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将军好凶猛 第一百一十七章 敌意难揣

将军好凶猛 第一百一十七章 敌意难揣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除了需要考虑淮南战局失利之外,除了需要考虑许昌集结之敌随时有可能大举南犯之外,河洛之敌于这个冬季出乎意料的大举东进,这点也同样需要引起注意。

    难道说曹家在楚山手里吃亏太大、太惨烈,结下太深的血分,令曹师雄一意孤行,执意要先攻打汝州,打通往东进攻楚山的通道?

    事情真要如此,那就简单了。

    徐怀眼睛微微眯起来,盯着广成驿以西的连绵敌营,曹师雄很显然不仅希望将左骁胜军主力吸引到广成驿一带来对峙,应该也很希望楚山派出精锐兵马增援广成驿。

    徐怀要是手里能多两万精锐战卒,或许不会管河洛敌军手里到底藏着怎样的底牌,都不惧再次出手收拾曹师雄这孙子。

    不管什么阴谋诡计,最终还是要凭借实力说话。

    现在楚山在西线的精锐兵力实在太捉襟见肘了,岳海楼、木赤也不是任人拿捏、吓唬的软杮子,还可以一再用疑兵之计欺之?

    徐怀沉吟再三,跟杨麟建议道:“不仅广成驿难守,杨侯或许要考虑放弃汝阳、嵩县。曹师雄这一次来势有些凶猛,我也看不透他……”

    虽说从广成驿撤兵,随着河洛敌军的东进,汝州州治梁县与汝阳、嵩县之间的联络就会被占绝对优势的敌军切断,但通常说来,汝阳、嵩县两城都位于伏牛山北麓的群山环抱之中,据险易守难攻,敌军付出数倍的伤亡都未必能强啃下来。

    通常说来,汝阳、嵩县的守御,不需要担心太多。

    然而这一次曹师雄来势太凶,徐怀多少有些看不透,便建议曹师雄宁可先放弃掉汝阳、嵩县,将有限兵马都集中到梁县拒敌。

    春后汝颍滍澧等水势大涨,伊水同样会洪水滔滔,到时候京西之敌被挡在颍之外,河洛之敌南下联络汝阳、嵩县不便,楚山腾出手来与左骁胜军一起收复汝阳、嵩县两城,不会是什么难事。

    “哼……”

    徐怀的建议却是叫杨麟身边有将领感到不满,轻轻哼了一声。

    徐怀目不斜视,似乎没有听到这一声冷哼,周景站在徐怀身侧,拿余光瞥了那武将一眼。

    徐怀的建议或许是善意的,但在汝州一些将领眼里,放弃汝阳、嵩县,将兵马都集中到梁县,相当于放弃汝州大部分地区,纯粹变成替楚山守西大门了。

    近一年来,周景并没有干坐在舞阳或者召陵,等着下面人将情报搜集过来,而是多次亲自潜往嵩-箕(嵩山)诸山及河淮等地联络义军及形形色色的抵抗势力。

    这些义军及抵抗势力,伸手向楚山讨要钱粮兵甲者甚多,但楚山建议他们进行整合,或转移到山区以便有利于游击作战,却大多敷衍、拖延。

    这些人的心思,周景也都揣摩清楚,暗感杨麟麾下诸多将领,以往并肩作战,或许与楚山关系和睦,但涉及一些敏感事,心思或许与他之前所接触的义军将领,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甚至往深处想,左骁胜军的前身就是乃是蔡州军,大部分将卒都是从蔡州招募的义勇,他们或许觉得楚山在舞阳、叶县、召陵、襄城等地驻防,有鸠占鹊巢之嫌,朝廷应该将这些原属于蔡州的城池,划由左骁胜军的防御?

    想到这里,周景也只能默默的看着杨麟,看他如何取舍。

    杨麟年纪未及五旬,但两鬃已染霜白,瘦脸枯皱,透着沉毅气度,他严厉的盯了身旁毫无城府、流露不满情绪的将领一眼,声音沙哑的跟徐怀说道:“曹贼来势汹汹,多半还是有些倚仗的,但轻弃汝阳、嵩县,左骁胜军也难对陛下、胡相交待……”

    见杨麟如此说,徐怀也不再多劝。

    杨麟身为一路之主帅,自有主见,楚山对汝州无节制之权,此时力有未逮也无力兼顾汝州的防御,确实不宜太多指手划脚,说道:“杨侯倘若决定撤军,宜早不宜迟,我可以替杨侯在此多守一日,我却要看看曹师雄是否可敢多送几颗人头过来!”

