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兵甲三国 第九十九章 围城(求推荐票)

兵甲三国 第九十九章 围城(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九章围城

    黎明,土垠城的东面刚刚泛出鱼肚白,夜雾尚未完全褪尽。

    城楼上的守军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经过一夜的劳累终于要到换班的时间,马上就能钻进营房里美美的睡一觉了。

    轰隆隆!

    一阵响雷般的声音在天边响起,连绵不绝。

    难道这入冬的天气的居然会打雷?

    守城的将领诧异的仰望苍穹,却发现天空上朝霞初绽、云彩万朵,毫无半天打雷下雨的迹象,而耳边的雷声却越来越响。

    “骑兵!是乌桓骑兵!“有人惊恐至极的喊道。

    只见远处的地平线上,一道乌云缓缓涌起,越涌越大,逐渐遮蔽了整个天际,密密麻麻的乌桓骑兵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

    整个地面都在颤抖,在战栗,天地之间再也没有别的声音,只剩下那震耳欲聋的马蹄声。

    城上的兵士甚至产生一种错觉,只觉面前一道接一道的排山倒海般的洪流滚滚而来,无数的惊涛骇浪扑向城头,站在城楼上如同处在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孤岛之上。

    近四万铁骑滚滚而来,尘土漫天,杀气充塞着整个天地!

    呜呜呜~

    号角之声冲天而起,连绵不息,传声示警。

    闻讯而来的公孙白在众将士的簇拥之下,飞速朝土垠城东门疾驰而来,很快奔到了城下,然后率众登上了北门城楼。

    饶是心中早有准备,看到城下的情景,公孙白依然心中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连绵不息的号角声中,遮天蔽日的旌旗如同茂密的森林一般,在旌旗之后出现的是密密麻麻而阵列严明的乌桓人骑兵,先是身披重甲、手持短刀和大盾的甲士,然后是手持长戟、身披轻甲的锐士,再往后是则是两腰都挂着箭壶、端着强弩的善射弩手,后面还有杂兵、夫役,从土垠城下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接地连天,无穷无尽。

    一直行进到距土垠城只有一箭之遥时,乌桓人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在天狼大旗之下,数以万计的刀戟,汇成了一望延绵无际的金色森林,冰冷的肃杀之气漫过虚空,在土垠城上无尽的弥漫开来。

    阵旗开出,先是一队悍勇的精骑呼啦啦的涌将出来,排成两排,旋即一名身材高大的乌桓人在一干侍卫的簇拥下缓缓驶出。

    一匹八尺五六的骏马之上,一名身着皮袍、披一袭黑色大氅的,手执雪亮长刀,傲然而立,正是乌桓人三郡之王——塌顿!

    “塌顿,统率78,武力80,智力72,政治82,健康值91。”

    公孙白暗赞:人物总体属性很不错,在异族里面的确是鹤立鸡群了,怪不得能一统三郡乌桓。

    土垠城楼上旌旗如云,戈戟如林,数以千计的汉军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城头,一副如临大敌般的阵势,大旗之下,一个玉树临风般的白衣少年站在垛堞前,头戴着白色的纶巾,手上轻摇着一把白茫茫的鹅毛羽扇,神采飞扬的望着城下,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丝毫不将城下的乌桓骑兵放在眼里。

    “遥想白哥当年,小薇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公孙白要的就是这种鸿儒般的拉风,而在城楼下的塌顿眼里,却是无知而无畏的蠢货,城楼上这个看似张扬的少年,令他心生鄙视之意。

    神情冷冷一笑,手中的长刀蓦地高高举起。

    嗬!嗬!嗬!

    背后的数万精骑怒吼声如雷,有的向着天空挥舞着刀戟,有的则以刀击盾,气势如山,极其雄壮,令城楼上的步卒微微变了脸色。

    塌顿哈哈大笑,对着城楼上呜哩哇啦的大叫了一通。

    “他说,请亭侯立即出城投降,否则将把土垠城踏为齑粉。”

    我去,当老子厦门大学毕业的……

    公孙白缓缓转过身来,高声喝道:“弩兵出阵,让这群土包子尝尝汉弩的厉害!”

    嗬!

    城楼上的甲士们纷纷让开,随着轰隆隆的脚步声,只见数百弩兵齐齐轰然而出,停在垛堞边,一张张大弩已然架起,一枝枝长达数尺的冷森森的三棱箭瞄准了城楼下的乌桓人。

    臂张弩!

    这种弩箭能够在百步之外射穿三层皮甲,也算是秒杀型的弩箭。

    “放箭!”

    “嗬……”随着整齐的凄厉长嚎声,数百名弩箭手齐齐松开弩机。

    咻咻咻!

    霎那之间,数千弩箭掠空而起,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然后化作漫天无际的箭雨,向着城楼下倾泻而去。

    “喀喀喀!

