动去了。

    在冲向伊甸园实验室的这一队人马里,薛衾趴在面首的背上,跟在林三酒的身边。她犹豫了几秒。终于还是压低了声音问道:“……黑塔里发生了什么事?梨桃呢?”

    林三酒顿时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这一次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将防护罩解体,就连林三酒也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当时,在皮格马利翁项圈彻底发动了以后,她真是懊丧得恨不得能揪下一把头发来——

    这叫什么破能力啊!

    打喷嚏能打死人吗?威力大吗?再者说了,圣彼得它们连鼻子都没有,只有两个小孔!

    尽管心里明知道大概不会有用,但林三酒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挨个试了试——趁着“新人”们试探‘性’的攻击时。她一连将四个先贤都试过了。然而对方仍然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连皮肤都没有皱一皱。

    “妈的,”她咬着牙狠狠地想。“想不到我林三酒竟然要‘交’代在——”

    念头没转完,忽然鼻腔一阵奇痒难耐,一个凶猛的喷嚏就打断了她的思绪。那么一闭眼的工夫,林三酒就差点被一道拳风扫着——当她再睁开眼时。心中把胡常在骂了个狗血淋头。

    “原来只要想到某特定人物,那人就会打喷嚏。不分敌我?怪不得一提林三酒——阿嚏!”一个不小心,她又是狠狠的一个喷嚏,眼泪都迸了出来。

    “这还怎么打啊——”

    林三酒刚低声骂了一句,忽然想起自己刚才那一瞬间的状态。心里顿时窜起了一个隐隐约约的主意。

    她记得……‘女’娲吩咐圣彼得做事的时候,有时是开口出声,有时却只是扫了一眼。圣彼得就明白了。

    比如攻击她的命令,‘女’娲连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然而四个“新人”却已经接收到了指令。

    她靠的肯定不是小说中默契之类的东西。

    难道说,‘女’娲下指令的方式是通过意念传达?

    林三酒猛地蹦起来,躲过亚里士多德的一次攻击,心里的‘激’动隐隐叫她手掌都开始发麻了。

    假如真的是通过意念下令的话,那么如果设法将‘女’娲的意念隔绝了的话……

    她才想到这儿,忽然从身周的攻势里感觉到了一个微妙的停顿。

    来自四个先贤的攻击,远远不像一开始那样紧锣密鼓、一环扣一环了——事实上,刚才有四次机会,对方明明可以攻击,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住了手,这才叫心不在焉的林三酒连连躲过了。

    “四次……”她低低地重复了一遍,“好像我刚才想到‘女’娲的次数,就是四次啊?”

    她话音才落,高高跃起、似乎正要发动攻势的孟德斯鸠,竟然什么都没做,又落回去了。

    林三酒全身立刻像通了电似的,什么都想明白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胡常在,好样的!‘女’娲、‘女’娲、‘女’娲!”

    ‘女’娲再怎么瞧不上人类,她自己也还是人身;只要想到她,不管她在哪儿,就会打喷嚏!

    而人在打喷嚏的那一瞬间,是没有办法思考任何东西的!

    当所有思维都被强行掐断的时候,通过意念传达的指令,自然也就不起作用了,只有在‘女’娲的思绪回笼时,“新人”们才会重拾起刚才中断了的信号,继续发动攻击。

    一个瞬间或许极短暂,但是林三酒完全可以不停地让‘女’娲打喷嚏,将许多个瞬间连成五分钟——不管生理机能再怎么优越,战斗意识再怎么高超,但是当它们不攻击的时候,也自然构不成威胁了。

    没要多久,除了圣彼得之外的三个新人,就都被林三酒放倒了。她这时停下了“喷嚏攻击”,圣彼得左右看看,果然乖乖地将一把钥匙‘插’进了地面,地砖分开,缓缓升起了一座控制台。

    控制台上有一个屏幕,当林三酒执行完毕解体‘操’作以后,屏幕“啪”地亮了。

    鼻头红通通、满眼泪水的‘女’娲,出现在了屏幕上。

    “真是太‘乱’来了……”刚才她一连打了好几分钟的高强度喷嚏,之前运筹帷幄、深不可测的形象早消失得一干二净,说话都带着鼻音:“你使的这叫什么办法啊!”

    “你管我呢,好用就行。”林三酒很有几分无赖气地答道。

    “好吧……别说我没提醒你。”‘女’娲一手捂着鼻子,声音嗡嗡的:“这个地方在二十五分钟后将会执行自我销毁程序,想跑的话可抓紧了。”

    林三酒一愣,眯起了眼。

    “你怎么会这么好心提醒我?”她狐疑地问道,“我也是你憎恨的人类之一啊。”

    ‘女’娲放下手,淡淡地笑了笑,接着屏幕突然黑了,竟然根本连解释都不肯解释一句。

    不管怎么说,宁可信其有吧——

    如果从楼梯上走的话,冲到地面上,最少也要‘花’二十分钟时间。林三酒想了想,翻出了以前不知道何时收起来的攀山绳,决定玩一回蹦极。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的身体高高飞翔在空中之时,控制台上的屏幕又亮了。

    “我说,”鼻音浓重的‘女’娲朝房间里喊了一声——此时圣彼得它们也都走了,不知道她在向谁说话。“你有没有把你的细胞液滴进她的伤口里?”

    房间里静静的。

    过了几秒,‘女’娲满意地笑了笑。q

    ps:哎呀妈呀好不容易赶在12点前码完了!

    谢谢三分热同学的粉红、to舵主的粉红、芦苇年年的2个平安符、大坏蛋的香囊、幻妙幽梦的3个平安符、marciaa的粉红!

    日更*3!哦也!--520xsaahhh+27748186-->

    ...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