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四十五节 强中自有强中手

仙都 第四十五节 强中自有强中手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仿佛挣脱了禁锢,打破了封印,落风谷下魔兽从沉眠中苏醒,气息节节拔高,天崩地裂,土石塌陷,崇山被夷为平地。樊鸱察觉到不对劲,心中打了个咯噔,急命麾下兵将退避三舍,这等横空出世的凶物,绝非蝼蚁之众所能撼动。

    烟尘滚滚,如龙卷风般扶摇直上,一时间天昏地暗,破碎的血符如星辰明灭,溃散于无形,数息后,黑暗中依次亮起四对红灯,却是魔兽的八只眼珠,死死盯住樊鸱,冰冷的杀意潮水般涌来,势不可挡。樊鸱摇动九头穗骨棒,身后显出九头蛇的虚影,气机与之一触,不知何故落在下风,盘作一团,嘶嘶吐着蛇信,颇有些色厉内荏。什么东西,单凭气机就压制九头蛇,樊鸱脸上肌肉一跳,体内奇气氤氲鼓荡,似乎遇到了敌手,按捺不住冲动。

    苍穹深处,一颗斗大的凶星若隐若现,血光搅散彤云,照落在狼藉一片的落风谷。魏十七双眸星云转动,窥得真切,那破土而出的凶物却是个身形高大的女子,腰细胸鼓,四肢长满硬毛,白发上指,面无口鼻,四对赤红的眼珠凶光毕露,后背探出八条黝黑发亮的节肢,丫丫叉叉,直如蜘蛛一般。九头蛇气势为其压制,樊鸱要与之硬拼,光凭血气还不够,一旦动用奇气,束手缚脚,难以尽展所长,魏十七心念动处,举步迈上前,拦下那凶物的噬人气机。

    樊鸱后背微微一耸,如释重负,顺势退后数步,九头蛇虚影渐次淡去,奇气乃存身立命的根本,用一点少一点,如非必要,他不愿平白消耗,强中自有强中手,恶人自有恶人磨,有人主动接手,让他作壁上观,再好不过。

    那无面蛛女见有人迎上前来,毫无惧意,堆积万载的戾气顿冲脑门,猛地抬起一条节肢,如镰刀般斩落,一抹黑光划破虚空,魏十七不避不让,起右臂抵住突如其来的重击,十恶星躯岿然不动,方圆百丈齐齐塌陷三尺,浮土夯成坚石。

    十恶凶星血光大盛,星力下垂,落于魏十七头

    顶,他吐出一口浊气,拿捏星力,暗暗催动“血域樊笼”,试图对方挪入现世与虚世之间,从容炮制,却挪之不动。那无面蛛女心生警兆,察觉到他暗中施展手段,似能危及己身,将头一抬,下颌裂开一道长缝,翻出狰狞口器,喷吐蛛网,铺天盖地罩落。

    蜘蛛精的手段,来来去去不外乎这几手,魏十七并不怀疑她有飞天遁地之能,当下屈指一探,从“一芥洞天”中分出一点纯青色的焚天之火,落于蛛网之上,瞬息抹得干干净净。那无面蛛女大为忌惮,倏地收回节肢,缓缓退后,心中有些犹豫不定。

    无面蛛女并非她的本相,当今之世,已没有几人识得她的来历了。

    她的最初崛起,可以追溯到上一轮血战之前,那时她是深渊之底诞生的魔兽,阴差阳错,侥幸夺取了本命血气,成为南方之主。然而兽毕竟是兽,纵然开智,亦无法与天人相提并论,其执掌南疆之时,肆意妄为,纵容魔兽作乱,身旁并未聚集起一支堪倚重的大军。当血战席卷深渊,魔兽纷纷退入南明山,无面蛛女势单力孤,最终为山涛击溃,夺去本命血气,一败涂地。

    旧日陨落,新日升起,山涛将无面蛛女镇压于落风谷下,留下一道禁制,交与管虢公执掌。南疆无有大变,蛛女永世不得翻身,他日如生内乱,祸起萧墙,可放出无面蛛女,乱上添乱,搅他个天翻地覆。

    这一招后手,落在了樊鸱头上。

    本命血气被夺,囚于地下万载,光阴荏苒,无面蛛女气血衰竭,一身神通大打折扣,不利久战,察觉到对方手中那一团天火的厉害,胸中戾气如雪狮子向火,她不禁起了退避之意。魏十七哪里容她轻易脱身,双眉一挑,轻轻踏上半步,落足处法则之线编织因缘,侵蚀现世,悄无声息张开域界,将对方困住。

    无面蛛女只觉周身一紧,如被十万大山当头压住,一时间竟动弹不得,寒意从心底腾起,她

    掀动口器,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啸,抡动八条节肢猛一挣,虚空破碎,腾身跳将起来,挣脱域界的束缚,逃出生天。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只在神意中推衍,终究隔了一层,从“血域樊笼”更进一步,衍化成“十恶星域”,绝非一蹴而就,魏十七察觉法则之线的编织精巧却不牢固,遇外力侵扰,编织随之溃解,其中破绽百出,非一朝一夕可以补全。

    无面蛛女将脖子一扭,喷出一条惨白的蛛丝,横贯百余丈,黏住一块鹰嘴巨石,欲趁势远遁,熟料对方抢先一步,弹出一点焚天之火,将蛛丝抹去。身在空中借不得力,无面蛛女双足落地,凶性大发,蓦地涌身向前,八条节肢化作重重虚影,疾风骤雨一般刺向魏十七。

    天地禁锢,无形的巨力攫取身心,挪不开,退不得,魏十七抬起双臂,交叉护住口鼻咽喉,接引星力,凭借“十恶星躯”,将这一轮戳刺生生扛了下来,待对方攻势稍竭,再度编织法则之线,侵蚀现世,张开域界。

    相同的手段卷土重来,无面蛛女窥不清其中奥秘,只得收回节肢,纵身全力挣脱,魏十七转守为攻,凌空一拳击出,将其逼落地面,仍以域界困敌。数番来回后,无面蛛女恍然大悟,原来对方是将自己当成磨刀石,磨砺习得的神通手段,如此嚣张,如此小觑于人,她不禁勃然大怒,将双肩一摇,现出黝黑发亮的蛛身原形,毒牙交磨,八足撑地,腹部鼓鼓囊囊,有一赤红的斑痕,形同漏壶,熠熠生辉。

    真丑!整个就是一头黑寡妇!不过被拿东西咬上一口,便是金刚不坏之身,只怕也消受不起。魏十七暗暗提起小心,忽然皱起眉头,发觉法则之线编织的域界竟困不住蛛身原形,犹如水黾浮于水面,倏来倏往,滑不留手。

    无面蛛女现出原形,狂性随之大发,张开口器一吸一喷,狂风乍起,飞沙走石,急速拨动八条长腿,猛扑上前。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