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仙都 第九十八节 泥菩萨供在堂上

仙都 第九十八节 泥菩萨供在堂上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闻达的这个侄儿,实在是无人可用,才被想了起来。

    闻擒虎出身行伍,仗着几分本事,是个桀骜不驯的刺头,军营最重规矩,上下等级森严,偏生闻擒虎最不耐烦这套,年轻气盛,口无遮拦,把能得罪的人都得罪了,看在枢密使大人的面上,没人在背后打闷棍,但闻擒虎想要出人头地,却千难万难。他在军中混了这些年,上不上下不下,没奈何,只得辗转回到京师当一个都头,结交游方术士,整日介喝酒滋事,连闻达都看不过去,若非三镇叛乱,北都告急,断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气到了,挡也挡不住,闻擒虎到得龙城,拿根鸡毛当令箭,龙城尹唐献仁乐得让贤,交出兵权,在数百亲兵家丁的簇拥下,运了十几车财物,打算弃城而逃。闻擒虎终于可以肆意妄为一番,第一道命令便是派兵抓回唐献仁,合家老小戴枷上锁关进大牢,财物尽数充当军饷,只留他一人软禁在官邸,严加看管,与龙城共存亡。

    乱世用重典,唐献仁贪墨无能,不得人心,但他毕竟是朝廷命官,堂堂龙城副留守兼龙城尹,留他一命,泥菩萨供在堂上,必要时作挡箭牌再好不过。旁人辛苦搜刮的钱财,使着不心疼,闻擒虎将唐献仁将金银赏赐给将士,激励士气,树立了威信。他见彼辈疏于操练,都非骁勇善战之士,便异想天开布了个陷阱,示敌以弱,诱敌入瓮城,来个瓮中捉鳖。偏生赵瀛急于求功,一头撞了进来,先锋部队全军覆没,赵瀛落荒而逃,仅以身免。

    赵鞠勃然大怒,亲率主力进逼龙城,再次向龙城发起猛攻。在那次攻防中,闻擒虎展露头角,在丁双鹤等一干武林好手的相助下,打了一场异想天开的歼灭战。

    龙城毕竟是北都,人烟辐辏,货物堆积如山,当年他在京师挥金如土,从游方术士手里学来的本事,终于派上了用场。闻擒虎使用了三条全新的火药配方:毒药烟球法,含有草乌头、巴豆、砒/霜等毒药成分,用于向敌阵施放烟幕,使敌方中毒而削弱战斗力;蒺藜火球法,含有沥青、干漆、桐油、蜡等易燃成分,

    布放于敌骑兵必经之地,以烧伤敌方马匹,阻止敌骑兵的进攻;火炮火药法,含有松脂、黄丹、砒黄、桐油等成分,用于火攻,以烧伤敌方兵将。

    一战成名,莫外如是,当赵鞠中军逼近龙城,骤然间火光四起,霹雳震响,叛军猝不及防,兵马炸营,将士伤亡惨重,陷入一片混乱中,闻擒虎趁机率军出城,直杀得叛军血流成河,四散溃逃。

    同样是尽人事,听天命,西线捷报频传,东线却一溃千里,东都司隶沦陷,魏博、成德二镇联军势如破竹,大军已打到潼关。潼关是京师的最后一道防线,闻达严令张道猷死守潼关,不准后退半步,然而任谁都知晓,张道猷是守不住潼关的。枢密使大人病急乱投医,遣使星夜驰往龙城,调闻擒虎往潼关救火。

    去潼关替代张道猷?闻擒虎有些犹豫,正当来使催促之际,城外忽然响起隆隆鼓声,叛军去而复返,重整旗鼓攻打龙城,这次领兵的将领,正是幽州刺史赵荥。兵事急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闻擒虎义正严词回绝了使者,顶盔掼甲登上城头,扶着垛墙放眼望去,却见敌阵黑压压一片,刀枪如林,鸦雀无声,与之前的兵将截然不同。

    他心中不由一沉,眯起眼睛,目光落在为首的将领身上,看出几分门道,当下挽强弓,搭长箭,居高临下直指对方。赵荥仰头望向闻擒虎,心中有些好奇,大军压境,龙城糜烂不可守,二度以奇制胜,以弱克强,了不起,但他还有什么手段力挽狂澜?

    闻擒虎深吸一口气,连珠三箭射出,胸中一阵空虚,肩臂酸软无力。他目不转睛盯着来将,却见对方不避不让,眼皮都不眨一下,身后窜出一人,作道士打扮,一剑将三枝长箭尽数拍落。闻擒虎皱起眉头,回头问道:“那厮是何许样人物?”

    嵩山派掌门丁双鹤道:“瞧此人身手,当是天龙帮第一高手一清道人。”

    闻擒虎哑然失笑道:“千军万马厮杀,第一高手又有什么用!”这话落在丁双鹤耳中,有几分不悦,不过他没有反驳,匹夫之勇一旦陷入

    军阵,刀枪齐搠,确实无有用武之地,否则的话,天龙帮也不至于被邗军轻易剿灭了。

    一清道人冲着闻擒虎咧嘴一笑,身形化作一抹灰影,倏忽掠过护城河,足登城墙,如履平地,如大鸟般扑上城头。守城的兵卒发一声喊,挺起长枪搠去,秋冥剑剑光暴涨,化作一汪秋水,十余颗血淋淋的头颅凭空飞起,尸身横七竖八倒了一地。一清道人嘎嘎干笑,张口一吸,鲜血倒卷而起,尽数吞入腹中,双颊晕红,犹如服食了大补之物。

    闻擒虎被狠狠打一巴掌,好在他脸皮甚厚,从容道:“这厮如此凶悍,非同寻常,却要有劳丁掌门出手了!”

    丁双鹤苦笑连连,当真是“天龙帮第一高手”也就罢了,瞧他吸食鲜血的架势,分明是邪修一流,凡俗的武功怎能匹敌妖术,他抖了抖衣袖,低声叮嘱魏定海道:“快去请胡仙师来!”

    话音未落,赵荥抬起右手,鼓声大作,麾下兵将齐齐发一声喊,架起云梯蚁附攻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守城的兵将蜂拥上前,却被一清道人纵剑杀散,一道明晃晃的剑光,倏来倏往,翩若惊鸿,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无人可挡。

    胡慕仙听闻叛军有妖道助阵,暗暗嗤笑,看见骆驼说马背肿,玄门左道俱归仙城,多半是哪位同道受叛军招揽,略施手段而已。他不紧不慢登上城头,却见一清道人杀人如割鸡,大肆吞噬血气,心中不觉打了个咯噔,急忙扭头向城下望去,精芒闪动,目光如电,早望见赵荥身后有一人,身材窈窕,眉眼如画,看攻城看得兴致勃勃,正是夏芊。

    胡慕仙咳嗽一声,道:“丁掌门,龙城是守不住了,你若及早退去,尚可保全性命,再迟片刻,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

    丁双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指着一清道人道:“这一清妖道……连仙师都制不住吗?”

    胡慕仙坦然道:“一清道人背后有人,万万得罪不起,看在澜沧派的面上,我提醒一句,听不听在你。”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