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第0838章 你直接整出个重生计划?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第0838章 你直接整出个重生计划?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新的一天。

    赵学延正在坐诊时,送走一个乙肝患者,就见一对青年男女走了进来,女子都顾不得落座,紧张开口,“赵医生,肺癌晚期还有的救么?哪怕多拖一些时间,能多活一两年也好。”

    “我今年大三下半学期,明年就毕业了,我妈妈现在最大心愿就是能活着看到我毕业。”

    赵总看着对方熟悉的面庞,打量她两眼才开口,“要看具体情况,晚期癌症,拖的有点太久了,并发症多么?她人在哪?”

    女子急急道,“石城,若是能有希望,我会打电话让我爸把她尽快送来。”

    赵学延点头,“行,那你让患者来吧,既然不是你自己看病,今天就先登记下住院手续吧,争取让她来了后直接住进二楼。”

    当陪诊的医生和护士登记信息时,他才知道眼前的女子叫王小灯,复旦大学大三生,重病的母亲是冀省人叫董桂兰,职业是石城一个高中老师。

    陪着王小灯一起来的青年是她复旦大学的学长杨阳。

    赵总表情有点微妙,在登记完信息,两人道着谢要退走时,他才开口,“王小姐,我看你气色也不怎么好,来都来了,要不要帮你自己诊下脉?”

    王小灯一愣,而后杨阳急了,“多谢赵医生,小灯快坐下。”

    等她坐下,赵总把脉那一瞬间,就

    “叮,签到王小灯成功,奖励神通劫后余生,宿主可以随时领取。”

    劫后余生,神通发动需要消耗人道功德,效果下目标可以在地震、海啸、龙卷风、暴雨、泥石流等等各式天灾下,侥幸逃生。

    但附加效果则是两个发展方向,一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劫后顺风顺水,步步繁荣,第二是ptsd困扰终生,精神障碍如影随形,活的可能比死去还更痛苦。

    两种发展方向,都在赵学延意念选择下起效。

    还有神通可以领?眼前这脸熟的女大学生,不就是唐山大地震故事里那个女主万小登么,十几年前天灾来临,生父为了救妻儿死去,她和双胞胎弟弟万小达一起被压在废墟下。

    当时天灾后,需要被救援的人太多太多了,时间太紧破,压在万小登、万小达姐弟上方的废墟太大杂物太多,难以妥善清理主要是救她们姐弟若用去太多时间,其他等待救援的就随时可能死掉更多人。

    所以,这对姐弟的母亲李元妮就面临了二选一,双胞胎姐弟只能救一个的选择,李元妮不想选,她犹豫哀求中,由邻里街坊组成的救援队伍为了和死神赛跑,都打算在她做出选择前,先去救援其他人了。

    李元妮这才悲痛的选了二选一,救儿子万小达。

    二选一,是万小登、万小达姐弟两个亲耳听着的。

    等万小达被就走,还在救援过程伤了右手,从小时候就成了右手残疾人,万小登却在随后的时间里,又被其他救援队伍救出来了。

    然后被母亲选择放弃救她的事打击的有了心理障碍和阴影,没在灾后回家,而是回废墟选了一张全家福照,跟着收容所的老师董桂兰走了。

    这一走就是几十年直到她大学毕业,结婚乃至留阿妹家生女等等,一辈子都困在ptsd的精神折磨下。

    她恨生母李元妮,李元妮则逐渐发现女儿没死,一辈子想着找到万小登,向当初她做出的二选一选择道歉什么的。

    亲弟弟万小达,同样有很大的心理创伤,毕竟天灾来临前,他和双胞胎姐姐感情一直很好,他也亲耳听到母亲在死神威胁下,二选一选了他,放弃了姐姐,这种心理创伤怎么说呢

    要比万小达七岁就因为灾难导致右手残疾更痛苦的多。

    李元妮、万小达想找人,万小登也一次次偷偷去看过他们,偷偷祭奠过生父,去墓前缅怀等等,但一次次避开母亲和弟弟。

    也是直到这辈子快结束了,李元妮都老年痴呆逐渐记不起很多事了,才回去相认。

    就因为ptsd的折磨,一家几口都没少被折腾,被坑来坑去。

    她也是跟着养母董桂兰从唐山去了石城生活,才从万小登改名为王小灯,养父姓王,王德清。

    猛一看,万小登或者说王小灯,一次次避开生母和弟弟的寻找,纯粹是自作自受才引起了一次次悲剧但,七岁女孩在死亡面前,被母亲放弃生命,还有天灾的各种恐怖景象,这引发的ptsd,有时候比战场上的ptsd都不好形容。

