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兵甲三国 第465章 关外有关

兵甲三国 第465章 关外有关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进攻长安的最后一道屏障,终于被攻克。中*..

    关内的八千守军,最后逃出者不过两三千人,余者不是被斩杀,便是投降,镇守潼关的副将郝昭也束手就擒。

    潼关东门,公孙白在郭嘉、司马懿等人以及吴明等亲兵侍卫的簇拥之下,登上城楼,大步沿着楼道朝城门绞轮方向走去。

    周仓正在两名亲兵的扶持下,坐在绞轮附近,屁股下垫着一件棉衣,斜靠着城墙,满脸血迹,神色十分苍白,左眼上蒙着一块白布,鲜血已将白布染得黑红一片。

    “魏公到了!”边上有亲兵提醒道。

    周仓蓦然抬起头来,急忙挺身而起:“魏公……”

    公孙白心里一热,疾走几步,奔向前来一把将周仓扶住:“辛苦了,此战功,非将军不可!”

    周仓急忙说道:“为魏公效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哪怕是要俺老周搭上一条性命,也在所不惜。”

    公孙白微微一笑,心道:拔矢啖睛,这小子倒是挺狠的,不但破了夏侯惇的关,连夏侯惇的戏份都抢了。

    抬眼望去,只见四周的将士都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很显然都想着再一次见识自己“仙术”的神奇。公孙白正要施展命疗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高声喊道:“将郝昭推上来!”

    不一会,已有士兵推着五花大绑、披头散的郝昭来到了跟前,郝昭缓缓的抬起头来,望了公孙白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郝伯道,你为虎作伥,又伤我大将,今日之事如何?”公孙白沉声问道。

    郝昭傲然一笑:“两军相争,手下岂能容情?只恨此箭射偏,未能取得周仓之性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话音未落,四周呼啦啦的一片长刀如林,齐齐指向郝昭,杀气腾腾,然而郝昭却丝毫不惧,冷笑道:“魏公损兵折将,虽然占据潼关,却终究难以破关而出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公孙白脸色微变,正要询问,却见一名白马义从军侯匆匆而来,急声禀报道:“启禀魏公,距潼关之西门外三百余部,潼谷之出口,曹军又设一道关墙,高与潼关齐……”

    刹那间,所有的将士齐齐色变,关后又有一关,意味着潼关只破得一半,前面仍有雄关险阻。

    公孙白的神色很快恢复了镇定,淡然望着郝昭道:“这世上就没本国公跨越不了的雄关,十日之内,必破此关!”

    说完转身朝向周仓,脸色变得肃然起来,嘴里念念有词一通,然后朝周仓伸手一指,沉声喝道:“愈!”

    “对周仓使用5级命疗术,周仓的健康值增加25,现在周仓的健康值为98。”

    刹那间,周仓只觉一股暖流澎湃,涌向那受伤的眼眶,原本的疼痛感瞬间消失,紧接着感觉眼眶里一阵麻痒,然而只是一瞬间,他便感觉到眼眶里的眼珠又回来了,原本空洞的感觉又恢复了平日的充实感。

    他颤抖着眨了眨眼睛,然后一道微光透过蒙在眼上的白布透入眼睛之中,那么刺眼,又是那么鲜艳。

    他缓缓的揭开了蒙眼布,露出完好如初的右眼,瞬间的光明刺得他赶快闭上了眼睛,又伸手挡住眼前,这才适应了眼前的光明,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嗬嗬嗬~

    四周的将士们齐齐欢呼了起来,巨大的声浪似乎要将天空的云朵都要震落下来。

    这一刻,郝昭如遭电击,不可思议的望着周仓那只受伤的眼睛,满脸极度震惊的神情,紧接着又不甘心的朝周仓的左眼望去,这才接受了这个颠覆了他的世界观的奇迹。

    不只是郝昭满脸震惊,身后的司马懿更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至此时,他才真正的相信了那个传说,他心中的惊涛骇浪翻滚着,震惊的程度丝毫不亚于郝昭。

    失去的眼睛还能瞬间长回来,这简直太神奇了,比起当日父亲的风湿病被治愈更令他信服。

    一旁的郭嘉望着司马懿那一脸懵逼的神情,哈哈一笑,得意的拍着司马懿的肩膀,凑到他耳朵边悄声道:“看到了吗?跟着魏公算是你跟对了,以后你得个房事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啥的,或者尿频尿急尿不尽啥的,只管找魏公。”