    塌顿大惊,急忙挥舞着兵器,在自己的身前舞出一道光幕,将迎面而来的箭簇一一击落,面前的箭杆掉落了一地。

    然而他背后的那些骑兵就没那么好运了。

    “啊啊啊……我的眼睛!”一名乌桓骑兵死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的指缝之间赫然插着一只弩箭,殷虹的鲜血喷涌而出,然而仅仅哀叫了几声,那名新兵便扑倒在血泊之中。

    不远处,另外一名乌桓骑兵被凌空激射而来的直接贯穿了头颅,透过后脑射出锋利的三棱箭簇,白色的脑浆和殷红的鲜血,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即便是那些用盾牌护身的士兵,也有来不及蹲下的士兵手中的大盾被强劲的弩箭射成碎片,箭簇射在脸上喷出了满脸的血花。

    很快,土垠城楼下响起了经久不息的哀嚎声,惊得乌桓人急忙打马后退,瞬间混乱成一团,开始那股牛逼突破天际的气势当然无存。

    好不容易稳定了阵型,塌顿神色凝重的望向城楼之上,对那个乳臭未干的少年露出了应有的敬意。

    这时,从他身旁猛然飚出一骑,直奔城楼而下,神情激动、咬牙切齿的对着城楼上呜哩哇啦的一阵大喊,正是右北平郡内乌桓大人能臣抵之。

    他喊的是:“公孙白小贼,可敢领兵出城一战?”

    城上沉默了一下,随即传来一名将领用乌桓语传的话:“能臣抵之,令公子身体可还好,要不要我们亭侯帮你说上一门漂亮的汉人儿媳,管保是身世清白、屁股大能生儿子的主?”

    城楼上瞬间响起了响起了一阵哄笑声,因为众人知道,能臣抵之的儿子就算说上一个西子再世般的美女,也是无能为力了。

    能臣抵之瞬间气得满脸通红,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更加大声的嘶声怒吼。

    他要公孙白他出城单马决战,一决生死。

    城楼上又传来回话:“我们亭侯说了:其一,狮子和疯狗决战,无论输赢都是掉价的,像你这种蛮夷之辈,不配和我们亭侯决战;其二,只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若想决战,请自行爬上来,岂有我们亭侯降尊下城楼的道理?其三,你长得太丑,没资格说话,滚回去好好放马去!”

    嗷~

    能臣抵之气得吐血,忍不住仰天长啸,却无可奈何。

    ******************

    但凡围城,一般都是攻城者大骂守城者闭门不出,守城者一般都是装死的,就算偶尔被骂急了的,还上几句嘴也是苍白而无力。

    但是在乌桓人围土垠城一战,画风却陡然逆转。

    乌桓人和汉人杂居,很多乌桓人会汉语,也有很多汉人会乌桓语,所以双方虽然语系不同,倒也不至于鸡同鸭讲,基本还是能正常交流的。

    于是在土垠城头,出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

    呜呜呜~

    号角声冲天而起,响彻云霄,令人热血沸腾,这是汉人战斗的号角——口水战的号角。

    “预备,一二三,开始!”

    随着吴明的一声呐喊,城楼上响起了极有节奏的骂声。

    “乌桓人我X你们大爷,围城不敢攻城,当兵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瞧你们那熊样,战又不战,退又不退,磨磨唧唧的,还是不是带把的男人?不会都被我们亭侯阉了吧?”

    “做人要有志气,要有梦想,不杀上城楼来,怎么知道你们原来是一群搏击长空的雄鹰?”

    ……

    这大义凛然、整齐划一的骂声,气壮山河,声震苍穹,虽只千人,巨大的声浪却牢牢的碾压了城楼下杂乱而无序的骂声,骂的那些可怜的乌桓人一个个羞愧的垂下了头,毫无还嘴之力。

    骂声一阵接一阵,城下的乌桓人被骂的哑口无言、无地自容,几乎想撤的心都有了。

    天狼大旗之下,乌桓人的绝世雄主,三郡乌桓王蹋顿,忍不住泪流满面,要不是心中还残存着一丝雄心壮志苦苦支撑着,都快被骂得崩溃了。

    这都什么人啊,明明是老子把你们围在城里不敢出来,倒骂的老子像缩头乌龟似的,这画风明显不对啊。

    他心情无比沉重的望了一下四周的部曲,只见数万精悍的乌桓人,一个个垂头丧气、没精打采的,似乎丧失了男性功能一般,不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股浓烈的挫败感涌上心头。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城楼上布满了强弓硬弩、滚石檑木,还有投石机,别说乌桓人只会造木梯,连云梯都造不出来,就算有云梯也是去送死啊。乌桓人只是善骑射,攻城这玩意就是二把刀,如今城楼上守得铜墙铁壁一般,甚至连城门甬道都封死了,就算十万乌桓人攻城也是白搭。

    他缓缓的闭上眼睛,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充耳不闻城上的骂声,大脑中一片空明,终于逐渐清醒了过来。

    糊涂啊!来时已经想好的计策,居然被这群汉贼骂的头昏眼花,大半天就愤怒去了,忘了这茬……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