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兵甲三国 第473章 最后的决战

兵甲三国 第473章 最后的决战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公孙白大步踏入曹府,只见一干曹府中人已然闻讯前来迎接,没有想象中的慌乱,一切秩序井然。八?网? ? =.≈≈.≠

    领头的两人,却是一男一女。

    最先的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子,秀乌云,肌肤如雪,面若桃花,虽然生过小孩不久,但那纤腰却仍旧只有盈盈一握,胸口却因哺乳期间愈波涛汹涌,颇有倾城倾国之姿。

    “妾身郭宣,拜见魏公!”那女子朝公孙白盈盈一拜。

    不过这女子眼神看起来极为清澈,神态落落大方,见到公孙白和身后披甲执戟、杀气腾腾的侍卫,却丝毫没有畏缩和怯意。

    公孙白双眼眯缝了起来,脑海里开始查询此人的属性。

    “郭宣,统率25,武力1o,智力81,政治75,健康值91,对曹丕忠诚度85。”

    好一个玲珑心的女子,智力和政治属性很显然就是一个强悍的谋士的属性,怪不得在历史上自己的爱妾甄宓都斗不过她,而且牛逼哄哄的取字“女王”。若是个男儿身,公孙白倒是可以收了在帐下听用,女的嘛……他没有收人妻的爱好。

    公孙白扫了她一眼,视线落在身后的婢女所抱得婴儿身上,他不知道这个婴儿也叫曹叡,却知道这绝不是历史上的曹叡,因为历史上的曹叡是甄宓所生,所以只是稍稍停留一下。

    然而就在他即将要将视线从曹叡身上移开时,郭女王却不禁慌了,急声道:“魏公从不伤害无辜,天下皆知,妾身亦有听闻,还望饶过叡儿。”

    不等公孙白答话,身旁一人已然柔声道:“不必担心,以魏公之仁德,岂会伤及婴儿之身。”

    公孙白回过头来,横了那人一眼,眼神之中却是意味深长,因为敢抢他话的除了郭嘉又还有何人?

    郭嘉似乎察觉了公孙白的意思,急忙低声陪笑道:“此女与下官同宗,故此安慰之,主公切勿多想。”

    公孙白哼了一声,又朝那女子身后的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望去,只见那少年面相倒还不错,只是却承袭了曹操的那一双细眼,看起来就普通了,而且神色有点畏缩,却又强装着傲骨铮铮的样子。

    公孙白朝他眼色一横,那少年便惊得噗通跪倒在地:“草民曹植,拜见魏公。”

    “曹植,统率2o,武力12,智力84,政治75,健康值86,对曹丕忠诚度76。”

    公孙白摇了摇头,看这家伙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智力84恐怕都用在写诗赋词上面了,恐怕文章做得华美,七步成诗没有问题,但胸中实无一策。

    不过,很快他便被身后那个**岁的童子所吸引了,只见那童子生的明眸酷齿、粉雕玉琢,虽然满脸的稚嫩,眼神中却闪闪亮,颇具智慧。

    “草民曹冲,拜见魏公。”

    “曹冲,统率5o,武力8,智力92,政治84,健康值75,对曹丕忠诚度8o。”

    这就是称象的那小屁孩么,才九岁就有如此属性,若是长大之后不可估量也,公孙白一时间竟然生了怜爱之意,越看这小家伙越喜欢,脸上不禁露出了春暖花开般的笑容。

    “你父亲谋逆,长兄叛国,二兄弑君,如今你三兄尚且拜伏,你为何不跪?”公孙白问道。

    那小屁孩稚嫩的小脸一扬:“有道是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乎?而又闻魏公仁德无双,不伤无辜,冲不能决。若是前者,冲岂可跪着死?若是后者,冲又何必跪拜魏公,以损魏公仁德之名?”

    公孙白哈哈大笑:“有趣,有趣……”

    突然他神色一凝,沉声喝道:“曹冲听令!令你五年之内,不可出此府门,每日潜心学习,无论何种经史子集,我自会派人送来,五年之后若你之学识可过司徒荀文若之考试,方可出府为官。”

    小屁孩神色也变得肃然起来,望着公孙白的眼神之中已然充满了崇拜的之意:“草民遵命。”

    府内众人齐齐吁了一口气,看来魏公仁德之名果然非虚,曹府之人总算是安全了。

    一旁的曹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么草民我呢?”

