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麻衣神算子 第795章 起夜作画

麻衣神算子 第795章 起夜作画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给王怡打了电话,把我们这边的情况一说,她立刻道:“好,我这就安排,你和王道长都是我们的恩人,你们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我这就打电话订地方,订好了,我就把地址和时间用短信发给你。看%书%阁%^kansHhuge^最新~更新%d7%cf%d3%c4%b8%f3”

    我补充说了一句,最好是明天晚上。王怡笑道:“一定。”

    又和王怡说了几句话我就挂了电话。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王怡就打来电话,告诉我们位置订好了,然后又说了几句话,便把地址给我说了一下,她说订了一个小厅,因为我们这次人比较多,一个包厢不够用,分两个包厢不好交流,相通的包厢订不到了,所以就订了小厅。

    说完后王怡又问我。她能不能带一些她的亲戚,她又强调了一下就是带她的父母和一个哥哥,其他人就不会跟来。

    我笑着说:“你今天是东家,带不带谁还不是你说的算,没关系的,不过最好别带太多人,我不喜太热闹了。”

    王怡答应了,然后告诉我会把地址再发我手机上,接着她和我客气了几句就把电话挂掉了。

    事情都办妥了,我也是把地址分别转发给了王俊辉和徐铉,然后又打电话确认一下他们能不能来。

    两个人也都告诉我没问题。

    次日的宴席肯定少不了酒肉,所以贠婺就主动提出,他就不去了,留在酒店这边,我也是对贠婺道了一句:“那这些小东西明天又要辛苦你了。”

    贠婺只是“阿弥陀佛”一声。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在劝我明天少吃肉,少饮酒,多进素食。

    时间过的很快,到了次日下午的时候,王俊辉就给我打电话,说他到徐州了,让我们去酒店下面接他。

    我和徐若卉急匆匆地下楼。

    果然我们在酒店门口等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了王俊辉的车。

    王俊辉、李雅静和小柽瀚先下车,林森去泊车之后才向我们走来,再见到王俊辉这些人我心里自然很激动,说了一会儿话,给他们办了入住后,我们就凑到一个屋里说话。

    小柽瀚觉得我们说话没意思就去找梦梦、安安等小家伙玩去了。

    我问王俊辉最近情况,他就有一句没一句的给我说了一会儿,看他的样子是不太想跟我说他办过的案子,他不喜说,我也就不问了。

    接着王俊辉问起我在西南经历的这些事儿,我也全盘告诉了他,听到我说的,王俊辉便说:“初一,你可真是厉害啊,说真的,我都不敢相信,你现在竟然代替了西南分局,成了西南的老祖。”

    我笑着说:“我也不敢相信。你想这西南分局是五大灵异分局之一,就这么轻轻松松被我给占了,跟谁说,谁也不信。”

    “而且我总觉得这事儿蹊跷的很,有时候我也觉得这是一个骗局或者陷阱。总之这件事儿肯定没那么简单。”

    王俊辉也是点头道:“的确,在听说你的这些事儿后,我也从侧面了解了一下,苍梧老祖有很多嫡系手下,还有西南分局的许多主力干将,全部在这次事件中人间蒸发了。”

    我点头说,是,我们曾经救过的姓王的渡劫期道士,还有岑思娴曾经在成都带我见过的几个立宗期的修士,也全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听我说完。王俊辉也是道了一句:“看来西南的事儿还真是不简单啊,我有一种感觉……”

    说到这儿王俊辉顿住了,我催问他什么感觉,他说:“我觉得这件事儿是灵异分局某位大人物安排的。”

    我愣了一下道:“大人物?难道是帝君仙圣?”

    王俊辉摇头:“不知道,不过那个大人物能安排得了这件事儿,那权利和实力应该都在几大分局的老祖之上。”

    听王俊辉这么说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能想到的比各个灵异分局老祖权力大的人只有一个--帝君仙圣。

    当然或许还有别人,只是我现在还没听说罢了。

    这件事儿讨论无果,我们也就不再说了,转而说了一些轻松愉快地琐事儿。

    说了一会儿林森忽然问我:“初一,你和若卉啥时候要小孩儿,你不知道那小柽瀚多可爱,你俩生个闺女,然后你和俊辉,给俩小孩儿结娃娃亲。”

    被林森这么一说,徐若卉有些脸红了,我则是道了一句:“好说,好说!”

