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一百十一节 一根绳上的蚂蚱

仙都 第一百十一节 一根绳上的蚂蚱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魏十七回到云浆殿中,将王京宫诸殿真仙“以下克上”,争夺殿主的前后仔细寻思一遍,并未察觉到异样。餐霞宫主削减二殿,王京宫主擢拔供奉,孰优孰劣,眼下尚难定论,不过这一回温玉卿虽然保住了殿主之位,之后的百余年间若无改观,迟早会黯然退场。

    除非她能找到第二个力挽狂澜的长生子。

    不过温玉卿的境况轮不到他来关心,自助者天助,至不济还有沈辰一。看在傀儡侍女沈幡子的份上,他相助一回,不会再有第二趟了。

    魏十七闭关不出,一壁厢吞服异果,感应命星,汲取星力,一壁厢祭炼六龙回驭斩、天启宝珠和风火金砂,岁月如流,不知不觉又过了百年。这一日,他忽然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似乎有什么厄运徘徊不去,当下长身而起,命阴元儿小心看守浮宫,一拂衣袖,飘然出得云浆洞天。

    他端坐于松木榻上,无移时工夫,金茎露匆匆入殿来,秀眉微蹙,显然遇到了为难之事,不敢自专。

    她敛袂拜见殿主,犹豫道:“殿主明察,数日之前,帝朝华与云兽忽律频生口角,互不相让,以至于大打出手,毁了一处洞府,惊动了宫主,遣座下弟子黄云暮前来查看。殿主闭关不出,黄道友阻止属下入云浆洞天通禀,独自在殿外逗留片刻,即飘然而去。”

    频生口角,互不相让,这不像是帝朝华的性子。魏十七问道:“可知二人因何生出口角?”

    “依属下看来,帝朝华成就了一宗大神通,有意挑衅,借忽律之手试一试威力。”

    帝朝华乃天魔女附体,取走一斛星药,炼成大神通,亦在情理之中。但就算打坏一处洞府,惊动崔宫主,亦不至于令他心神不宁,魏十七又问道:“二人交手,谁胜谁负?”

    金茎露斟酌片刻,道:“云兽忽律吃了大亏,被打得体无完肤,萎靡不振。”

    魏十七“哦”了一声,大感意外,他沉吟片刻,命金茎露请帝朝华来相见。

    等了大半日,云浆殿九门中开,帝朝华轻笑着踏入大殿,满头青丝松松系在脑后,眼波流转,媚眼如丝,流露出天魔女的几分颜色。金茎露一一掩上殿门,背靠门枢,不敢上前去,帝朝华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令她心驰神摇,把握不定,她垂下双眼,深为殿主担心。

    都是那一斛星药惹的祸!

    帝朝华左顾右盼,摇曳生姿,一路行到魏十七身前,也不见礼,食指纤纤抵住下颌,微笑道:“殿主召见,不知有何吩咐?”

    “听闻道友与那云兽忽律交手,将其打伤,可有此事?”

    帝朝华道:“些许小事,也传入殿主耳中——不错,妾身新近炼成了一宗法宝,一来试试威力如何,发个利市,二来取他数滴精血,里外拂拭一番,打磨去烟火气。”

    “忽律伤势如何?”

    “外伤而已,躺上个三五十年也就没事了,殿主若看不过去,不妨赐下星药,助他早日复原。”

    云兽忽律何等强悍,数滴精血,如何用得着躺上三五十年?天魔女有恃无恐,其中定有缘故!魏十七站起身来,绕着她转了数圈,脚步愈来愈慢,帝朝华毫不介意,任凭他仔细打量,掩口笑道:“个儿郎,目灼灼似贼,待怎地……”

    当日星域赌斗,银甲殿杜司陵将一枚天帝孽种投入诸天轮回神木鼎,召出颠倒众生天魔女,孰料帝朝华未能守住不动心,鼎毁人亡,躯壳为一缕神念占据,辗转降临天庭。诸天轮回神木鼎不存于世,天魔女神通百不存一,束手缚脚,迫不得已寄身于云浆殿,甘居魏十七之下,不敢妄言妄为。

    魏十七停下脚步,若有所悟。

    天魔女“咯咯”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可是看出来了?看不出来也无妨!告诉你,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你当了这些年的云浆殿主,独占一座大殿,一处洞天,也该换个人了!”

    魏十七颔首道:“渊海三洲之地的规矩,强者为尊,胜者为王,到了天庭也不用改,阁下尽管出手,若能将我击败,这云浆殿,便让与你又何妨!”

    天魔女伸出食指轻轻摇摆,笑道:“才不上你的当呢!你在这云浆殿中,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万一惹出餐霞宫主,妾身可不是对手……”

    她手中握有余瑶一道神魂,又蒙魏十七暗中遮掩,才瞒过四位宫主,某种意义上,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天魔女之所以突然发难,并非打算掀桌子,只是不满魏十七把持主位,独得好处,有意分润一二。所谓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嚣张一点,顺便出口恶气,这才是她的本意。

    天魔女的心态,魏十七洞若观火,事实上,他对这一日的到来早有防备,诸天神佛,颠倒众生天魔女,岂是易与之辈,吃得住她,如虎添翼,吃不住她,养虎为患,这百年来他孜孜不倦修炼,不敢有丝毫松懈,防的正是她忽然发难。

    旧情难忘,余瑶的神魂固然很重,另一方面,魏十七也是故意留下天魔女这个祸患,金就砺则利,若非天魔女的威胁如芒刺在背,他又何至于一日千里,进展如此神速?

    “阁下既然忌惮四位宫主,那么只分高下,不作生死搏,我若输了,云浆殿主便让与你做,任打任骂,任杀任埋,你若输了,须得种入一道云浆符,听凭吾驱使,再安分上五百年。”

    天魔女笑容一僵,渐渐收敛,她万万没想到,魏十七竟如此果决,似乎稳操胜券,吃定了自己,转念一想,有余瑶神魂在手,即便输了,也没什么损失。俏脸上笑容再度绽放,她扭过头,朝金茎露招招手,道:“小姑娘,来,做个见证,免得你们的大殿主输了不认账!”

    金茎露心头一阵恍惚,猝不及防中了道,怔怔地迎上前,神魂为其所慑,竟迷了心窍,不能自已。

    魏十七摇摇头,金茎露死而复生,道行大损,这些年炼化星药,修炼不辍,毕竟长进有限。正待将她唤醒,金茎露耳畔忽然响起一声清冽的剑鸣,如暮鼓晨钟,“哎呀”一声,顿时清醒过来。

    却是定慧剑一灵不灭,主动护主。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