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一百三十节 内忧外患一时至

仙都 第一百三十节 内忧外患一时至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凶兽循着苍焰指引,笔直扑向魏十七,最后一丝犹疑亦随之烟消云散,它是奉平等王驱使,冲着自己而来。魏十七眸中星云缓缓转动,如有无数星辰明灭,凶兽的一呼一吸,一举一动,放缓了百十倍,骨甲残破,遍体鳞伤,浑身为坚韧的根须穿透,东倒西歪,显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得以突破树妖阻挠,冲出渡鸦岗,辗转追杀至此。

    一切都在魏十七意料之中,若那凶兽完好无损,他势必退入伏波江,避其锋芒,眼下对方元气大伤,伤势如此沉重,倒不妨与之周旋一二,寻觅可趁之机。异物毕竟是异物,渡鸦岗树妖也罢,蛇盘谷凶兽也罢,脑筋都有些不大灵光,换作深渊天人,断不会不顾一切长途奔袭,以身涉险。

    凶兽步履蹒跚,低吼着迫近来,魏十七轻轻拂动衣袖,“一芥洞天”微微张开一隙,接骨木浮宫化作一道白光,倏地射向十恶命星,浮于高空,为一道血光笼罩,若隐若现,随之都可挪入“血域樊笼”,脱离深渊现世。离暗与屠真双双现出身形,瞩目下视,魏十七如此慎重,如临大敌,这一次的对手定非寻常,连“一芥洞天”都不得安稳,须得令二女暂避。

    洞天之中,不知光阴流逝,连念头都似乎停滞了,骤然投入陌生的深渊的天空下,二女都有些不大习惯,下意识将目光投向魏十七,忽然心中一凛。

    魏十七无有后顾之忧,浑身骨节“噼啪”轻响,十恶命星熠熠生辉,星力下垂,如江河不绝,节节长流,灵机池激荡回旋,气力从无中生有,充斥每一个毛孔,皮肉鼓胀欲裂。

    那凶兽踉踉跄跄,一条蜥蜴般的长尾频频拍打地面,竭力引动地脉之力,却无法遏制体内伤势如山洪爆发,硕大无朋的身躯渐次缩小,行动亦愈来愈迟钝。渡鸦岗那头窃取巨人精血的树妖死缠烂打,在倒下前给与它沉重的一击,无数根须盘踞于血肉深处,阻挠它从地脉深处获取力量,它像一艘搁浅的船,一头折翅的鸟,失去了赖以自由翱翔的根基。

    鸟不渡山外是如此险恶,它想掉头回去,回到熟悉的巢穴,栖身于地下,在地脉的怀抱中休养生息,沉沉睡去。但它不敢违背平等王的意志,平等王能将它从束缚中解放,也能将它永远打入沉沦。

    一颗不知名的大星悬于苍穹,血光如注,洒落在它身上,令它极不舒服。凶兽慢慢停下脚步,七对眼珠朝四下里一通乱扫,辉光乱射,苍焰在心窍中摇曳灼烧,笔直指向前方,却没有发现猎物的蛛丝马迹。

    暴戾和焦躁横冲直撞,难以遏制,那凶兽抬起右爪猛拍落,一声巨响,大地瑟瑟颤抖,震波将方圆百丈兜底犁了一遍,土石翻滚,像一口煮沸的锅,又甩起粗壮的长尾,乱砸乱打,折腾了好一阵,腹部剧烈起伏,气喘吁吁,却始终没能将对手逼出。

    明明近在咫尺,却如睁眼瞎一般,那凶兽嗬嗬低吼,追逐尾巴兜着圈子,动作稍大,盘踞于体内的根须似乎察觉到什么,从蛰伏中苏醒,疯狂地侵吞血肉,发枝萌芽。祸起萧墙,噬脐莫及,那凶兽打了个踉跄,轰然栽倒,眼中辉光迅速暗淡下去,不顾一切钻入地下,拼命扒拉土石,试图回到地脉下,借地脉之力驱除祸害。

    十恶星光笼罩下,屠真窥得真切,星眸闪烁,暗暗送出一缕心意,魏十七感同身受,一步跨出“血域樊笼”,虚空漾起层层涟漪,如神魔从天而降,合身撞在凶兽脊背之上,五指牢牢扣住骨甲,金光急转,生生破开一线罅隙。

    内忧外患一时至,那凶兽勃然大怒,着地打了个滚,却未能将对方甩开,魏十七举起右拳狠狠砸下,命星微微一颤,降下一颗绚烂的星芒,不偏不倚没入掌心,随拳力喷/泄而出,批亢捣虚,直击要害。

    星力入体,所过之处血肉分崩离析,那凶兽身躯硕大,些许小创,原本无伤根本,但十恶凶星的星力何等阴损,肉身留下的创伤竟不断扩张,一时无从愈合。那凶兽察觉到异样,将脊背奋力一抖,浑身骨甲片片倒立,彼此交击,如浪涛般哗哗作响,魏十七立足不稳,身躯高高抛向空中,只有五指扣住骨甲,紧握不放。

    那凶兽甩起尾鞭,化作一抹淡淡虚影,凭空消失于空中,劲风四起,无影无踪,魏十七看不清来势,不愿硬抗,将五指一撒,顺势飞将出去,不料尾鞭来势奇快,后腰早被抽了个正着,饶是十恶星躯坚不可摧,这一鞭亦抽得他脏腑震荡,筋骨寸裂。

    地脉凶兽果然了得,魏十七深吸一口气,引动一颗星脉没入体内,星力如潮水汹涌,伤势转瞬弥合如初,正待伺机反击,右腿忽然一紧,早被一根粗砺的尾鞭死死缠住,巨力涌来,将他拖向一张黑黝黝深不见底的大嘴,口中无舌,齿为异蛇,重重酸水倒卷而起。

    魏十七早有防备,将青铜镇柱一挥,镇将樊鸱手持九头穗骨棒,愁眉苦脸扑向凶兽,运转奇气,将酸水逼开。又是蛇盘谷那藏头露尾的老对头,又是那一张臭烘烘酸唧唧的大嘴,九头穗骨棒伤了本源,唤不出九头蛇帮手,想到要与对方死战到底,损耗奇气,樊鸱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又拗不过魏十七,只得硬着头皮上。

    凶兽吃过樊鸱的苦头,心神稍分,魏十七祭起“诛仙”金符,化作一柄金光熠熠的利剑,高高指向苍穹,十恶命星大放光芒,又降下一颗星芒,注入金符,金光中染上一层浓得化不开的血色。魏十七毫不犹豫挥下金剑,只一斩,坚韧深深没入凶兽尾鞭,金符与星力交相辉映,一层层侵蚀骨肉,凶兽连连咆哮,只得松开尾鞭,暂避锋芒。

    樊鸱挥动九头穗骨棒将滔天酸水迫退,心中却有几分纳闷,与蛇盘谷那场恶战相比,凶兽的身躯和气力都大幅衰退,难不成是故意示敌以弱,引诱他大意冒进?魔兽狡诈,他见得多了,不可不防,樊鸱顿时警惕起来,提起十二分的小心。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