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麻衣神算子 第749章 三种葬法

麻衣神算子 第749章 三种葬法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又和徐若卉说了一会儿她知道改变不了我的主意也不再劝我了而是钻到我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我睡去这一夜是睡的很安稳

    次日清晨天刚亮我就被徐若卉起来的声音给吵醒了她看着我抱歉地笑了笑

    我摇头说:“没事儿我觉少现在也睡够了”

    出了帐篷我发现其他人都已经起来了唐思言和岑思娴已经开始在准备早饭了

    说是早饭其实就是烧一些热水然后用热水把我们带来的糌粑冲开了然后再加点佐料给吃了不过这好赖是口热食

    见我起来了枭靖又热情地过来问我今天的安排大概他听完我昨天解的一卦知道最后结果是好的所以不是很着急了也愿意听我的决策了

    按照卦象上说我们“退守为宜妄动则凶”所以我就对枭靖道了一句:“这林子里的麻烦解决了我们就在这林子多转几圈好了先不要进湖泊群说不定那东西会主动找上门呢”

    枭靖点头然后和唐思言一起开始在周围布置阵法和符箓了

    我则是对枭靖道:“你先别急让唐思言把热水烧好糌粑冲好了”醉心章、节亿梗新

    我们吃了早饭然后大家一起行动把我们营地周围的全部收拾和布置了一下我们还沿着之前我和人鱼鬼魂弄起来的那个巨大树枝枯叶围墙弄起来了一道篱笆墙来

    至于大门就开在那树枝枯叶围墙墙壁上的那个圆形门洞也是我之前打出来的

    弄好了篱笆墙唐思言就取出一叠符箓开始在篱笆外面摆动了起来我知道她是在布置符阵

    而徐若卉也是在围墙周围放出了一些蛊虫那些蛊虫一部分负责站岗放哨一部分则是去远方侦查看看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向我们这边靠近

    我们这些人等于在这个树林里安了一下临时寨子

    一切都布置好了枭靖又来问我我们这边等多久是不是过一段时间没有收获后就要继续前进

    我点头说是

    在这里待的时间在我心中的期限是三天如果三天后依旧等不到我们想要的我们就继续西进当然我们不会深入而是会找到一个湖泊然后停下来继续等

    总之我们前几天的速度不能太快

    听我回答枭靖便又笑着说:“得了这些事儿你心里有数儿就好了这两天我是肯定不会再烦你了”

    经过昨晚的促膝长谈我和枭靖之间的矛盾等于是暂时搁置到一边了我们两个也是终于能像朋友一样说说话了

    第一天我们都在布置防御的措施到了晚上我们就感觉我们这个小寨子的周围已经犹如铜墙铁壁一样了慑青以下级别的脏东西来了单是那些防御就足以把它们给灭掉了

    而在这一天的时间里贠婺已经彻底恢复了他的早中晚三次功课一次没落下

    这一天我们忙的很充实所以感觉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晚上安排好了值夜的人我们也就睡下了

    转眼到了第二天起来之后早间功课吃饭然后就是等这一天比起第一天显得要漫长一些

    到了中午我们刚吃过饭就有几只徐若卉的蛊虫飞了回来它们绕着徐若卉转了几圈徐若卉就把惊讶地转头对我们道:“初一这些蛊虫说在林子的西南方向有一个尸群尸气很重”

    尸群

    听到这俩字我就吓了一跳尸就算了还是一群这也太诡异了吧

    我细问徐若卉能不能说的具体点比如离多远有多少个之类的

    徐若卉说:“应该在三四里以外可具体多少个不好说蛊虫还没聪明到会数尸体数目的程度”

    我点头道:“我们有必要去那边看下去情况”

    我话音刚落枭靖便道了一句:“初一我去吧”

    枭靖是在刻意的表现我从他的表情能看出他心里其实是不想去的他是想用行动改变自己的心可现在看来似乎效果不是很明显

    我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不过我不会让枭靖一个人去我和徐若卉肯定也要去的因为那地址是徐若卉蛊虫发现的所以她跟着我们去我们才能最快地找到地方

    至于唐思言、岑思娴、贠婺和方均浦则是留在寨子这边为了防止这边出什么变故我把安安留在这边

    至于其他的四鬼和康康都跟着我们

    对此安安有些不高兴我则是哄它说回来的时候给它带好吃的它这才勉强嘟嘟嘴答应了然后跑到贠婺肩膀上去玩了

    我、徐若卉和枭靖便启程往徐若卉蛊虫飞回的方向查去了

    只有两三里的距离不到十分钟我们就赶到了现场到了这边后我们的确感觉到很重的尸气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尸体的迹象

