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娇华 1124 嘴馋偏爱

娇华 1124 嘴馋偏爱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昭衣原本以为这个厨子是从永安请来的,所以她才会说,厨子可能会回去。

    不曾想,竟是送去学习手艺的。

    离开澄明亭,去康剑屋中的这一路湖风清冽,月色过庭过玉杆, 在花木树梢后闪映,不时明丽。

    夏昭衣慢慢走着,那些年在永安的记忆伴随着身边的清风明月,在她眼前浮溢。

    知语水榭以静、雅为主题,陪衬湖水的灵与性,整座庄园建筑在幽娴儒雅中,透着朝气和灵动。

    若是盛世, 夏昭衣能想象入暮后的远处湖光会何等绚烂。

    人语春风岸, 笙歌画满船, 那些提着花灯奔跑的小孩会发出许多快乐的嬉笑。

    忽然好想二哥,还有想去找沈冽沿着河堤漫步,说一说话,聊什么都好。

    不过,现在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在等她,需得忙完。

    跑去知语水榭问话的人回到卿月阁,杜轩一直等在门口,回来的人在他跟前嘀咕嘀咕,杜轩顿然喜笑颜开,转身跑进府。

    卿月阁空置已久的光致苑书房,明月正别窗,窗外花枝轻摇,画影落入窗内,在窗下书桌后的沈冽脸上留下极淡极薄的一层光影。

    杜轩敲门迈入门槛,脸上藏不住快乐:“少爷,阿梨她吃了两碗饭!”

    刚沐浴完的沈冽一袭雪白轻衫,闻言自信上抬眸, 唇角微微上扬:“排骨呢,吃了多少?”

    “也吃了好多,没成想,阿梨这样人间不可方物的女子,竟也有嘴馋偏爱之时。”

    沈冽笑道:“是人都有。”

    “少爷不就没有?噢!不对,”杜轩神情变奸诈,“食色性也,少爷馋得是嘿嘿嘿。”

    在沈冽俊容变冷之前,杜轩贼笑着立即溜走。

    沈冽久久看着被杜轩带上的门扉,双眸湛黑幽深,忽而,他清然一笑,收回视线投向窗外。

    两碗饭,可见,她真的很喜欢这十香排骨。

    不过思及她这么多年没吃到她所喜爱的食物,沈冽又觉心疼。

    一阵徐缓晚风拂来,花香柔匀浮散,树梢枝桠在风里摆动。

    忽然那么想见她, 不过夜太深, 还是不打扰了。

    四月十二日,黎明。

    卯时刚过,天一角被日光掀开一块,补上彩霞,焦进虎的右路大军终于踏上了衡香最南面的孤村。

    这一支右路大军统帅,为原凎州兵府都尉陈子宝的侄子陈西华。

    一落地,陈西华便立即差自己的近卫去找接头的探子。

    大约小半炷香后,一个身着简朴布衣的男子跟着近卫快步走来。

    “将军,可算将你们等到了!”男子一见到陈西华,甚至忘了行礼,快速道,“衡香这几日出了好几件大事,局势颇乱。赵慧恩跑了,下落不明,仇三明也跑了,天兴商会的老巢差点被端了,刘隽军被夏家军的人捉走,至今还被扣在那!”

    有关夏家军在衡香,还有仇都尉跑了的事,陈西华在昨日一早遇到迎面来找他们的探子,已经得知了。

    不过那个探子是提前几日来的,所以消息有所滞后。

    但是,赵慧恩居然也跑了,天兴商会竟然也出事了?!

    “那,张亦谦呢?”陈西华忙道。

    “也被扣在了那!而且,这几日夏家军动作不少,不过我看不太懂。”

    “看不太懂是何意?”

    “说是全城戒严,可是所有人都能上街,进城出城也自由,只要去‘出入点’领一份通行印纸即可。”

    说着,探子从自己袖中抽出一张纸递去。

    “将军,这是我的通行印纸。”

    陈西华扫了几眼,皱眉道:“照你这么说,这全城戒严,也不算多严嘛。”

    “还有这个。”探子又递去一张从街角偷偷撕下来的告示。

    陈西华接来,看完道:“今日才四月十二日,关卡在四月二十日撤销,那还有八日,可,为何是四月二十日?”

    “赴世论学推迟到了二十五日。”

    “这天下文人可被戏耍惨了,来这衡香耽搁了这般久,”陈西华发笑,“不过他们还是会做人,这食宿全免,每夜还有宴席可吃,谁不喜爱呢?”

    “这几日,那小妖女一直在郊野走动,带了大量兵马出去。”

    “你说得大量兵马,他们共多少人?”陈西华问。

    “这不太清楚,”探子羞愧,“他们从未集合过,无从得知,像是很多,感觉又不多。”

    “定鑫,你怎么看?”陈西华转向一旁的谋士齐咏。

    齐咏身着一袭浅青儒衫,手拿羽扇,轻摇了两下,肃容道:“将军,张亦谦是个胆小谨慎之人,稍有风吹草动,他立即便会躲远,此次他也被抓,可见极有可能是对方突袭,使得张亦谦措手不及。那么,我们不得不考虑张亦谦平日往来得那些信是否被对方发现并拿走了。”

    “先生继续。”陈西华道。

    “有可能我们将去衡香,已被对方得知。”

    陈西华皱眉:“那,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回去?”

    “不可,我们眼下已至衡香,却在还未见到衡香府,未知对方兵力便贸然掉头回去,恩义公会怪罪的。”

    “这难办了。”陈西华说道。

    “会不会是故弄玄虚?”齐咏看向探子,“依你之见,对方大概多少人?”

    “我见也是不多的。”探子道。

    “夏家军应该剩不了几个人,”齐咏对陈西华道,“将军,若他们真有大量兵马,没道理我们不知道,万军过境,不留半点痕迹是不可能的,除非”

    “除非,只有几千来个?”陈西华接道。

    “定就这么点人,”齐咏手中羽扇轻轻摇动起来,“或者,几千来个都嫌多了。算她夏家军两千人,沈冽那探州兵马不是说才问蔺氏要走一千个吗?我看,他们五千人都不到!”

    “还有一路,说是山景城兵马。”探子道。

    “山景城?一座小破城罢了,”齐咏笑起来,摆摆羽扇,“不足为惧。”

    余光瞥见陈西华面露迟疑,齐咏提扇一揖:“将军,您可是顾虑夏家军之名?”

    “不瞒定鑫,我的确担虑,那夏家军毕竟身经百战,他们唉。”陈西华轻叹。

    “如此,才是天赐良机,”齐咏道,“将军,若是威名震震的夏家军被我们拿下,你说,今后谁敢轻视于您?谁不忌惮三分?”

    “我们四万多兵马呢,对方才五千不到,这赢了也没啥说头。”

    “谁说我们有四万兵马呢?”齐咏笑起来,“将军,外人哪知我们来了多少兵力?对外只说五千不就好啦。”

    陈西华眼睛一亮:“是哦,还是定鑫聪慧!”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