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摄政大明 第1278章.手腕(五).

摄政大明 第1278章.手腕(五).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

    赵俊臣潜藏在黄申明的身边、黄申明暂时庇护赵俊臣,一切都只是交易罢了,双方相互利用、各取所需,并不存在任何信任关系。

    然而,哪怕是黄申明从来都没有信任过赵俊臣,一直都是暗中戒备,但赵俊臣出言蛊惑黄申明之际,却依然是可以屡屡得手。

    这是因为,赵俊臣至始至终皆是没有说过任何假话——最多也就是隐瞒了其中一部分真相而已;他的各项建议对于黄申明而言也确实是大有益处——只不过同时也会为赵俊臣自己营造出更多机会罢了。

    这天晚上,黄申明再次听信了赵俊臣的建议,摆出强硬态度与那些发动兵变的辽东铁骑进行交涉之后,也果然是效果拔群。

    营内各方势力见到这般情况之后,立刻就安份了许多,皆是采取了静观其变的态度,耐心等待黄申明的交涉结果。

    若是黄申明最终交涉失败,他们就会再次提出各种不合理要求,也就会愈发不把黄申明放在眼里;反之,若是黄申明最终交涉成功,顺利压服了这些发动兵变的辽东铁骑,他们就会变得老实一些,也会对黄申明报以敬畏。

    说到底,因为营内局势的错综复杂、军心不稳,现在不仅是黄申明顾虑重重、瞻前顾后,营内其余各方势力也同样是抱着这般心态。

    这般情况下,黄申明终究是拥有何匪的背书,只要他态度强硬起来,营内其余各方势力无法预估后果与代价,就只能选择退让与隐忍。

    至于那些发动兵变的辽东铁骑,以马渚、张壮、郑伯伦几人为首,这般心态尤其明显,见到黄申明的强硬态度之后,很快就放软了身段,不敢像是此前一般胡搅蛮缠,反而是开始讲起了道理,不断重申他们对于辽东镇的忠心,表示他们的一切行为皆是出于公义,还苦劝黄申明一定要“深明大义”、“顾全大局”。

    但黄申明是什么人?又岂能不明白欺软怕硬的道理?他摆出强硬态度与马渚、张壮、郑伯伦等人进行交涉之际,最开始还有些心存顾忌,也不敢提出任何过于苛刻的要求,但见到对方态度放软之后,却立刻是底气大增,很快就开始了得寸进尺。

    最开始,黄申明仅仅是要求对方安分守己一些,不可以再次索要各种超规待遇,也不可以再有任何异动,结果马渚、张壮、郑伯伦等人竟是直接就答应了。

    见到对方这般“懂事”,黄申明先是愣了片刻,很快就再次提出要求,让马渚、张壮、郑伯伦等人绝对不能虐待被俘的禁军将士,还要求对方立刻释放几名禁军武官,以协助自己搜寻赵俊臣的下落,结果马渚、张壮、郑伯伦等人还是迅速答应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黄申明已是彻底看清了马渚、张壮、郑伯伦等人进退维谷、顾虑重重的本质,也就愈发的态度强硬了起来,竟是直接要求对方立刻释放全部的禁军将士。

    这个时候,马渚、张壮、郑伯伦等人也已经发现了黄申明的步步紧逼、得寸进尺,所以就直接拒绝了黄申明的这项要求。

    毕竟,这五百名禁军俘虏,乃是他们现在的唯一筹码,若是释放了这些人质,他们就彻底失去了讨价还价的余地。

    然而,因为前几次的屡屡得手,黄申明此时已是底气十足、胆大心雄,也已是下定决心要赶在何匪、西门盛、李泽荷等人率军回营之前彻底解决这场兵变,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能力与价值。

    于是,见到马渚、张壮、郑伯伦等人拒绝了自己的要求之后,黄申明立刻就请求那些忠于李世杰的辽东铁骑摆出进攻姿态,还宣称自己要从营地之外召来三千名辽东镇各路援军,不惜代价的彻底平息这场兵变,一切后果皆是由对方承担。

    局势僵持了半个多时辰之后,虽然马渚、张壮、郑伯伦等人依然还算是态度坚定,但他们终究不是史城,更不是何宇,无法控制麾下将士的军心动荡、想法各异,只好是再次服软。

    最终,马渚、张壮、郑伯伦等人承诺,他们今后每天都会释放五十名禁军将士,既是部分满足了黄申明的要求,也是想要尽量拖延时间。

    对于这个结果,黄申明依然是大为不满,当场就把史城提了出来,暗示自己会对史城不利。

    这样一来,马渚、张壮、郑伯伦等人也不敢继续逞强,只好是再次退让,表示他们将会加快释放速度,接下来每隔两个时辰就会释放五十名禁军俘虏。

    当赵俊臣收到相关消息之际,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二天凌晨,黄申明也已经与那些发动兵变的辽东将士们谈判了整整一夜。

    *

    经过整整一夜的谈判之后,黄申明自认为收获极大,自然是春风得意、精神振奋,但依然是深感疲乏,所以就决定先行返回自己的营帐之中稍稍休息。

    返回营帐之后,黄申明就见到赵俊臣与宋辉二人也是一夜未睡,正在耐心等待自己归来。

    于是,黄申明当即就得意洋洋的详细讲诉了自己的成功事迹,大声道:“哈,本将原本还以为,这些人有胆子发动兵变,又皆是辽东铁骑出身、一向是眼高于顶,必然都是性子倔强的硬骨头……

    谁曾想,本将只是稍稍强硬了一些,他们就当场变成了软骨头,尽数答应了本将的各项要求……嘿,本将此前还真是高估了他们!

