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小说网 猎妖高校 第一百五十四章 河童未死

猎妖高校 第一百五十四章 河童未死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
百度搜索【奇书小说网】www.qibookw.com,移动版m.qibook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部分时候,烟花都是作为一种节日庆典的装饰品出现在夜空中。

    人们用那些摇曳的火光与绚丽的色彩来表达内心的喜悦与欢乐。

    所以,正常情况下,这种为庆祝而释放的焰火不会只有孤零零的一朵。相反,为了热闹与喜庆,漫天绽放的焰火才是正确的注脚。

    而现在,悬挂在远处夜空中的烟花,只有孤零零的一朵。

    同样是烟花,不一样的韵味。

    极尽刹那芳华,隔着临钟湖,与渐渐西沉的明月交相辉映。

    “砰!”

    沉闷的声音在湖面上空回响。

    惊醒了许多梦乡中的生灵。

    树精子们迷瞪着眼睛,发出不满的吱吱声。对于它们来说,今晚的临钟湖过于喧闹了一点。

    河童们则表现的安分了许多。它们抓着肥硕的虫子,咬掉脑袋,一边吮吸天亮前的最后几口甜点,一边叽叽咕咕与伙伴们交流着什么。

    刚刚回到湖底的老鱼人瞪着浑浊的眼睛,隔着浑浊的湖水,看着半空中悬挂的那朵红色烟花,摇摇头,制止了族人们打探的冲动,只是吩咐族人们帮忙推着湖面那些小舟快些行进。

    十多艘舴艋舟飞快滑过水面,直奔事发地而去。

    他们原本属于今晚的第三支巡逻队,主要负责凌晨四点至早上六点的巡逻。

    现在却因为这道烟花的召唤,提前进入了工作状态。

    当凡尔纳老人带着郑清与林果来到烟花正下方的时候,这里已经聚拢了许多披着黑色与灰色袍子的身影。

    “为什么发警告!”老人拄着木杖,大步流星,声音非常严肃。

    五月低沉的吠声在人群中响起。

    围观者们悄无声息的分开一条道路,让老人通过。

    郑清拽着林果跟在后面。

    在人群中,他看到许多熟悉的面孔。

    占卜课的易教授、实践课的希尔达助教、还有自己的面试官托马斯,以及其他一些曾经在专机中出现的护卫队成员、还有许多经常在校园里遇到的灰袍校工。

    每个人都沉默无语,脸上都挂着严肃的表情,仿佛下一刻妖魔大军就会冲进校园一般。

    这让年轻的公费生有些惴惴不安。

    “与上周的情况不一样。”易教授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渐不可闻,但他的嘴唇仍旧飞快的蠕动着,明显在说些什么。

    郑清没有费力去揣测教授的唇语。

    他很有自知之明。既然这些大人不想让你知道什么,那你很难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知道点什么。

    挤过人群,眼前是几个背对着他跪坐在地上忙碌的身影。

    郑清踮起脚尖,越过这些宽大的脊背,眼前的景象令他胃里一阵翻腾。

    然后他立刻伸手,盖住身边小男巫的眼睛。

    “不要挡,我不是小孩子!”林果闷声闷气的挣扎着。

    郑清犹豫了一下,看到易教授在不远处点了点头,才放开挡在林果眼前的手,任凭小男巫向前挤了挤。

    “哇哦。”林果没有表现出一丝惧怕,反而发出了类似见猎心喜的声音。

    这让郑清稍稍有点惭愧。

    他刚刚第一眼看见人群中的景象,差点吐了出来。

    ……

    一个瘦小的身影张开双臂,躺在草坪上,奄奄一息。

    这是一头河童。

    准确说,这是一头干枯的河童。

    它的皮肤仿佛在沙漠中晾晒了上千年,干瘪、紧绷,看上去没有一丝水分。

    它头顶玉碟中的精华几乎消耗殆尽,只是因为今晚的月华分外充沛,才让碟子不至于彻底干涸。这也是它还在苟延残喘的唯一原因。

    但最让人震惊的,是这头河童胸腹以下,似乎被什么东西啃噬过一般,皮肉皆无,仅留下一堆白森森的骨头,以及那些发黑变色的内脏。

    “听说这就是那头失踪的河童……”

    “幸好还没死,学校有几百种办法找出凶手。”

    “倒霉,巡逻的时候遇到这种事情,下周肯定要交三千字的巡逻报告!”

    几个巡逻队的学生在旁边咬着耳朵,连连叹气。

    郑清竖起耳朵,一边搜刮着周围的讯息,一边压抑内心的不适,仔细打量那头干枯的河童。他总觉得河童那些被啃噬干净的骨头有点眼熟。

    “是魔法硝制的吗?”凡尔纳老人低声询问道。

    “如果是某种特殊的仪式,手法不该这么粗糙。”易教授摇摇头,用镊子轻轻戳着河童干枯的身子,小声说道:“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骨面光洁、没有一丝组织残余、非常干净利落……骨质疏松,这应该属于一头垂暮之年的老河童才会有的骨头……非常奇怪。”凡尔纳老人粗糙的手指滑过河童的大腿骨,喃喃着:“但是看面相,这分明是一头不足十岁的小家伙啊。”

    将死未死的河童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就着黢黑的夜色,分外渗人。

    “魔法硝制的有什么不同吗?”郑清戳了戳身旁的托马斯,虚心请教道。

    托马斯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眨眨眼,似乎在思索怎样回答这个问题。

    “作为我的乖学生,难道遇到问题不应该首先向自己的老师咨询吗?”希尔达从两人身后冒出来,把胳膊搭在郑清与托马斯的肩膀上,压低声音教训道:“转头。”

    郑清乖乖的把脑袋转向另一边,然后立刻被吓的打了个机灵,险些叫出声来。

    希尔达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中挂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吊坠。

    赫然是一颗干枯的头颅。

    “这就是魔法硝制的尸体……部分尸体。”希尔达油滑的声音在他耳边小声响了起来,仿佛恶魔的低语,令人毛骨悚然:“精致、小巧,没有丝毫血腥的感觉,而是充满了艺术气息与异域文化……草地上躺着的那个小河童,更像被一群食人鱼啃掉一半身子的可怜鬼。”

    “食人鱼啃噬后的骨头不会这么光洁。”托马斯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况且,从来没有听说过食人鱼会攻击河童。”

    郑清没有听托马斯说话。

    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右侧肩膀前,希尔达手中那枚魔法硝制后的头颅上了。

    也许因为魔法炼制的缘故,这枚头颅已然缩成核桃大小,上面酱紫色的皮皱皱巴巴,几乎将它的五官完全遮掩住了。

    花白的长发被梳得整整齐齐,用一根银条紧紧箍住。

    长发的末梢,打了个扣环,挂在希尔达的手腕上。

    面对面,眼对眼,额对额。

    这个干枯的脑袋直愣愣的盯着郑清,让年轻的公费生冒出一身冷汗。
(快捷键←)[上一章]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错误举报]  [下一章](快捷键→)