    司马懿望着这个高居九卿之的太常,满脸的无语。

    公孙白轻轻的拍了拍尚在激动不已的周仓的肩膀,然后意味深长的望了郝昭一眼,转身率众扬长而去。

    ……

    在潼关西门之外的数百步之外,果然昂然屹立着一道雄关。

    这道关墙,正是郝昭拦住赵云,让夏侯惇率众退守的“第二道防线”,虽然建造得比较粗糙,但是却也高达六七丈,而且关墙呈斜坡状,云梯根本搭不上去。

    最关键的差别就是潼关东大门的关墙建立在半山腰,从山下奔往关前需要先爬高达几十丈、长达一里多的山坡,云梯和井阑什么的根本架不稳,而且投石机也基本用不上。

    然而这道新增的关墙,前头却是一道宽达四五十米的谷道,谷道虽然狭窄,而且崎岖不平,却足以放置井阑和投石机。

    关楼之上,夏侯惇率着数千曹军严阵以待,剩下来的都是曹军之中的精锐,个个显得十分强悍和视死如归。

    不过公孙白显然也没做人海战术强攻的打算,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对这道临时增筑的关城起了猛烈的进攻。

    十数辆霹雳车,片刻间便安置在了阵前,如牛头般大小的石弹,纷纷的被安放就位。

    就在曹军惊异未定时,天崩地裂的响声冲天而起,数百枚巨大的石弹腾空而起,挟着巨大的冲击力,呼啸着倾向关头。

    其中一枚石弹,更是直奔夏侯惇而来。眼眸之中,那石弹呼啸而来,越飞越近,惊得夏侯惇急忙偏头躲过,石弹从头顶上飞过,“轰”的一声击中了身后的关楼,直接就轰出了一洞。

    木屑与尘土骤起,直扑了夏侯惇一脸的灰,更呛得他连连咳嗽,一时间威风尽失。下一刻又一枚石弹从旁掠过,直接将一名士卒脑壳轰碎,脑浆飞溅开来,竟是溅到了夏侯惇的衣甲上。

    关下,十余辆霹雳车无休止的射着,茫茫多的石弹划出一道道曼妙的弧线,如流星般不停的轰落下来。

    众曹军士卒们惊恐难安,这些青州军为主的老兵根本不用夏侯惇下令,早就抱着兵器,如老鼠一般龟缩在女墙之下,惶恐的躲避着,祈求着上天保佑,不要让自己成为倒霉的那一个。

    饶是如此,但女墙毕竟不如主关墙那般厚,在石弹的轰击下,不时就有女墙被击碎。躲在下边的士卒,幸运者头破血流,骨折断肢,倒霉的则不是被砸得头颅碎裂,脑浆横飞,就是五脏六腑被撞成稀烂。

    夏侯惇的身边,不时的有士卒倒在血泊之中,使得这位曹营第一大将也眉头紧皱,一脸的慌乱,因为他知道这真是长安的最后一道屏障了。

    关下的公孙白,和他身旁成千上万的将士们,则是兴致勃勃的欣赏着关头碎石横飞的壮观,享受着让敌人胆战心惊的那份快感。

    不知不觉中,轰击已经持续了半日,射出的石弹何止数千枚,直把关墙下边垒高了一层。

    放眼再观新关墙,虽然女墙等表面工事被轰得惨烈之极,但主关墙却依然屹立不倒,除了一些坑坑洼洼撞击痕迹外,甚至连一道裂隙也没有出现。

    公孙白望着墙头上尸骨累累和惊慌失措的曹军,冷冷一笑,长剑一挥:“投火油弹!”

    呼呼呼~

    此时天色已逐渐暗了下来,突然空中一片大亮,无数的火球,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直奔城墙上而去,然后又扑扑扑的落到了楼道之上。

    火油弹溅落在楼道上之后,内储的火油挥洒而出,地面瞬间燃起一片大火,一个接一个的火球如同雨点一般溅落下来,到处火光大起。

    城头上烈焰腾空,大火熊熊,城楼上一些木质建筑也烧了起来,形成一片火海。

    呼~

    几个火油弹飞到了望楼之上,使得那木质的望楼也呼呼的燃烧了起来,眼看就要烧垮倒下。

    城头上的士兵们惊慌失措,四处奔逃,不时有人满身带火的惨叫着滚下城楼。

    滚滚浓烟和烈焰之中,夏侯惇等人再也坚持不住,急忙率众逃往城楼之下。

    不过夏侯惇在奔下城楼的那一刻还是充满自信的,城楼上固然呆不下去,但是就算没有守军,公孙军也是决计攻不上来的。

    眼见得关楼上大火熊熊,浓烟滚滚如同重火灾现场一般,已然看不到半个曹军人影,公孙白霍然回头,高声喝道:“负土队,上!”

    呼啦啦~

    随着令旗麾下,无数的公孙军士兵从他身旁快而有序的冲了上去,直奔关楼下而去,在他们的肩膀上,都扛着一个大包袱,里面装满了沙土。

    负土填关!(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