    本将也是从辽东铁骑出来的,但本将当年可要比他们硬气多了……唉,哪怕是辽东铁骑这样的当世强军,也终究是一代不如一代,不及本将当年悍勇无畏啊!”

    听到黄申明的得意自夸,赵俊臣也笑着恭维了一句,道:“这就是黄参将的不对了,你乃是辽东镇的柱石之一,地位仅次于总兵何宇,若是再熬几年资历,甚至能与西门盛并肩齐价,又岂能强行要求所有人都像自己一般有勇有谋?”

    赵俊臣乃是当朝阁老,他的刻意恭维自然是效果拔群,顿时就让黄申明得意忘形,哈哈大笑起来。

    另一边,宋辉不似赵俊臣一般善于恭维迎合,只是在赵俊臣的示意提醒之下,大声恭贺道:“黄参将好手段、好魄力!卑职佩服!”

    听到宋辉的恭贺,黄申明也就愈发得意、大笑不断,再次自夸道:“现在不仅是那些发动兵变的辽东铁骑开始向本将服软了,营内各方势力见到本将的强硬态度之后,也皆是安份了许多!果然是如赵阁臣所言,这种时候就应该杀鸡儆猴、出手立威!只要本将立场坚定,又有谁还敢轻视怠慢?

    哼!等到本将彻底解决了这些发动兵变的辽东铁骑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那些卖主求荣、背叛本将的西路防区武官,本将此前所蒙受的种种屈辱,绝不能就这样算了!一定要让他们乖乖跪在本将面前、俯首认错才行!”

    然而,黄申明得意之余,却没有发现,赵俊臣与宋辉这二人之间,竟是增添了许多默契。

    宋辉此时站在黄申明的面前,但他的眼角余光则是暗暗留意着赵俊臣的反应,也总是经过赵俊臣的示意之后才会采取行动,颇是有些亦步亦趋的意思。

    显然,经过这一夜的相处与交谈,赵俊臣与宋辉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赵俊臣这些年来在德庆皇帝面前总是察言观色、曲意迎合,可谓是经验丰富,再加上他今时今日的尊贵地位,折节下交之后也容易让人受宠若惊,当他刻意放低身段想要与人拉近关系之际,自然是事半功倍、无往不利。

    所以,经过整整一夜的攀谈交心之后,宋辉对于赵俊臣已是尊崇至极、深为信任,只觉得自己此前大半辈子没有遇到赵俊臣这个明主,简直就是白活了。

    然而,黄申明只顾着自鸣得意了,对于这一切迹象竟是毫无察觉。

    黄申明好不容易停下大笑之后,就向赵俊臣进一步解释道:“赵阁臣,现在经过本将的强力交涉之后,那些辽东铁骑已经答应要释放全部被俘的禁军将士了!

    但他们还想要拖延时间,所以是分批释放,每隔两个时辰释放五十人,显然是盼着西门盛回营之后帮助他们扭转局势!

    对于这般状况,本将当然是不甚满意,但经过整整一夜的不断交涉之后,本将实在是有些疲了,所以就想着先回来休息一下,待本将稍稍休息两三个时辰、养足精神之后,就会再次出面与他们交涉!

    到了那个时候,本将不仅要逼着他们即刻释放全部禁军将士,还要逼着他们彻底放弃抵抗,放下兵器、束手就擒、等待发落!”

    说到这里,黄申明则是意有所指的补充道:“到了现在,对方已经释放了百余名禁军俘虏,但本将出于稳定局势、杜绝隐患的考虑,并没有把兵甲交还给禁军将士,只是让他们换了一处营地进行休整,严禁他们随意外出活动,当然也不会允许赵阁臣您与他们进行接触……还望赵阁臣可以体谅本将的苦衷。”

    在黄申明看来,局势发展到这一步,对于自己而言已是极为有利,凭着平息兵变之功,自己已经初步稳固了地位,也就拥有了各种各样的选择余地,接下来不论是继续庇护赵俊臣、还是直接出卖赵俊臣,又或是暗中协助赵俊臣做些不会影响大局的小事,皆是稳赚不赔。

    这般情况下,黄申明自然是想要趁机为自己攫取更多好处。

    作为辽东镇的一名参将,黄申明也沾染了辽东镇的傲慢,认为禁军将士皆只是一些中看不中用的银样蜡枪头,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所以他并不介意禁军将士们取回兵甲、恢复战力,也不介意赵俊臣与禁军将士们取得联系,认为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影响大局,也根本翻不起任何浪花。

    与此同时,黄申明又认为,赵俊臣如今受庇护于自己,身边没有任何心腹护卫,必然是深感不安,所以赵俊臣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想办法恢复禁军将士的战斗力、与禁军将士们取得联系。

    而他此刻的这般说法,其实就是在暗示赵俊臣,若是想要让禁军将士取回兵甲、恢复战力、与禁军将士进行接触,都必须要付出一定代价才行。

    然而,让黄申明万万没想到的是,赵俊臣就好似完全没有听懂他的暗示一般,直接摇头笑道:“本阁此前已经保证过,绝不会再给黄参将添麻烦,既然黄参将不愿意让禁军将士们取回兵甲、恢复战力,也不愿意让本阁与禁军将士们进行接触,那本阁自然是不会强求。”

    说话间,赵俊臣笑吟吟的看着黄申明,那种眼神就好似正在观察一个毫无用处的废物。

    对于赵俊臣而言,黄申明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就等着黄申明跌落深渊、自食苦果。

    ……

    ……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