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一节 真是伤脑筋

仙都 第一节 真是伤脑筋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路向东,越过莽莽群山,越过断崖峰和蛮骨森林,魏十七按下飞剑,降在空竹山苍龙洞前。

    飞剑迅捷,来早了一步,空竹山空无一人,放眼望去,草木枯败,山岩突兀,到处都弥漫着沉沉死气。

    烈日炎炎似火烧,魏十七躲进苍龙洞,浸没在阴影中闭目养神。待到暮色四合,他到山林之中猎了头野猪,洗剥干净,架在篝火上慢慢烤着。

    都是年轻时做熟的活计,他不以为苦,反觉得是难得的消遣。

    山林之中找不到食吃,野猪的日子也难熬,肉不够肥腴,瘦,且硬,不中吃。魏十七不挑剔,拣争气的肉吃了大半,仰面躺在岩石上,望着漫天星斗,想心事。

    都说人临到老了,会不自觉地缅怀往事,魏十七觉得自己也有这样的趋势,莫非是末日逼近,时日所剩无多的缘故?

    他的往事,是关于另一个世界,另一座城市,另一种生活,无关风月,也无关得意失意,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看书,生活。

    躺到中夜时分,一道白光自东而来,到空竹山放慢遁速,徘徊数圈,降落在苍龙洞前。

    如意飞舟载着卞氏姐妹,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魏十七起身迎上前,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卞雅忽然抬起头,双眸闪亮,纵身扑入他怀中,紧紧抱住他的腰不肯放手,嘴里呢喃说着什么,一句都听不懂。

    “小孩子不懂事,让师兄见笑了。”卞慈有些尴尬,拉了妹子一把,卞雅理都不理,一个劲把头埋在他胸腹间,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

    阴锁从沉睡中苏醒,欢喜雀跃,这份源于本性,不带任何杂念的欢喜也感染了魏十七,他伸手抚摸着卞雅的秀发,微笑道:“无妨。”

    卞慈望着妹子,掩饰不住艳羡,她虽能透过“同心功”操纵山河元气锁,但这件先天至宝终究是属于妹子的。没有妹子,掌门根本不会看重自己,连涛山上,也不会有她的立足之地。她之所以有今天,完全有赖于这个一忽儿清醒一忽儿迷糊可怜可叹的小妹子。

    魏十七任其亲热了一阵,轻轻拉开她的手臂,弯腰将她抱起,放在自己肩头,卞雅“咯咯”笑着,像一只小猫,开心之极。

    “上一次见面,她好像还没这么黏人。”

    卞慈凝神看了他片刻,面露欣喜,道:“阴锁通灵,心意相接,恭喜魏师兄功告圆满。”

    “虽然慢了一步,总算赶上了。”魏十七心下了然,飞天梭终非藏雪剑丸可比,阳锁通灵已久,阴锁瞠乎其后,若无九黎传授的秘术,卞雅断不会跟他如此亲昵。

    卞雅抽了抽鼻翼,嗅到野猪肉的焦香,含含糊糊道:“我要吃肉!”

    魏十七将她抱下肩,从篝火的余烬上取下野猪肉,掏出溺水匕,削去焦硬的表皮,片下熟肉,夹在拇指与刀刃间递给卞雅。

    卞雅拈一片,吃一片,不亦乐乎,吃了十来片,也就饱了,这才记起姐姐,双手捧了肉片,送到卞慈跟前,笑靥如花,道:“姐姐,吃这个!”

    卞慈怔了怔,鼻子一阵阵发酸,热泪盈眶,她拈起一片熟肉放进嘴里,掩着口鼻咀嚼着,偏过头去偷偷抹眼泪。这些年妹子越发浑浑噩噩,很少有这么清醒的时候,莫非是遇到了魏十七的缘故吗?心酸之余,她忽又生出了希望。

    魏十七待她情绪稳定下来,道:“歇一晚,明早再动身,如何?”

    卞慈有话跟他说,正中下怀,点头道:“好,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

    魏十七熄了篝火,和衣躺下,拔了根草茎叼在嘴里,卞雅蜷缩在他身旁,双手抱住他的胳膊,鼻息沉沉,竟睡着了。

    卞慈双手抱膝坐在一旁,温柔地望着妹子,眼波流转,低声道:“难得见她睡得这么安稳,看得出,她很喜欢你。”

    魏十七道:“是阳锁通灵,让她这么觉得的,并非出于本意。”

    卞慈幽幽叹了口气,道:“师兄有所不知,她……恐怕没有本意。”

    “嗯,是怎么回事?”

    “师兄不是外人,我也不瞒你,卞雅她继承了睚眦的血脉,侥幸熬过第一次觉醒,可惜魂魄受损,偶然才清醒一阵,多数时候……要么浑浑噩噩,要么喜怒无常,让人很是伤怀。”

    魏十七早觉得她不大对劲,没想到是魂魄受损所致,天下无药可救。他问道:“那她是怎么祭炼阳锁的?”

    卞慈将师门所传“同心功”说了几句,一说,魏十七就明白了,这不就是比茜和亚莉斯亚嘛,果然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她大为诧异,如此隐秘的功法,魏十七听了开头,就知道结局,莫非他是生而知之的奇才?

    一时也来不及细想,卞慈道:“卞雅病在魂魄,无可逆转,只会一日/比一日糟糕,这些年,她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像一具行尸走肉,也只有遇到你,才这么开心。我知道,她是……真的开心!”

    闻弦歌而知雅意,魏十七顺着她的话锋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能不能……请你陪在她身边,不要离开?就让她跟着你,就这样……开心下去?”

    太一宗与昆仑派乃是世仇,卞慈此举殊为不妥,但连潘乘年都救不了卞雅,做姐姐的病急乱投医,也情有可原。

    魏十七摸摸卞雅的头发,见她睡得安稳,嘴角淌出一丝水迹,心道:“这是天意!”

    “魏师兄,求你了,求你帮帮她,好吗?”卞慈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仿佛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一根稻草,无论如何都不肯放手。

    “好,就让她跟着我。”

    “谢谢,多谢你了……”卞慈松了口气,双手捂住脸庞,忍不住小声抽泣着。

    魏十七闭上眼睛,身边躺着一个小小的身躯,有些不大习惯,但阳锁近在咫尺,阴锁将欢喜的情绪传递给魏十七,让他对这个小女孩生出莫名的亲切。这么可爱的小萝莉,不顾一切,全身心地依恋他,叫人心软,不是吗?还记得当初送老婆去医院产检,做完b超,陪同的护士长问他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他说女孩,那护士长就不再说下去了。后来果然……

    有个撒娇买萌的女儿,也不错,只是时间长了,有了感情,还硬不硬得起心肠强夺她的身躯,解救阮静?

    真是伤脑筋呀……易看小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