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八节 前生宿慧

仙都 第八节 前生宿慧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老虎,既不扑人,也不避人,直愣愣瞪着眼吓人,傻了吧。郭传鳞心中转着念头,微一错愕,暗道:“咦,如此凶狠的大虫,我怎地不怕它?”虎乃山君,等闲七八个壮汉近不了身,他孤身一人遇虎,非但不害怕,反而蠢蠢欲动,这是什么缘故?郭传鳞鼻翼张翕,喷出两道急促的气息,伸手抓起利剑,一股热力勃然而作,顺着经络注入右臂,筋肉故障,生生涨大了一圈。

    寅将军察觉不对劲,已然慢了半拍,眼梢瞥见那人振臂一掷,利剑呼啸而出,甫一离手,便将右爪齐肘斩落,剧痛彻骨,血如泉涌。寅将军扭头就走,一颗心拔凉,兀自有些庆幸,这一剑如此之快,又如此之狠,若非那人准头稍差,击中要害,定难逃杀劫。

    郭传鳞一拍大腿,大为懊恼,这一招“脱手剑”乃是青城派的绝技,他练了许久,始终不得其法,没想到这一回有如神助,只偏了些许,未能斩杀大虫,可惜可惜!虎血四溅,恰有数滴洒落在他嘴角,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郭传鳞鬼使神差,伸出舌头舔了舔,心底腾起一股热切的渴望,脑中轰然一响,意识模糊,下一刻发觉自己已攀上山崖,五指如钩握住断爪,高高举过头顶,张开嘴承接血浆。

    淋漓的虎血灌入口中,喉结上下滚动,尽数咽入腹中,郭传鳞渐渐清醒过来,胸中气血翻涌,骨节中一团团热流涌动,精力暴涨,浑身充斥着使不完的力量。这大虫不简单,十有八九是开智的妖物,毕生精华都凝于血中,白白便宜了他,只是……青城派的武功竟如此厉害,连虎妖都能斩杀?他皱起眉头琢磨了半天,隐约觉得,自从做了噩梦,他便换了个人,仿佛有什么东西苏醒过来,一点一滴改变着他的身体。

    难道是传说中的“前生宿慧”?

    郭传鳞弯腰拾起利剑,觅路回到山崖下,拨旺篝火,将断爪洗剥干净,烤到七八分熟,连筋带肉撕下一条,塞进嘴里咀嚼几下,双眉一挑,几乎连舌头都咬了下来。这虎妖的滋味,不知比黄猄好了多少,每嚼一下都是莫大

    的享受,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欢呼,郭传鳞热泪盈眶,他觉得过去二十多年,自己都白活了。

    他足足花了半个时辰细嚼慢咽,将断爪吃下肚去,一根骨头都不剩,腹中不再感觉饥馁,“饱”的感觉是如此之好,醺醺然如饮醇酒。郭传鳞终于明白过来,妖物的血肉对自己大有好处,也只有妖物的血肉,才能真正安抚下身体的饥渴,获得短暂的饱足和平静。

    他命中注定,要走上一条斩妖除魔的道路。

    郭传鳞扑灭篝火,抖索起精神,再度攀上山崖,循着滴落的鲜血追踪而去,翻过几个山头,血腥味消散在风中,他驻足四顾,但见苍山如海,残阳如血,那虎妖不知所踪。此地已是息条山的尽头,再往前去,便是沧岭了。郭传鳞心中闪过一丝警兆,沧岭之中的妖物,非他眼下所能企及,止步于此,及早回头,方是上上之策。

    他最后望了一眼苍茫大山,扭头回转谷梁城。

    沧岭地穴之中,封使君听寅将军回报,伤他之人乃是一个年轻的兵卒,体内血气之盛,比诸妖物亦不遑多让,但他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妖气,只是个普通人,炼体有成,离得道尚远。

    炼体有成,离得道尚远,这九字甚是关键,封使君猜想斩伤寅将军之人,别有师承来历,虽非修道人一脉,大抵也有千丝万缕的瓜葛。他听闻这大梁国中的修道人聚于仙城,扶植凡人门派,供仙城驱使,炼体的法门多半从仙城流出,人类最是护短,打了小的惹出老的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到此为止。

    封使君安抚了寅将军几句,告诫他莫要去息条山寻仇,随手赠与他一团血胎,命其自去。

    血胎乃封使君所炼的“大药”,一年到头也不过十余之数,寅将军虽断了一条前爪,有这团血胎补足,并不吃亏。但胸中一口恶气终究咽不下去,他没有听封使君的劝,悄悄唤来一头狼妖,命他前往息条山,伺机暗算一年轻的兵卒,若能坏其性命,便分与他一半的

    血胎。

    那狼妖甚是狡黠,一听便知这活不好接,但寅将军既然开了口,又许以血胎,由不得他回绝。狼妖当面拍胸脯满口答应,扭头寻了几个兄弟,商议一个稳妥的法子,你一言我一语,车轱辘来车轱辘去,说来说去,务必要小心行事。

    郭传鳞根本不知自己脱手一剑,惹出这许多祸事来。他回到谷梁城秦宅,持弟子礼,服侍韩先生用过黄猄肉,听他指点兵法剑术,待其熄灯歇息,这才独自来到后院练剑。

    说也奇怪,虎妖的血肉堪比灵丹妙药,令他有脱胎换骨之感,身躯柔韧如松,出招迅捷如风,剑法中种种疑难之处,迎刃而解,浑然天成。郭传鳞耍了片刻,忽然心生警惕,若是让韩先生知晓,他又该如何解释?连自己都解释不了的事,如何能令他人相信?大概会被当成妖怪,削成一片片查验吧!他不知这样的预感从何而来,但易地而处,无论是赵帅还是韩先生,都不会顾忌他的想法。

    乱世人命贱如纸,人是两脚羊,更不用说区区一点情分了。

    郭传鳞打了个寒颤,下意识收敛起九成九的灵巧,硬胳膊硬腿,继续摆出一招招迟疑的剑法,难看得无以复加。他忽然发觉自己很有伪装的天分,无论是在张癞痢跟前扮演讲义气的悍卒,在秦氏父女跟前扮演有操守的贼兵,还是在韩先生跟前扮演虚心求教的弟子,都得心应手,不露破绽。那么,哪个他才是真实的自己呢?

    郭传鳞以剑拄地,若有所思。

    青城派的松风剑法只是凡人的武功,郭传鳞吞噬炼化了寅将军些许血气,不过七八日光景,便如同下了数十年苦功,当真离开叛军闯荡江湖,也足够扬名立万了。不过他并没有远走高飞的打算,那日在息条山中,为血气驱使,一时失控得罪了虎妖,终究是不大不小的祸患,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藏身于叛军方是上策,韩先生来历不简单,他还指望修炼青城派的内功,多学一两手压箱底的绝招。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