    一次次战争后,连很多杀人如麻的老兵都扛不住这ptsd,从而各种酗酒、抽麻嗨粉甚至自残、自杀来寻求解脱。

    就说一次南越战争结束,多少阿妹家老兵都被ptsd坑的欲仙欲死。

    眼前这姑娘各种“作”,猛一看很无语,但只有其经历真的降临到旁观者身上,旁人才能体会到什么是精神障碍和折磨。

    脑海中闪过大量思绪,赵学延诊断过程也没拉下,望闻切后,果断道,“你有很大的精神创伤,导致经常被噩梦困扰,甚至会梦游、被精神创伤刺激的晕厥”

    “具体是什么精神创伤或经历我就不问了,等下给你开几幅汤药好好养下神。”

    王小灯惊讶道,“赵医生,这你都能诊断出来,太”

    不过赵学延表现的越是神奇,她对于能否让养母多活一阵子的希望也就越大了。

    真的是,虽然被王德清和董桂兰收养了十几年,可十几年来,不管那对夫妻对她多好,她都一直没能当面叫董桂兰一声妈。

    猛一看不孝到了极点。

    归根结底,还是十几年前的大灾难降临时,亲生母亲二选一的选择,选弟弟生,选她在废墟下等死。

    这精神刺激太恐怖,让她对母亲这个概念都产生了极大的阴影和恐惧感,才没对董桂兰叫出口,可突然的,原本也不老的董桂兰就癌症了,没多少时间可活了。

    她在刚考上复旦时,来报到前就知道了董桂兰有肺癌,那时候就被打击的很崩溃,不过及时化疗,肺癌也并不是不能拖延死期。

    拖到现在,石城那边的医院也宣告尽力了,尽量让董桂兰完成些遗愿遗憾什么的,就好。

    她之前在老家时,已经打算请长假,一直陪在董桂兰身边的,还是电话里意外得知,南都有个神医,能让被省医院之类放弃救治、等死的癌症患者,也能继续调养着活下去。

    这样的等死患者,已经有超二十例,至今还能活着,活着的状态都比医院宣布放弃治疗前好得多,各种症状缓解减轻了许多,才急急跑来南都求医的。

    这年代火车票真的不贵,她从石城直达上沪,一张票十八元。

    就像之前李水花拿着赵总年前送给她的2000元,带着成熟的枸杞和枸杞叶来南都,车票也只是十几元。

    赵学延继续道,“汤药只是治标,让你精神梦魇出现的次数没那么高频率,根本上,还是要你自己看开点,别去一直想噩梦,日常可以多读书、听听音乐、旅游什么的,”

    1991年的复旦大三生,也算比较有前途的。

    被一种病折磨一辈子,有点惨。

    当然,赵学延都刷出来新神通了,估计一点人道功德,都能让王小灯的被ptsd如影随形折磨一辈子,改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状态。

    这不是,暂时不合适么,她从7岁被折磨到大三了,要是一下子突然彻底没了,一点不在意了,王小灯又该疑神疑鬼了,还是先用养神汤药调一调就行。

    第二天傍晚。

    赵学延结束巡房打算下班时,就看到几个医护带着瘦的皮包骨头,也几乎没什么活人气色的董桂兰上了楼。

    简单安排了下入院事宜,他就上手做事了。

    董老师目前的状态,太垂危了,只能先以毒攻毒,缓解下症状再一一镇压并发症问题了。

    三楼手术室,一通忙碌到八九点,他才让护士送人去病房了。

    说起来他的诊所二楼住院部,总共也才200多平,分割成了一个护士台还有住宿的小房间、开水房、卫生间、垃圾储物室,八个病房,小病房就十几平,自带一个独立卫生间,大病房也才三十多平。

    不过住院部的病床基本就没空过。

    走一个来一个无缝衔接不说,走廊里打地铺的人也不少,那大部分是患者家属。

    三楼也是200多平,除了有赵总的办公室、卧室厨房外,哪怕加上存放中草药的药房,依旧有空余,全科室手术室就安排在三楼了。

    当赵学延站在诊所门外,喝茶的时候,就见王小灯和养父王德清提着果篮和一些盒饭走来,两人都是激动的打招呼,“赵医生,太感谢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表达的”

    他们才从外面回来,之前手术室外,王小灯是一直等着,王德清中途去买东西的,已经电话联系过,得知手术很成功。

    有这一次,至少能缓十几天,不用等着随时就死的结局了。

    赵总摆手,“不用,你们的情况还不错,有公费报销就医费用,留一个人陪护,另一个其实可以回老家,或回学校。”

    “实在放不下心,暂时找个地方租下来也行。”

    他做这些是小事,也没放在心上,不过患者家属类似情况他遇到的太多了。

    说话中,一辆大奔从远处驶来,停车,项北方一脸兴奋的走来,笑道,“小赵,打听清楚了,史密斯和山姆应该会被判几十年,以后入狱应该就在南都,你问这个做什么?”

