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五十三节 泠泠七弦上

仙都 第五十三节 泠泠七弦上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奎三何铁头的血肉毫无吸引力,掘个坑掩埋尸体太麻烦,郭传鳞干脆将二人的尸身绑上石块,远远丢入江心喂鱼,毁尸灭迹。数个时辰后,天亮了,两岸晨雾缭绕,从船舱向外望去,江心一片迷蒙,看不见尸体,也没有污浊的血迹,干干净净,一了百了。

    李七弦安静地躺在铺盖上,鼻息沉沉。这是她自逃亡以来,第一次睡得如此沉,睡得如此香甜,睡得如此安心,有师弟守在一旁,便是天塌下来也不怕。

    郭传鳞望着她毫无防备的睡容,心中琢磨着,万一流沙帮大小头目气急败坏,循着郑何二人的行踪追上来怎么办?华山派五峰五支的峰主长老赤胆忠心,沿途阻截又怎么办?琢磨来琢磨去,他突然笑了起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些麻烦都无所谓,如果师父和师兄真的死了,那就让他来照顾小师姐好了。

    旭日东升,商船拔篙起锚,扯起风帆顺流而下。郭传鳞去船头打了一盆水,舒舒服服洗了把脸,眯起眼睛望向昨夜杀人灭口的树林,眉宇间透出一丝寒意,船老大根本不知道舱内多了个女人,憨憨打了个招呼,扯开嗓子吆喝手下的船夫加紧干活,趁着好风多赶几里路。

    风机浪涌,商船左右摇晃,嘎吱嘎吱作响,李七弦被吆喝声惊醒,她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还以为自己在落雁峰,开始新的一天。但这些都是她的错觉,李七弦睁开双眼四下环顾,过去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她呆了片刻,仿佛意识到什么,脸色大变,悲从中来。

    郭传鳞端了一盆水进舱,浸湿毛巾,绞干了递到她手里,用惯常的语气说道:“我们在船上,擦把脸提提神,水有点凉。”

    “谢……谢谢……”李七弦把毛巾蒙在脸上,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她鼻子酸楚难忍,泪水夺眶而出。

    郭传鳞坐到她身边,揽住她的肩膀,用力拍了两下,安慰道:“没事的,都过去了,有什么委屈,跟我说,我替你做主!”

    “我爹……他……他……”她抽泣了良久,断断续续讲述父亲和师兄遇难的经过。

    丁茜

    罹遭飞来横祸,惨死于落雁峰后山,华山嵩山二派掌门认定是韩兵所为,亲率门人一路追踪,徒劳无功。李一翥带着徒弟和女儿回到落雁峰十八里坪,但他们的生活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洪鲲自觉接过了郭传鳞留下的扁担和木桶,每日天蒙蒙亮就起身,到山顶的寒沥泉挑水,李七弦则开始刻苦练剑,仿佛换了一个人。

    李一翥没有把太多的情绪表露在脸上,他常常离开落雁峰,三五天不回来,与徒弟女儿在一起的时候,话也不多,只是指点他们剑法,要求近乎苛刻。李七弦察觉到父亲有心事,并且他的心事似乎与小师弟被掳没有直接关系,她私下里三番五次询问,李一翥什么都不说,问急了就板起面孔训斥她一通。

    枯燥而沉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个月。

    这一天,李一翥突然把徒弟和女儿叫到身边,郑重其事关照他们,收拾行囊,到山下华亭镇的客栈住一段时间,等他的消息。洪鲲虽然纳闷,但他一向听师父的话,唯唯诺诺满口答应,李七弦却觉得哪里不对劲,一定要问个究竟。

    “我不是跟你们说笑,这件事非常要紧,一定要照我的话做。去华亭镇隆兴客栈,要两间客房住下,不要出去闲逛,耐心等待,少则三日,多则五天,我若不能来,合川谷的周师叔会来找你们,一定要听他的安排,每一个字都要听清楚,不折不扣照做!听清楚没有?”

    话说到最后,李一翥已经声色俱厉,他的脸色极其凝重,连李七弦都吐吐舌头不敢吱声。

    这是他说的最后一番话。

    当天中午,洪鲲和李七弦收拾好行囊离开落雁峰,他们没能与李一翥道别,他在几个时辰前就已经离开十八里坪,不知所踪。

    一切正如李一翥安排的那样,二人在隆兴客栈苦苦等候,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忐忑,像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一直等到第四天凌晨,六师叔周轲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脸色灰败,精神萎靡,整个人看起来几乎要崩溃。他带来了一个坏消息,李一翥夜探灵隐洞行刺掌门,被当场击毙,厉轼召集落雁、松桧、孝子三峰

    弟子齐聚十八里坪贺岁堂,当众宣称李一翥是青城派的奸细,二十多年来深藏不露,谋夺华山派掌门之位,用心不可谓不深。在他行将得手之际,厉轼的二弟子江上柳揪出了他的马脚。

    江上柳奉师命追查青城派余孽的下落,偶然发现李一翥的夫人,也就是李七弦的生母,竟然是青城派的弟子。她因难产而死,李一翥为女儿取名“七弦”,其中更是蕴含深意。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李一翥从未忘记自己的使命。

    李七弦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名字竟深深打上了青城派的烙印!她想要哭,却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想要哀号,却什么声音都叫不出。悲伤攫取了她的心脏,坐在客栈中的,只是一具空空躯壳。

    “快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二师兄和五师兄已经赶来抓你们了。师父勃然大怒,亲口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一次,他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周师叔,你放我们走?”洪鲲虽然震惊,还保留着一丝清醒。

    周轲长叹一声,语重心长道:“师兄对我恩重如山,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为他留下一点香火。你们一路投西去,想办法混入夹关,去找郭传鳞,务必与他会合。”

    “谷粱城?郭传鳞?”洪鲲的脑子转不过弯来。

    周轲点点头,没有多解释,他深深看了李七弦一眼,拍拍她的肩膀道:“振作些,你爹是冤死的,如果想为他报仇,就照我说的做,咬紧牙关,好好活下去!”

    洪鲲当机立断谢过师叔,拖起李七弦就走,周轲放心不下,暗中护送他们出了华山地界,才独自返回合川谷。

    此后的经历,是一场永远不会醒的噩梦,二人像落荒的野狗,日以继夜逃命,啃生硬的馒头,喝刺骨的生水,华山派的人马紧追不舍,好几次擦身而过,只要一伸手,就能把他们从藏身之处揪出来。

    进入流沙帮的地盘后,追兵渐渐赶不上,洪鲲和李七弦都松了口气,以为逃亡至此,终于出现了一线曙光。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