    徐若卉听罢,就在旁边使劲儿掐我的胳膊。

    到了傍晚的时候徐铉等人也是终于过来了。

    徐铉、秧墨桐和田士千,那个邪相李鑫没有跟来。

    我还专门问了一下,徐铉就说:“我和李鑫的合作已经结束了,人家又不是我队伍里的,跟着我干嘛。”

    给徐铉安排好了房间,我们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动身前往王怡给我们订好的酒店了。

    在去的路上,王怡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大概是怕我们放他们鸽子,听说我们在路上,王怡就说她在酒店下面等我们。

    我说他们在楼上等我们就好了,可她执意要在楼下等我们。

    很快我们就到了酒店门口。下了车,我就看到三个人,两大一小。

    张远恒、王怡和他们的女儿张艳。

    几年不见张艳已经有十三四岁了,算是半大姑娘了,模样算是比较好看,像王怡多一点。

    看到我们这些人后,张远恒就跑过来先给我和王俊辉握手,我们也是把我身边的人一一给张远恒和王怡介绍了一下。

    而后他们就领着我们乘坐电梯上楼。

    我们去的那个厅虽然是小厅,可地方依旧很空闲,王怡说,这里他们已经包了下来,不会有人打搅我们。

    在到了这个小厅的时候,我就看到这里已经有四个人,一对儿老人,是王怡的父母,还有一对中年夫妇,不用说应该是王怡的哥嫂了。

    我把这几个人的面相简单看了一遍,王怡的父母有过官相,应该是退休的老干部。

    而王怡的哥哥没有官相,不过却生的很富贵。是一个商人,而且看起来还成功,不过他这几年的财运不佳,当然也没坏到赔钱破产的程度。

    王怡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她的父母,然后又说了一下她哥嫂的名字。王怡的哥哥叫王善,她嫂子的名字赵晨晨。

    相互认识了一下我们就入席了,我们在上楼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上菜了,我们这些人分了两桌来坐。所以还是比较松的。

    一边上菜,我们这边就闲聊了起来。

    张远恒听说我们是来徐州办事儿的,就问我们是什么事儿,他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到我们的。

    我也没说不让他帮忙,就说。有需要他的地方一定给他打招呼。

    而且吃饭的时候我就发现,王怡和张远恒请我们吃饭不光是为了报答我们这么简单,他们是有事儿要求我们,而他们求我的事儿跟他们的女儿张艳有关。

    提到张艳,我自然想起我和王俊辉曾经一起出过的那个案子。张艳和另一个小男孩儿都是看到过那个小女孩,可她们却没有被鬼给缠住。

    她身体里阴气重,可却没有被鬼上身,有些不合情理。

    当初我们没太注意,可今天再看到张艳。我就留意到了这其中的秘密。

    张艳现在已经是大姑娘,按理说,正应该是活泼的年纪,可她的表现却过于安静了,她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我们说话的时候,她就呆呆地在旁边看着,偶尔夹菜吃两口,然后放下筷子继续听。

    既然我看出他们两个所求的事儿,他们不好意思先开口。我便主动往那上面说。

    我说:“张艳儿这小丫头够安静的啊,内向?”

    我这么一问,张远恒无奈摇头,而王怡的眼睛就有些红了。

    张远恒推推王怡,让她不要哭。

    王怡才道:“自从经历了我老公家里闹鬼的事儿,我家的艳儿性格就发生了大变化,之前,她可活泼了,可自从那件事儿后,她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不爱说话了,也不愿意和人交流了,还经常自己一人蹲在墙角自己和自己说话。”

    “我们起初怀疑她得了自闭症,带她去看医生,结果医生说我家的孩子不是自闭症,只是性格偏内向而已,让我们不用担心。”

    “她的身体、睡眠等方面的确也没受到啥影响。”

    “不过……”

    说到这里王怡忽然停住了,我问王怡不过怎样,她深吸一口气说:“不过她最近睡着之后老是梦游,每次梦游都做一件事儿。”

    “啥事儿!”

    我、王俊辉和徐铉同时问。

    我们三个异口同声,就让王怡怔了一下,她继续说:“画画,而且她的画可以在我们市里的汉画像石馆找到。”

    我赶紧问画的内容,王怡说:“是泗水捞鼎的汉图,里面记述的是秦始皇泗水捞鼎的故事,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我们赶紧说听说过,我们就是为了这件事儿来的,怎么会没听过呢。

    王怡又道:“不过我家艳儿画的那画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她在落款的时候写了一个那画像上没有存在的名字--新垣平。”

    新垣平!?

    这个人正是建议文帝在泗水捞鼎的汉朝方士,他深得文帝宠信,可惜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被汉文帝翻旧账,以欺君大逆不道的重罪给诛了三族。

    看来这顿饭,我们是吃对了,所以我就让王怡继续介绍她女儿张艳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