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一百三十二节 如堕冰窟

仙都 第一百三十二节 如堕冰窟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尾鞭断折,凶兽气势一落千丈,迟钝的脑筋终于意识到危机所在,却已身陷泥潭,无从脱身。一敌从腹中杀出,一敌从后背攻入,身躯千疮百孔,如一只破口袋,处处漏风,那凶兽走投无路,死中求活,发狠作最后一搏,放弃抵抗,任凭星力席卷肉身,将渡鸦岗树妖的根须一扫而空,抢在生机灭绝前,从地脉中汲取本源之力,吊住最后一口元气。

    镇将樊鸱忽觉周身一沉,血气左冲右突,不听使唤,心知有异,急忙催动奇气,从凶兽腹中杀出,扭身避开地脉束缚。魏十七眸中星云转动,看准血气薄弱处,重重一拳击落,破开肉身,十恶命星连连颤动,三颗星芒寻隙而入,“诛仙”金符顿为之一变,七重光晕左三右四,急速飞旋,溃散作无数交织的金线,在凶兽体内炸将开来,切割虚空,破灭万物,一发不可收拾。

    魏十七双足一蹬,凌空蹈虚遁入血光,身影骤灭,下一刻现于十恶星下,低头望去,那凶兽如泥塑木雕,伏于深坑中一动不动,骨甲下闪动着细微的金芒,僵持十余息,金线蜂拥而出,将其碎尸万段。

    樊鸱在旁窥得真切,暗暗心惊,这凶兽虽是强弩之末,肉身强横不可小觑,如此干净利索便被斩灭,主人的神通手段深不可测,似乎不弱于西方之主樊隗,当初投靠本是迫不得已,如今看来,并不委屈自己。

    魏十七伸手一招,金线合拢于一处,化作一道金符落于掌心,他细细看了几眼,经星芒洗炼,金符脱胎换骨,天后姜夜留下的最后一丝气息,亦荡然无存,直到此刻,金符才抹去一切痕迹,真正成为无主之物。他长长舒了口气,看了樊鸱一眼,衣袖轻拂,将其收入青铜镇柱,心念微动,暗暗将“深渊之子”挪入九头蛇皮袋中,以“血域樊笼”重重固锁,收入“一芥洞天”内,深埋于参天造化树下。

    一番手脚,神不知鬼不觉,就连近在咫尺的离暗和屠真都没有察觉,更不用说身处伏波江中,远远观望的契、莫二将了。

    魏十七大显神通,引动星力斩杀凶兽,契染为之咂舌不已,这倒罢了,但他拂袖间唤出樊鸱相助,却令他心中打了个咯噔,脸色微变。他执掌“转轮镇柱”多年,朝夕揣摩,对奇气的气息再敏锐不过,丝毫做不得假,樊鸱乃镇柱镇将,镇柱乃深渊血战根本所在,如何落在了他手中?镇柱不可轻动,契染虽不认得樊鸱,却也猜出几分端倪,百岁谷,藏兵洞,西方之主樊隗,当其跳出深渊高飞远走之际,韩十八分明便在藏兵洞中,坐收渔翁之利!

    瞒得好生严实!瞒得他好苦!

    契染肚子里百折千回转着念头,莫澜却有些分心,频频将目光投向星光下二女,打量得甚是仔细。十恶凶星高悬于苍穹,血光如注,二女若隐若现,只剩两道淡淡虚影,她催动血气运足目力,亦看得不大分明。沉吟片刻,莫澜开口相询,契染顺着她的视线瞥了一眼,心不在焉,随口道:“她二人乃器灵化身,打点洞府的侍女之流,平日里藏身于器物中,逢此大战顾不周全,才现身而出。”

    莫澜甚是好奇,追问了几句,当年在吞象山一战,离暗屠真俱已现身,知者不在少数,赤流温泉闲居时,契染亦向魏十七问起,略知一二,当下将三界之地魔器化灵的玄虚说了几句,那追随韩十八而来的二女,一乃杀伐之器,唤作屠龙真阴刀,一乃炼丹之器,唤作诸天轮回神木鼎。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屠真为实,为真,离暗为虚,为假,魏十七深思熟虑,借契染之口传出去,消除了后患。有朝一日直面深渊主宰,二女气息异于常人,藏是藏不住的,此番在契染莫澜跟前显露形迹,也是有意为之,并非临时起意,就连唤出镇将樊鸱相助,亦在谋划之中。

    尘埃落定,魏十七凝神望去,只见那凶兽肉身溃败,生机急速湮灭,如风中之烛,只剩下极其微弱的一点,但这一点生机摇曳不定,始终未能烟消云散,他心中起了疑虑,正待出手碾杀,“扑”一声轻响,一团苍白的火焰腾空而起,顷刻间将凶兽的尸骸烧作灰烬,残留的星力随之湮灭,无有一丝泄漏。

    魏十七顿时警惕起来,举手投足间,将星力扑灭殆尽,这等手段,绝非寻常人物能为之,他心中已有猜测,暗暗张开“一芥洞天”,将离暗屠真连同接骨木浮宫一并收去,冷眼静观其变。

    苍焰变幻莫测,聚拢作一个高大的身影,面目模糊不清,微微仰头望了他一眼。寒意蓦地袭上心头,魏十七如堕冰窟,手脚冰凉,触摸到一种难以抗拒的恐惧,他心下了然,隐藏于幕后的黑手露出了真面目,是平等王,连番失算,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借机看他一眼。沐浴在血光下,他与命星靠得那么近,呼吸与共,浑然一体,恐惧一触即收,再也不能近身,魏十七探出手掌轻轻一按,星力压上,将苍焰层层挟裹,平等王似乎察觉到鞭长莫及,冷哼一声,身影骤然溃散,苍焰亦随之覆灭。

    伏波江浪奔浪流,契、莫二人面面相觑,如此大阵势,如此大声势,果然是平等王在暗中播弄手脚,确凿无疑。坐实了对头,最后一丝侥幸亦烟消云散,契染心情异常沉重,南下之路,比他设想的艰险万分,前途还有什么意外,殊难预料,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平等王既然现形,就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十恶命星渐次隐没于苍穹,魏十七徐徐落地,似乎惊动了什么,一阵旋风凭空卷起,尘土飞扬,呜呜咽咽,有如最后的悲歌,大地静默不语,凶兽灰飞烟灭,只剩下一个犬牙交错的深坑,如绝望的眼睛,死沉沉瞪向天空。

    契染觉得身上有些发冷,深一脚浅一脚走出伏波江,来到魏十七身旁,与他并肩而立,内心深处不无苍凉。地脉孕育的凶兽,就此化作飞灰,胜负一线,生死反掌,魏十七直面平等王的威胁,毫不示弱,他却只能躲进伏波江,藏头露尾作壁上观,人之贤与不肖,天差地别。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