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九节 出头椽子先烂

仙都 第九节 出头椽子先烂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传鳞得了深渊血气传承,耳聪目明,远胜寻常的江湖好手,韩兵数番暗中探视,都瞒不过他的耳目。在韩兵看来,郭传鳞虽然错过了练剑的最佳年龄,招式摆得又难看,却颇得如松如风的神韵,这等人才若全身心练剑,或许能有所成就。他有意无意跟赵帅透了点风,只说自己闲居无事,指点一个记名弟子,练些江湖把式,权作消遣。赵伯海深知韩先生的才华,倒是留了心,问明郭传鳞的姓名来历,大手一挥,将他调离悍卒营,拨与韩先生当随身亲兵,日后再寻个机会,提拔为偏将。

    夹关扼守西北的锁钥,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朝廷又屯有大军,赵伯海并不急于进兵,稳扎稳打扼守谷梁城,四处招兵掳掠,一面积聚实力,一面等待时机。夹关驻军数度欲收复谷梁城,都被南北两路叛军牵制,不敢孤军深入,悻悻而返。

    攻打谷梁城共三路叛军,中路赵帅赵伯海,攻克谷梁城,南路奚帅奚天德,北路胡帅胡广雍,拥兵威胁夹关,不令其增援谷梁城。奚、胡二帅原以为谷梁是块硬骨头,赵伯海就算啃下来,也得崩掉一般牙,没想到竟看差了眼,被他平白占了一座城池。

    赵伯海站稳了脚跟,叛军三路大军遥相呼应,气势大盛,夹关太守史翔亦不敢大意,勒令麾下兵将严守关隘,不得擅战。大梁国向来崇文抑武,武将遇到文官先低上半级,史太守乃夹关主事之人,权柄极重,一干骁勇善战的武将,喝多了背地里嘀咕,说什么书生误事,明面上谁都没有对着干。

    忽忽月余过去,郭传鳞进展神速,一路松风剑法练得有模有样,有了几分火候,韩兵看在眼里,斟酌一番,命他继续练剑不辍,同时着手指点他修炼内功。青城派的内功唤作“双撞劲”,由来已久,据说出自仙城,冲和平稳,无有走火入魔之虞,但进展极为缓慢,每一代青城弟子,练成者屈指可数。修炼“双撞劲”法门虽一途,成就却人而异,有人练出刚猛之力,有人练出阴柔之力,也有人只得一口

    清气,延年益寿颇有神效,于斗战却毫无助力。韩兵显然深谙个中之道,传下口诀,随口指出行功之时需及早回避的弯路,省去他一番摸索之功。

    无有走火入魔之虞,也就不需要长辈从旁护持,郭传鳞有模有样盘膝坐于床上,按照韩先生所传法门,酝酿数息,从丹田提一口真炁,游走于经络窍穴,搬运周天。“双撞劲”起步艰难,一则真炁难提,二则窍穴难开,搬运周天更是耗日持久,但郭传鳞得了深渊血气重塑肉身,经络节节贯通,窍穴开阖自如,丹田真炁更是应念而升,应念而落,如臂使指,盘旋自如。他花费大半夜光景,操纵真炁搬运大小周天,直如吃饭喝水,轻而易举。

    真炁每搬运一个周天,便增厚数分,盘踞于丹田之内,温养壮大。郭传鳞修炼一阵,觉得索然无味,当即收了功法,躺倒在床,合眼酣睡,心道:“我这么惊才绝艳,千万不能露出端倪,出头椽子先烂,韬光养晦第一要紧,切记切记……”

    第二日一早,张癞痢送了食盒过来,拉着郭传鳞避到一旁,神神秘秘告诉他,悍卒营新来了一个瘦高个子,姓丁名大有,有意无意打听他的消息,有点不对劲。郭传鳞脸上不动声色,拍拍他的肩表示君子坦荡荡,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心中却打了个咯噔。张癞痢见他毫不在意,马屁拍在马腿上,心中有点失落,讪笑几声岔开话题,收起隔夜的食盒,扭着屁股自顾自去了。

    郭传鳞将“丁大有”这个名字记在心里,挨到中午时分,出城去往悍卒营驻地,隔着山头远远眺望片刻,瞳孔微缩,顿时发现了张癞痢所说的瘦高个。丁大有其实并不瘦,颈粗肩宽,虎背熊腰,手长脚长,只是个头实在太高,看上去有些瘦,郭传鳞估摸着,自己要比他足足矮上一个头,任谁站在他旁边,都成了发育不良的小孩子。

    丁大有貌似憨厚,实则异常机敏,郭传鳞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微露敌意,他顿时有所感应,扭头望去,双

    眸闪动着幽幽赤芒,状如狼目。郭传鳞一颗心怦怦跳动,喉咙深处发出低吼,对血气的渴望攫取了心神,他伏低身躯,像一支蓄势待发的利箭,下一刻便会激射而出。

    那丁大有是一头妖物,唯有妖物的血肉,才有这么大的吸引力!郭传鳞强行按捺下胸中的渴望,深深望了他一眼,一步步向后退去,退入茂密的丛林,如一滴水融入江海,身影消失无踪。

    目光交错,丁大有确认郭传鳞已注意到自己,斩伤寅将军之人正藏身叛军中,他故意大肆打听,打草惊蛇,将其引了出来。寅将军打的什么主意,他自然心知肚明,但丁大有亦有自己的小算盘,正面硬杠,就算得手亦是惨胜,不过纠缠游斗耗死对方,他倒有七八成的把握。

    既然露了形迹,就别想全身而退,丁大有咧嘴低笑一声,合身一扑,偌大的身躯已没入地下,借土遁急追而去。

    郭传鳞翻山越岭,无移时工夫便投入息条山中,妖物的气息衔尾追来,快得异乎寻常。四条腿总比两条腿跑得快,一味奔逃非是良策,郭传鳞四下里一张望,挑了一座怪石嶙峋的山头,扭转身站稳脚跟,手里利剑,以逸待劳。远远望去,只见山林之中烟尘四起,土石翻滚,地下有妖物急速遁行,掀起一条土龙,向他笔直扑来。

    咦,这家伙看上去比虎妖强悍多了,居然还会土遁之术!

    郭传鳞的预感没有错,丁大有道行犹在寅将军之上,只是妖物亦讲人情世故,沧岭地穴之主封使君乃是一头虎妖,寅将军与他沾亲带故,故此提携有加,而他只是一头狼妖,只能屈居寅将军之下,听其差遣。封使君若知晓他为寅将军寻回场子,报了一箭之仇,会不会从此另眼相看?

    道行越深,妖气越重,血肉的滋味就越甘美,郭传鳞激动得微微颤抖,心窍深处血气鼓荡,提起利剑霍地斩下。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