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十一节 得失不萦于怀

仙都 第十一节 得失不萦于怀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湖事江湖了,如非走投无路,他本不愿借助朝廷的力量,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旦越过红线,后患无穷。韩兵在郭传鳞身上看到了希望,虽然渺茫,希望终究是希望,义无反顾迈出的那一步,又慢慢缩了回来。

    世事翻覆,韩兵万万没料到,他与郭传鳞的师徒之谊,尽于谷梁城。

    这一日,月华如水,深深浅浅笼罩着秦宅的屋宇庭院,郭传鳞正恰如其分笨拙地练剑,一声轻笑将他惊动,他收起长剑,警惕地喝道:“是谁?”槐树下,井栏旁,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难不成是姜二毛借尸还魂,从井里爬出来寻仇了?郭传鳞嗤之以鼻,他敢闹鬼,就再杀上一回!

    “哈,哈哈,这也叫练剑?让人笑掉大牙!随便拉个卖膏药的江湖骗子也比你强!”那人从槐树的阴影下走出来,月光洒在他脸上,赫然是个留着络腮胡须的大汉,身材魁梧,手长脚长,背负一口大剑,威风凛凛。

    “你又是谁人?”郭传鳞提起长剑,毛毛糙糙摆出一个“风入松”的起手式。

    “青城派的小子,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剑法。”那大汉反手抽出大剑,轻飘飘有如无物,单足点地,连人带剑跃起,大鸟般转了半个圈子,凌空扑下。

    在郭传鳞眼中,他这一扑慢如龟爬,浑身上下空门大开,想剁手就剁手,想剁脚就剁脚,想开膛破肚,深浅长短随意。江湖上的人物,原来这等草包,他肚子里转着念头,故意慢上半拍,慌慌张张一剑撩出,但这招“孤枝迎客”时机拿捏不准,顾此失彼,露出老大的破绽。

    那大汉眼看一剑挥出,就能斩下对方的脑袋,不禁连连摇头,剑为百兵之君,这等资质,还不如去练枪。他哼了一声,翻转手腕,剑刃平平拍在他肩头,郭传鳞双膝一软,身不由己跪倒在地。

    “记住,这才叫剑法,青城派那两手玩意,给我们提鞋都不配!”

    郭传鳞心如明镜,对方趾高气扬,却并无加害之意,他额头

    迸起青筋,努力想要站起身,但对方的大剑搁在肩头,内力微微一吐,郭传鳞忙装出腰酸腿软,气都喘不过来的模样,喉咙口咯咯作响,无力出声示警。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莫不是冲着韩兵而来?他心中转着念头,忽听得一声尖啸横空出世,戛然而止,却是韩兵的声音。

    啸声如针如锥,刺入那大汉耳孔,如一条垂死的大蛇,在脑海中翻滚挣扎,他脸色骤变,身躯微一摇晃,急忙收回大剑,凝神细察,却见一名灰衣老者踉踉跄跄奔进后院,声嘶力竭地叫道:“快……快走……那厮的气功……”

    他显然吃了大亏,内伤极重,大口大口吐着鲜血,上气不接下气。又一声尖啸扶摇直上,响彻云霄,到极高处犹能驰骋变化。那灰衣老者脸色大变,挣扎道:“他……已经回过气来……再不走……就……就……来不及……”

    那大汉额头冷汗涔涔,连点他胸口数处要穴,试图护住心脉,但那灰衣老者仍然吐血不止。他苦笑着说:“没有用……青城派的……双撞劲……”话音未落,人便昏死过去。

    那大汉当机立断,左手将老者扛在肩头,右手抓住郭传鳞的背心,重重夹在腋下,双足一蹬翻过高墙,星驰电掣般向城外奔去。郭传鳞拼命挣扎,那大汉心烦意乱,猛力一夹,郭传鳞顺势放松身体,垂下手足,装作昏了过去。

    韩兵抚着胸口立于墙头,目送他们消失在夜色中,面上露出一丝痛苦,双手颤抖,脸色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嘿,华山派,‘掌剑双绝’仇诸野……好手段!好厉害!”他竭力压下胸中翻涌的血气,缓缓调匀内息。

    适才他与仇诸野对了七掌,虽然以“双撞劲”重创对手,自身受伤也不轻,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挟持郭传鳞而去。“他这次落入华山派手里,只怕是凶多吉少!”韩兵忍不住叹息一声,觉得心浮气躁,难以平静。

    关心则乱,他以为自己已经修炼到“得失不萦于怀”的境地,但事到临头,竟不能免俗。喊声四起,火光一片片亮起,惊醒的

    兵丁从四方聚拢来,将秦宅护得水泄不通,但他们晚了一步,只发觉韩先生病恹恹地倚在槐树旁,低头想着心事,没有发现任何敌人的踪迹。

    那大汉对谷梁城了然于胸,拐弯抹角,窜高伏低,专挑僻静处藏身,乱哄哄的叛军直如灯下黑,近在咫尺却一无所见。出得城去,眼前是空旷的丘陵山河,那大汉深吸一口气,泼开双腿一气奔出数十里,他内功精湛,气脉悠长,虽肩负一人腋夹一人,步履丝毫不乱。

    沿着剑河奔了十余丈,树荫下停了一架马车,那大汉松了口气,徐徐放慢脚步。车把式苦着一张马脸迎上前来,叫了声“师父”,瞥见他肩头的灰衣老者,吓了一大跳。那大汉奔走大半夜,势如奔马,颠簸亦如奔马,仇诸野业已被颠醒,哼哼了几声,有气无力道:“小子,别傻站着,扶老夫一把!”他恢复了几分元气,至少能说囫囵话了。

    车把式忙接过仇诸野,半扶半抱,将他小心翼翼安放在车上。一个明媚少女探出头来,眼珠骨碌碌一转,道了声:“爹爹辛苦了!”那大汉“嗯”了一声,将郭传鳞甩到车上,急躁不安,一连声催促道:“快走快走,城里闹大了,天一亮,叛军就要追上来了!”

    那车把式返身跳上车辕,抖动缰绳,赶着马车沿剑河而下。行了大半个时辰,绕过一个浅滩,车把式“吁吁”勒住马匹,那大汉跳下车,抱起仇诸野一路奔下河堤,送上一艘渔船,叮嘱了几句,渔船扬起风帆顺流而下,转眼就消失在沙汀后。

    玉兔西坠,夜色渐淡,天边蒙蒙亮,谷梁城方向隐隐传来马蹄声,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那大汉回到马车上,目光落在郭传鳞身上,忍不住冷哼一声,瓮声瓮气道:“这回是糗大了,又惹得人不消停,背后嚼舌头!”

    那少女吐吐舌头,低笑道:“嚼舌头就嚼舌头,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说了,秦姊姊的开口相求,就算掌门也要卖个面子……”

    车把式心急火燎催动马匹,赶着马车一路狂奔而去。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