    赵学延笑道,“你是体面人,能不能发点力,让这个审判流程走快点,然后帮我介绍几个监狱体系的大佬?”

    项北方好奇道,“这是什么意思?你想做什么?”

    赵学延痛快解释,“你知道我这里是医院,目前还住了很多病患呢,都是重症,比如有个心脏病患者,我现在虽然吊着,可他的情况若想彻底根治,换心手术是比较治本的。”

    “但没有心脏来源啊,史密斯有心脏病不说了,但山姆的心脏还不错,等他进去了,我可以和他好好谈谈,看他愿不愿意捐献器官来动手术。”

    “如果山姆进去后,愿意捐献,那帮助的人就多了,不管是心脏,还是肺、肝、肾、眼角膜等等,能帮好多个病患,拯救好多个家庭的。”

    “也不止山姆,我若是认识一些监狱方面的大佬,能有机会去监狱里多和一些囚犯谈心,聊天,指不定还能发展出很多个好心人,自愿加入器官捐献活动里,这意义就太大了。”

    “普通罪犯也就算了,但是如人贩子类,那些人活着都是浪费空气,还不如自愿捐献器官,获得身躯和灵魂上的另一类新生、重生!”

    “这事有难度,但大家都是文化人,万一谈着谈着就成了呢。”

    正好奇的项北方笑容逐渐僵硬,然后上下打量赵学延几眼,猛的打了个哆嗦,讪笑,“你开玩笑?”

    真是活见鬼,明明赵医生就是年轻帅气本事大,靠着外貌能把软饭硬吃,比如他妹妹就

    靠医术,活的也会很潇洒。

    但大晚上的,你突然谈这个话题?这是要把山姆拆了?你还能笑的这么淡定,灿烂?

    你是魔鬼么?!

    他是接到了电话,赵医生请他打听一些事,也不是白打听,会给他报酬,比如张二青上次请他出手调查收拾赵学延,就给三万块呢。

    打听出消息,你给我来这个??

    项北方觉得这夜空突然有点冷时,赵学延倒是递出来一支雪茄,“我这是计划,能不能成功不好说,但这种好事,去试试就是希望啊。”

    “山姆都三肢粉碎性骨折了,还要坐牢几十年,活着都是折磨,万一他想不开自杀了,自杀前留下什么遗书,愿意把器官捐献出来,帮助重病患者获得新生,他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存活在人间。”

    “这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么?”

    项北方皱眉道,“不对,山姆不是肾亏么,肝其实也不太好?你上次都说,因为这些问题都快引发冠心病了。”

    赵学延摆手,“这个问题不大,可以养好的,他只是虚和亏,我搞点汤药再请人照顾下,能养回到健康程度,到时候再移植就行,那和肾衰竭、肝衰竭之类都不是一个性质的事。”

    “不影响的。”

    项北方眉头皱的更深了,再看看左右,然后突然尬笑着对王小灯招手,“美女,你好漂亮,有没有荣幸认识一下?”

    “你们这是提的盒饭?没吃晚饭啊,要不咱们坐一起吃点?”

    好好一个山姆,三十来岁的阿妹家白人,大骗子,骗吃骗喝混的风生水起,是怎么就突然可能自杀,再自愿捐献器官了?

    还特么要在自杀前,先把亏虚的肝肾养回来?养成健康强健状态?

    他知道,就算山姆坐牢,三肢粉碎性骨折,受不了打击真有可能自杀,但这不是赵医生如此云淡风轻、平静的讲述这种可能的原因吧?

    他有种毛骨悚然感。

    小赵长这么帅,怎么会干这种事?而且他语气口吻真的太淡然了,他怀疑对方对着他笑,是不是也馋上了他的心肝脾肺肾!

    大晚上你讲这个,太不合适了吧?

