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先锋 第2570章 杀鸡儆猴

先锋 第2570章 杀鸡儆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完计名琛介绍,白钰也倒吸一口凉气。

    从最基层的副乡长做起,一路走来白钰深知土地与拆迁历来是地方正府最头疼也是最不能碰的两大敏感区域。

    土地关系到国计民生和京都基本正策,是红线也是高压线;拆迁涉及老百姓切身利益,特别最底层、最困苦的弱势群体哪个甘心平白放弃机会?多争一个点,多算一个平米,抵得上他们省吃俭用大半年甚至更多。

    当两者尖锐对立的时候,就是考验领导者智慧的时刻,不单是屁股坐哪边的问题,而是如何不留后患地、妥善解决矛盾的问题。

    否则宁可回避,不做事就不犯错误。

    做事,往往自古华山一条道,碰得头破血流还不讨好;回避则有很多技巧,比如相互推诿,比如采取拖字诀,再比如视而不见。

    矿工们堵在市府大门第三天了,若非白钰无意间看到并打听,依然这么耗着无人主动出面。你们闹腾得再厉害总要上班吧,家里总有孩子吧,站久了总会累吧?我反正在办公室吹着空调喝着茶上着网聊着天,这叫以不变应万变。

    深深叹息,白钰问道:“目前葡荭区什么态度?”

    “应该说秦书记为首的区委区正府抱着积极解决问题诚意,去年以来提出好几套方案,可惜要么矿区不同意,要么矿工不同意,要么宁邦保安不同意,反正到最后一事无成。”计名琛道。

    白钰拧起眉头道:“宁邦保安不愿意配合情有可原,清算改制后它已不是国企而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企业,没有承担历史包袱和难题的义务;矿区就不对了,怎么讲这些矿工都归石塔山管委会管辖,怎能在里面设置障碍?”

    计名琛下意识朝外面瞟了一眼,低声道:“当年签署备忘录的矿区领导就是……就是吴润冬主席……要想彻底解决问题,前提必须承认备忘录本身有瑕疵,难就难在这里……”

    “一桩工作因为制度流程问题被卡住,可以设法优化和调整;但人为因素畏而不前,那就是责任心与担当不够!”

    白钰边说边思索,然后道,“安排车辆,现在去石塔山矿区。”

    计名琛赶紧问:“要不要通知曹市长和阮辛局长?”

    “临时行动就不打扰大鹏市长了,”白钰说得很客气,“叫下阮局吧,待会儿到楼下会合。”

    十分钟后白钰在秘书晏越泽陪同下出了大厅,阮辛和计名琛一左一右站在车子两边等待。

    上车前白钰突然问:“阮局啊,筹建矿石交易中心的工作搞得怎样,方案出来没?”

    “还……还在弄,估计快了。”阮辛没想到市长惦记这事儿。

    “各矿区学校撤销前的统计数据和基础性工作开始了吗?”白钰又问。

    阮辛支吾道:“也也……也在进行中……”

    白钰的脸骤地沉下来,声音不高但很有力地说:“你不用去矿区!立即回局督办,今晚七点我要听汇报!”

    啊!

    阮辛仿佛被狠狠抽了两记耳光,身子摇晃数下,脸涨成酱紫色,在周围一片同情和惊讶的目光下仓惶转身。

    从车旁到大厅电梯不过三四十步,对阮辛却比国足进军世界杯历程还难,浑浑噩噩不知怎么走过去,又是谁按的电梯,如何进了办公室……

    这一鞭子抽得又狠又意外,令得乍听到消息的曹大鹏都有疼痛感,心里清楚白钰在骂槐指桑。

    上次大会白钰当众部署一系列矿务方面工作,明确要求每周汇报进度,虽没明说但作为主管矿务副市长应该牵头组织。可说实话曹大鹏对包括筹建矿石交易中心等带有抵触情绪,手里事情一多便把每周汇报的碴儿忘了。

    想了想,曹大鹏拨通电话故作关切地说:“老阮是不是挨批了?矿石交易中心筹办工作进度迟缓不能怪你嘛,总有个逐步认识了解的过程;撤并矿区学校需要教育局通力协作……教育局催过好几次了?哦,哦,这么说有点被动,会不会教育局告的黑状?我要跟谢市长理论理论……还有时间,赶紧组织人手拉个提纲出来到我这儿过一下,同志们达成共识免得晚上口径都不一致……”

    曹大鹏防止阮辛被白钰打懵了,晚上汇报时撇开自己,无论进展和方向如何,自己肯定要全程参与。

    就在矿务系统高层领导们为晚上汇报材料绞尽脑汁时,白钰带着计名琛、晏越泽来到石塔山管委会。

    管委会书记利橄正与两位矿井投资商洽谈合作事宜;主任解小英召集几家矿井承包商讨论压缩产能、撤并亏损矿井等问题。见到白钰到了都赶紧放下手里工作陪同来到中会议室,先坐下打探来意。

