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六十节 非不愿实不能

仙都 第六十节 非不愿实不能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转轮王彳亍前行,默不出声,身影渐渐淡去,如一缕轻烟消融于虚空中,他胸中似有言语,欲言又止,非不愿实不能,留下一声不无遗憾的叹息。契染掌中握着一枚冰冷黯淡的千枝万叶血气丹,低声自语道:“王上这一道投影……不知是发生了什么……”深渊主宰降临投影,合力驱走西方之主樊隗,扫灭“深渊之子”,待尘埃落定,聚于一处议事,却不知出了什么岔子,闹得不欢而散。契染忍不住看了魏十七一眼,心中猜测,多半是因为他的缘故吧!

    转轮王来不及关照一二,便即散去投影,千枝万叶血气丹耗尽血气,短时间内无法相询,契染沉吟再三,决意速速撤返大军驻地,枕戈待旦,以防不测。他将自己的猜测含混提了几句,正如所料,对方毫不在意,惠无敌安仞莫澜重伤未愈,短时间内毫无威胁可言,至于蓝胡子、李涉江、邓剥、松千枝之辈,纵有恶意,又能耐他何?

    既有如此心气,如此底气,契染也就放下心来,他最担心的反是魏十七以避祸为由,暗中远遁,误了王上的大事。

    折返驻地后,契染厚着脸皮索借血气,赌咒发誓,敲钉转脚,许下日后加倍厚偿的承诺,魏十七取出羊脂玉瓶,随手转借与他,对“加倍厚偿”什么的毫不介怀。契染取回羊脂玉瓶,匆匆告辞而去,寻了个安稳的所在,命仓谷糜华隆头率重兵重重固守,围得水泄不通,居中方圆半里之地,布下血气屏障,暗伏杀机,任谁都不得靠近。

    一切布置妥当,契染盘膝坐定,将一颗千枝万叶血气丹置于身前,悬于空中,载沉载浮,色泽晦暗无光,枝叶缠绕之形千疮百孔,残缺不全,透出颓败的气息。深渊的天空云霞璀璨,十日渐次堕入未知之地,契染将羊脂玉瓶轻轻一弹,破去封禁,一道血气盘旋而出,却似飞蛾扑火,径直没入千枝万叶血气丹中,泥牛入海,吸摄一空。

    契染全神贯注操纵血气,无暇旁顾。

    无独有偶,远离契染大军驻地,天渊河畔一片僻静的山林中,魏十七驱散魔物,命其四下里远远戒备,不得靠近,暗暗引动星力,布下血域樊笼。星光璀璨,如无数沉默的眼,静静注视着曲折盘旋的天渊河,十恶凶星血光萌动,悄无声息播撒星力,魏十七凝神细查,四下里万籁俱寂,别无动静,这才取出青铜镇柱,审视半晌,轻轻往下一挥。

    黄光闪处,七命妖兽落入血域樊笼中,两条蛇颈藏于腹下,沉睡不醒,却不见之前收取的魔人踪影。魏十七微微一怔,将青铜镇柱摇了一摇,星力探入其内,竟空无一物,他眸中星云转动,射出两道血光,将那七命妖兽打量了一番,毛皮骨骼血肉逐层淡去,窥得心窍之中,一点血气飘摇不定,若风中之柱,顿时明白过来。

    他向广恒殿主温玉卿要来这妖傀儡,携入深渊之内,本有意待立稳脚跟,无须再刻意掩饰跟脚,从赤铜铸恨棍中取出深渊血神丹,命七命妖兽炼化了,成就深渊之躯,与铁猴孙悟空做一对焦孟,鞍前马后效力,不想与转轮黑骑一战,转轮王横插一杠,血神丹承受不住冲击,炸得碎屑都没剩下,只能按下这一番心思。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泰卢火山一场混战,临时起意收取了三头魔物,灯枯油尽,无力反抗,竟被七命妖兽一气吞下,就此沾染上深渊气息,也不知是福是祸。

    他收回目光,隐约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关键,双眉紧锁沉吟片刻,忽然探出手去虚虚一握,七命妖兽周身一紧,如被铁钳夹住,骨骼寸断,脏腑破裂,性命危在旦夕。是试探,还是察觉了什么?心窍中那一点血气似有些犹豫,忽然想通了什么,“扑”的一声燃遍全身,七命妖兽猛地醒转过来,奋力挣扎,左扭右扭,却挣不脱魏十七一握之力,蛇颈绞作一团,六翼扑腾,三足乱蹬,直如落入顽童手的小雀。

    魏十七将它揉来搓去,里里外外试探个遍,心中有了分寸,这才将手一松,任其瘫倒在地,气喘吁吁。他随口刺探一句,“可是‘深渊之子’,借尸还魂?”

    七命妖兽喘息良久,勉强支撑起身躯,两个脑袋四只眼珠盯着魏十七,盯了片刻垂下头来,催动血气着地一滚,化作一个圆鼓鼓的大胖子,嘴脸半阴半阳,半赤半白,兀自有三分妖傀儡的模样,额头上汗涔涔,一身肥肉抖个不停。他四下里打量着血域樊笼,眯起眼睛,朝魏十七人模人样拱拱手,咳嗽一声,瓮声瓮气道:“多谢道友相助,唤吾‘深渊之子’亦可。”

    魏十七心念数转,摆摆手道:“相助谈不上,之前也只想收取几个魔人使唤,不知阁下藏身其间,阴错阳差,阁下才得以瞒过他人之眼,占了这具‘妖傀儡’,显化成形。”

    那“深渊之子”沉默片刻,道:“虽非有意,相助是实,还是要多谢一声,日后如有出头之日,自当回报。”

    魏十七听他谈吐颇为不俗,心中也存有疑惑,顺水推舟问道:“萍水相逢,闻名已久,不知何为‘深渊之子’?”

    对方脸上肥肉抽搐了一下,露出深思的神情,似乎有所顾虑,魏十七徐徐道:“这‘血域樊笼’落于现世与虚世之间,便是深渊主宰也未可轻易窥探,阁下尽可放心言说。”

    神识为“血域樊笼”所阻,游离于深渊之外,三皇六王诸方之主不得窥探,倒并非诳语。深渊之子眼珠微转,眸光离合,视线落于魏十七脸上,似乎在揣测他的用意,不过此刻并非桀骜置气的时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对方若起恶意,根本无须出手,只要将这“血域樊笼”一撤,便可推他入险地。泰卢火山一场动乱,一十三位深渊主宰浮出水面,摆明车马,“深渊之子”四字等同于过街老鼠,喊打喊杀者不知凡几,反倒是对方握有“血域樊笼”这等神通,稳稳立于不败之地。

    他垂下眼帘,坦言道:“深渊自有意志,‘深渊之子’乃深渊意志之化身,吾非第一人,亦非最后一人。”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