    在他懵懵的转移话题时,王小灯也懵逼的看看老项,再看看赵总,僵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反应。

    赵学延则是开口道,“王先生,王小姐,董老师随时可能苏醒,你们还是去病房等着吧。”

    王德清和王小灯如蒙大赦,跑着走人。

    其实他们正激动感激赵总呢,激动的想下跪道谢,想哭就突然听到这些独特的信息交流,心脏一时间有点受不了那澎湃的冲击力。

    这两位一走,项北方都打个哈哈,也要走。

    赵学延抓住项北方手臂道,“别急着走啊,你还没答应帮不帮我介绍熟人呢。”

    项北方连连点头,“帮,我肯定帮,而且免费不要钱的。不过这么医学的事,具体过程你就别告诉我了,刑不刑,赵哥?”

    他也回过味来了,好像外科手术专家,面对手术类的事,心态和大心脏,真和普通人不一样,换了另外的资深外科大牛来,谈起这类事,可能会和赵学延一样平静。

    但他是普通人好不好!

    他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纨绔二代,不想掺和这么医学的话题。另一方面,赵学延竟然想和监狱打交道后,从里面寻找大量、更多的可能会自杀的山姆诈骗犯?

    这就算是正经的资深外科医生,也不会有这样的脑回路吧??

    逃也似的离去后,开着奔驰都跑路了几条街,项北方才抓出大哥大,打给了项南方,接通那一刻,他精神都有些恍惚,“南方啊,不是当哥的想找事,我是想告诉你,你认识的赵医生,似乎有点不像我们表面上认识的那样肤浅。”

    “我有点不看好你们两人能在一起的,你要好好重新考虑下啊。”

    这话一出,对面的项南方直接嗔怒,“神经病啊你,没吃药?”

    吐槽结束项南方直接挂了电话。

    项北方,“”

    神经的不是他,而是赵医生有问题,人贩子就算该死,但法律都没判那么严重吧,你直接整出个重生计划?只要不是傻子,谁会愿意自杀?听你安排?

    可他觉得之前讲那些的赵学延,不止语气口吻平静,还有种奇妙的自信心和掌控力似乎真有人会像他说的那样做??

    这个就不止涉及到了医学问题了吧。

    晨阳初升。

    项北方带着项南方一起抵达赵氏诊所外时,还没下车就看到赵学延正在热情的和几个人握手,交流。

    项南方忍不住吐槽道,“我说项北方,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人家赵医生正忙着呢,你天天瞎混也就算了,非拉我来一起打扰他,合适么?”

    项北方狂翻白眼,“不是,我都说了,我们以前认知中的小赵,可能真的太肤浅了,还全部停留在一个稍微有钱、医术很强很神奇的帅气医生的表面,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今天带你来,就是让你旁观下,他有些方面”

    “算了,下车,咱们去谈,要是你觉得没问题,我今天就给他介绍一个狱长。”

    下车后两兄妹隔着远远的,就开口招呼起来。

    赵学延一看,也笑着松开身前中年的手,热情道,“老项来了,我拜托你的事,有结果了?”

    项北方笑道,“有,有,不过你现在正忙?方便么?”

    赵學延大笑,“方便,我来给你们介绍,這是来自港岛的李總、刘医生”

    “简单来说,李总和刘医生,是来和我一起运作让一些病患去港岛求医的事宜的,目前港岛更发达一点,那边的人们思想也就跑的更快一步。”

    “等下我会联系几家南都医院,统计下有多少病人急需要器官移植,却没有等到器官源,然后和港岛方面對接一下,去南下手术。”

    “这件事里李总出了大力啊,就是他的团队一直在向市民科普器官移植的好处,才说动了不少市民自愿在各种意外、以及其他严重问题后,愿意捐赠器官,惠泽他人。”

    项北方震惊,“啊,这就开始了?”

    项南方也是一边震惊一边激动,“这是大好事啊,港岛那边能开看的好人这么多么?”

    1991年的地球范围,能愿意在身亡后捐献器官医治他人、陌生人的,绝对是思维超前的人。

    赵总微笑点头,“多亏了李总和刘医生他们的团队,这世界还是好人多的。”

    项南方继续激动,开怀,她也是正经的名牌大学毕业生,思想见识肯定走的更快一些。

    项北方则是看看李总,总感觉这位李总有点草莽味、一方大亨的狠辣气息,哪怕对方已经在尽可能收敛,尽量在展示彬彬有礼的一面了。

    还有,李总此刻面对赵学延的态度有点像是,熊孩子遇到了严师或慈父的拘束紧张感。

    南方妹子混的是校园、初入职场因为家庭因素,也不会轻易被乱七八糟的事情困扰,阅历还是在初期,可他是混社会想方设法捞钱的二代啊。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