    “多谢徐侯义助!”杨麟朝徐怀举礼示谢。

    左骁胜军在广成驿的伤亡太惨烈,敌军兵锋又盛,没有精兵强将殿后,想要从容撤退不是易事。

    徐怀所率领选锋军五百精锐,作用不可能是无限放大,但将卒的体力、意志此次正处于巅峰,一两天内遏止河洛之敌东进的锋芒,还是容易办到的。

    杨麟对其子杨祁业说道:“你即刻整备伤病,直接撤往梁县,以后梁县便以你为主……”

    听其父杨麟着他率部撤往梁县为主将,杨祁业叫道:

    “孩儿愿去汝阳!”

    “河洛之敌来势汹汹,我们放弃广成驿,往东直至梁县城下皆是宽谷,可使敌军长驱直入——守汝阳,还需要守住紫逻口,以兵锋威胁敌军侧翼,令其难对梁县从容用兵,你还锤练,才能接下这担子!”杨麟说道。

    见杨麟都决意亲自率精锐驻守汝阳,徐怀更无话可说,当下就商议起殿后的作战细节安排……

    …………

    …………

    暮色渐浓,云天似被大火点燃一般,大片涂抹瑰丽的霞彩,曹师雄、孟平等将站在一座平岗之上,也将左骁胜军在灵台山及广成驿以南的营地尽收眼底。

    大量的民夫以及州兵装束的兵卒开始在后营集结、整顿车马,这显然是准备连夜撤退了。

    “……杨麟这厮要逃,我们速速点齐兵马夜战突营,定能大溃南军!”曹成紧紧拽住刀柄,振奋叫道。

    “沉住气!”曹雄师睁了侄子曹成一眼,沉声说道。

    “都说徐怀勇猛敢战,又善用奇策,还以为他会集中精锐,与杨麟会和先来狠狠的啃我们一下呢?没想到他都亲自赶到广成驿了,竟然还能沉得住气!”孟平挠着满脸的络腮胡子说道,“当年在云州,还真是小瞧了他!要是当初果断一些,也不会留下这么大的后患!”

    孟平一直以来都是曹师雄依为左膀右臂的大将,在朔州时地位就不比曹师利稍低,但有时候就是阴差阳错,几次都是曹师利与楚山军交锋,最终连曹师利他自己都是折在楚山军之手,孟平却始终没有机会跟楚山军交过手。

    曹师雄握住刀柄的手背青筋微微跳动,似在极力压制内心的仇火,沉声说道:“此厮年纪如此之轻,用兵已在其父之上,乃南朝诸将最具名将之姿的人物,哪里是那么好相与的?不过,南朝溃烂之局难成,掣肘极多,此厮再强,一支独木又能支撑多久?”

    “伯父,南军伤亡惨重,其援兵不足千人,绝非我们敌手,实乃一击溃之的良机啊!”曹成不甘的叫道,他还是想着率精锐趁夜突营。

    “杨麟要撤,就让他们撤去,我们照着既定的策略,一步步去打,”曹师雄按住曹成的肩膀,说道,“莫要以为我不想立报血仇,但越是这个时刻,越要沉得住气!你不要以为这厮立下那么多的战功,都是侥幸?很多时候不能急于求功,你还缺锤炼啊!”

    孟平看了还满心不服气的曹成一眼,问曹师雄道:“这厮刚到广成驿就敢亲率突骑前阵驱驰杀戮,督帅你说他会不会替杨麟断后?”

    “多猜无用,倘若是此厮断后,你以重兵围驱之,不要与他死战便是!”曹师雄说道,“二皇子也已经下令给京西四州总管府,这个冬季对楚山军围而不攻,只求将其死死拖住,务必令其无法脱身。我也想看看,南朝各地战局糜烂,唯楚山军完好无损、独善其身,南朝诸将心里会作何想!老古话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们也要善用南朝内部的力量,不要一味蛮干……”

    “待我们在紫逻口外扎下大营,从容拿下汝阳、嵩县,而三皇子又顺利攻入淮南,使楚山三面受敌,到时候我就想看这厮是不是真有三头六臂应付得我们三路大军围攻!”孟平也拍了拍曹成的肩膀,说道,“大仇拖一年半载再报,不迟的……”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