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三十六节 看破说破

仙都 第三十六节 看破说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管虢公的惨状令简大聋大吃一惊,进去是个明眼人,出来就成了瞎子,用脚趾头想也想得明白,他藏身莲花峰深处,以“极目千里”窥探对手,结果神通为对方所破,吃了大亏,还好没有赔上性命。“啧啧啧”他绕着管虢公转了两圈,张口欲说些什么,咂咂嘴又忍了下去。幸灾乐祸?物伤其类?抑或两者兼而有之,连他自己都有些弄不明白,总之,管虢公的遭遇并不令他心情轻松。

    “极目千里”的神通固然了得,一旦为敌所破,双目受损,一时间也算费了,争夺南方本命血气何等惨烈,少了一双眼,还怎么打?乘兴而来,败兴而去,管虢公一世英名,没想到毁在了这里!简大聋摇摇头,心中终有几分疑惑,试探道:“陈聃的手段,当真如此了得?”

    双目受损,却并未全瞎,眼前隐隐晃动着一团血气,深深浅浅,勾勒出简大聋的轮廓。管虢公嘴角一动,露出一丝淡淡笑意,道:“陈聃炼成血奴,不死不灭,进退如电,坐实了主宰以下第一人,无可争锋。”

    “血奴?”简大聋下意识将目光投向姬胜男,后者秀眉微蹙,露出沉吟之色,显然所知亦不多。

    时至今日,管虢公已是山涛麾下硕果仅存的老人,老人总是一些无可厚非的优势,道行或许不一定深,知道的事肯定会多一些。简大聋是爽快人,直截了当道:“听说过,也仅仅听说过。愿闻其详。”

    管虢公略一沉吟,大致解说了几句“血奴”的由来,这并非什么隐秘,只是时间隔得太久,死在血战中的人实在太多了,后起之辈才所知寥寥。

    简大聋脑子转得与众不同,琢磨片刻,脱口道:“也就是说,多了血奴,相当于要同时对付两个陈聃?”

    管虢公迟疑道:“这么说也不能算全错,单论战力,血奴堪与陈聃相当……”

    姬胜男明白他的意思,战局千变万化,血奴终究只是介于身外化身与傀儡之间的一具异物,能不能与陈聃相提并论,未可定论,不过也由此可见血奴之强,万万不可掉以轻心。不过时至今日,简大聋还有可能收手么?

    简大聋道:“折在两个陈聃手里,也不算亏……”他心中忽然一动,管虢公毁了双目,犹能全身而退,体内血气看上去并无衰竭之虞,他竟强

    到如此地步了么?

    管虢公道:“陈聃没有现身,只远远看了血奴几眼,它行动诡异,对莫澜视而不见,一味纠缠契染,痛下杀手。陈聃……大抵是察觉到了什么。”

    简大聋心领神会,却不说破,姬胜男接口道:“察觉到了什么?”她声音低沉,略带一丝沙哑颤栗,别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魅力。

    她是简大聋的心腹,智囊,就如同古之豁,有头脑,战力不足,只能依附于强者,才能出人头地。管虢公转过头,紧闭双目,眼皮下眼珠微微一动,“看”了她一眼,姬胜男心中生出一种错觉,她被对方“看”到了,而且被“看”透了。

    管虢公笑笑,并未作答,个中隐秘,知道也就罢了,不知道,还是继续蒙在鼓里的好。

    简大聋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脑中灵光闪动,“咦”了一声道:“陈聃没有现身,血奴一人出手,便毁了你双眼?”

    管虢公指指姬胜男,反问道:“你打算把她牵扯进去?”

    简大聋憨憨一笑,道:“心腹之人,不必瞒她。”

    管虢公心中暗暗冷笑,深渊从来就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这是亿万年来颠扑不破的铁律,光有头脑顶什么用,知道越多死得越快。不过简大聋既然如此说,他也犯不着瞒瞒藏藏,道:“北方之主郎祭钩为契染撑腰,惊退了血奴,破了我这双眼的神通。”

    姬胜男闻言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陈聃安仞之外,连北方之主都屈尊驾临莲花峰,你还想争那本命血气么?”

    简大聋搓着双手有些迟疑,姬胜男更是脸色变幻,坐立不安,郎祭钩乃四方之主,深渊主宰,与南方之主山涛齐名,他若出手干涉,谁人能敌?一番盘算全落了空,姬胜男心中有些小委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不是以大欺小嘛!”

    以大欺小,一点都没错。管虢公神情有些古怪,又道:“还有那位东方之主,虽然暂时没有现身,想必早就到了莲花峰……”

    他话里有话,简大聋心中一沉,旋即醒悟过来。深渊一十三轮赤日,一十三位主宰,西方之主樊隗不知所踪,昊天凌驾于侪辈之上,伏岳北冥联手与之分庭抗

    礼,转轮、阴酆二王形同一人,有东方之主草窠和北方之主郎祭钩为羽翼,幽都、地藏、阎罗、平等四王,貌合神离,南方之主山涛行将入主深渊之底,韬光养晦,态度未明。郎祭钩既然站到台前,公然为契染撑腰,草窠又怎会袖手旁观?这七十二莲花峰,这南方本命血气,哪里还有他们插手的份,再不知难而退,只怕死无葬身之地!

    “现下局势已明,七十二莲花峰,是深渊之底的那几位在布局较力,你我有什么资格掺上一脚?”

    简大聋长长舒了口气,管虢公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次本命血气重归南方,真正在背后较力的是昊天,是转轮,或许还要算上北冥,虽然南疆是主场,山涛的属意可有可无,若非管虢公抢先一步看破,说破,当真一头扎进去,那祸事可就大了。

    他貌似粗率爽直,实则心中明白得很,摸着脑袋若有所思,道:“呃,你这是打退堂鼓了?”

    管虢公静静道:“不能进,只能退,这次争夺南方本命血气,就全看你了。”

    简大聋“呵呵”笑几声,顿了顿,又“呵呵”笑几声,“你这老家伙,不是把我架在火上烤,把我往火坑里推嘛!”

    管虢公摆摆手道:“进不进莲花峰,你自己拿主意,莫要指望我。其他不去说,白跑了这一趟,坏了一双眸子,搬动数万兵卒,不能双手空空灰溜溜回去,总得有些补偿——”

    “你待要如何?”管虢公传来的消息太过要紧,若他不是狮子开大口,简大聋倒愿意补偿一二,毕竟同在南疆这口锅里舀食吃,唇亡齿寒的道理,他懂。

    管虢公道:“深渊争夺的,无非是血气,听闻莲花峰外,有南明山魔兽出没,彼辈乃无主之物,简将军可在意?”

    之前简大聋费了一番手脚,说动盘踞在南明山中的魔兽,空口白牙许下无数好处,邀彼辈前来助阵,如今争夺南方本命血气机会渺茫,如何打发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伙,正有些犯愁,管虢公有意对它们下手,再好不过。他看了姬胜男一眼,见她并不反对,慨然道:“管将军说哪里话,无主之物,予取予夺,只是那干魔兽可不是好相与,小心为好。”

    管虢公颔首道:“吾当量力而行,自有分寸。”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