    因矿井爆炸停掉整个管委会班子;同样矿井爆炸新接替班子却安然无恙,东峰山矿区教训提醒七家矿区,在这位作风狠辣的市长面前要小点心,他可是说翻脸就翻脸。

    甫一落座,白钰和蔼地问:“今天没啥事儿,主要过来走走看看。绿化办哪位负责?叫过来谈谈。”

    解小英道:“向白市长回报,绿化办日前已经成立,暂时由管委会班子成员荣忻主任负责。”

    荣忻是主管矿区后勤保障、安全、基建等工作的副主任,兼绿化办主任正适合。

    “关于石塔山绿化队筹建问题,我向白市长回报两点,”荣忻有条不紊道,“第一点保证月底前机构设置、人员配备、分工安排等所有基础性全部到位;第二点保证严格按照白市长要求的,绿化队、养护队队员原则上由三年内即将退休矿工及轻微疾病等矿工组成,年收入不低于矿区平均工资!”

    白钰满意地点点头,又问:“关于优化矿区环保指标、改善提高矿工生活条件等方面,目前有什么举措?”

    利橄笑道:“巧了,今天我和小英主任就分头推进这些工作——我考虑在各矿井强制性安装废气和污水处理系统;小英主任分批调研各矿井盈亏情况,考虑对由盈转亏连续三年赤字的矿井动刀子;矿区学校撤并工作、医院扩建工作都在具体落实当中,月底管委会将正式向白市长、市里提交汇报材料。”

    “前期会议精神都传达到矿区中层吧?”白钰问道。

    “当然当然,”利橄郑重道,“昨天上午管委会党委专门传达部署白市长讲话精神,要求各单位各部门及时贯彻落实,这个都有会议纪要的。”

    白钰朝墙上挂的管委会机构设置和岗位职责图瞟了一眼,道:“请综合办、社保处、矿区管理处三个部门负责人带部门会议记录过来。”

    在场都心头一紧,暗忖今天市长过来果然找碴的,没找到管委会***的碴,继续找中层干部的碴,不晓得哪个倒霉蛋要撞到枪口上。

    三本会议记录平摊在白钰面前,三位处长战战兢兢看着市长都有种不祥的预感。

    翻了翻,白钰表情冷了下来,道:“我在东峰山矿务系统大会上要求及时传达,石塔山管委会虽然晚了一天也算传达到位,但你们三个处室都没传达,什么意思?要不要我解释‘及时’二字的含义?!”

    利橄赶紧半劝半拉地责怪道:“你们这些同志死搬硬套,要求‘及时’就必须及时,非得等每周固定学习时间吗?”

    暗含的意思是中层干部为避免过多占用工作时间,都利用每周雷打不动的学习时间传达部署各种文件、材料、领导指示等等。

    白钰恍若不觉,拍着三本会议记录道:“为什么强调及时?在八家矿区当中石塔山管委会动作恐怕已算快了,可到今天为止会议精神才传达到中层干部一级,矿区机关人员都还不知道,更遑论各矿井矿工!机关处室职责是什么?上传下达是最基本的,可惜事实上是上传下不达,我们的信息流转机制出现了严重断裂!”

    说到这里他一掌拍在桌上,把所有人吓得心头乱跳。偏偏白钰又停下来,会议室里死一般寂静。

    三位处长的脑袋快垂到胸口,汗流了一身又一身,自知今天大祸临头。

    足足停顿了半分钟——在所有人看来比一个世纪还漫长,白钰才继续说:

    “鉴于三处室负责人极其不负责的工作态度以及失职表现,我向石塔山管委会建议给予组织处理并调离原岗位!”

    利橄真是啼笑皆非,连忙道:“管委会将根据白市长建议对三处室负责人严肃处理,以惩效尤!”

    “卟嗵”,话未说完社保处处长当场晕倒,解小英使个眼色让秘书们将他以及另两位处长都弄出会议室。

    不能不说白钰这一招玩得很绝。

    石塔山矿区管委会是副厅级建制,书记、主任享受副厅待遇;其他班子成员均为正处级;各处室负责人则是副处职。按组织体系和程序,副处职干部任免应该提交市委常委会讨论研究,但矿务系统半官半商的特殊形式决定其相对独立性,一般来说中层干部都由矿区管委会内部决定,在市委组织部备案即可。

    反过来说,市长并不能直接任免矿区中层干部,否则要被指责“手太长管太宽”。

    所以白钰口头建议,利橄和解小英岂敢不重视?他不能直接撤中层干部职务,却有办法管委会领导,东峰山矿区班子不是被一锅端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