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六十五节 尽人事听天命

仙都 第六十五节 尽人事听天命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年纪大了,腿脚不大灵便,走得慢,还难免有些啰嗦,乌管家一路走,一路絮絮叨叨,问得魏十七差点答不上来,好在他早有准备,把自己的来历编得滴水不漏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算胡混过去了。

    姓名:韩木

    年龄:三百二十二

    籍贯:桃花谷

    出身:噬尾蛇

    职业:猎奴

    履历:三百岁以前,山中修行,不辨日月;三百岁后二十年间,观渊海,沿海岸北上游历,习得俚语;至荒北城,操猎奴之业,独来独往,自得其乐。

    经历单纯,乡下人进城,初来乍到,愣头青一个,魏十七把自己塑造成这样的形象,尽可能掩饰破绽,至于能不能瞒过对方,收到效果,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三百年修行平平无奇,妖奴不擅妖术,无非是吞吐天地灵气,打熬筋骨力气罢了,大瀛洲荒山野林每多异种,三拳两脚砸扒下羊鸣,这种程度并不稀奇。乌管家对他游历的生涯很感兴趣,魏十七便详详细细描述了一番南方渊海,狼齿鱼,悫人,海婴兽,这些都是极北之地见所未见的海妖,乌管家听得津津有味,频频捋动山羊胡须,呵呵而笑。

    绕着雪山越爬越高,一路行,一路扯,到最后魏十七搜肠刮肚,都有些词穷了,好不容易才来到上城区一处洞府前,几个花枝招展的侍女屁颠屁颠迎上前,扶着乌管家叽叽呱呱说个不停,嘴甜得都能滴出蜜了。乌管家眉花眼笑,为老不尊,摸摸这个捏捏那个,眯着眼睛挑了一阵,吩咐画屏将魏十七好生安顿下来,莫要怠慢了来客,让人笑话。

    魏十七暗地里松了口气,告辞一声,跟着画屏向洞府深处行去。

    乌管家的洞府温暖如春,甚是宽敞,隔数步便悬着一颗明珠,放眼望去不知凡几,极尽奢华,魏十七忍不住问了一声,画屏掩着嘴不以为然,告诉他荒北城濒临渊海,海中明珠得来甚易,这般大小实在不算什么,族长洞府中有一颗西瓜大的明珠,才是举世无匹的珍宝。

    魏十七想象了一下“西瓜大的明珠”,哑然失笑。

    画屏将魏十七引入一个洞穴,洞顶高高低低垂下十来颗明珠,四壁覆盖着柔软的兽皮,桌椅案榻俱为木制,简洁古朴,虽无繁琐的纹饰,细节处却极为用心,让人挑不出刺来。画屏请贵客安坐,奉上热茶,招呼得甚为殷勤,魏十七喝多了酒,正口干舌燥,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壶茶水,打了个饱嗝,挥挥手命画屏退下,往矮榻上倒头就睡。

    画屏张望了几眼,扁扁嘴,心道,真是个不知情趣的粗人!

    待到翌日清晨,画屏唤了个青衣小婢,提着食盒来到洞口,却听里面鼾声如雷,客人高卧未醒,她也不耐烦久候,命小婢好生服侍,自去寻同伴耍子了。

    魏十七这一觉睡到傍晚时分才醒,睁着眼躺了一会,跳下矮榻,活络一下筋骨,小婢闻声,忙端水奉茶,小心在意侍候着。魏十七胡乱擦了把脸,喝了口温茶,咕咚咽下肚,才发觉小婢捧着唾盂神色尴尬,原来温茶是漱口用的。他呵呵干笑几声,浑不在意,一气喝干了,随手把茶盅搁在桌上。

    睡了许久,腹中颇有些饥馁,那小婢不等他吩咐,乖巧地从食盒中取出酒菜,一壶酒,四碟菜,器物精巧,香气扑鼻,让人食指大动。

    多么熟悉的场景,恍惚间,魏十七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东溟城,置身于沉默之歌,“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往事历历,近在眼前。他随即清醒过来,轻声叹息,妖奴多粗鄙,这些衣食器物,应当是承袭荒北城天妖当年的享用吧!

    正寻思间,脚步声响起,陆崖踏进洞来,神采飞扬,哈哈大笑道:“正惦记着,你倒已经来了!”

    魏十七拱拱手,笑道:“承蒙陆大人看重,敢不从命。”话虽说得客气,行动却没有任何表示,他仍安坐不动,只提起酒壶,为陆崖斟了杯酒,举手示意。

    侍立在旁的小婢暗暗心惊,这客人好大的架子,竟然如此无礼,她战战兢兢瞥了陆崖一眼,见他并无不悦,这才松了口气,对魏十七多了几分敬畏。

    陆崖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回头望了望,皱起眉头,道:“乌管家不是说画屏在这里侍候

    着吗?她人呢?”

    小婢吓了一跳,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哪里敢多言。陆崖冷哼一声,挥挥手命她起来,赶紧去把画屏叫来,那小婢如释重负,忙不迭退了出去。

    陆崖与魏十七一边说笑,一边饮酒,只片刻工夫,画屏便匆匆赶来,脸色惨白如纸。乌管家没有明说,她只当魏十七是雪狼族打秋风的旁支远亲,略事敷衍,并没有十分放在心上,却万万没想到,他竟是陆崖看重的客人。

    陆崖理都不理她,敬了魏十七一杯酒,随口道:“画屏是乌管家调教的侍女,还算看得过去,就赠与韩兄弟暖床可好?”

    画屏听在耳中,如闻惊雷,身躯颤抖,脸白得越发厉害了。

    魏十七微微一怔,不知他为何如此慷慨,按说猎奴哪犯得着如此厚待,莫非是试探?还是昨日狠狠揍了羊鸣一顿,让他动了招揽之意?

    他也懒得多想,管他是什么用意,先收下再说,大老爷们,难不成还怕了一个小小的侍女?他举起酒盅,又敬了陆崖一杯,欣然笑纳。

    陆崖不看画屏一眼,也绝口不提羊鸣的事,只说些极北海妖王的趣闻,七鳃鳗生了九个脑袋,四足海蛇掠过天际,像一条遮天蔽日的巨龙,海河马踏上冰封千里的雪原,山崩地裂,美人鱼蜕去鱼头,现出美女妖娆之色,双腿却化作鱼尾……说到畅快处,拍得桌子砰砰响,碗碟跳动不已。

    酒过三巡,杯盘狼藉,陆崖命画屏撤去食盒,奉上热茶,到外面候着,魏十七知道戏肉终于上场了。

    陆崖啜了口茶汤,开口道:“千年之前,海妖大举进犯荒北城,以海河马、蚩尤二族为首,围攻数月,铩羽而归。”

    /22/22042/inex.hl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