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二十六节 偷鸡不成蚀把米

仙都 第二十六节 偷鸡不成蚀把米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荇啼笑皆非,一行人累的累,伤的伤,再带上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岂不是自寻烦恼!待要劝阻,转念又一想,艺高人胆大,羊护剑法何等了得,连栖霞派掌门都被他一剑毙命,即便赵衍之贼心不死,说服侯金彪率众追击,他又怕些什么?

    不过他心中充满了疑惑,河朔羊氏富可敌国,却非武林世家,羊护亦只是华山派一个记名弟子,名声不显,怎地藏得如此之深?但眼下还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当务之急是保住性命,平安返回总舵。

    天色虽明,早市未开,顾伯阳甚有眼色,提前找来一辆大车来代步,他年轻时赶过车,重操旧业,驾轻就熟,马蹄的的踏过寥落的大街,踏破江城的冷清,往城门驰去。路过凤尾楼时,魏十七命顾伯阳停下车,让白蔻黄芪二女自去,夏荇心下了然,原来他只是顾念一夜的情分,载她们一程,送归凤尾楼,有主事之人从旁说项,侯金彪赵衍之也不至为难她们。

    黄芪受了一夜惊吓,有如倦鸟归林,怯生生谢过羊护,挪身跳下马车,不小心崴了脚,眼泪汪汪,蹲在地上站不起身。回头看时,却不见白蔻下车,顾伯阳甩了个鞭花,匆匆驾车而去,原来白蔻颇有主见,拿得定主意,身价既已赎清,就不愿回凤尾楼当什么清倌人浊倌人,宁可追随羊护浪迹天涯。

    夏荇也不感到意外,命顾伯阳动身赶路,切勿耽搁。看守城门的兵卒探头探脑,见天龙帮炼药堂易长老露面打了个招呼,明知不妥,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驾车出城。开什么玩笑,易廉易长老长年执掌蛇房,眼光尤毒,多看你几眼就死了,哪个不要命的敢阻拦!

    马车行迹分明,无从掩饰,一行人离开津口城,来到荒山野地,即弃车徒步,入深山赶出三十多里路,在江边一个幽深的小山坳歇口气。何檐子打点起精神为众人疗伤,微风吹来,竹林沙沙作响,伤者疲倦至极,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夏荇赤着上半身,何檐子在后背上抹上消炎生肌的膏药,一阵刺痛过后,伤口清凉而舒适,他长舒一口气,紧绷的肌肉松弛下来,忧心忡忡道:“我们在

    这里歇上半日,邬舵主他们撑不下去了。”

    走得匆忙,没顾得上带些吃食,魏十七跟夏荇说了一句,提起秋冥剑往山林而去,找些野味充饥。人是铁饭是钢,吃饱了才有力气赶路,夏荇失血不少,腿脚软绵绵的,一旦坐下就站不起身,只能将此事拜托他。顾伯阳甚有眼色,自知能力有限,当下拾掇了枯枝竹叶准备生火,又砍了几节竹筒,到江边去取水。

    夏荇有些灰心丧气,主客业已颠倒,羊护一朝康复,小小的天龙帮如何拿捏得住他!龙蛇并起,河朔羊氏,嘿嘿,嘿嘿,原本以为是千载难逢的大机遇,一本万利的好买卖,没想到贪心不足,对方竟然是头深藏不露的大象。

    待他的身影消失在竹林深处,夏荇招招手,把白蔻叫到身边,上下打量了几眼,压低声音道:“昨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

    夏芊凑上几步,目光炯炯盯着白蔻的俏脸,看得她有点害羞。不过当着少帮主和小姐的面,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她将羊护干嚼野参茶叶的举动描述了一回,觉得有点好笑,又吞吞吐吐含混其辞,说了几句三人胡天胡帝的勾当,脸涨得通红,几乎要哭来,最后提及羊护击杀那两名黑衣人,强调道:“他会妖术,一定是妖术,手都没抬,那个拿弩机的坏人就倒下了!”

    “拿弩机的坏人!”夏芊很喜欢这个说法,轻声重复了一遍。

    白蔻瞥了她一眼,委屈道:“本来就是嘛,小姐又笑话我了!”

    风声一阵轻一阵响,夏荇沉吟良久,心绪起伏,叹气道:“我们都低估羊护了,他隐瞒了很多东西,不过,他对我们似乎没什么恶意,反有借重之意,否则的话,也不会如此轻易就答应。”

    夏芊扁扁嘴道:“什么借重,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河朔羊氏只剩下他一人,孤掌难鸣,只要我们还有用,他就不会轻易放弃。嗯,白蔻不成,还是我来摸摸他的底!”

    白蔻被她说得不好意思,捏着衣角扭捏不安。夏芊伸手点点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半开玩笑半认真道:“软

    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

    夏荇犹豫片刻,摇头道:“算了,不要再节外生枝,示人以诚吧。白蔻是明显的破绽,他是聪明人,不会看不出来,我也不打算瞒他了!”

    夏芊眼珠一转,道:“你是说他揣着明白装糊涂?”

    夏荇苦笑道:“只怕是这样的,他刚才主动避开,就是让我们商量个子丑寅卯出来。同在一条船上,今后还要继续走下去,开诚布公对大家都好。”

    夏芊嘟囔道:“这样的话,费好大劲把白蔻送到他身边,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夏荇摸摸她的头,哑然失笑道:“你这小脑袋瓜里都琢磨些什么?哪儿学来的粗俗话,一套一套的!”

    夏芊吐了吐舌头,心中鼓着劲道:“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过得小半个时辰,魏十七提了一只黄獐回到山坳中,顾伯阳忙过来接手,洗剥干净,架在火上烤得焦香扑鼻,切碎了分给众人充饥。獐子肉细腻甘爽,没有大料祛除腥臊,夏芊和白蔻吃不惯,浅尝辄止,剩下的都给男人分食干净。

    腹中有了食,又歇了好一阵,众人恢复了几分力气,商议下一步的打算。赵衍之为什么要叛乱?栖霞派因何与天龙帮为敌?军/用弩机是从哪里来的?津口分舵究竟站在哪一边?总舵眼下是怎么个情势?身处深山老林,消息不通,一时间也无从判断,唯一令夏荇感到安慰的是,临行之前,他们已将老帮主夏去疾送往深井山中静养,有贴身一十八铁卫看顾,再加上老神在在的萝菔道人,不至为赵衍之所趁。

    顾伯阳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长年在山中刨食,对周围的山林甚是熟悉,他不辞辛劳,登高远眺,寻思了好一阵,折根树枝,在泥地上画了一幅简陋的地图,只须向西翻过几个山头,渡江北上,抄个近路,大约三五天脚程,就能回到天龙帮铜陵总舵。

    夏荇斟酌再三,决定先去总舵探听风声。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