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麻衣神算子 第231章 固执的尸精

麻衣神算子 第231章 固执的尸精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阿魏魍护着尸精,加上它们的声音又极其相似,我一下就明白了,形成阿魏魍的鬼和化为尸精的尸体是一个。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感叹,当初死了之后被扔到后山上的人到底是谁啊,怎么浑身都是宝呢?

    听到阿魏魍的声音。我们这边停止了动手,尸精那边也是忽然不动了,它看着阿魏魍道:“你在保护我吗,你身上一直有种可以让我继续依赖的感觉,你是之前离开我的那个我吗?”

    尸精的这句话说的很别扭,我差点就思维混乱了。

    阿魏魍在岑思娴手里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就只能叹了口气说:“我一直不想承认你的存在,就是因为我们来自同一个主体,你虽然是虚影,可你却是人形。而我却不是,我的鬼在离开的身体不久,因为没有依靠,眼看着就要散掉了,无奈之下,只好附着在从嘴里长出的这个阿魏上,谁知道只过了一天我就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本来我不想离开这个尸体,我想守着,想要变回人的形态,可却等到了你的出现,你出现的时候,我真是吓了一跳。可看到你快要消散的时候,我的身体就不自主的散发出一种味道救了你。”

    “可你要知道,我心里是不想救你,因为你的那个人形的身体本来应该属于我的,可是却属于了你。”Нёǐуапge.сОМ

    “我想着杀了你,可我却下不了手,毕竟咱们也算是同根而生,所以我只能躲着你。”

    “这一躲就是将近百年,可谁知道十年前你却跟着那个骗子离开了这里,本来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可没想到你十年后竟然带着四个骗子又回到了这里,他们想要害我,于是你就杀了他们,我当时就发现你变了。你不再是当年那个善良而单纯的你了,你心里已经有了恶了一面。”

    阿魏魍这么一说,那尸精就转了一下脑袋说:“善,恶?”

    阿魏魍继续说:“没错,我们本来应该是最善良的存在。可是你却玷污了我们的善良。”

    尸精看着阿魏魍道:“你知道我们过去的事儿?能不能讲给我?”

    阿魏魍看了看我们这边,因为我们现在在和尸精斗法,如果它要继续讲下去,那我们双方的斗法必须全部停下来才可以。

    我和王俊辉同是点了点头。

    接着阿魏魍又说了一句:“还有它,你让它不要盯着我,它是我的天敌!”

    阿魏魍伸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菌类触手指了指兔子魑。

    我只好抱起兔子魑,把它递给徐若卉,让徐若卉看好它。兔子魑则是十分的不愿意,不过却没有去悖逆我的意思。

    兔子魑被抱走了,阿魏魍又提了一个要求:“我不要她抓着我,我要你抓着我,你既然不会伤害一只魑,那肯定不会伤害我这个魍,我感觉我们是同类。”

    同类?我那一点像是魑魅魍魉了?这阿魏魍这么一说,我心里有点不大愿意了。

    还有让我抓着它,这个条件我有些不敢答应了,我的本事本来就不太厉害,如今使用阴阳手又耗去一半的相气,再加上我又不知道它的神通如何,万一太厉害,一会儿它在我手里忽然发威,我该怎么办?

    见我犹豫,王俊辉却催促我说:“初一,拿着吧,如果它敢造次,我分分钟把它抓了喂兔子魑。”

    听了王俊辉的话,我就放心了几分,而兔子魑那边则是使劲的点头,好像在说:“喂我,喂我,喂我!”

    看到兔子魑的动作,我不禁噗哧笑出声来,身上的紧张和担心也是散了不少。

    我走到岑思娴的身边,她有些不情愿的把阿魏魍交到了我手里,我没有去抓它,而是张开手心,让它站在上面,而它也是真的没有跑,就在我掌心坐了下去。

    近距离看着这只阿魏魍,我才发现它的身体很像灵芝,脑袋很大,像一个灵芝头,腿和胳膊都是菌类的触角,不过都在顶头都分了五根很细很长的小触角,像是手指和脚趾。

    而那些触角的程度,看起来比它那只有十来公分高的身体还要长。

    它的那些触角因为很长,都耷拉在地上看着就有些邋遢,所以阿魏魍身上的那二十根极细的触角就全部在它身子附近漂浮着,时不时舞动一下,那绕着弯子的线条,格外好看。

    它在岑思娴手里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一堆触手在一旁散落,样子狼狈不说,那触手还像虫子一样,让人觉得恶心。

    由此看来它好像还是很喜欢在我手里待着的。

    当然它是在我的右手上,这估计也跟我刚开完阴阳手,右手上还残留一些极阴之气的缘故吧。

    说不定还是我的极阴之气滋润了它,才让它的触手变得如此的美丽。

    我这么想的时候,那阿魏魍也是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触手,然后又看了看我,仿佛是被我猜中了。

    它对我笑了笑,然后转头才对尸精那边道:“你想不想知道我们的名字?”