    反而是这边的树都相对较粗一些而且每个树都有一个怪异的树杈子好像是经过人工加工一样

    还有一些树因为那样过分大的树叉子直接干枯的死掉了

    看了一会儿那些树我就发现那浓重的尸气都是从那些奇怪的树上发出来难不成那些尸体藏在树里面吗

    我看了看徐若卉徐若卉对我道:“那些尸体就藏在树叉子下面的树洞里”

    树洞

    徐若卉道:“没错那些树都有一部分是空心的”

    于此同时那边较为细心的枭靖忽然道了一句:“初一你看到没那边有些树杈上拴着麻绳有些长粗了的树给撑断了有些则是陷进了树里那些麻绳的另一头全部都伸进土里拉的紧绷绷的”

    那些麻绳是在另一个方向和我们看的那一片藏尸的树杈相聚约两三百米的样子

    接着徐若卉忽然对着另一侧又一指道:“初一你看那边一堆枯枝像不像是一个倒塌了的棚子”

    我看了看点头说:“还真的很像而且那一对枯枝中好像也有尸气还有那些通向地下的麻绳好像也连着尸气呢奇怪了奇怪了”

    过了一会儿枭靖忽然道:“初一你还记得扎西次杰来本追村的路上给咱们讲的察隅其他一些民俗的时候提到了僜族人的丧葬传统没”

    我点头道:“你的意思这些都是僜族人的尸体这是僜族人的一个丧葬群”

    僜族人的丧葬很有特色一般有两种

    第一种它们会把死者的身体曲肢成胎儿状然后用竹席或者衣服包紧然后再放到附近的一个窝棚里停灵几天经过巫师做法后运到荒野火化两天后再掩埋骨灰

    第二种同样将尸体曲肢成胎儿状然后将尸体塞进一个圆木完成的书槽再挖坑掩埋再埋葬的时候会在死者身上绑了一根儿麻绳一头留在地面上一年后死者家属过来拉麻绳如果绳子松动那表示大吉就不用再管了

    如果绳子依旧紧绷绷的那就要立刻挖出尸体将其火化再把骨灰埋入土

    从这两种丧葬传统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件事儿那就是僜族人的丧葬好像时时刻刻都在提防着尸变

    这个民族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的习俗呢

    虽然现在僜族人的丧葬已经变得有棺材了可这也是近些年的事儿之前数千年僜族人都在用前面的两种的丧葬方式

    想到这里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因为这两种丧葬方式中没有直接把尸体放到活着的树洞里这一项这和僜族人的丧葬习惯有冲突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我心中疑点重重

    我们在则附近站了一会儿没有一具尸体活动更没有一具尸体从某个地方跳出来攻击我们

    不过我们不会因为这样就掉以轻心因为这边的尸气太重说明这些尸体中有很多具尸体都起尸了

    而此时枭靖忽然问我:“初一我一直不明白曲肢成胎儿状是什么意思”

    我说:“什么是胎儿就是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才叫胎儿孩子的母亲肚子里是什么形状的那他们的尸体就被曲肢成什么样”

    听我这么说枭靖这才点点头说:“这么简单啊”

    我没说话而是缓缓往前走了几步徐若卉赶紧拉住我道:“初一你要干嘛”

    我说我去树洞里看看总在这边看着也不是一个办法

    徐若卉还准备说话我就对她说:“别担心我有这个”

    说着我就从背包里取出一张符箓来这是徐铉送给我的极阳符这是对付尸的上好符箓

    见劝说不了我徐若卉就对我道了一句:“那我送你上树杈你小心点”

    说完徐若卉就张开蛊虫翅膀直接把我送到了树杈上到了树杈上上面盖着一层厚厚的树叶我可以确定的是这上面的确有个树洞不过这里面有没有尸体我还没有亲眼看到

    我深吸一口气运了一步相气直接去吹那些树叶

    当然我不敢使大劲万一那些尸体本不想攻击我们反而是我被激怒了那就不好玩了

    随着那些树叶被吹散一团长呼呼的头发就从树洞里飘了出来正好落在我的脚面上这里面真的有尸体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