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四十六节 一眼万年

仙都 第四十六节 一眼万年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腥风扑面而来,中人欲吐,风中夹杂着无数蛛毛,蜂拥而至。蛛毛细如游丝,无孔不入,一旦侵入体内,沿血流直刺心脏,最是阴毒不过,魏十七识得厉害,退后半步,暗暗张开“一芥洞天”,洞天一吸,便将万千茸毛尽数收去,裹作一团,起焚天之火一落,便烧作灰烬。佛光天火乃深渊本源显化,克制血气魔物,无往不利,无面蛛女已非往日的南方之主,甫脱牢笼,气弱体亏,诸般手段为其从容破解,等闲翻不了盘。

    法则之线编织域界,只是经看不经用的半成品,蛛女现出原形,八条长腿解脱因果,困之不住,魏十七放弃了继续试手的念头,左手虚按,以佛光镇压血气,对方来势为之一滞,顺势起右拳击落,拳力外放,有如实质。无面蛛女正待痛下杀手,体内血气蓦地一沉,不听使唤,她又惊又怒,匆匆挥起一条长腿招架,两股巨力相交,一声闷响,跌落在尘土中。

    魏十七揉身而上,双拳大开大合,迎面硬撼,无面蛛女如同身陷泥沼,每每慢了半拍,被打得满地乱滚,狼狈不堪。樊鸱冷眼旁观,察觉那蛛女体内血气萎靡不振,似被什么东西镇下,神通手段无从施展,只能仗着肉身不坏,苦苦支撑,他心知有异,催动奇气灌注双目,果不其然,又窥得一抹淡淡佛光,在魏十七掌心指间流转不息,多看片刻,便觉心驰神摇,为其所摄。

    樊鸱收敛奇气,用手背揉了揉眼帘,心中有数,深渊魔物种种神通手段,全仗丹田内一团血气,血气被镇压,便是俎上鱼肉,任人宰割,那无面蛛女无有还手之力,力战不退,倒也有几分骨气。他却是会错了意,无面蛛女肚子里叫苦连天,哪里是力战不退,她数度喷吐蛛丝,欲寻隙远遁,总被一点焚天之火凭空抹去,单凭八条腿,又能逃到哪里去!

    苍穹深处,十恶命星降下一点星芒,魏十七五指一紧,诛仙金符化作一剑,接引星芒,金光暴涨,批亢捣虚只一斩,便将一条蛛腿斩落。无面蛛女躯干一歪,纵声厉啸,断腿处喷出一蓬惨绿的细丝,将蛛腿一收一接,顿时回复如

    初。

    不死不灭之身,亦非毫无破绽可寻,魏十七转动金剑,星力流转,一手以佛光镇压血气,一手挥剑斩落,又卸下一条毛茸茸的后腿,随手弹下焚天之火,绿丝腾起一团火星,断肢再也接不回来,无面蛛女瑟瑟发抖,如风中残烛,踉踉跄跄跌落在地,剩下七条蛛腿抱成一团,乱翻乱滚。

    魏十七将手一撒,金剑脱手飞出,将其钉死在地,无面蛛女嗬嗬嘶叫,漫天喷吐蛛丝,漏壶状的红斑忽生异变,光芒万丈,鼓胀的腹部急速干瘪,血气精气倒卷而起,汇成一道虚影,冉冉升起,却是个清隽的中年人,面无表情,深深望了魏十七一眼。

    樊鸱没由来心头一跳,仿似察觉到危机降临,不假思索向后掠去,扭转头紧闭双目,不敢多看一眼。若不是青铜镇柱羁绊在身,他定然落荒远遁,避得越远越好。

    笼罩南疆万里之地的滚滚彤云忽然荡开,推出一轮赤日,将星力轻轻抹去,一时间深渊的天空,诸阳隐退,唯剩一日。

    一眼万年,命星瞬息遥不可及,后背掠过一阵寒意,魏十七身躯微微一沉,似被什么东西牢牢锁定,天地伟力加诸于身,连手指都不得稍动。如此神通,绝非无面蛛女所为,那投影入现世的中年男子,当是深渊主宰之一,南方之主,行将晋升王位,入主深渊之底的山涛。

    仿佛看清了来人,虚影骤然溃散,加诸于身的天地伟力却并未消退,苍穹中那一轮赤日忽然黯淡了数分,一道火光从天而降,如金戈般瞬息刺破虚空,落于魏十七头顶,倾泻而下。

    山涛留下的后手,不仅是封印在落风谷下的无面蛛女,还有一道己身投影。如大乱已定,哈千目简大聋管虢公任一人足以把控局势,自无须他插手,如外敌未灭,南疆行将易手,那他就随手将其抹去,不留后患。

    晋升王位也罢,入主深渊之底也罢,在送出南方本命血气之前,他还是南方之主,岂容他人在南疆之地妄为!

    彤云散去,天象异变,任谁都看得分明,任谁都以为山涛送归南方本命血气,非是落在南明山七十二莲花峰,而是落在了濒海之地西北隅的落风谷。唯有魏十七首当其冲,心中明了,从天而降的并非什么本命血气,而是山涛遥遥送出的全力一击。

    三皇六王四方之主,并非一成不变,山涛行将入主深渊之底,他的全力一击,大抵与六王相仿,气机引动深渊本源,隔断命星,避不开,躲不过,如劫雷轰顶,只能凭肉身硬抗。

    扛得过,海阔天空,抗不过,灰飞烟灭。

    赤日隔空一击,付出代价不小,山涛为何要这么做?是有意误导,引开视线搅混水,还是应平等王之请?魏十七心头一团迷云,眉心纠结,起意内察,却发觉佛光天火归于祇树给孤独园,似被伟力压制,少了一宗得心应手的神通。念头数转,他抽取“一芥洞天”内磅礴生机,催动“十恶星躯”,使出十二分力气,摇动双肩猛一挣,生生挣开一线松懈,勉强将接骨木浮宫送将出去。

    浮宫之内,是屠真,是离暗,还有一些零碎的物事,以免遭池鱼之殃。

    天地伟力一线松懈,接骨木浮宫飞不出多远,翻来滚去急剧膨胀,轰然坠落。千钧一发之际,樊鸱感应到青铜镇柱的气息,福至心灵,身影一晃,张开双臂将浮宫抢住,又一晃,脸上挤出十余条皱纹,不惜耗费奇气,生生挪出百丈。浮宫重重跌落在地,尘土飞扬,门户洞开,屠真飞身而去,举目望去,只见火光如炬,将魏十七从头到脚整个淹没。

    樊鸱长长舒了口气,目光落在屠真手中,一根青铜镇柱,龙蛇缠绕,神韵各具其妙,一根藏兵镇柱,粗砺如石,神物自晦,他脸上肌肉跳动数下,强行压下觊觎之念,垂下双手向后退去。倒不是忌惮屠真,他深深忌惮的,乃是伟力压制,烈焰缠绕,一时脱不开身的魏十七。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南方之主山涛的全力一击,兀自奈何不了此人。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