    或许是由于历史上曹植和甄宓的传言,公孙白对这家伙明显的不感冒,冷声道:“好好读书做文章,该去哪凉快就去哪凉快。”

    出得府来,公孙白微微松了一口气。

    曹氏父子叛逆,曹彰更是曾弑君,按律应该将此府满门抄斩,不过他终究是没忍心下手,将来少不得又要招人非议了。

    ***********

    叩哒哒~

    长安北面的平原之上,一队黑色的骑兵如同滚滚浪潮一般飞驰而来,一杆大旗在风中猎猎招展,因为骑太快那旗上的“曹”字被朔风卷得时隐时现。

    那疾奔而来的数千神骏的精骑,个个身穿厚实的皮甲,手执长刀,显得极其精悍勇武,胯下都是矫健的高头骏马。

    曾经的中原最精锐之师——虎豹骑!

    历史上的这只精锐的骑兵号称天下第一骑,击败过马的西凉骑兵。这只精骑都是百里挑一的百战士兵,配备的也是百里挑一的良驹,被曹操视作至宝,从不轻易令其出兵,若非白马义从经过公孙白精心打造,未必就是虎豹骑的对手。

    奔驰在虎豹骑之前的正是曹姓第一将曹仁,在他的身后曹丕执剑提弓紧紧跟随而来。

    希聿聿~

    突然曹仁一把勒住缰绳,胯下的大宛良驹前蹄立即高高的扬起,硬生生的停了下来,身后的众骑士也紧跟着勒住马脚,如同遇到海岸的浪潮一般翻滚着,缓缓的停了下来。。

    前头赫然有一条宽达数十丈的河流挡住去路!

    曹仁的脸色不禁大变,急忙调转马头,回头望去,便见得不远处,无数的骑影蜂拥而来,转眼之间便已到了数百步之外。

    “快,往左!”曹仁急声喝道。

    “来不及了,他们马比我们的马好,唯有决一死战!”身后的曹丕喊道。

    白马义从的胯下的骏马,是从匈奴人、鲜卑人、乌桓人、辽东人、高丽人和扶余人手中上百万匹战马之中精选出来的战马,每一匹都是八尺以上的神驹,岂是虎豹骑的战马度可比?曹丕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数千虎豹骑立即调转马头,排好队列,长刀直指对面,蓄势待,虽然知道对手强大得几乎没有战胜的希望,却依旧坦然无惧。

    驾!驾!驾!

    身着藤盔藤甲的白马义从转眼之间已奔驰到了众虎豹骑之前一百五十步外,见得敌军列阵迎战,赵云手中的银枪往旁边一伸,身后的战骑便缓缓的停了下来。

    两军相对而立,战意滔天,一触即。

    赵云望了一眼对面气势如虹的虎豹骑,心头微微有点不忍,毕竟这都是百里挑一的悍卒,若是能收为魏公麾下,无疑又多了一只生力军。

    他勒住照夜玉狮子之后,又催马向前行了几步,长枪一扬,洪钟般的声音陡然响起:“曹子桓、曹子孝,你等大势已去,何不就此缴械受降,想来魏公必然会不究过往,一同为魏公效力如何?”

    “赵云!”曹丕纵马向前,长剑直指,高声喊道:“我乃大汉鲁国公,与公孙白爵位相等,岂有降他之理,今日之事,唯有一战耳!”

    曹仁冷森森的看着赵云,眼中露出如鬼魅一般的寒光,手中精钢所铸的长枪一举,喉咙中出狼嚎一般的吼声:“虎豹骑,死战!”

    “死战!”

    “死战!”

    “死战!”

    身后传来一阵似哭非哭、鬼神皆惊的声音,带着无比的悲壮和慷慨。带着摧毁一切来敌的自信和雄心,令天地为之震动,风云为之变色。

    赵云一见虎豹骑这般模样,便知事情再无转机,今日便是白马义从和虎豹骑彻底做个了断的时候。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五千白马义从也齐齐出如雷的呼声,齐齐扬起了手中的百炼钢刀,锋利的刀刃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之下,闪耀出一片夺目的光芒。

    赵云长枪高举:“杀!”

    杀杀杀!

    白马义从如同一群魔神一般,滚滚杀向虎豹骑——曹营最后的一只精兵,也是最精锐的兵马。

    马声嘶鸣,刀气如霜,战将怒吼,血雨纷飞,无坚不摧的百炼钢刀,刀枪不入的藤盔藤甲,天下无双的的悍勇,这是一只遇佛杀佛、遇魔杀魔的无敌之师。

    对面的虎豹骑也起动了,虽然明知不敌,也要飞蛾扑火,充满无比的悲壮和慷慨,出最悲壮的强音。

    轰轰轰~

    两只精骑瞬间撞在了一起,激起一层纷飞的血舞,惨烈至极,两军犬牙交错在一起,展开了激烈的搏杀。

    论虎豹骑之单兵战斗能力,绝不亚于白马义从多少,他们个个都是百人将之资,武力均在6o以上,只可惜的是,装备却相差甚远,但是却仍然鼓足血勇,与白马义从决一死战。

    天下最精锐的两只骑兵之战!

    (晚上保底第二更,争取三更(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