    尸精点头。

    阿魏魍就说:“我们是仡佬族人,叫竹谣,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贵州一代。”

    刚才听阿魏魍和尸精的对话,我已经知道,它们共用的身体是一百多年前的人,那会儿应该是清末。

    尸精听到自己的名字就呆呆地重复了好几遍:“竹谣,我叫竹谣,竹谣,竹谣,好好听的名字……”

    这个名字是不错,可也没有到了尸精说的那么夸张的程度,它之所以觉得好听,是因为它自形成以来从来没有过一个名字,这是它的第一个名字,它心里自然开心和兴奋。

    阿魏魍继续说:“本来我是想着这个名字我独占了的,所以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这也是我一直逃避你的原因之一,因为如果跟你分享了我的名字,就我不再是那个唯一的我了。”

    尸精丝毫不因为这个生气,反而是很感激地对阿魏魍说:“谢谢你,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名字,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名字,我真的很兴奋,因为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依靠。”

    我忽然明白了,尸精对阿魏魍的依赖,来自它还是细胞的时候,对竹谣魂魄的依赖,现在主要的鬼到了阿魏的身上,形成了阿魏魍,所以尸精对那魂魄的依赖,也就转嫁到了阿魏魍的身上。

    那种依赖就好像是孩子对母亲!

    这也是今天晚上尸精语气变化最大的一次发音。

    阿魏魍这边的触须也是又快速的舞动了几下,像是被尸精的这些话触动了。

    见阿魏魍这边不说话了,尸精继续说:“还有呢,你继续说啊,我们生前是什么样子的,我们是做什么的,还有我们为什么会被人抛尸后山?”

    阿魏魍沉默了一会儿说:“在清末的时候我们仡佬族出现了一次大规模的人口衰减,我们就是在那个过程中死掉了,那会儿我们的寨子因为临近安大土司寨子,所以受到他的统治,安大土司是彝族人,那会儿全国都很动乱,为了提高自己的实力,安大土司就要我们宅子所有的村民都改族。”

    “我们竹姓的族长大人不同意,就带着我们竹姓的仡佬族民众反抗,可我们的实力差安大土司太远,当年雍正皇帝改土司为朝廷流官的时候,多少苗寨的土司都被打倒了,可却偏偏没有动他们,所以我们这些人更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我们死了很多人,一部分人被抓去做奴隶,而我们的那身体就不幸被抓起去做了奴隶,后来安大土司的兵要玷污我们,我们抢刀杀了那个士兵,他们就把我们杀了抛尸到了后山沟。”

    “说到这里阿魏魍身上触手的摆动频率就温和了许多,看起来十分的伤感。”

    我心里也是感慨,生活在那样的年代也真是竹谣的悲哀啊。

    尸精那边顿了一会儿说:“安大土司还活着吗,我要去找他报仇?”

    阿魏魍笑了笑道:“你跟着王满生那个骗子那么多年,他没有告诉过你吗,时代已经变了,安姓的土司早就绝迹了。”

    听到阿魏魍的话,尸精忽然在原地蹲了一下。

    阿魏魍问它怎么了,它就往我们这边看了看说:“忽然弄清楚了这些事儿,我感觉好空虚,这里,很空……”

    本来我以为尸精会指一下自己的心脏位置,可它却看起有些傻乎乎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阿魏魍愣了一下,刚准备开口,可那尸精却忽然说了一句:“我明白了,我只要吃掉你,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你知道的那些事儿,也都是我的了,我要吃了你!”

    尸精忽然开始发狂,这是怎么回事儿?阿魏魍不是它的依靠吗?

    不等我反应过来阿魏魍叹了口气道:“看来你跟了王满生那个自私鬼十年,你彻底变了,你心中的善良已经完全被邪恶给吞噬了,你就像当年的安大土司,他抢了我们仡佬族的一个寨子,而现在的你却想着要抢走本来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尸精怒道:“我也叫竹谣,为什么你有的记忆我没有?”

    阿魏魍摇了摇头,晃了下自己身上的触角道:“你还不明白吗,我们根本不是同一个意识体,我们有着各自的东西,你知道的,我未必知道,我知道的你未必了解,这样我们才是各自的自己,如果我们完全都一样了,还我们两个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尸精“哼”了一声说:“我不管,既然同时存在没有意义,那我就吃了你,只留下我就好了!”

    这尸精就好像是一个不懂事,而又执迷不悟,不听劝告的孩子,让人恨的同时又让人有些不忍下手。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