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一百零一节 钟离镇将汉钟离

仙都 第一百零一节 钟离镇将汉钟离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滴精血衍化傀儡,当其泯灭之时,平等王感同身受,深渊之底的诸位主宰亦有所察觉,略加推详,便知其中手尾,平等王固然脸上无光,韩十八亦得以与山涛相提并论,凌驾于草窠郎祭钩樊隗之上。精血傀儡投石问路并非没有价值,血战既起,局势微妙,牵一发而动全身,韩十八既然如此了得,犯不着与他硬拼,深渊诸方势力都起了避战之意,连平等王都透过寄托之物,关照麾下大将彭刀俎迂回退避,保全实力。

    魏十七麾下大军所向披靡,突入中原腹地,彭刀俎闻风而遁,溜得比谁都快,丝毫不顾忌脸面。樊鸱察觉到异样,隐隐猜到其中缘故,穷寇莫追,追上了也不过多屠些老弱病残,无益于壮大己身,他干脆收拢南明小主、管打出两支前锋,稍稍放慢行军,故意露出些破绽,以逸待劳。果不其然,镇将窥得机会,纷纷率军来袭,三日一小战,五日一大战,樊隗权当练兵,顺便凝聚铁血命气温养奇气,手下兵卒打残了,打完了,镇将若要抽身远走,他也不阻拦。

    鸟不渡山是屏障,亦是樊篱,彭刀俎斟酌再三,领本部人马一路向东,绕过渡鸦岗,直奔伏波江而去。渡鸦岗已是一片荒原,伏波江畔密林连绵不绝,遮天蔽日,千里眼顺风耳也找不到,他盘算着暂且在江边林中落脚,至不济还能顺江而下,去往南疆躲避。韩十八好不容易从南疆杀出,闯入中原腹地,寸功未建,总不见得撵着他们这些小虾米再回去吧!至于赵传流手下那些骄兵悍将,就留给韩十八清剿算了,彼辈桀骜不驯,犟头犟脑,不把他的话当回事,若不是他有平等王寄托之物穿心珠在手,早就被他们群起攻之了。

    彭刀俎打的如意算盘,终究是落了空,在距离渡鸦岗百八十里的臭水潭旁,钟离镇将率军来袭,沧澜镇将为其左臂,回鹘镇将为其右膀,麾下精兵强将足有十万之众,命气与奇气合而为一,只一冲,便将战阵凿穿冲散,彭刀俎陷入乱兵,被沧澜镇将一棍打成肉饼。

    沧澜镇将五指一抓,从尸身上摄出一枚穿心珠,

    眯起眼睛看了片刻,递给钟离镇将。平等王的寄托之物,好东西,可惜寄人篱下,违逆不得,有好处也只能双手奉上,剩下些残羹冷炙,汤汤水水,才有他的份。不过合则两利,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这一轮血战透着十二分的蹊跷,七根镇柱齐聚莲花峰,外界异物坠落如雨,还没来得及收拢魔物,就被人生生打灭了一回,七七四十九日后衍化入世,过往的记忆一片空白,但那凶徒身上的余痕如黑夜中的火炬,笼罩七十二莲花峰每一个角落,本能驱使他逃得越远越好,马不停蹄离开南疆,一路向北,踏入中原腹地。

    在伏波江畔,他遇到了钟离镇将,伏岳祭炼万载,犹不肯低头认主的汉钟离,回鹘镇将已投身于其麾下,供其驱使,他没费多少口舌,就说服沧澜镇将,做了同一路人。三道奇气与铁血命气相融相长,横扫千军,气势如虹,沧澜镇将渐渐觉得,追随汉钟离似乎也不是一桩蚀本的买卖,他眼界甚高,淘汰下的兵将挑挑拣拣,足够他与回鹘镇将各自拉起一支偏师,省下了不少工夫。

    只是沧澜镇将对汉钟离的战力仍有疑虑,除非他能击杀莲花峰平川谷口一枪戳死他的凶徒,才能赢得他死心塌地的追随,直到血战的最后一刻。奇气缠绕,镇将之间没什么秘密,这一点他并不讳言,回鹘镇将似乎也持同样的立场。

    汉钟离有些好奇,一枪击灭沧澜镇将,压得回鹘镇将不敢抬头,若是转轮渡空大丘也就罢了,区区一个外来户,如此神通了得,有机会倒要掂量一下。

    一念既起,天机相应,汉钟离吞并了彭刀俎一部,沿着鸟不渡山一路向西突进,接连打垮赵传流麾下数支残部,距离魏十七不过千里之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一日他登高远眺,斩杀镇将沾染的余痕如烈焰冲天,一览无余。沧澜镇将倒抽一口冷气,缩了缩头颈,喃喃自语道:“果然是那厮,他不甘寂寞,引军杀出南疆了……难怪彭刀俎逃得像狗一样……”

    他的眼眸闪闪发光,钟离镇将汉钟离,大概不会放过收

    服他们的机会吧,他很想再看一次,雷电轰鸣,摧枯拉朽的一幕。

    击灭精血傀儡后,平等王麾下兵将似乎一下子丧失了胆气,如一盘散沙,樊鸱挥军一路北上,顺风顺水,顺利得不像话,直到鸟不渡山遥遥在望,才遇到了真正的劲敌。

    这一日黄昏,残阳似血,如火如荼,鸟不渡山投下巨大的阴影,如黑夜的双翼,不断向前延伸,汉钟离引兵从阴影中杀出,一道斑斓光影冲天而起,他并非孤身一人,他的左臂右膀,尽是镇将。樊鸱催动麾下大军迎上前,赤光如柱,搅动漫天云霞,气势却隐隐落在下风,但他不能退,狭路相逢勇者胜,退一步,便是全军溃败,一发不可收。

    两军撞于一处,锋线蜿蜒摆动,死伤不计其数,樊鸱、南明小主、管大椿敌住沧澜、回鹘二镇将,汉钟离骑一匹劣马在旁压阵,麾下兵将一波波投入修罗场,将前线不断向前推进,渐渐占据了上风。

    千军万马厮杀,血气氤氲,惨烈至极,南明小主杀得眼红,催动血脉,现出巨兽本相,压着回鹘镇将一通乱打,樊鸱趁机唤出九头蛇虚影,一十八只蛇眼齐闭,降下一道灭杀万物的大神通,九头穗骨棒落处,一道黯淡的绿光稍纵即逝。沧澜镇将反应极快,将腰一扭,身躯化作一缕奇气,身后千百兵将凭空抹杀,无声无息化作淤血。管大椿纵身跃起,四蹄凌空踏下,一声巨响,震波滚滚四散,敌军如潮水退却,露出干涸的海岸线,旋即卷土重来,掀起更猛烈的惊涛骇浪。

    南明小主张开血盆大嘴,发出一串无声咆哮,双掌起落,一气连拍百十记,无功而返,回鹘镇将窥得空档,绕着她捅捅戳戳,进退如电。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南明小主一口气松懈下来,身躯急剧缩小,且战且退,管大椿见势不妙,抢上前夹攻,接过了回鹘镇将小半攻势。

    乱战之中,汉钟离抬眼望去,目光越过尸山血海,与魏十七四目相接,如夜空中最亮的星。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